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第十五章、宁舒(二) ...

  •   “司马老师……司马老师!”郝之清忍无可忍地高叫两声才使众人想起一直被冷落在一旁的郝之清。
      司马聚瞧郝之清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的样不禁安慰道,“之清,你有什么话就放心说吧。老夫会听。”
      郝之清眼圈一红,满腹话语不知从何说起,自太子殿前之事后,太子府便被一群金甲围住,幸好他没被困在里面。
      一想太子府被重兵包围,太子殿下生死不明——殿下是为民请愿啊,可为何朝中就无一人敢直言皇上,若是他郝之清就会冒死进谏……最后,郝之清低头呜呜哭起来。
      众人见郝之清一哭,便不言语了,默默地看着他,巫蛊之乱,太子为民除乱,亲护圣驾回京,人所共知,加上在场学生都是朝中重臣之子,权贵族人,朝中政事他们都知一二,对于太子除方芾佘田等奸人,都拍手称服。就连司马聚不得不钦佩太子刘瑧的胆识与谋略。
      郝之清哭着哭着,‘噗咚’双膝跪地,声泪俱下:
      “司马老师……太子殿下!真的是为民请愿啊!亏我当初还当着太子殿下的面说他是优柔寡断,现在想想我真是自愧不如。若没有太子殿下的权议之计,京城早已势如水火、血流成河,又会有多少无辜牵连其中!现在,太子殿下生死不明,我只想请司马老师想想办法,救太子殿下一命吧!这是为天下苍生造福!”
      司马聚有些动容,他连忙走到郝之清跟前,双手搀起郝之清:“好了,有什么委屈都说出来吧。”司马聚说。
      郝之清用袖子抹眼泪道:“我不是为自己哭,我是为太子殿下喊冤!”
      司马聚望向郝之清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他思虑会道:“之清,到内堂来说吧。”
      郝之清眼中闪出一丝希望,跟在后面。其他学生犹豫会也跟在司马聚身后。堂中只剩下王赢,王宁舒。
      王赢拱拱肩膀转身想回府——爷爷说‘是非起祸,人应避之’——聪明如他应躲开才是!抬脚刚跨一步,脑海里想到辰石,这几日一直找‘他’,辰石啊,你家伙到底死哪里去了……好多日子不见他,该不会……王赢突然担心起来,他也受巫蛊之乱的牵连?有可能,这些日子被抓起来的官员有好几个,加上家眷……王赢越想越觉得可能,听爷爷说,司刑司周凌死在天涯司,一家老小都被关在内,周凌之女死在狱中,周凌之子生死未卜……王赢还记得那个时旁敲侧击地问周凌之子怎么会生死未卜?
      爷爷说,不清楚。
      不会辰石就是周凌之子吧,听说周家书香门地,周凌执教甚严……王赢忽然想起辰石曾向他叹惜,家父管教甚严不能留宿景山……
      “不会吧……”王赢自言自语,“别告诉我,辰石就是周凌之子。周凌之子叫什么来着?”他开始后悔怎么没打听到周凌之子是叫什么名字。
      不会,不会,不会这么巧。
      王赢心里安慰,身子却还是转过来了,他得听听郝岩究竟要司马老师怎么救太子,不会真笨到做联名上书这种蠢事吧,那是在火上浇油。不行,不行,他必须去听听,听听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想完,王宁舒抬脚追过去。
      转过回廊,到了书房就听到郝岩的声音:
      “老师如我们联名上书……”
      “对,我也同意,司马老师,由,自觉此法可行……”
      司马聚微微点点头,正想开口却有人阻止。
      “不可!”
      王宁舒站在门口冲屋里所有人道:“郝之清,你想陷老师于危难么?照这种法别说救太子,搞不好连你们也别想活!”
      所有人都诧异的盯着王宁舒。
      由第一个站起来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王宁舒,你怎么偷听?再说,联名有什么不对?”
      王赢一脸轻蔑走进屋子,先对司马聚道:“司马老师,先恕宁舒方才无礼。不过,宁舒也是出于爱护司马老师才开口阻止。”
      司马聚问:“那,宁舒可说说理由么?”
      王赢笑道:“是。”
      他说完环视在坐所有的学生,放下竹简,看一眼站在一侧的郝之清,夸张地叹口气道:“郝岩啊,我真怀疑你究竟是不是太子舍人怎么还是那么‘天真’。想必太子也是‘天真’之人,才会有你这种‘天真’的舍人。”
      郝之清温怒问:“你什么意思。”
      王赢环双肩讽刺道:“意气用事,鲁莽无谋,只凭一腔热血,这些是官场大忌。有时会送命的。”
      “你究竟想说什么?”郝之清问。
      “第一,若我是你,现在最关键的是打听太子情况如何。若我猜得不错应该是在后宫之中。至于生死,多半活着,因为太子逝,可是大事!”
      “第二,若我是你,会静观其动,不要搞什么联名之事。免得惹怒延王——你死无所谓,还要害一班联名之人。”
      “第三……”
      郝之清心急问:“是什么?”
      王赢朝他翻白眼道:“还没想好。”
      “什么!”
      王赢转过身抱一捆竹简:“反正我话说到这里,爱听不听随便你,倒霉的是你,又不是我。”
      看王赢转身离去,郝之清看向司马聚,问道:“老师如何想?”
      “之清呐,今晚你就住在老师这儿吧。”
      “老师,您?”
      “宁舒说的有理。”
      “可……”
      司马聚提醒道:“你没听他说么,太子无事,暂在后宫。宁舒可是上卿大夫王夫之孙。”
      “好。”郝之清虽心不甘仍答应。
      “你们也散吧。趁雨小快点回去。今日之事不要向任何人说起。切记。”司马聚皱眉对其他学生说。学生们便都散了。司马聚起身,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那位素身儒生了,他暗暗叹息,希望此生不要受巫蛊牵连。
      王宁舒捶头丧气捧着一捆竹简走到外堂。
      “少爷,您找着人了?”家奴笑脸向迎。
      “滚!”王宁舒没好气的白他一眼,“重死我了,拿着!”
      “是。是。”家奴接过一捆竹简。皱皱眉,“少爷啊,这些书,你都看过了,还借?”
      王宁舒对家奴大吼道,“不!许!再!跟!我!提!借!书!这!几!个!字!”
      家奴苦脸只得说是。
      “去把车驾过来,这么大雨,你要我像郝之清一样变落汤鸡?”
      “可,儒生院门前是不得行车的!少爷,虽说,您是东允仙隐的学生,可,东允仙隐以前还是司马院师的学生!而司马院师曾说……”
      王宁舒忍无可忍:“你哪来那么多废话!不能驾车到府门,你不会去给我弄把伞!要两把!”
      “是。是。”
      终于上了车,王宁舒抖抖浑身的雨水。那捆竹简被摆在座位旁。他看着那捆书突然伤神的自言自语:
      “辰石啊,我可是为了你才去借这些书的!你究竟死到那儿去了!”
      王宁舒抱住脑袋,他和辰石已经认识一年了,正是前年七月——天乂一年七月,在景山……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