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八章 ...

  •   捉住初春之后,马小玲、况天佑、王珍珍就去找了初春的父亲,况天佑把初春掉下来的衣服交给老人,然后说:“老伯,初春的心愿已经解决了,这是初春的衣服,我们觉得应该把它交给你。”
      
      老人用颤抖的双手接过衣服,双眼噙满了泪水:“初春总算是可以解脱了,谢谢你们。”他向况天佑他们鞠了个躬,然后转身把初春的衣服烧了。
      
      此时王珍珍清冽的声音响起:“我想初春下辈子肯定能投个好胎,老伯你放心好了。”她的心一向很软,这个时候也是一样,所以在一听到初春的经历之后就产生了同情心,硬是要跟着马小玲和况天佑一起过来。
      
      “谢谢,你们是好人。”说完这句话老人就坐到了初春的墓前,一直看着初春在坟墓上的照片。
      
      马小玲也不想打扰,于是就说道:“我们走吧,不要打扰他了,我们已经做完该做的事了,至于初春,我会找人替她超度的。”马小玲不管怎么说也不是日本人,所以她不适合替初春超度,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去找孔雀。
      
      “嗯,”王珍珍会有看了一眼老人的位置,然后拉着马小玲的手开始兴奋,“小玲,我都不知道你这么有本事,那你是不是比玄武童子还有本事啊?”王珍珍对灵学方面知道不多,而且她对于自己的好友一下子变成捉鬼大师还有有些不能适应。
      
      “玄武童子?你是说你们楼上那个?”马小玲露出不屑的表情,“珍珍,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可不认为那个叫金正中的有什么本事,最多就是个神棍罢了。”不是马小玲不相信她的徒弟,实在是马小玲太了解金正中了,那个即使已经学了东西还会被女鬼迷惑的蠢徒弟。
      
      “不会吧,妈咪说正中很值得相信的,而且我觉得他有的时候也很灵的啊。”王珍珍还是有些不相信。
      
      马小玲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不是她不给徒弟面子,只是要不这样做的话徒弟又怎么能自动过来,当即说道:“那珍珍你有见过金正中真的有什么神奇的本事吗?或许他表现出来的只是一点点而已。”
      
      王珍珍想了想,然后摇头:“好像真的没有,哎呀,那糟了,妈咪很相信正中的,要是出什么事可怎么办啊?”相较于关系也不是特别近的金正中,王珍珍还是比较相信马小玲。
      
      “没事,”马小玲安抚着,“正因为他没什么本事,所以才不会出什么大事,这事还是等我们回去再说吧。”
      
      “嗯,那好。”王珍珍说完这句话况天佑不知道为什么就挡在了两人身前,一般情况下马小玲和王珍珍聊天的时候况天佑不会来插话,所以这个时候况天佑肯定只是站在两人身后而已,不过现在况天佑却闪到了两人前面,马小玲偏头却看见在况天佑面前的是眼中带着强烈的激动之情的阿KEN。
      
      “堂本先生,你有什么事?”马小玲问道,不明白为什么这次见到的阿KEN那么奇怪。
      
      阿KEN压下心里的激动,满满走到王珍珍身前,恭恭敬敬地问道:“请问这位小姐,你叫什么名字?”太像了,真的是太像了,阿KEN心里在叫嚣着,要是真的是她,那么未来就不会责怪了吧?
      
      王珍珍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良好的性格还是让她回道:“我叫王珍珍,先生有什么事吗?”
      
      “没,没事,对不起,”阿KEN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刚才吓到你了,抱歉,”然后恢复正常面对马小玲,“马小姐,这是你这次的酬劳,老板让我转告你他很开心马小姐能够完成这次任务,如果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还会找马小姐帮忙。”
      
      “当然,”马小玲接过支票,这笔钱她拿的心安理得,“我也希望下次能继续合作,我很久没有碰见像你的老板这样大方的人了。”刚才见到阿KEN对王珍珍的表现后她和况天佑都想到了一个人--司徒奋仁,据说司徒奋仁是山本一夫的基因复制出来的克隆人,而偏偏司徒奋仁对王珍珍的感情算得上是至死不渝,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什么联系。
      
      就在这个时候,况天佑却突然对马小玲说:“我想去找一下山本一夫的身影,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山本一夫?”阿KEN惊讶了一声。
      
      “堂本先生认识山本一夫?”况天佑问道。
      
      阿KEN看了看一脸疑惑的王珍珍,心里有些失望,难道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但还是把头转向况天佑点了点头:“认识倒是不认识,只不过我在来的路上有看到一个叫做山本一夫的人的墓地,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那倒没关系,不知道堂本先生可不可以带路?”况天佑就是要这个目的,但是他却不相信山本一夫死了。
      
      “可以,几位请跟我来。”
      
      墓地是单独的目的,王珍珍拉了拉马小玲的袖子,捋了捋手臂,轻声问道:“小玲啊,况先生为什么要找这个人?而且我觉得这个地方好奇怪。”明明只是单独一个坟地而已却感觉像是到了坟场。
      
      “没事,珍珍,有我在,你不用害怕的,你难道忘了我是捉鬼的天师了吗?”马小玲没有直接回答王珍珍的话,有些事在没有完全爆发之前在普通人听起来确实是会很不可思议。
      
      况天佑盯着墓碑看了看,然后眼光就扫到下面,结果却看到下面摆放骨灰盒的地方是空的,回头却没有见到阿KEN的身影了。
      
      马小玲见王珍珍还是一副想问的样子,连忙转移话题:“珍珍啊,我们去找个和尚替初春超度吧。”
      
      “好啊。”王珍珍果然不多想了。
      
      不过从孔雀大师的地方出来之后心痛的就是马小玲了,就在刚才那一会儿,马小玲就失去了一半的酬金,王珍珍在一旁安慰道:“没关系了,小玲,要是你真的没钱了就搬到嘉嘉大厦,我不收你房租好了。”虽然开心初春终于可以被超度了,但是王珍珍也担心着自己的好友,那笔钱确实挺大的。
      
      况天佑就只是在一旁笑着看着马小玲,事实上不管马小玲做了什么事他都会觉得是对的,见到马小玲有些失落的样子不由提醒:“小玲,看你后面。”
      
      此时孔雀的身边围满了孩子,一个个都是被孔雀收养的孤儿,王珍珍也见到了这种情况,开心地对马小玲说:“小玲,看来孔雀大师也是好人呢,这次日本行果然很充足。”
      
      这之后三人就回港了,况天佑在下飞机之后就说要去接况复生,于是就只有马小玲和王珍珍回了嘉嘉大厦。
      
      嘉嘉大厦门口
      
      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正在门口东张西望,上嘴唇紧紧咬着下嘴唇,像是遇到了什么不能解决的事,但是她的手上却是拎着一袋子的食物,而且每次在选定一个地方走去过了一会儿之后她就又回到了原地,只不过此时这边没什么人,所以也没人注意到。
      
      当女孩第三次到了嘉嘉大厦这边之后转角出现了一个青衣服的女人,见到女孩之后急忙就过了来,急切却又担心的话从她嘴里出了来:“天涯,怎么让你买个东西买一个下午,我也没有让你去多远啊?”这个来回走了好多次的女孩就是况天涯。
      
      “青姐姐,我只是……”况天涯抿了抿嘴,眼睛却一直看着脚下。
      
      小青拎过天涯手上的东西,无奈了:“算了,先回去吧,回去再找你算账。”
      
      “哦。”况天涯应了一声,然后找了一个方向走去。
      
      “天涯,是这边,”小青拉过况天涯的手,“你不要告诉我你不认路,嘉嘉大厦离Waiting Bar也没有多远吧。”小青只是随口说说,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况天涯在听到她的话之后头低得更低了。
      
      “算了,”小青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路痴也没办法,只是捏捏天涯的脸,笑道,“看来以后还不能让你一个人出来了,不过要是你想买什么东西还是找人陪你出来吧。”
      
      “嗯。”天涯点头,然后回头看了看嘉嘉大厦,总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一样,但还是跟着小青回去了,爸爸说过,有缘总是会见面的,不管是在哪里都会见面。
      
      就在况天涯跟着小青走了之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嘉嘉大厦门口,从上面出现两个都是笑容满面的女人,这两个人就是马小玲和王珍珍,在跟况天佑分开之后两人就搭出租车回来了,只是连马小玲也没有想到的是只要她早到一会儿就可以见到一直想念着的女孩,但世界上没有如果。
      
      搬下行李之后马小玲看着乌云盖顶的嘉嘉大厦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看着现在还是一脸兴奋的王珍珍还是选择没有说出口,这栋大厦最近好像不是很干净,正因为如此,一股马小玲熟悉的气息被马小玲忽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