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 5 ...

  •   对杜修然而言,即使是小学生的生活也很忙碌,除了要温习功课,看参考书外还要帮母亲做饭,因为刘英这些日子做兼职很忙,哥哥杜何又因为快要高考,晚上要上自习,为了方便已经留校住宿很多天了,所以,杜修然要自己解决吃饭问题,不单要做给自己吃,还要加上那个怪物一份。
      他已经给那小鬼送了两个星期的饭,两人之间的关系也算是友好不少,至少杜修然已经能从他屋子五米外的距离,走到他门口一米左右,这也算是一大进步。
      
      而且吴擎苍也很给面子,两个星期了,也没惹什么事,连老师都发现他安份不少。
      杜修然用母亲给的零花钱买了个超大的食盒,分上下两层,下面容量大可以装饭,上面装菜,他随手把电饭煲打开,里面是刚做好的热气腾腾的米饭,粒粒晶莹剔透,喷香的不得了。
      杜修然忍不住用小勺挖了小一块放进嘴里,嚼起来即香甜又有筋道,想到吴擎苍的吃法,他不禁笑了笑,随即搬来板凳居高临下的站在锅边,用大勺子往饭盒里崴饭。
      
      饭盒容量果然超大,居然装下了电饭煲里一半的饭,他又把炒的黄澄澄的还带着油星泡沫的鸡蛋放在隔层里,打开盖子就可以把隔层直接取下来,又夹了些母亲自己腌制的辣白菜和咸黄瓜片放到边上给他下饭吃。
      觉得应该差不多了,想了想,他又把饭使劲往下压了压,拿起勺子往里又填了两勺,然后才盖上盖子,拎起来掂了掂,觉得沉甸甸的,很重,于是他进屋把书包里的书掏出来,再把饭盒放进书包里,这样背着正好。
      
      走前想起什么,转身去衣柜里翻衣服,找到一套哥哥杜何的衣服,大小他约摸着那小鬼能穿得下,自己的身高也跟小鬼差不了多少,他又把自己的一套深色很保暖,里面带绒毛的衣服拿出来,又找了自己的一套衬衣衬裤。
      天气已经入冬了,再往后会越来越冷,那小鬼身上才那么点衣服,还破破烂烂根本没法御寒,虽然从来没见着他打哆嗦,但杜修然知道,那滋味肯定不会好受。
      
      把衣服装进塑料袋里用手拎着,下楼时天色有些黑,因为要现做那锅饭,所以比他平时送的时间要晚,怕那小怪物等急了,杜修然快步的往那个废弃的厂房走,因为来的次数多混的脸熟,看门的大爷现在也不太管他,他可以随意进出。
      匆匆绕过那堆沙石,却看到那小鬼并没有在门口等,杜修然觉得奇怪,以前自己只要进来,他总是准时的出现在门口,这次竟然例外了,杜修然有些不放心,他往门口靠近了两步,走到了门边,也没有看到那小鬼的身影,杜修然只好透过那条关不上的大缝子里往里望,借着还有些微亮的光线,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人。
      
      学校放学已经很久了,而且天也已经这么晚了,他会去哪里?杜修然又四处找了找,都没有人,他只好转身去找大爷,大爷正在屋里烧饭,听罢就说:“那臭小子回来时我看到了,什么时候出去就不知道了,你把饭放在他门口,他回来肯定会吃。”
      杜修然在大爷屋里坐了会儿,放心不下的又跑出去看了两眼,直到天彻底黑了。
      他真的不得不走了,否则母亲刘英回来找不着他,肯定着急,只好听大爷的把饭和一袋子衣物先放到他门口。
      
      走时他不放心的又凑到门缝里往里面看了看,黑了咕咚依然没人影,他叹了口气,把包里的新饭盒小心冀冀的拿出来轻放在门边,一转身,靠,吓了他一大跳。
      那小鬼正站在他背后,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杜修然不自在的往后退了一步,和他拉开了点距离。
      
      待站定后,借着大爷屋里的灯光,他才发现那小鬼脸上的血迹,连嘴角都撕破了。
      杜修然忍不住问道:“跟人打架了?”
      吴擎苍也不说话,直接把眼神转到地上的东西上。
      杜修然忙拾起地上的饭盒和衣物,因为饭盒是新的,那小鬼一次都没见过,可能不认得,要是识得绝对得一把抓过去撬开猛戳。
      
      “有吃的,还有你能穿的衣服,拿着,这个要小心点开,别弄坏了。”杜修然递过去时念叨着,生怕他手没个轻重弄坏了新买的饭盒。
      吴擎苍伸手只接了饭盒,然后默默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杜修然有些愣,他手里提着半袋衣物站在门口,进也不是走也不是,罢了才说:“那什么,我把衣服放门口吧,到时你自己拿,还有,饭盒吃完放门口,早上我会过来取走……”
      
      还没说完,便听到屋里传来一阵拧盖子的声音,杜修然倒没怎么担心,因为他特地选的加厚型的,外壳很很结实,估计用个三年五年没问题,虽然对他而言价钱有点小贵,但钱没白花,而且旁边还有按钮,一按就开……啊,糟糕!他好像忘记告诉那小鬼开饭盒的方法……
      此时就听屋里塑料“咔嚓”一声碎裂的声音。
      接着是一阵掰断的嘎嘣嘎嘣响声,这把杜修然给心疼的,他想也没想的推开门冲了进去。
      
      屋里没有灯,只能靠着大爷前屋的灯光投影进来还能有些光亮,只见吴擎苍一脸的不耐烦,脸和手上的血也没擦干净,正趴在一张破木桌子上,把掰碎了一个大口子的新饭盒拿在手里,另一只手不断的掏着大米饭狼吞虎咽的吃着。
      见到杜修然冲了进来,吴擎苍快速的抄起饭盒跳了起来,一脸防备的看着杜修然。
      杜修然心疼的不得了,这小鬼也太野蛮了,他到底是吃饭还是吃饭盒呢?他急忙往前走了两步,想看看那饭盒是不是还有修复的可能。
      
      这还没停住脚,就见小鬼扔出个东西,直接砸到了杜修然的脑门上,疼的他扔掉手里的衣服,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顷刻间便肿起一个大包,火辣辣的疼,杜修然瞄了地上一眼,靠!拳头大小的一块石头,这怪物下手可真狠。
      
      趁着杜修然揉脑袋的空档,吴擎苍三下五除二的把饭菜解决掉,然后用手背抹了下嘴巴,把饭盒“啪”的扔到了杜修然脚边,地上全是水泥板,塑料材质的饭盒砸到地上当即就摔成了两半,还溅了杜修然一裤角的红色辣白菜汁。
      完后吴擎苍冷冷的说:“我还给你了。”意思是别再冲他要了。
      这个忘恩负义的小鬼!把杜修然给气的不行,觉得自己脑抽了才会给这小鬼送饭,活该倒霉才受此窝囊气!
      
      他点头说:“行,我以后不会再多管你的闲事了,也不会手贱再跑来给你送饭,再见。”说完捂着脑袋就要走。
      吴擎苍见杜修然撂下这句话,表情似乎有些慌乱,眼睛有些暗红,随即手上指甲不受控制的“刷”的窜了出来,他看了看指甲支吾着说:“没有饭,我就杀了你!”
      杜修然这会儿气的哪还会怕他,直接回道:“来杀我好了,杀死我你也一样没饭吃。”
      
      吴擎苍沉默了,他想了想又说:“那我就杀了那个胖子。”
      胖子?杜修然一愣,他说的是……宁小胖?呵,这怪物还知道宁小胖?杜修然不仅有些惊讶,还更来气了,看来这小鬼已经越来越恶劣了,好的没学,威胁的话到是整的一套一套的,他瞅了吴擎苍一眼,但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磨了下牙捂着头便离开了屋子。
      回家的路上,被外面的冷风一吹,杜修然有些清醒,随即哑然失笑,觉得自己跟一个怪物堵气实在是可笑了,但一想到那个新饭盒和他的零用钱,就又心疼不得了。
      
      算了,以后还是离那个怪物远点吧,他也不想再对那小鬼起什么怜悯之心,结果弄的自己一身伤还跟着遭罪,解救无辜的人于水火这个责任,应该是英雄才做得了的事,他不是英雄,所以跟他没关系。
      之后一连两天,他都没再去给吴擎苍送饭,倒也乐得清闲自在,也有更多的时间看书温习功课,帮忙家务,做他自己喜欢做的事。
      
      不过,宁小胖就没他那么好过了。
      放学时,宁小胖耷拉着脑袋眼泪含眼圈,杜修然问他:“被老师批评了?”
      宁小胖摇头。
      “还是被同学欺负了?”
      宁小胖半响点了点头,随即眼泪下来了。
      
      杜修然纳闷,这小胖虽然爱凑热闹,但不是个惹事的人啊,再说在整个小学里,他这大体格,别人看了都打蹙的慌,谁会主动欺负他?
      于是他问:“谁啊?”
      “吴擎苍不让我说,我要说出去,他说他会杀了我。”宁小胖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听到是吴擎苍,杜修然没笑出来,他问道:“吴擎苍欺负你干什么?”
      宁小胖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是他?”又忙摆手惊慌道:“这可不是我说的,这是你自己猜的,跟我没有关系。”
      
      杜修然满脸黑线,明明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好吗。
      “你没告诉老师吗?”按宁小胖的性格,他应该是第一时间报告老师才对。
      宁小胖踌躇半天说:“没有。”
      估计这事太丢人了,一个五年级的大学生被个二年级的小鬼欺负,说给老师听太没面子,宁小胖正好是个爱要面子的人。
      于是杜修然问:“他怎么欺负你了?”难道又把指甲在别人眼前露出来了?不过,像宁小胖这个体重和身形,吴擎苍的指甲对他应该没有什么杀伤力。
      
      宁小胖闻言嘴一扁,似乎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他说:“吴擎苍他……他抢我的东西吃。”
      咳……也是,食物是宁小胖的本命,抢他饭碗就是伤了他本命,这可不得了。
      杜修然估计那小鬼八成是饿急眼了,才会抢胖子的零食。
      “他还让我以后把饭都给他吃,要不,就用这么长的刀捅死我。”宁小胖抽咽的说,边说边比量刀的大小,有菜刀那么长,别看宁小胖块大,其实很怕死,胆也小。
      
      “他没亮出他的黑指甲?”杜修然问道,难道那小鬼知道自己的指甲对宁小胖没有威胁力?所以改成菜刀?
      宁小胖脸上还带着眼泪,闻言惊讶的望着杜修然说:“你傻了,小辉说的都是骗人的,我妈说了,世界上没有人的指甲是黑色的,还能窜出来,那是小孩子看动画片幻想出来的,我就从来没信过。”
      
      杜修然-_-|||
      他拽了拽书包带心道:你不信更好。
      宁小胖抽着两管鼻涕突然说,“要不然,我还是转学吧,我不想在这个学校念了……”
      杜修然转头看了看宁小胖哭的红通通的圆脸,突然觉得挺可怜,真是难为他了,这么小就要忍受别人的威胁和被人杀掉这么大的压力,于是想了想后,他安慰的拍了拍宁小胖肩膀道:“连累你了,别哭,那个吴擎苍以后不会再抢你的饭吃了,我保证。”
      
      宁小胖用袖子抹了把鼻涕摇头说:“杜修然,你说的是真的?”
      杜修然点头说:“嗯,不骗你。”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大们的评,~~o(>_<)o ~~ 俺很开心。
    所以,那啥,分些瓜子饮料~~~大家继续唠嗑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