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十二章 快剑(改错) ...

  •   飞刀已经不在他的怀中,而他们绝不会给他任何机会。公孙摩云也扑了过来,他出手如风,已经点了李寻欢背后的七处大穴和梅听雪的肩井穴。李寻欢怀中抱着梅听雪,脸上冷汗直流。若是他自己栽在这些人手中倒也罢了,如今却连累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小姑娘。这些人都是假仁假义之辈,梅听雪若落在他们手里,如何是好?龙啸云已经起身,大叫道:“你们怎么能这么做?快放了我兄弟!”他向李寻欢扑了过去,赵正义冷冷道:“龙四爷,纵虎归山,你可要想清楚!”田七道:“龙四爷,得罪了!”
      
      公孙摩云已经挡住了他的去路,龙啸云双拳齐出,当田七的软棍已经兜住了他的双腿。龙啸云站立不稳,公孙摩云立刻在他的软肋上点了一下,龙啸云扑地跪倒,哽咽道:“赵大哥,你怎么能如此?”赵正义道:“正因为你我虽然兄弟一场,我才不能让你做错事!这样的败类,已经不配做你的兄弟!”龙啸云喊道:“不,他绝不是梅花盗!”赵正义道:“四爷,你是有家室、有地位的人,千万莫要一时意气!”龙啸云道:“不,只要你们放了他,无论什么罪责,都由我一力承当!”赵正义厉声喝道:“你来承担?你的妻子、你的儿子呢?难道你忍心他们受到连累么?”龙啸云浑身发抖,泪流满面道:“寻欢,是我对不起你。”
      
      李寻欢看着他,缓缓道:“大哥,我不怪你,我只求你答应我一件事。”龙啸云道:“你说。”李寻欢道:“梅姑娘和这件事毫无关系,她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放了她。”龙啸云颤声道:“好,我答应你。”赵正义喝道:“龙四爷,这件事你不要再插手了,这姓梅的女子也不是什么善类,说不定是梅花盗的同类。”龙啸云怒道:“赵大哥,这样未免欺人太什么,你叫我如何面对自己的好兄弟!”他刚说完,公孙摩云已经出手,在他的肋穴上一点,龙啸云便动弹不得了。
      
      梅听雪慢慢醒转过来,双腿火辣辣的疼,李寻欢轻声道:“你怎么样?”梅听雪强笑道:“我没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李寻欢黯然道:“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现在我已经自身难保,而这些武林豪杰也不打算放过你。”他周身大穴已经受制,一动也不能动,梅听雪的身体也已经僵硬,强笑道:“你别这样说,我爹给我算过命,说我可以活一百岁呢!”李寻欢笑道:“真的吗?这样我就放心了。”梅听雪又道:“我爹也给你算过,你绝不会死在小人的手里。”李寻欢道:“无论怎样,我能有梅姑娘这样的朋友,死而无憾。”梅听雪靠在他胸前,柔声道:“我不喜欢听你叫我梅姑娘,叫我的名字好吗?”李寻欢道:“好,听雪。”他的声音温柔而低沉,梅听雪似乎醉了。
      
      这时,大厅外突然有人喊道:“林姑娘,你从哪里来?这位是谁?”只见林仙儿衣衫凌乱,云鬓不整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少年,在这肃杀的寒冬,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衣裳,可是他的背却挺得笔直。他身上背着一个死尸。李寻欢的眼睛突然亮了,阿飞怎么来了?他只希望阿飞将梅听雪救出去,这样,他再也没有任何遗憾。阿飞已经看了他们,他的眼睛里喷出炽热的火焰,向李寻欢奔去。赵正义已经见识过他的身手,所以没有拦住他。
      
      公孙摩云只当他是个乳臭未干的少年,他抢上去,一拳打在阿飞的胸口上。阿飞不闪不避,公孙摩云却已经疼得弯下腰来。林仙儿眼波流转,当她看到李寻欢怀中的梅听雪时,眼睛突然就阴沉下来,然而刹那间便转为温柔的笑意。阿飞奔到李寻欢的身边,道:“他是你的朋友?”李寻欢道:“你看我会不会有这种朋友。”梅听雪朝阿飞笑了笑,阿飞黯然道:“抱歉,我不应该追出去。”梅听雪笑道:“不,你做得很好。”
      
      李寻欢低声道:“阿飞,你不要管我,救她出去。”阿飞道:“要走我们一起走,我绝不会丢下你。”梅听雪抓着李寻欢的手臂,道:“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公孙摩云又扑了上来,阿飞只是一个转身,他已经飞了出去。大厅里的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名动江湖的公孙摩云在这个少年面前如此不堪一击。田七拱手道:“小兄弟好快的身手,实在叫在下佩服,请教高姓大名,在下想和你交个朋友。”阿飞道:“我没有名字,也不愿交你这样的朋友。”田七面不改色道:“你倒是心直口快,不过却所交非人。”阿飞道:“哦?”
      
      田七道:“你可知他是谁?”阿飞道:“他是我的朋友。”田七冷笑道:“那你可知他就是无恶不作的梅花盗?”阿飞突然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一个笑话,道:“他绝不会是梅花盗。”说罢向地下的死尸一指,道:“他才是真正的梅花盗。”田七看了一眼,道:“小兄弟,你以为随便找个人就可以当做梅花盗么?你也太小看我们了。”他此话一出,人群便骚动起来,自然是嘲弄阿飞的话语。阿飞怒道:“我从不说谎,这人的确就是梅花盗。”
      
      李寻欢道:“阿飞,你不必再说了。他们已经认定我是梅花盗,你说什么都没有用。这些大侠可没有知错就改的习惯,他们甚至没有认错的习惯。”阿飞道:“我可以证明,你们看他的嘴。”这时林仙儿也奔过来,大声道:“他说得没错,这人的确是梅花盗,是他救了我。”林仙儿缓缓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原来梅花盗的秘密居然是他的嘴巴,他的杀人暗器居然是从嘴巴里射出来的,无人可以抵挡。
      
      田七道:“既然如此,那他为何没有受伤?”林仙儿道:“难道你看不出他是穿了金丝甲吗?”田七突然对阿飞笑道:“阁下是如何知道梅花会在此地出现?”阿飞道:“我是追着人影出去,才看见了梅花盗。”田七道:“那么阁下定要问他是不是梅花盗?”阿飞道:“没错。”田七突然冷笑道:“难道梅花盗自己会说自己是梅花盗么?”阿飞道:“他的确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田七厉声道:“依我看,你也是梅花盗的同党!”
      
      阿飞怒道:“我不想和你这种人说话。”李寻欢道:“没错,无论你说什么,都没有会相信他是梅花盗。你还不明白吗?”阿飞道:“我明白了。”说罢他绕到李寻欢面前,道:“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救你出去,咱们好歹要喝一杯。”李寻欢笑道:“我心中当然乐意,只是…”田七笑道:“恐怕今日他是无法奉陪了。”阿飞冷冷道:“谁说的?”李寻欢道:“阿飞,你一个人决计不能带我们两个出去,我很感激你,你是真正的朋友。可是,我不愿意你为我送命。”阿飞道:“真正的朋友又岂会怕死?”李寻欢道:“听雪受了伤,行动不便,你带她走。他们暂时还不敢动我。你若是我的朋友,就照我的话去做。”阿飞看着梅听雪惨白的小脸,动容道:“好,我先带她走。”
      
      田七怒道:“你这小子也太猖狂了,来时容易去时难!”说罢微微摆手,两个黑衣汉子向阿飞扑了过去,两柄钢刀宛如飞虹,犹带着凌厉的刀风。阿飞冷冷地看着他们,一动也不动,突然,剑光闪动,没有人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手,那两名黑衣大汉已经扑到在地。钢刀脱手,腕上鲜血汩汩。剑仍旧捆绑在阿飞腰间,仿佛没有拔出一般,只有剑尖凝结着的一点鲜血。众人都不禁动容,连田七也笑不出来了,好快的剑!

  • 作者有话要说:  我会尽量日更此文,请多支持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