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第四十九章 ...

  •   
      桌上的笺纸墨痕初干,展昭有些疲倦地搁下笔,轻轻捏了捏眉心,再细细整理好那一迭小楷,作为旁供,此番江南之行所查之事已尽数写下。
      不知不觉,已是月上中天,而他手边的药早已凉透。
      他不在意地端起,饮尽,凉药比热时还要苦上几分,涩苦久久地停留在舌根,徘徊不去。
      灯火摇曳,他略略舒展身体,突听“啪”的一声,火中爆出朵烛花,纤小璀璨,煞是好看,引得他浅浅一笑,起身关窗。
      窗将合拢之际,却见不远处的桂花树后似有人影晃动,展昭定睛望去,有一人蹑手蹑脚地自月牙门溜进来,月明风清,桂香浮动,树影从她脸上移过,双眸晶亮若星,正是莫研。
      这丫头,受了伤不好好歇着,跑出来作什么?展昭皱眉,正欲唤她,又见一人自月牙门进来,一把拦住莫研的去路。
      “二哥哥……”莫研做错事般的声音。
      萧辰语气不善:“你不好好养伤,乱跑什么?”
      “我想去看看展大人,也不知他腿伤好了没有?”
      她的声音很轻,展昭却听得分外清晰,不由怔住:她自己的伤还未好,怎么还惦着他。
      “胡闹,哪有姑娘家三更半夜进男人房间,快些回去。”
      莫研陪笑道:“你不是说,若非因为他,我的胳膊早就废了,要我去谢谢他么?”
      “我有让你大半夜的来找人道谢么?”
      萧辰似乎恼她狡辩,随手在她头上敲了一记,后者轻叫出声。
      “那你也没说应该挑什么时辰,再说,现在不过亥时初刻,也不能算是大半夜。” 莫研的声音透着几分委屈。
      “还顶嘴!快回去歇着,养好伤我们也好早些上路。”
      她要走?展昭闻言,未及多想,手已复推开窗扇……莫研闻声望来,顿时绽开笑容,抬脚欲奔过来:“展大人,我就猜你还没睡。”
      萧辰似乎早就知道他在那里,不惊不奇,伸手扶住莫研,淡淡道:“急什么,慢慢走。”
      展昭披上外袍,将他们迎入房中。莫研不等坐下,就急急问道:“你腿上的伤可好些了?”
      “已经好多了。”
      展昭看她重伤初愈,虽然脸色苍白,却是笑意盈盈,显是精神不错。
      “展大人,”萧辰扶莫研坐好,立在她身旁,转向他道,“此番若非你当机立断,小七胳膊必废,萧某在此替她谢过大恩。”
      “展昭愧不敢当,莫姑娘也曾救过展某性命,若说谢字,也应是展某。”
      莫研立时得意洋洋地看向萧辰:“二哥哥,我说我救过展昭吧,你还不信,这下可信了?”
      萧辰淡淡一笑,不置一词。
      “你病还未好,应该好生歇息才是,夜晚风凉,不宜出门。”展昭关切道。
      “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莫研晃晃脑袋,满不在意道。
      展昭微笑:“高烧才退,当心吹着风,前两日还烧得直说胡话呢。”
      “我说胡话了?”她眼睛一亮,很感兴趣,奇道:“我说什么了?”
      “你……”
      展昭正欲开口,却被萧辰打断:“展大人,不知我师弟李栩何日才能出狱?”
      “包大人现已着手审理此案,但因此案牵涉过广,非短短几日就能了结,故而还需多等些时日。到时案情水落石出,令师弟若无罪,包大人自会还他清白。”
      萧辰点头,朝莫研道:“这些时日你正好养伤,待五弟出牢,我们再一同回去。”
      “哦。”莫研漫应。
      闻言,展昭沉默片刻,终还是忍不住道:“萧兄,莫姑娘已身为开封府的捕快,岂能擅离职守。”
      萧辰平静道:“既然回去,自然是要辞去捕快一职。”
      “辞去捕快?”
      展昭颦眉看向莫研,后者朝他嫣然一笑,了无心事地问道:“我回了蜀中,你可会来瞧我?”
      “你当真要回去?”他确是心中一沉。
      莫研耸耸肩,朝他使了个眼色,悄悄用手指了指萧辰,示意他自己不敢违背师兄的意思。
      “包大人破格将你招入府中,委于重任,如今你却因师兄事毕,便一走了之,岂不辜负包大人一番苦心。”展昭情急之下,言语中已有责备之意。
      莫研听得头越垂越低,心里也惭愧自己不太仗义,颇有些过河拆桥的行径。
      萧辰却冷冷道:“展大人此言差异。小七年纪尚幼,又是女儿家,本就不该参与庙堂之事。此次她插手查案,也是因开封府冤我五弟杀人。此事原就是开封府之过,小七不得以而为之,怎谈得上是包大人的一番苦心,更谈不上‘辜负’二字。”
      听着好像也挺有道理的,莫研又慢吞吞地把头抬起来。展昭一时语塞,他原就不是善言之人,偏偏遇上个永远都占理的萧辰,自然无法可施。
      “此事还应禀明包大人才是。”半晌,展昭才道。
      莫研尚未开口,萧辰已经想都不想就道:“明日我自会告之包大人。”
      若有似无的桂香从窗外渗入,无声无息地弥漫开来,莫研听见展昭微不可闻地轻叹口气……很奇怪,她从未听过他这般叹气,又或者是她从未留意过,但此时此地的这声叹息却听得她也莫名其妙地忧郁起来,好像自己真的做了对不住眼前此人的事情。
      “二哥哥,其实……”她吞吞吐吐道,“当捕快……也挺好玩的。”
      萧辰寒下脸,沉声道:“小七,回去睡觉。”
      “哦。”
      早就习惯一个口令一个动作,莫研无奈地乖乖地起身,朝展昭歉然地扮个鬼脸,慢吞吞地回屋去。
      萧辰却未走,侧耳听莫研的脚步声已消失,确定她听不见,才转向展昭,略一拱手:“展大人,萧某还有一个不请之请,望展大人答应。”
      “萧兄请讲。”
      “小七在病中所说胡话,切不可告诉她。”
      展昭怔住,莫研在病中反反复复只说一句话,仅有四字,在旁人听来是再寻常不过,为何不能告诉她?
      爹爹救我!
      爹爹救我!
      爹爹救我!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