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三章 难以抑制的渴望 ...

  •   第三章难以抑制的渴望
      
      次日,辛诚便随着比利一同来到了他的老朋友,查理·斯旺的家中拜访,今日正是他的休息日,听闻比利即将来访后,查理便单独留在家中等候着。
      
      雅各布被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而是被山姆带走了,据说是找到了一个同伴,但是目前人手不足无法救援,于是雅各布便被拉了去。
      
      手拿着比利回赠给查理的礼物,辛诚满脸微笑地看着两个老者热情的拥抱。无意间嗅到查理走过来之时那周身带着的淡淡味道,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这是,什么?
      
      “噢,老伙计,你终于来了。”
      
      查理所站的位置正好遮挡住了比利的视线,因此他并没有看到辛诚不对劲,依旧是一脸笑容地拍打着查理的肩,说道。
      
      “好久不见,查理,你可是大忙人呢!”
      
      说说笑笑间,查理这才扭头,注意到在一边沉默不发的辛诚,纤细的身子以及惨白的脸色,看上去很是虚弱,眼里带着些好奇。
      
      最近才听比利谈起,他有个养子,是个东方人,常年在外读书,在这次的危机爆发之后,原以为他已经死去,可没想到最近竟然打听到了他的消息,找了回来。
      
      “比利,这就是你的那位养子?”
      
      比利点点头,慈爱地摸摸辛诚的黑发:“是啊,很不错吧!还好找回来了。”
      
      “你好,我是诚·辛,请多指教。”
      
      辛诚微微皱眉,随即绽开笑容,有礼貌地说道。
      
      更加靠近查理,他才发现,那诡异的味道并不像是本身所带有的味道,更像是长期与什么东西相处而沾染上的味道,而且并不是十分浓烈。
      
      说不上是香味,但是,一旦闻到这种味道,就会感觉——很饿,仿佛他现在就在沙漠之中空腹行走了许久之后,却意外看见了一块新鲜的面包。
      
      他不禁一只手握紧拳头,任谁也看不到他那隐藏在衣袖里的青筋鼓动。
      
      查理爽朗地笑着,同他握了手:“孩子,见到你很高兴。外面风凉,还是先进来再说吧!”
      
      顺手搀扶着腿脚不便的比利首先进入屋子,查理朝着辛诚点点头,示意他跟上,辛诚暗自揉了揉,深吸一口气,迈步跨入。
      
      拥挤而昏暗的屋子里乱七八糟的放着东西,地上,桌上甚至是沙发上,使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更显拥挤,一大堆衣服就这么堆在沙发上,散发着淡淡的汗味。
      
      辛诚顿时目瞪口呆,这般的脏乱,甚至比他一个人在加州读书之时所居住的屋子还要不如,不是听比利大叔说他还有一个女儿么?
      
      所幸的事,正因为这里面的各个味道交杂在一起,一开始的那种诡异味道反倒不是十分浓烈了。
      
      “呵呵,最近事务繁杂,没有空闲的时间收拾,我瞧我一个人住,也就稍微放任了一些。”瞅着辛诚那不住打量屋子的眼神,查理也有些尴尬,说道。
      
      比利坐在沙发留下的一个小角落中,询问道:“贝拉呢?”
      
      “贝拉和朋友出去了。”
      
      查理端来两杯水递给辛诚与比利,赶紧将沙发上那一摞衣服抱紧洗衣机,打开窗户让房间里的气味散出去之后,这才舒口气,解释道。
      
      闻言,比利顿时拧起眉头,但很快掩饰在平和的笑容中,那不甚愉快的表情只有辛诚一人注意到。
      
      “贝拉刚到这里,就已经找到朋友了么?”
      
      查理无奈地耸肩:“不知道,看她一天到晚神神秘秘的,不过她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到时候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最后的话,查理是看着辛诚说的。
      
      辛诚依旧是满脸微笑地点点头,又坐到沙发上当雕塑,倒是一旁的比利跑来调侃查理:“怎么,瞧上我家小伙了?可惜我家小伙已经有人了。”
      
      辛诚嘴角抽搐,他什么时候变成有主的人了,他怎么不知道?不过——看着一旁的查理,他倒是对那个叫贝拉的没什么兴趣,这是一个不错的借口。
      
      查理哈哈大笑:“怎么会?倒是你,比利……这么多年了,你都不说你还有个养子,这么突然来一下,我还真以为是你刚认的呢!要不是我知道你的为人……”
      
      辛诚心里一惊,抬头,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查理,因为是休息日,只是穿着普通的休闲服,一副典型的普通市民的形象,如若不是眼里那偶尔一闪而逝的精光以及常年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而带着的若有若无的压迫感,明显就是一个寻常人士。
      
      他再一次确定了一句话,人不可貌相。
      
      比利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这句话,反而畅快地笑着,同查理相互调侃着。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辛诚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望着手指发呆,眼见两人东拉西扯了半天都没有讲入正题。
      
      比利满意地勾起嘴角,视线透过眼角看着辛诚无聊的模样,终于步入正题:“查理,我这次来,是想拜托你一件事……”
      
      闻言,辛诚顿时提起精神,看着他俩。
      
      “什么?”
      
      “就是……”比利张了张嘴,还没等话说完,就听见大门打开的声音,只好说道,“看来,贝拉回来了。”
      
      查理兴高采烈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家里,兴致勃勃地提起一包,招呼着:“回来啦,你这买些什么?这么多……”
      
      贝拉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只是一些普通东西,没什么好看的。”
      
      视线看着沙发上的比利和辛诚,见比利朝她点头,顿时露出笑容:“很高兴见您如此健康,对了,这位是?”
      
      坐在沙发上的辛诚此时已经将头深深地埋在了臂弯里,似乎是已经睡着,除了轻微的呼吸声,就不见任何别的动作,就像是没感觉到有人来了一般,。
      
      比利颇有些奇怪的看着埋着头不说话的辛诚,拍了两下,却没见任何动静,只好说道:“这是我的养子,诚·辛,你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不要介意,他有些害羞。”
      
      贝拉了然的点点头,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那你们先聊,我去把东西放好再下来。”
      
      直到听见贝拉踏上楼梯的声音,辛诚咬紧的牙齿这才微微放松。
      
      一身冷汗,谁也不知道,在贝拉进入房间的一刹那,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将她亲手撕碎。
      
      大厅里充满了她的味道,那浓烈而诡异的味道正是来自于她的身上。
      
      既是食物,又是憎恶的对象。
      
      贝拉的到来,让他从心里产生了一丝凉意,面前无论是怎样的风平浪静,都觉得危机万分,如果不将她亲手撕碎,就永远不能获得安宁。
      
      辛诚微微闭上眼,即使没有抬头看她,他也能清晰的感知到贝拉的存在,即使间隔再远,他也能听见耳边那一声一声沉闷的心跳声,眼前恍惚间又出现一个人影,赤红的心脏跳跃,鲜活的血液不断被清洗,送达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构成一幅错综复杂的血色纹图。
      
      他的眼里渐渐染上一丝血色,内心居住的恶兽在不断咆哮着,挣脱着束缚的锁链。
      
      耳边,似乎有着谁带着轻微蛊惑的呢喃。
      
      ——杀了她,杀了她……
      
      ——不杀了她,死的就是你。
      
      深深地埋下头,辛诚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手臂上的青筋暴起,构成一幅狰狞的图饰。
      
      比利瞧着贝拉也已经上去,于是决定继续说道:“查理,今天来我确实有一件事想要……”
      
      还没说完,身边的辛诚突然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胳膊,那强悍的力劲令他微微都不禁皱眉,只见辛诚身子微微颤抖着,抬起头:“我们,现在就,回去吧……不用了,我,我去读书……”
      
      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如果再不离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就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比利一怔,看着辛诚那原本漆黑如墨的眼瞳此时却变为暗红色,带着深深的乞求,又像是在咬牙克制着什么。
      
      心里一丝危机浮过,比利立马下了决定。
      
      “查理,诚有些不舒服,我就先带他回去了,改日再来拜访。”
      
      一头雾水的查理扭过头,打量着看上去更加虚弱的辛诚,不明原因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着,额头上滴滴冷汗溢出,脸色惨白,抓住比利的手臂上条条青筋鼓起。
      
      查理微微低下头,正巧错过了辛诚那不断变色的眼瞳,若是他能注意到,定能发现,辛诚的每一次眨眼,瞳孔的颜色或加深或变浅的变化着。
      
      “比利,需要我送你们去医院么?”
      
      面对查理关切的询问,比利刚想点头,便感觉到辛诚扯了扯他的衣服。
      
      深吸一口气,辛诚一只手猛地一握拳,眼瞳的色泽重新变为墨色,重新掌控的力量在身体内不断奔涌着,解释的时间不多,他决定尽快离开,长话短说。
      
      “谢谢,不用了……这是,老毛病了……我回去休息,一阵子,就好……”辛诚抬起头,气喘吁吁地说着,“比利大叔,你们继续聊吧,我先回去了。”
      
      猛地一松手,辛诚朝着大门一路狂奔而出,被波及到的比利差不点站立不稳,所幸身旁的查理赶紧拉住了他。
      
      “没事吧?这小子,跑这么快做什么。”
      
      漫不经心地点点头,比利皱着眉,遥望着辛诚离去的背影。
      
      短短几秒的时间,他便跑出了这么远的距离,这种速度,会是人类所拥有的?
      
      再加上刚才辛诚那一系列不寻常的举动,似乎是在遇到贝拉之时才出现的。比利微微眯起眼,心中若有所思,看来,雅各布他们,还有很重要的事瞒着他呢!
      
      “不管他吧,查理,我们继续聊……”
      
      再次挂出笑容,比利若无其事地拉着查理再度坐下。
      
      ^^^^^^^^
      
      夜晚,黑夜的帷幕上,繁星点点,时辰不早,查理将比利送出门之后,这才扭着有些僵硬的脖子关上大门。
      
      身后,穿着睡衣的贝拉默默地站在楼梯上,微有凌乱的发丝随着透过窗户飘进来的冷风颤抖着,她一只手搭在护栏上,突然开口道。
      
      “爸爸,刚才那个男孩是谁?”
      
      查理抬起头:“那是比利的养子,诚·辛,你不是早就问过一遍了么?”
      
      贝拉皱起眉,两手环胸:“不,只是觉得……”
      
      “什么?”
      
      ——觉得他很不对劲,感觉很诡异,不像是个人类。
      
      吐出一口气,贝拉扭过头,这并不能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于是说道:“不,没什么。”
      
      查理莫名其妙地看着贝拉自顾自地走回房间,落了锁。
      
      “这孩子……”
      

  •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各位,等久了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