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9、第十六章、儒议(三) ...

  •   只见一名身穿素衣的儒生走入宫中,那儒生与宁舒一般年龄,只是面容垣直,双眼直视前方,矮矮墩墩。管季钟正是当日与王赢争吵的那个‘兴于’,管季钟毕竟不是王赢,心里有些犯忤,可是想到昨夜王赢说的那凡话又暗暗鼓起勇气来,到宫门前,吸几口气,中央站定,故意不看一旁的宁舒,板起一张脸,规矩的双膝脆倒,向前行礼。
      “儒生:管季钟。扣见陛下。”
      刘熇命人再次将竹文送至管季钟面前。
      “陛下,这篇文章是何人所写?”管季钟看完后抬头问。
      刘熇面无表情说:“先别管是谁写,说说,你们对这篇文章的看法。”
      “陛下,儒生想起近日司马院师写得一篇文章。儒生可以字字背给您听,陛下想听么?”
      “背。”
      管季钟点点头,老老实实背道:“天乂三年五月,奸臣方芾,佘田趁‘天典’之际,七日间兴冤狱,倾间,城首三万民,死冤四起,天地为变色,朝政动荡,百官为惧,延王果察,颁天下召,命太子除方、佘等逆臣贼子后,率羽林护驾于天典阁自回京,驱佞(nìng)臣处巫邪,救民于万苦,愚之万幸,民间曰传,延之洪恩,真如江汉以濯,秋阳以暴之,皓皓乎!……”
      其实在坐的,除了下面两个事先知道的,上面一个正在听的,其他三人根本已经无心听管季钟背了什么,管轩灵现在也跟王夫一样了,面如土色,两眼发直,浑身乱颤。当他听到儿子下面的话时,他觉得也许他会比王夫更惨,一定会被分尸。
      就听管季钟大声说着自己观点:“太子明明是受陛下的意思处治方、佘等乱贼。陛下英明果断让太子下‘天下召’,这是天下百姓皆知之事,否则陛下又怎会让太子亲自护驾回宫。儒生院上下儒生都认为正是陛下的当机立断才能平息巫蛊之乱。上天又怎会示警于民呢?”
      王赢听后在一旁连连点头,附合:“对,王赢也是这样认为。那陛下,您认为我们说得对么?”
      刘熇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淡淡说:“好了,你们下去吧。”
      王赢眨眨眼,心想,皇帝老儿没上套呀。他还以为延王会顺着他的意思说出来呢。不过,王赢想事情已经成功一半了。于是,与管季钟一起扣首:
      “王赢,告退。”
      “管季钟,告退。”
      两人退去。
      刘熇等两人离去,淡淡说:
      “管轩灵,管季钟是你儿子?”
      管轩灵真想回答,不是,我没儿子。
      可介于‘欺君之罪’会被腰斩,所以只得硬着头皮说:“呃,是臣犬子。陛下。”
      “王夫、管轩灵、你们的儿子和孙子可真令朕‘刮目相看’呐!”
      “啊——微臣罪该万死,罪该万死!”两人连连扣首,“都是微臣教子无方,回去定要好好责罚他们。”
      “责罚?我看不用了。我看得好好赏他们啊……”
      “这……这……这……”管轩灵真不知怎么回答。他听不出刘熇说得是反话还是正话。反正一定不是好话。
      “陛下,”王夫擦汗说,“陛下,孙所说之话确实是罪该万死,可写此篇文章者也不能轻饶。臣请陛下下令,命臣彻查此事,将此妖言惑众者绳之于法。陛下是在何处寻得此文章。”
      “你要朕连司马院师也一起至罪?”
      “不敢。不敢。”
      刘熇深深吸口气,站起身:“哼,这两个人,胆子不小。朕做什么,他们敢来说三道四……不知深浅!他们以为朕听不出文章中的意思?他们就是不许朕废这个儿子!什么天示,什么民义,鬼话!鬼话!鬼话!他们以为身份特殊就能对朕——”
      管轩灵和王夫面面相觑,他们感觉刘熇口中的那两个人似乎不是王赢和管季钟。
      刘熇气呼呼来回走了几遍,最后他指着曲绕延说:
      “曲绕延,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呃……”曲绕延左右为难,他已经猜出第一篇文章出自谁手。他前后想想,最后说:
      “陛下,这篇文章虽然无理,不过,一句话还是可取,现一波未平,若再起风浪,恐就不是百姓堵住朝车那么轻了。而司马院师所说只是在提醒陛下,当日太子是借陛下之名下的‘天下召’,天下百姓都以为是陛下命太子除去奸人,若,陛下现在废黜太子,难免会有失陛下威信。”
      “这个逆子是顶着我的名号想造反。我不废他难道还要赏他!”刘熇大吼,“朕现在留他活在青凰宫已经是对他仁之意尽了。当日,他竟在朝和殿,当我面前演这种下三滥的苦肉计博取众人同情。哼,他根本不像我儿子,什么叫视死如归,我看他只会装脓包。好,我就把话撂在这,要他今能视死如归,那朕就不废他!他能吗?他敢吗?除了——”
      “哐噹”
      有人撞在门板上,打断了刘熇的话,此人喘着粗气匍伏进朝和殿:“陛下,卑职乃是御医官吴焕,恳请陛下,请去青凰宫一次,太子殿下危在旦夕,陛下若去晚了,恐怕连太子殿下最后一面也难见了。卑职以项上人头向陛下恳请,陛下,太子殿下恐怕撑不过今晚了!”
      “什么……”刘熇惊讶的盯着吴焕,“怎么可能?我不相信。太子怎么可能危在旦夕。”
      吴焕已经将生死置至在外,他大声道:“陛下,太子殿下受剑伤太深,伤口一直渗血水,而且……而且因为回京途中只是草草包扎未有及时处理,加上天气炎热,太子殿下又带伤骑马,所以,伤口恶化,几日来一直高烧不退。卑职只能尽人事,听天意……”
      “胡说,他哪来剑伤?那是他自己摔在石上伤到了皮肉。” 刘熇大声说。
      吴焕猛起头瞪一双眼道:“陛下,卑职不敢欺瞒陛下。陛下,您难道忘了?太子殿下早在……早在回京途中就已经有伤!陛下若实在不相信卑职所说,可去青凰宫查验,若卑职有半句谎言,愿受五马分尸之刑。”
      “好。我也正要有事找他。” 刘熇说,“平奴,移驾,朕倒要看看他又要演什么……”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