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 17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法盲来的,所以关于法庭审判什么的都只是瞎掰,要是有通晓这个的同学麻烦告诉我一声小天那个保释的话到底行不行啊?
    还有,有没有同学考SAP证的?
  •   回到西苑,面对这损兵折将连童桐都给牺牲掉了的悲惨局面,我觉得阿爸就是打我一顿都是不为过的。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把我拉去问了问情况,就一个人坐在花园的落地窗前发呆了。
      我鼓起勇气才问:“那个爆炸,你知不知道究竟是谁做的?”
      两边都不承认,其中的蹊跷我不敢多想。
      阿爸沉声答:“难道事到如今,你还没想到么?”
      我点点头:“阿爸这样安排是为了今天这场仗么?”
      “迟早要打的,趁我还活着的时候打不是更好么?”
      “原来这里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阿爸的眼睛。”
      “哼!这两个小子都自视甚高,也算旗鼓相当。我培养了景誉这么多年,他果然没让我失望。至于景棠,自从知道他们母子还活着,我就想着如何让你避过他。哀兵必勇,智者避其锋芒。幸好还有景誉。你二伯走的时候托付我好好照顾他,我可也是尽力栽培,也算对得起他了。”
      我不敢接话。过得一会儿,他又气起来:“偏偏他不是个东西,小小年纪就想趁你羽翼未丰时下毒手,幸亏我觉察得及时!你的那招李代桃僵用得不错,而且能忍受这么多年下人的生活,也算是卧薪尝胆,励精图治。以后障碍都已扫除,自当再从头学起,想想怎么做好未来家主。”
      “是。”
      阿爸前半生草莽,没读过几年书,早年学识都从人家摆龙门阵听评书得来,东拼西凑,乱用典故是常事。以往我会听得津津有味,可惜现在心情沮丧,毫无兴致。
      “这边的事情我早有安排,警方要查要封也随他们。反正这里已经是一团乱麻,我也不耐烦去重新整顿。南美那边都已经安排妥当,大部分资产前几年也早已转移过去。你去准备准备,找个时候,等这边的事情一了,我们就过去吧。”
      我一惊:“那西苑呢?”宋家回来本地打拼几十年,好不容易扎下根基。现在又要说撤走就撤走,会不会太儿戏?
      阿爸瞥我一眼:“有宋家的地方就是西苑。有人才有家。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没学透这个道理?”
      “可是到异地从头再来毕竟不如现在已有根基的……”
      “被他们两兄弟这样一搅,加上警方派来的深厚卧底,早被漏了不知多少家底出去,宋家在本地的根基早已半毁,你以为一时半会还能恢复以前的风光么?阿天,阿爸也老了,雄心壮志也不比当年了,从头来过不过是给你的机会。你个性平稳,没有争强好胜之心,也不适合黑道打拼。未来宋家就是你的,如果你不想走这条路,我们到别处去重新开始,就按照你喜欢的来,不也很好?”
      “是。”最疼我的始终是老爸。
      回通舍收拾东西回主屋,我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纸箱,把里面的东西都收捡了一下,最后翻出了个牛皮纸袋。
      我拿着牛皮纸袋去了二楼小书房。阿爸在那里整理最后的文件。
      “阿爸,这个还给你。”
      他随意扫过一眼,便继续回过身去整理:“他们有没有找这个?”
      “有。找得很激烈。”几乎把整个房子都翻过来了,不过就是没有想到去翻我的床底。
      “嗯。那你收在哪里了?”
      “宿舍床底下。”
      “那就继续拿回去收着吧。”
      “你不要回去?我拿着也没用……”
      “蠢货!”他一拍桌子,我给吓得立刻立正站好,“你老爸的遗嘱你居然敢说没用?!”
      “可是你是留给我万一你有个不测才用的嘛。你现在都好好的……”
      “你爸也快60的人了,整天为你这个孽子劳心劳力操心操肺,头发都白了一大片,说不定哪天腿一蹬……”
      “阿爸!”
      “你是现在宋家唯一的骨肉了!自己争气点儿!你老子罩不了你一辈子!”
      “我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
      “还有什么事?”
      “不是,我忽然想起大哥二哥都没了,宋家传宗接代的任务是不是就我一个人背了?”
      “你老爸是没能力再给你弄个弟弟出来,所以你自己看着办吧。”
      “哦。”
      “等等,你突然这么问是什么意思?我想起来了,那天那个警察对你好像……你们两个难道……”
      “没有没有!”我极力否认到底!
      “你不用这么着急,我只是提醒你他曾经在宋家做过什么。你自己的事自己想清楚。我不逼你做什么,做的时候想一下自己是宋家人就行了。”
      “是。”
      
      开庭的时候我只去了一次。
      因为主犯都已身亡,我算是从犯,但从来没主理过那两人的任何事务,顶多当个助手。混战当天也只在现场出现,连枪都没开,算来算去,被起诉的人里我的罪名是最轻的。不过我也不知道这里面乔樵起了多大作用。
      我只在出庭那天见过他。他坐在证人席上。我们相视一眼,我就将目光调开了。
      我最后获保释。
      出来的时候,在走廊上听到一声轻轻的呼唤:“小天。”
      我停下来,转过身,对他礼貌地微笑:“乔警官。”
      他望着我,眼睛一眨也不眨,像是生怕我一下消失:“我的真名叫路士禹。”
      “路警官。有事么?”第一次见他穿警官制服,果然这样合身。
      “你非要这么叫我吗?”
      “那么我该怎么叫你呢?”我失笑。他说姓乔就姓乔,姓路就姓路,我可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立刻就改了过来。他还要怎样?
      “小天,我们真的不能像从前那样了么?”
      “我想不能了吧。”我笑笑。
      “你也瞒了我很久呀。”他眼睛里一样是受伤的。
      “对,所以我们扯平了。”我摊摊手。
      “是啊,有五毒的瓮是么?最后能活着出来的才是毒中之王。”他冷冷地看我,“原来你早已暗示过我谁会是赢家,偏偏我笨到只当你说了个故事。”
      我平静地回视他:“您这话就不对了,好歹我也暗示过您,可是您装了这么久可半点也没对我透露过风声。啊,是了,我更笨,您对我说过童年愿望的……”嘲讽地笑,“还劝我退出为我安排后路。对呀,不是人民警察,哪会有那么多的正义感管别人死活?”
      “小天,”他被我弄得很愤怒的样子,一把把我推到一边墙上,“你到底要我怎样?我是职责所在,为什么你就不能谅解呢?”
      “路警官,你在黑道也林林总总混了很多年,该知道我们道上的规矩。反骨仔的下场我想你比我清楚。您现在还能安然地在这里为难已受保释的公民就已是少有的万幸,我奉劝你从今天起时刻眼观八方耳听六路,以防任何不测。”
      “你是在暗示我会有人来动手么?”
      “不不,我不暗示任何事情,只是提醒您注意行车安全遵守交通法规罢了。”我的微笑做得很到位,自己也十分满意。
      他不理我,只管说自己的:“如果非要有人来,我可以选动手的人么?”
      “您想选谁?”
      “你。”
      我耸耸肩:“不好意思,您又记错我如今的身分了,我现在是清白人家,少爷出身,轻易不会拜访谁。”早料到他会有这招,首创者在当场也敢剽窃。切!
      “小天!”他的脾气原来是这么不好,在扮乔樵时可不是这样。
      “您还是叫我宋先生的好,以免别人误会。”
      “你到底想我怎样?”他越来越着急,手上也越来越用力。我觉得手臂很疼。我最怕痛了,可是现在得忍着。
      “我不想怎样。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该走了,家里还有很多事要忙。还有,恕我提醒,这里是法院,路警官身为警司,眼下这样给别人看到似乎不太妥当。”
      他最后深深地望了我一眼,松开了手。
      我整理好衣服,对他微笑了一下,点了个头就走了。
      他的视线追着我,我边走边觉得眼睛在渐渐润湿。
      回到家一看,果然手臂上青紫的一块。轻轻一按就痛得要死!王八蛋!
      忽然从镜子里看到了脖子上还挂着的东西。
      小天,你别做保镖了好不好?你根本不适合做这行。
      你那么单纯,去再找份正常的工作,过简单的日子就很好了。我在城西有套房子,那是我自己的房子,连大哥也不知道。这是钥匙,你离开之后就到那里去住。
      我有空就去看你。我们两个……可以住在一起。
      我笑了出来:“我们两个……”我对着钥匙说,“我们两个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了。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