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6、第十一章、决择(二) ...

  •   汉国御医并非官员,在汉宫中却受二品大夫礼遇,可接旨在宫中自行出入,在律法中也享有特殊。例如按汉朝律法,皇族中特别是君主、诸侯王、皇子、皇后、公主、甚至受宠嫔妃病逝身边所侍宫人都要殉葬,但御医与随行例外。甚至背医箱的宫人也可免于一死。
      这是由于先祖皇刘志早年曾是秦皇宫中一位御医,秦皇患有头风病,每每患病都要御医医治,但每每不得根治,所以,每次只要秦皇病发便要杀掉上一次治头痛的御医。再加上秦皇暴虐成性,疑心甚重,至秦朝后期他恐御医将自己所患之病流传出去,竟下旨,要将所有御医割去舌头。当时的刘志闻讯连夜逃出秦宫,做起了民间行脚医。他做皇帝后,出于这段自己的亲身经历便在御医院的高墙上提上了:
      “生老病死皆有定数,尽人之事,听天之意,病有根无医,医之过,当处之,病无根有医,天之过,治皇卿赦御医。”
      其中‘治皇卿赦御医’便被当做作汉宫祖训不可违背。尔另一句话——“尽人事,听天意。”便为病危之时御医的话。意旨:无法治愈。
      正是汉宫对御医的礼遇,使得一大批人想进汉宫御医院,但谈何容易,即使进入御医院也并非人人能当上御医,而要当上御医官更是难上加难。御医官通常只有三到四名,为皇帝专用御医。
      吴焕曾踌躇满志想当御医官,可看到乌压压一百来个御医时,御医官这职位对于初出茅庐又非贵族出身的他来说似乎遥遥无期了。现他常考虑的事是,与其在御医院当个小御医,不如满十年后,授匾退做替百姓看病的民医,至少家中也能过上丰裕的日子。而不像他的父亲做一辈子勉强糊口的御医。(汉中律法,凡在御医院每十年要剔除一批御医,剔除者皆可授金字匾额做为一种殊荣。)
      近京城流行瘟疫,延王刘熇下旨调百名御医在城中设帐为百姓治病,吴焕想试请御医官准已城中治病,就早早来到御医院,想找田御医官。可不想竟会改变他的为医生涯。
      “吴御医。”一个陌生的宫人站在吴焕面前问,“请问,你可是吴焕,吴御医?”
      吴焕愣了愣道:“啊,是,敢问公公有何事?”
      宫人道:“吴御医,宫中有人微恙,请吴大夫随杂家走一趟。”
      吴焕也没多想,于是应声,一时找不到背药箱的宫人,索性自背药箱,跟太监进后宫门。
      虽进御医院三年有余,吴焕还是头次进深宫,也不奇怪,御医院有名有姓的御医有百号人,而后宫除皇上、皇后外,皇子公主妃嫔只有几十号人。要论也论不上他这个当三年御医吴焕进深宫治病。
      吴焕没问究竟是谁得病,只跟太监左拐右拐,进一座座宫门,约有半柱香,太监在一座宫门外停下步子。对守门太监道:“是请来的御医大夫。”
      守门太监朝吴焕脸上瞧瞧问:“嗯?换人了?平素一直是费太机,费御医的?”
      领路太监道:“是给玉暖阁请的。”
      守门太监才道:“哦。好吧,御医大夫,这边请。”
      吴焕跟守门太监进宫门,又走会,守门太监止步转身对吴焕道:“御医大夫,您随着这道回廊走到底,那就是玉暖阁。”
      吴焕问:“请问公公,是玉暖阁的那位夫人有恙?”
      太监道:“不是夫人……反正,你到那儿,秦夫人的太监会告诉你的。”
      吴焕提着药箱随回廊走去。越走越觉奇怪,其他地方都太监守门宫女撑灯,如何此地连半个人影也不见?正想着,只见回廊尽头宫门前站一个十一,二岁的红衣孩童。孩童背向吴焕,正摄脚隔窗格子向内望。
      自己走错了?吴焕抬头望额匾上面写‘玉暖阁’。
      没错,他听公公说是玉暖阁。
      “吱嘎……”孩童推开门,摄手摄脚走进玉暖阁。吴焕犹豫不知该上前问孩童还是在原地等。
      他轻轻凑近门,屋内不大。里堂是席铺,中间放一个四方茶桌,左右纱帐坠下,通向内室。孩童站在屋中央,左右找寻,嘴里轻叫:“哥哥你在哪儿?”
      他发现,茶桌上放一只四方形黑碗。吴焕瞧出是御医院所用盛药汤的四方斗。孩童则好奇的走上前,跪上席面,下巴支桌面,瞪大眼睛瞅方斗。又捧起方斗,左看右看,凑近闻闻,再伸舌头要舔斗中汤药又不敢地缩回舌头。最后,孩童瞧左右无人,将方斗送到嘴边,张开嘴。忽然右纱帐中冲出一人,双手夺过孩童手中方斗,汤药溅散一地。吴焕看夺方斗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孩童双手撑地眼睛直直盯着面前的少年吓得说不出一句话。少年抢回药退到窗边,一扬手将药泼到窗外。冲孩童道:“出去!”
      “哥……哥!”孩童仍直愣愣地盯着窗边的少年。
      少年吼道:“出去!”
      孩童一时之间不明白为何少年对自己会有这种反映,涨红脸想走上前。
      “站住!”少年手扶窗栏,眼里冒火的喊,“来人!来……”
      “广陵公主!您不能来这屋!”吴焕身后出现一名宫女。宫女眼睛扫过吴焕同时见到窗边少年,失声尖叫:“瑧皇子!”
      少年打断她急吼:“快把广陵带走!”
      宫女慌忙进屋抱起广陵,跑出屋外。少年见孩童被抱走,身体一倾,体力不支倒在地上。吴焕见状顾不得行礼,进屋内抱起少年。
      好烫!
      少年浑身烫如火炭,面颊通红。吴焕用手试少年额头,又伸手去摸他的脉膊。
      少年微微睁开眼道:“你……是谁?”
      吴焕道:“卑职是御医。”
      “御……医?”
      “是,卑职名叫吴焕。”
      少年张嘴想说什么却一阵抽搐,在吴焕怀中紧缩成一团。
      “哐噹”一声。
      吴焕抬头见一个宫妇站门口,一盘食物散在脚下。
      “瑧皇子!”
      吴焕问宫妇:“床在哪儿?”
      宫妇手指向后面。
      吴焕对宫妇道:“拿好药箱。”说着,抱起少年进内室放到床铺上,抓过绵被将他上下身体捂实。又转回身对宫妇道:“快,去端盆凉水还要绵布。”
      “噢。”宫妇快步奔向外面。不一会,宫妇端来一盆凉水。
      吴焕将绵布浸湿透,覆在少年的额头。
      过了好一会,少年渐渐恢复平静。宫妇见状,眼一红,掉下眼泪。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