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堕天使 ...

  •   “神,您怎么能!”
      
      别西卜脸色难看至极,几乎是惊骇的喊了出来,路西菲尔掉落的方向正好是被称为无底洞的“Abyss”——地狱的深坑。所有关于魔界的记载中都公认的死亡之地,而上帝竟然公然的将炽天使长打入那个地方,完全一点情面都没有留下,这……便是神吗。
      
      天使的寿命虽然看不到尽头,但也是会出现死亡的,每次和魔界开战后,纵然有擅长治愈的天使在从旁协助,作为主战的天使想要和恶魔面对面的交锋依旧难免死伤很多。
      
      原因就是天使的躯体太过纯洁干净,是光明之力的凝结,一旦被污染了黑暗的邪恶力量,很可能被迫散去了周身干净的灵气。遭到黑暗之力反噬的天使会在痛不欲生的情况下消亡,亦或是堕落成恶魔。
      
      污秽的力量将破坏天使最重要的心核,甚至连送到圣池里净化都没有用,天使是恶魔的克星,恶魔又何尝不是天使的劲敌。
      
      就算是邪恶的地狱,也有大胆的天使自负实力溜过去逛上一圈,而“Abyss”正是所有天使都不敢去的地方,黑暗中的黑暗,死亡中的死亡,克制一切光明的力量。哪怕是号称神之下第一位的炽天使长,也无法改变自己是光明种族的事实,极大可能会陨落在那里。
      
      “主人!”
      
      一声高昂的嘶吼从天空中响起,长达万米的怪物从第三层国度直接捅破了第二层国度天空的限制,乳白色明亮的空间裂缝是天堂独有的色彩,使得恐怖空间裂缝变得如同神迹般美丽。
      
      全身覆盖着鳞片闪烁着幽暗的反光,张开大吼的蛇嘴里露出尖利向内弯的毒牙,浑身散发着惊人威压的混沌龙看上去无比凶猛。裂缝在这条狰狞大蛇身边清晰可见,力量的漩涡拉拽着利维坦的庞大身躯,但她还是不顾一切的朝路西菲尔坠落的地方飞去,也就是地狱的方向。
      
      “殿下……”
      
      米迦勒失魂落魄的看着深渊的方向,赤色如火的眸子里一片震惊和茫然,他不知道为什么神会这么做,也同样想到了殿下坠入那里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天父啊,您的仁慈和宽容呢。”
      
      贝利亚用手指着被神降了的‘弥赛亚’,炽天使优雅的面容变得有些扭曲,他愤怒咆哮着。
      
      “就如殿下所说的,既然您是这么的不待见我们,那么我们还待在这里干什么!”
      
      勾起嘲讽的冷笑,亲眼目睹了炽天使长的遭遇,萨麦尔不带一丝感情的对上帝说道。
      
      却没有想到静默的‘弥赛亚’终于开了口,还以为会给出一个解释的上帝说出了再次令天使们心寒的话语,自认为常年陪伴在上帝身边还算了解耶和华性格的炽天使们都满脸错愕。
      
      “所有和路西菲尔一起忤逆吾决议的天使,从圣灵册上除名。”
      
      “好好好!除名就除名,您容不下殿下,也容不下我们了,我们还不想待在这个恶心的天界了呢!”
      
      别西卜哈哈大笑,张开染上了灰暗的羽翼,他率先飞下天堂,随后除了米迦勒、加百列和梅塔特隆以外,其他炽天使都带领着自己的部下,以及信仰着路西菲尔的天使一同离开了他们曾经的家园。
      
      我知道,只要是您……一定会活着的。
      
      别西卜在心中执着的想道,他会在地狱等待着他们的王,给殿下一个惊喜,除了那个冷酷的上帝,并没有谁舍弃了他。
      
      ……
      
      璨金色的的长发被风吹得肆意飞扬,俊美耀眼的男子有着比拟星辰的美和遥不可及,此时此刻身体强行下坠的他,不复往日的高傲冷淡的神情,心在那一瞬间冷了下来。
      
      他一直仰头注视着近在咫尺却感觉远在天涯的圣洁天堂,苍青色的瞳中只映入那一位的身影。纯澈无情的金眸与他遥遥对视,路西菲尔想从神的眼中找出一丝情绪却无果,究竟是他无法看清神,还是神从始至终都不曾在意过他!
      
      路西菲尔脸色苍白而惨淡,眉宇间更有着难掩的痛苦,是因为神……亦或是因为他的插手,看似改变却仍然没有改变的命运。
      
      恍惚间,他忆起了不知多少年前的一件事,耳边似乎回响起了一个少女正兴奋地在对他诉说着什么,那清脆的女声像极了前世的妹妹。
      
      “你看,你看!这是我写的评语,对象是我最喜欢的神话中的大人物。”
      
      “有……洪荒中的道祖……圣人无心,太上忘情,盘古大神的开天……以力证道,力竭而亡,看我描述得像不像?”
      
      “……呐,还有西方神话中……无悲无喜,光明至尊,我最萌这位创始神耶和华了……哥哥。”
      
      “他是神……中数一数二的纯洁无暇。”
      
      “偏爱光明与美善的……他白的纯粹也残忍得无情……或者说情什么的,放在神尤其是创始神身上太可笑了。”
      
      “创始神纵然有情,那八成也和鸿均一样,大爱无情大公无私……他们爱的是整个世界,伟大而高高在上的神明啊。”
      
      “众生之上的他们,遵守的态度……从来都是……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或者……在必要的时候推动一下命运……为了维护所谓的天道,所谓的规则。”
      
      叶铭在妹妹喋喋不休的说话中沉默不语,无奈的放下了手中妹妹强行要他来念的圣经,说到底一个中国人有必要对西方宗教那么感兴趣吗,狂信徒要是知道他的妹妹只是迷恋上了其中人物的美色才崇拜上的,估计会撕了她的。
      
      少年坐在沙发上把圣经翻到自己刚才看到的地方,拿着书向妹妹微笑的念出,柔和的嗓音一直都是叶韵的最爱。
      
      “《诗篇》29篇10节,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
      
      “什么意思?”
      
      “无论世界上发生什么灾难、困境,神都岿然不动,因为没有一件事是没经过他允许发生的。他是这世界的创造主,也是世界的掌权者,也是人类的拯救者。”
      
      “见死不救的算什么拯救者?”
      
      记忆中模糊的少女似乎撇了撇嘴,对于少年的话表示无法理解,叶铭没有正面的回答什么,只是用手摩擦着圣经的封面,淡淡的说道。
      
      “说到底神便是神恩浩荡,神威莫测,神都是站得太高……而习惯性忽略底下的人罢了,没有任何得不到的东西,没有任何会扯后腿的事物,所以才显得那么的冷漠和理智,失去了欲望和渴求的他们,就是某种意义上无情的天道啊,用我们中国人的话就是风云莫测的老天啊。“
      
      “那么,有谁会喜欢老天爷,那是用来敬的、拜的,用来当作精神寄托的,小韵,会对他们产生什么喜爱,那是被他们的表现迷惑了吧。”
      
      淡金色的液体从嘴角慢慢滑落,那是路西菲尔从未流过的天使之血,回想起了过去的他,忍不住放声大笑。
      
      太愚蠢了是不是,连前世的比自己小的妹妹都能用最苛刻的语气评价神,曾经的自己都比他看得清楚,活了一百多亿年岁月的他却妄以为神有情的自己,妄以为自己对于神而言应该是特殊的自己,沉醉于神在天堂为所有天使编织的虚假温柔中,被眼前的平和美好迷花了眼,见鬼的仁慈宠爱!
      
      将初生时的雏鸟之情放在神身上,让作为造物天生对造物主的濡慕蒙蔽了他的心,就注定了狼狈的今天!
      
      美丽绝世的天使在空中笑得悲凉绝望,象征着无上荣耀的圣光六翼无力的张开在身后,华美洁白的长袍划出优美的弧线,瑟瑟作响。那白,仿佛在心底嘲笑着依然天真的路西菲尔,也刺痛了他的眼。
      
      谎话说了无数遍,让自己都信以为真,天界的生活将他同化为一个堪称所有天使榜样的完美炽天使长。看到如今的他,面目全非,谁能想到他的前世是拥有无数欲望、灵魂从来都不会纯白干净的人类啊,自私自利平凡弱小的人啊!
      
      只是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在神降临于弥赛亚后,挥手间轻易将路西菲尔打进混沌深渊,然后一声冷漠威严的宣判,毫不留情的让昔日的晨光天使,此后永远背负上傲慢的原罪,从天堂坠落混沌深渊,这是在要他的命啊!
      
      是不是……如果无法在混沌深渊里活下来,他路西菲尔,连当个承受天命的棋子的价值都没有!
      
      信仰在一夕之间崩溃,知道的太多,理智得太清晰,便越痛的不可抑制。
      
      明明知晓西方神话的他,从未想过要背叛自己的创造者,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上帝。成为路西菲尔后,他享有超然的地位,高绝的实力,堪称倾世绝伦的外貌,他的一言一行是天界的表率。
      
      沐浴着神赐予的圣光与荣耀,他恭敬虔诚的信仰着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神,很满足天界毫无阴暗私利的生活,也没什么成为魔王征服世界的野心。天界和魔界开战了不知多少次,很清楚魔界“风俗地貌”的路西菲尔,完全不认为那个粗蛮血腥的黑暗之地会比天界好!
      
      真是讽刺啊,妄想改变的他……
      
      真是悲哀啊,信仰着神的他……
      
      眼角似有湿意,狭长的眼眸微微的阖上,路西菲尔收起之前外露的疯狂神情,气息也变得平静起来。他勾唇,浅笑雍容,俊美得耀若骄阳的面容越发神圣,宛若初生的稚子,让人自惭形秽。
      
      呼啸的风声不绝于耳,淡淡的寒意从指尖弥漫开来,心越冷,他笑得越发温柔醉人,堕落于深渊的炽天使长平静的说道。
      
      “宁在地狱称王,不在天堂为奴。”
      
      第三重天的宫殿之中,听到路西菲尔的那句话时,坐在御座上的耶和华猛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金色的瞳中浮现出微弱的光彩。
      
      一闪而过的流光明明如此黯淡,却因为这位神灵向来冷漠的神情而激荡出瞬间的绚烂,像是无奈也像是愤怒,这份罕见的情绪波动却在下一刻归于死寂。
      
      “宁在地狱称王,不在天堂为奴,你是这么想的吗,如此的……恨上了天堂,路西。”
      
      意念收回的时候,寂静的宫殿里响起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清冷而疏华。
      
      神之叹息化作几片洁白的神羽,轻轻的落下,他有些怔然的望着深渊的方向,周身笼罩在金色圣光中的神祇,看不清此时的神色。
      
      为了世界,耶和华不后悔,为了平衡光暗舍弃了自己宠爱的孩子。
      
      让那份纯白因他,渐渐化作了漆黑,耶和华是难过的,难过这一切的元凶就是他。谁又会知道,是他们信仰的神祇在背后操纵着这件事,逼着天界三分之一的天使堕落呢,谁又会想到身为至高者的他,也会有着不愿意也要去做的事情。
      
      可是……
      
      “纵然万般残忍,我也……没有错。”
      
      耶和华漠然的说道,高傲的创世神承认在路西菲尔堕天的时候心中难过,却永远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这一天,他早就料到了,一出生就拥有神六分之五的力量,怎么可能是巧合呢。
      
      路西菲尔的存在,就是为了未来的地狱所预定的主宰,作为名义上与神对应的地狱魔王,只能是他,天界亿万天使中的最强者,炽天使长路西菲尔。
      
      耶和华恍惚的想到,再次见面时,路西菲尔便不是路西菲尔了吧……
      
      天定的地狱之主,魔界七宗罪的……傲慢……
      
      放弃任何无用的抵抗,路西菲尔散去了周身的力量随着深渊的方向快速下坠,失去了自己信仰的绝美天使无力的在空中离天堂越来越远,闭上眼的他没有看到向他追来的利维坦,也没有看到为了他堕天的天使们。
      
      此时的他只有满心的绝望和憎恨,最初的原罪铭刻在路西菲尔的身上,再也无法洗脱。
      
      神啊,是你逼我的,既然是你先舍弃了我……
      
      耶和华啊,从今以后就没有那个让世人尊崇的天使路西菲尔……
      
      当我从没有尽头的“Abyss”之中活着出来……
      
      便只是七宗罪的傲慢……便只是……
      
      魔界之主,撒旦……
      
      路西法!

  •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捉虫!】
    感谢亲们的支持!
    jono扔了一个地雷(眼睛发花的对照着前台滚动的霸王票名单,终于找到了,是笔风揽梦啊~)
    夜之孽扔了一个地雷(还有这位亲~,我没有看到过呢,真是谢谢呢~)
    jono扔了一个手榴弹(谢谢你这么多次的丢地雷,还有手榴弹,真是令你破费了呢,希望今天的更新能令你满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