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十一章 背负的仇恨(已修) ...

  •   自从被埃塞克抓住之后,辛诚被开始了暗无天日的实验品生活.抽血、抽骨髓,甚至是提取精、液,为了了解他体内病原体具体发生了怎样的变异,埃塞克提取了一切可以用来实验的东西,不顾辛诚那越加强烈的反抗。
      
      而最近几日,为了了解辛诚所携带的病毒与T病毒的异同点,他不惜注入高浓度的T病毒原液,甚至是解除T病毒的血清,只为一个实验结果。
      
      不过,为了不让这唯一的实验品报废,埃塞克自然会斟酌用量。
      
      令他惊奇的是,无论是哪一种,除了一开始被注入的加倍痛苦,辛诚的体制都能够良好适应下来,然后消失反应,之后的日子就跟没有被注射过一样。
      
      “真是奇怪……”
      
      皱着眉,埃塞克一只手拿着装满血液的玻璃试管,站在实验室地各项仪器前继续观察着,一只手拿着实验报告仔细地研究。身后的地上,躺着因为剧烈的疼痛而不住颤抖的辛诚。
      
      “呼呼,呼呼……”
      
      辛诚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额头上的冷汗不住落下,渐渐汇聚成一条小小的溪流流淌而下。身体的疼痛渐渐过去,而由疼痛引起的抽搐还没有停止,他虚弱无力地躺着,等待着力量恢复。
      
      埃塞克自顾自地研究着,看着辛诚慢腾腾地从地上爬起来,突然,一种新的想法浮现。
      
      “也许,应该换种方法试试。”
      
      辛诚猛地抬起头,看着埃塞克那不怀好意的目光,默默捏紧拳头。
      
      ——不能轻举妄动,现在,还太弱
      
      喉结鼓动,他苦涩地勾起嘴角,仿佛用尽全身的力量去松开握紧的拳头。
      
      几个小时后——
      
      狭窄得仅仅只有十几平方米的房间中,却装满几十个丧尸。黑色已经腐朽的肌肤上,因为同类的狂暴与推挤,已经掉下一大块,白森森的骨骼在明亮的灯光下,反射出惨白的色泽,不一会儿便溅上黑红色的粘稠血液。
      
      所有的丧尸都在暴动着,四处抓扯,但惟独不去碰触最边缘的一个角落,似乎是有什么猛兽在那里虎视眈眈,因为仅剩下本能的,所以对危险更加敏锐。
      
      辛诚斜靠在已经被丧尸那肮脏的身体蹭得黑漆漆的墙壁上,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脏不脏的问题,全身虚弱无力,甚至连手都无法抬起来。
      
      也不知道埃塞克究竟给他注射了什么,那个疯子!
      
      想到这,辛诚便是一阵咬牙切齿。
      
      室内,腐臭的味道扑鼻而来,辛诚不适地摇头,眯起眼。
      
      “发现你了。”
      
      原本封闭的室内只剩下丧尸群的低吼声以及莫名的咀嚼声,这时却突然从他的上方传来了埃塞克的声音,辛诚一惊。
      
      “我倒是忘记了,你的能力。”
      
      辛诚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冷嘲的笑容:“哼哼,被发现了。”
      
      “嗯,给我不小的惊喜。”
      
      咧开嘴,辛诚笑得十分开心,语气里的嘲讽更加浓厚:“那你准备怎么做,伟大的埃塞克博士。”
      
      埃塞克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儿,才道:“出来吧,呆在里面也没什么用处了,我给你准备了丰厚的‘晚餐’。”
      
      辛诚一愣,肚子随着他的话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声音,他这才回想起,自从被抓到的那天起,他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脸一黑,想到埃塞克一开始就没有说过给他准备吃的东西,这么多天过去,现在才想到,未免太假了!
      
      不安好心!!
      
      “不用了。”
      
      随着一阵轻笑声,辛诚只觉得背后的墙壁猛地震动,还来不及从地上爬起来,便被摔入露出的另一个通道。
      
      “该死!”
      
      进入隐藏的电梯中,辛诚看着上前方不断上升的数字,电梯壁上尽是腐烂肢体的臭味,角落里甚至还留有残余的血迹与慢慢蠕动的俎虫。
      
      他猜想着,这应该就是将那群丧尸放入全封闭式房间的通道。
      
      随着叮咚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露出一个昏暗的房间。
      
      辛诚晃悠着身体,艰难地站起身,慢慢走出电梯。四顾打量,随即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
      
      这时,埃塞克的声音再次传出:“很吃惊?”
      
      “嗯,没想到,这么现代化的研究室里竟然还有这么破旧的地方。”
      
      “当然,因为平时这个地方都没怎么用。”
      
      辛诚暗暗警惕着,他能感觉出,埃塞克此时近乎愉悦的心情。
      
      “为了喂养那丧尸,我基本上都是直接把人丢进电梯送下去,反正一旦闻到了人类的气味,那群丧尸便会自觉地冲过去。”
      
      闻言,辛诚顿时扭曲了脸。
      
      “你这个疯子!”
      
      埃塞克也不理会辛诚此时愤怒的咒骂,语气依旧平淡:“为了科学,作出一定的牺牲是必要的,甚至连我也不例外。”
      
      “滚蛋吧,谁会愿意当小白鼠?!也只有你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
      
      盯着不知在何处的监视器,辛诚愤怒地将手重重地砸在墙壁上,而后,却也因为无力倒在地上。
      
      又是一声叮咚的响声,他一脸怒火地抬起头,看着另一个电梯门缓缓打开,浓重的血腥味随着打开的门渐渐飘进他的鼻中。
      
      瞳孔猛地一缩,他看着电梯里倒下那浑身是血的人类。
      
      “不,不要,不要杀我……”那个人类从电梯里出来之后,看到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的辛诚,顿时颤抖着身子,求饶的话语脱口而出。
      
      辛诚粗粗地喘息着,扭过头。
      
      “放心吧,他的腿我已经打断了,跑不了。”
      
      辛诚了然,视线转向面露惊恐的人,遮挡大腿部位的裤子已经被红色的血液染成深色,顺延着裤脚朝下,渐渐有血液汇聚成滴,落下。
      
      而那人,听见埃塞克的话之后,果然,全身心都关注到了倒在地上的辛诚身上,见辛诚打量着自己,立马瑟缩着身子,瘫软在地。
      
      好半天,他才颤颤巍巍地说道:“求你,我不想死……”
      
      辛诚扭曲着脸,撇过头:“埃塞克,你找得太不合我的口味了。”
      
      “哦?”埃塞克颇感兴趣地回应一声。
      
      “如果你洗干净脖子送上门来,说不定我还会大方地咬你一口。”辛诚挑眉,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随即不屑地看着一边的男人,“恶心,看得我食欲都没了。”
      
      “呵呵,也许,会有那么一天的。”低沉的笑声渐渐传出,久久回荡在静寂的房间,辛诚脸色瞬间变幻莫测。
      
      “你果然是个疯子!”
      
      “随你怎么说,现在,好好享受吧!”
      
      说完,辛诚沉默着等待了许久,却再也没有听见任何动静,但他相信,埃塞克一定还站在监视器前,静静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房间渐渐恢复了沉默,依稀只能听见两道呼吸声接连不断。
      
      由于伤口并没有包扎,血液也经久不止地流淌着,滴在地上,汇聚成一滩,浓浓的血腥味弥漫了整片房间,辛诚尽量克制着自己内心的躁动不安,怒视着一旁还在不断扭动的男人。
      
      “滚远点。”
      
      男子一惊,看着辛诚不善的目光,顿时手脚并用地爬向离辛诚最远的角落,一路拖出一道血色铺染的痕迹。
      
      辛诚埋下头,感觉药效渐渐散去,四肢也渐渐有了力量。
      
      伸个懒腰,辛诚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一步一顿地走到刚送男子下来的那部电梯处,没有任何的按钮,他顿时失望地坐在地上,保持体力。
      
      时间慢慢流逝,一旁的男子也渐渐呈现出失血过多而虚弱的模样。
      
      “救,救我……”
      
      极小声的喃喃自语被辛诚收入耳中,他尽量慢悠悠地呼吸着,以免浓郁的血腥味带起内心的躁动。
      
      “抱歉,我,也是身不由己。”他叹口气,看着手腕上被埃塞克强制按上的手环。
      
      意识渐渐恍惚的男子一愣,看向辛诚,确定刚才是他在说话之后,缓缓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竟有了几分交谈的欲、望:“你也是,被抓住的?”
      
      “嗯。”
      
      “人类?”
      
      “之前是,现在已经不是了。”
      
      男子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因为埃塞克?”
      
      辛诚没有回答,这是他最大的秘密,即使是濒死之人,也不能轻易知道,更何况埃塞克还在一旁监视着。
      
      男子也不生气,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是雷蒙德·噶尔,一名研究人员。”
      
      “诚·辛。”辛诚淡淡地回道。
      
      雷蒙德脸色从最初的惊恐变为淡然,也许是即将奔赴死亡,倒是显出几分平静。
      
      “我一直为自己热爱的科学奉献了一切,一直到最后。”
      
      “和我无关。”
      
      “就当听听我的遗言。”
      
      “……少说废话,说不定能多撑一阵。”
      
      只听,他说道:“辛先生,我不想死。”
      
      “我知道。”
      
      雷蒙德叹口气,看着自己身上那几个巨大的伤口,剧烈的疼痛席卷着他的神经,到现在还能保持清醒,已经是他的极限:“但是,现在也由不得我想不想了。”
      
      辛诚冷冷地瞥向他:“我没兴趣咬你。”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雷蒙德勾起嘴角,“你还是照埃塞克说的做吧。”
      
      辛诚惊讶地看着跟刚开始那胆小鬼模样完全不符的雷蒙德:“你,怎么?”
      
      雷蒙德惨笑,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眼里带着深深地仇恨,说道:“埃塞克,总会得到他应有的下场!”
      
      “这是一定的。”
      
      “我死后,上不了天堂,因为我杀了很多人,为了科学,我也将很多人送上了实验台,所以说,这是我的报应。”雷蒙德目光灼灼地看着房间的天花板,仿佛这样就能看到埃塞克,“但是埃塞克也一样,我会在地狱等着他,带着仇恨永远的等下去!”
      
      辛诚冷冷地说道:“与我无关。”
      
      “我知道。”雷蒙德深吸一口气,期待地看着辛诚,“但是,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对付他!”
      
      辛诚垂下头,显出几分沮丧:“你高估我了。”
      
      若是一直被埃塞克当成实验品关在这里,他根本就什么也做不到。
      
      雷蒙德气息渐渐微弱,他还是坚持着:“到现在,我只有相信你。”
      
      “相信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辛诚愣愣地坐在地上,想起之前的事。
      
      “求你……”
      
      辛诚叹口气,终于无奈地点头:“如果我能的话。”
      
      听见辛诚松口,雷蒙德眼神顿时一亮,绽放光华,宛如临死前的回光返照:“谢谢。”
      
      “我可不能保证,毕竟,现在我都是自身不保。”辛诚摊开手。
      
      雷蒙德挣扎着拖着疲惫至极的身体,慢慢挪动到辛诚的身边,顿时,血腥味扑鼻,辛诚瞳孔一缩,差点克制不住扑上去。
      
      “你,干什么?”
      
      雷蒙德露出一个微笑:“反正,我都快要死了。就让我最后一次,为科学,而贡献吧……”
      
      体内的躁动如同一个野兽一般,渐渐啃噬了他仅剩的神经,只觉得内心有一道火焰,渐渐烧灼了他的神经,辛诚微微张开嘴,咬上。
      
      早晚有一天,他会带着所有人的怨恨,将埃塞克撕碎……

  • 作者有话要说:  修文,加400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