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箬鱼要去当炮灰 ...

  •   周一是好学生背着书包上学堂的日子,不过对于我这种大龄学生来说,是看言情小说的日子到来了。
      上学也就欺负旗木箬鱼的时候觉得甚是有趣,其它的同学年纪实在太小,玩不起来。
      我明媚而忧伤的仰望长空搜寻浮云影子,站在门口等旗木箬鱼和眼镜兜二人。
      这天旗木箬鱼并没有迟到,他和眼镜兜来自相反的方向,远远看去旗木箬鱼我差点生出一种想把老妈喊起床,她看到旗木箬鱼一定很兴奋的想法。
      因为今天旗木箬鱼没有穿着往常习惯的黑色衣服,墨兰的衣服胸前交叉的褐色肩带,乍一看就是少年时期的卡卡西,就差没带个面罩呢。
      他一走近,我就忍不住吐槽:“你怎么不把面罩带上?保准你一进学校就彻底俘虏全校少女心。”
      “我嫌带着面罩不透气,”他对着我家门前的玻璃照照,“我这皮肤得要好好保养才行。”
      我挖着鼻子忍不住又想对着他翻白眼,我这个正宗少女都没有在乎保养皮肤,他一个大男人整天在我耳边说买什么洗面奶好,冷水洗脸还是热水洗脸好,晚上七点之后最好不要喝水不然第二天容易浮肿云云。
      哎,人生啊……
      眼镜兜慢悠悠的走过来,顺势牵着我的手,感觉他顺手的不得了,旗木箬鱼和我相处一周了会不知道我的脾气我死都不会相信,谁知道他依旧不怕死的开始吹着口哨:“唔~你们是不是背着我已经陷入爱河了?”
      我一招天马流星拳挥过去:“陷入你妹,爱河你妹,”再补上一招旋风腿,咒骂道:“你才陷入爱河,你全家都陷入爱河。”
      今天的旗木箬鱼异常亢奋多次挑战我的忍耐力,真不知道这厮是不是被我揍习惯了,感觉两天双休没被我揍就不习惯,周一要一次性补上。
      “你如果想被我痛扁直说,我会相当大方的痛扁到你爽为止。”我拍拍手,拍拍屁股转身走人。旗木箬鱼尾随过来,没再吭声。
      “呵呵。”眼镜兜揉揉我的刘海,询问道:“奈奈早饭吃了吗?”
      “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我提议去丸子店,旗木箬鱼反对,二比一,我方获胜!
      一进丸子店老板就忙过来招呼我们,热络的介绍新出的几个丸子,我顿时对着菜单口水直流三千尺,决定每款新款都要试吃一下。
      我很不厚道的点了几串常吃的丸子给旗木箬鱼,我看到箬鱼忍不住干呕的模样,心情顿时大好,顺便阴嗖嗖的警告道:“如果浪费粮食,我就立刻冲到你家把亲热天堂全部烧了。”
      箬鱼吞咽唾沫,颤抖的小手拿着丸子,格外艰难的吞咽,我又阴沉沉的飘了一句:“要再来一串吗?芥末口味的?嗯?”
      
      早饭解决,眼镜兜从包里拿出苹果递给我,我赞赏的看着他,他果然是懂我的规矩的。这时我又嫌弃的看着箬鱼一只手伸进自己的包包迟迟没有□□,这家伙都不知道拿颗苹果来孝敬一下我的。
      “呃……那个……”箬鱼开始支支吾吾一脸纠结成麻团说不出个所以然。
      我狠狠一口咬下苹果,“有什么直说!”
      “我是想告诉你我打算今天去转班,我要去读忍者班。”
      啪嗒——苹果从我手中滚落在地,周身沾染上一层尘土。
      箬鱼要去忍者班?要去当炮火?要提前领便当?
      我本想好声好气劝他别去当炮灰就和我好好在普通班读读书学学简单的忍术和生活技能然后在医院里做做护士神马的,来个扫厕所的也好,至少没有生命危险,没事我还能和他一起去打打酱油。
      但是欺负他真的习惯了,习惯这东西真的很难改:“靠,读毛线个忍者班,就你这身板这脑袋进去一定会被人践踏鄙视的。”我看着掉地上的苹果,咬牙切齿道:“更重要的是,你赔我苹果!”
      “那正好,”他一脸不怕死的笑眯眯的从刚才一直被拔出手的包包里拿出一颗鲜红的苹果:“谁都可以不懂你的规矩,但是我怎么会不懂呢。”
      原来只是眼镜兜比他快一步,我突然间觉得对他心生愧疚。
      只是,我真的很想学其它少女一般矫情的说一句:“能别去读忍者班吗?”
      此时此刻的气氛逐渐降到零点,箬鱼思考了半天,抬头坚定的看着我:“我想成为忍者,我有想要保护的人。”
      温柔,矫情,乞求,这些都不是我的代名词,快速恢复状态,才是春哥教徒该有的态度。
      我大大咧咧的哈哈笑道:“原来真正陷入爱河的人是你。”
      “嗯哼,”他相当文艺的说了一句英语:“Fall in love.”
      我瞥了他两眼,牵着药师兜的爪子,迈向学校:“I want to buy some soy sauce.”
      
      眼镜兜将我们送到教室门口,他蹲下身宠溺地揉着我的头,顺便拿出一些饮料还有饼干递给我,嘱咐我饿了就吃点饼干,毕竟早饭只吃几串丸子是填不饱肚子的,还说中午叫上箬鱼一起好好吃一顿。
      现在的药师兜还是短发,没有戴眼镜,完全就是一张正太脸,如果他不是药师兜,或许我也能少女怀春一回,只可惜没有如果。
      我转身一进教室,就看到东堂飞雪和德川莉香跑了过来,东堂飞雪甩着她一头栗色的长发,德川莉香把玩着手中银紫色的卷发,两人皆是一脸拽样,我原以为他们要替那两个酱油党过来和我挑衅一下的,不过当我一步步走近,她们吞咽唾沫的动作出卖了她们。
      我在她们面前站定两秒,然后目不斜视的越过她们,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现在没心情和她们纠结问题,纠结人生。反正她们也不会对我怎么样,那些小女生和高中时期的女生根本不能比,她们也最多在背后对我多翻几个白眼,哪像前世高中时期的女生看谁不爽直接脱了高跟鞋上去打的。
      我一手撑着脑袋侧目看向箬鱼,他正在收拾课桌,还拿出一张表格在填,我知道他在弄手续,似乎下定决心了。之前在丸子店他说他一定要当忍者因为有了想要保护的人,这厮到底暗恋谁?鸭子也有春天么?
      我这体内好奇分子正在不安分的躁动起来,真好奇能让鸭子也有春天的伟大女人到底是谁。
      “喂,箬鱼我问你,”我敲打着桌面,看似随意的问道:“让你这只鸭子有春天的伟大女人是谁?”
      “秘密。”他神秘兮兮的笑着,“是个很有个性的女人。”
      “很有个性?”我在脑海里搜索有个性的女人是神马类型,疑惑问道:“御姐型?胸大屁股翘的那类?然后充满野性神秘性感的大龄女人?”
      “嗯……”他似乎回忆了一下,“大龄女人倒是的,只是她不是御姐型。相反的,她是个平胸。”
      我低头看着自己胸前一马平川,“那不是和我一样?”
      “没有没有,”箬鱼狗腿的凑过来拍马屁道:“你年纪还小,祝你以后能有纲手那么威武的胸部。”
      “我要求不高,能有雏田那么大我就心满意足了。”
      尔后,箬鱼填好单子就先去办公室,于是教室里就留下我一个人。看一直和我在一起的同伴不在,教室里开始躁动起来,尤其是东堂飞雪和德川莉香二人最为活跃。
      她们一唱一和的在教室讲台前表演——
      东堂飞雪摇摆着不算细的腰肢,“什么为了哥们儿打架是值得表扬的良好美德。”
      德川莉香翘着兰花指附和道:“对啊,维护正义都能被某人说出口呢。”
      东堂飞雪侧过身对着德川莉香轻轻捂住嘴一脸讶异的说道:“听说她和那个医务室的学长走的很近呢。”
      “啧啧啧,”德川莉香把玩着自己蓝紫色的卷发:“真看不出来,她长得一脸男人样,竟然还想着去泡学长。”
      我握紧拳头额前青筋不知道已经爆出多少条,这个世界的女生是不是都这么早熟呢?
      “是啊,还把我们的日向少爷也勾搭上了呢。”
      “我听他说,她还故意在日向少爷面前演戏。”
      “演什么戏。”恭喜德川莉香和东堂飞雪二人,你们才是新一代奥斯卡最佳女演员,演技一流!
      “英雄救美啊。”德川莉香有意无意的瞥向我,“城府真深呢。”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脾气不好,忍耐力不够的女人。我真的不想和小孩子太计较,不能拿高中时期的样子对待她们。
      但是……
      我抄起桌上的书直接往讲台方向飞去,再猛地一拍桌子,一脚踹开碍事的椅子,“都给我适可而止!”
      老娘不发威,全当我是林志玲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嗯……我当时读初中的时候,上学和玩没区别,老师随意,我们也随意。
    打闹常有,打架不多。
    那时候我们初中和高中是一起的,当时我们学校有高中部,也有空乘班,然后空乘班打架我也略有听说,她们相当辣手,确实是脱了高跟鞋直接往别人脑门上砸的。
    所以我就借鉴一下啦,灭哈哈哈哈。
    说说后面走向,旗木箬鱼去了忍者班,女主估计只能跟着药师兜混了。嗯。
    【已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