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况天佑,我总算是找到你了。”高保急匆匆跑到况天佑身边,自从况天佑去追人之后他就一直再找他,只可惜在日本语言不通,所以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讲中国话的人之后就赶了过来。
      
      在高保找到他之前况天佑和马小玲正在讨论如何处理女鬼的事,所以在高保紧张兮兮地过来的时候况天佑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高保也不在意,把视线转向了马小玲,他在机场见过马小玲,但是没有听过马小玲讲话,所以就一直以为马小玲是日本人,推了推况天佑,高保仗着马小玲听不懂他的话也不遮掩:“况天佑,我说你怎么那么强啊?这次没多久,你就泡了一个日本女人,什么时候教教我怎么才能有像你这样的本事?难道真的是真人不露相?”
      
      况天佑脸色变得有些沉,但是很快就笑了起来:“高保,如果你不想出事最好少说几句。”
      
      高保不明白况天佑的劝告,依旧大大咧咧:“怎么会出事,她又听不懂我说什么。”
      
      这时马小玲清冽的声音在高保耳边响起:“你就这么确定我听不懂你说的话吗?”
      
      高保吓得后退了一步,伸出手拍拍胸脯:“你吓死我了,哎,你会讲中国话,你是中国人?”高保有些诧异,心下亟亟,难道说刚才的话她都听懂了,不过高保看了看马小玲,觉得也没什么好怕的,毕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高保是吧?”马小玲双手交叉环在胸前,“你最近是不是很倒霉?”
      
      “是啊是啊,”高保连连点头,“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是算命的,快告诉我怎么才能不这么倒霉?”他可不想回去又被上司骂。
      
      马小玲知道人最无助的时候就是在明知道会倒霉却丝毫没有办法的时候,所以她说出刚才那句话之后就根本没打算帮助高保,但事实上高保虽然会倒霉却不会太严重,所以马小玲也乐得看戏:“我只能看出你会倒霉,至于解决的方法,我又怎么会知道。”
      
      “天佑,”高保把求助的眼神望向况天佑,他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还不错,所以想试试况天佑能不能帮忙,“我们可一直都是好兄弟,而且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不把我调查到的关于这间酒店的事告诉你了。”
      
      况天佑知道马小玲的性格,如果高保真的会有生命危险,那是肯定会出手相救的,但是既然马小玲这么说了,那么高保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而且在兄弟和妻子之间况天佑毫无疑问会选择妻子,所以只是伸出手:“把东西交给我,这不是一回事,既然小玲已经说了是没有办法的那么肯定是没有办法的,你自己注意点就好。”
      
      高保或许是这一世的况天佑的好友,但不是现在的况天佑的好友,因为在况天佑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存在,而况天佑自然也不是什么总会为他人着想的人。
      
      高保不情不愿地把资料交给况天佑,然后就见到两人远离他而去,不由有些郁闷:“况天佑,你这个重色轻友的男人,我真的看错你了。”说是这么说,但是高保也不敢怎么样,要知道警局有什么事还需要况天佑顶着,这么好的人又怎么能错过,没有况天佑顶着倒霉的就是他了。
      
      “小玲,你看这个。”况天佑拿出一个东西放在马小玲手上。
      
      “这是什么?”马小玲来回翻转着,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
      
      况天佑指着马小玲手上的东西说道:“这个东西是昨天那个女鬼留下的,我想这东西或许有用,照高保的资料,这个女鬼叫初春,死了已经二十多年了,而在这二十多年里,有很多人莫名其妙地死了。”
      
      马小玲看着手上的东西,叹了口气:“难怪这东西上面有一股怨气。”
      
      况天佑突然想起了什么,对马小玲道:“对了,现在复生叫我爸爸,而且我觉得这个世界已经跟以前的世界不一样了,原来的况天佑也不存在。”
      
      马小玲笑了起来:“我也觉得这个世界不太一样,不过你多好啊,无缘无故多一个儿子,也不对,你孙子不在了,但是还有天涯,要是天涯还在该多好。”马小玲想起了重生之前刚出生的天涯,她错过了天涯成长的二十年,所以她不怨天涯恨她,唯一遗憾的是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面。
      
      “那时候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而且很多我们的好友不都还活着吗?”他不喜欢小玲提到孙子,毕竟那样的话就一定会提到阿秀,他也不想两人之间因此有什么隔阂。
      
      “也是,不过天佑,你现在工资多少啊?”马小玲突然对于这个起了兴趣,在她记忆中,况天佑就好像不需要赚钱一样,以前也是这样。
      
      况天佑拿出钱包塞到马小玲的手中:“放在你那里吧,我什么时候要用的时候再问你拿。”况天佑知道马小玲喜欢钱的性格,而且他也喜欢看马小玲开心的样子,爽快地把钱包放在了马小玲的身上。
      
      马小玲也没有看里面有多少钱,不客气地就放在了口袋里:“对了,你跟复生搬到嘉嘉大厦住吧,反正你们以前也是住在嘉嘉大厦的。”如果都是住在嘉嘉大厦,那么很多事情也会方便很多。
      
      况天佑点头同意:“我回去就去找求叔帮忙搬家,而且按照复生所说的我们在那里也住的挺久了。”
      
      “求叔?他也在啊。”马小玲回来之后就被叫来日本,还没有去找过何应求,果然前世认识的人太多了,怎么顾都顾不过来。
      
      “嗯,”况天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打算提前说一下,“不过小玲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求叔的腿,现在不是很好,当初好像是因为我才断的。”如果在马小玲见到何应求的时候还不知道他的情况那么可能会表现出奇怪的事。
      
      马小玲愣住了,在她的记忆中即使是求叔死了在地府也是有一定分量的,而且从来都是很健康的,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闭眼平静了一下心情,再睁眼的时候马小玲已经调整好了心情:“只要他们都活着就没有关系,求叔,我只希望他好好活着。”
      
      况天佑抱住马小玲,在马小玲耳边轻轻安慰道:“小玲,没事的,以后所有的朋友都会好好活着,有我们在,他们都会幸福。”不管怎样总比所有人都死了的好。
      
      况天佑和马小玲过来之前不是那个命运被他们合起来打败的世界,而是一个因为他们的退缩导致所有的好友都死亡的世界,那是一种绝望,所以他们更期待的是这个世界是一片和谐。
      
      一辆黑色的轿车从远处开过来,然后从上面下来一个男人,见到马小玲和况天佑相拥也不在意,只是走到两人面前对马小玲说道:“马小姐,我们老板想请你去一趟。”不是问句,话中的意思就是马小玲必须得去,不管同不同意,而这个男人就是一开始联系马小玲的阿KEN。
      
      马小玲离开况天佑的怀抱,对阿KEN说道:“那好,我跟你去,”然后又转头望向况天佑,“天佑,我去见他的老板,你……”
      
      “没事,我去调查一下初春的事,你自己小心。”况天佑作为红眼僵尸对于其他比他级别低的僵尸都有一种感应,对于阿KEN的身份也大概知道了,不过他却不担心马小玲的安慰,毕竟以马小玲现在的能力除非瑶池圣母这样的人出现,否则根本不会有人威胁到她,而且况天佑想要知道到底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除了他之外是不是还有另一个强大的僵尸存在。
      
      “嗯,那堂本先生,我们走吧。”马小玲跟着阿KEN上了车,而她现在对于阿KEN的称呼却是如她所说变成了堂本先生。
      
      阿KEN在马小玲上车之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后面那个男人,见到那个男人正在对他笑,不由心里一凛,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他看穿了,有一种想要膜拜、臣服的感觉,这就像是一种天生的惧怕。
      
      况天佑也是被将臣咬的,而后来又变成了红眼僵尸,而作为第四代僵尸的阿KEN比况天佑低了整整三级,自然心里就会有一些害怕。
      
      堂本静况天佑是认识的,而刚才马小玲又叫的是堂本先生,以阿KEN和堂本静的相似度况天佑自然就想到了堂本静的外公,那个在自己面前自杀以来显示他还可以选择死亡的山本一夫,只是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跟山本一夫有没有关系。
      
      车内阿KEN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开始问马小玲问题:“马小姐,不知道刚才那位先生是什么人?”他只是觉得刚才那个人跟自己老板形容的人很像,所以才有此一问,但也不觉得会有什么收获,毕竟又有谁能想到一只僵尸竟然会跟捉僵尸的天师关系那么好,他没看错的话刚才两人看起来就好像是情侣一样。
      
      “他叫况天佑,是香港警察,这次来日本是来办事的,我们也是偶然碰到的。”马小玲故意说着不重要的东西。
      
      “是吗?”阿KEN心里有了计较,姓况啊。
      
      “堂本先生有什么想法吗?”马小玲故作不知。
      
      阿KEN笑了笑,然后道:“没什么,我只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跟马小姐关系这么好,我想马小姐这么厉害的人能看上的肯定也是不错的。”
      
      马小玲也不说话了,她没有那个义务讲出所有的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