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忆往昔(四) ...

  •   阳光透过镂花的窗户照进屋子,床上的少女叮咛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
      云汐羽刚刚为她换完药准备离开,注意到她的动静,云汐羽走回她的床边,关切道。
      “这里是云家,你已经睡了……唔……”云汐羽思索了一会,“嗯,有两三天了。”
      少女不语,看她的眼神仍是那天在墨家遇见时那般冰冷还带了些许警惕。
      “你好像不喜欢说话啊……”云汐羽有些无奈又担忧,“还是说,发不出声音?如果可以的话,至少说句话证明你现在是清醒的怎么样?或者,你想喝水吗?”
      “墨紫涵。”墨紫涵淡淡道。
      “墨紫涵?”云汐羽重复了一遍,而后点了点头,道,“我记住了,对了,我叫……”
      “云汐羽。”
      “哎?你认识我吗?”云汐羽似是很惊喜。
      “云家上下所有人的至宝,只要是除灵世家的人有谁不知道。”
      “有这么夸张吗?”云汐羽被说得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见她的警惕性少了不少,也就慢慢放下心来。
      青耕飞进屋里,停在云汐羽的肩上。
      “到用午膳的时候了啊。”云汐羽用指腹轻柔地拂过它的脑袋。
      “妖怪……?”墨紫涵盯着青耕,看着云汐羽和它亲昵的样子,让她有些不确定道。
      “是。”
      墨紫涵好像一瞬间又变得警惕起来,云汐羽能感受到她对青耕的杀意,青耕又靠近了云汐羽一点,几乎将整个身体蜷缩起来,她一边安抚着青耕,一边解释道。
      “青耕是很好的妖怪,不用这么警惕。”
      “妖怪就是恶的象征,哪里有什么好坏……”
      墨紫涵不知是在喃喃自语还是在说与云汐羽听,但若不是看着云汐羽与它这般亲昵,她刚刚必定就出手了。
      人类这么可能和妖怪如此……何况还是除灵师……这在她自小被灌输的观念里,是绝对不能被接受的。但是对面前这个人而言,却显得那么理所应当……
      “但有许多妖是对人无害的,不能一概而论嘛。不过先不说这个,先去吃饭吧,你还有伤,就先躺着休息一会吧,等下会有人给你送来的。”云汐羽顿了顿又道,“你的事情我们和墨家说过了,墨家的意思是过几日会有人来接你……总之你就先待在这里安心养伤吧。”
      “……麻烦了。”
      等云汐羽走出房间,墨紫涵才仔细地观察起这间屋子,只是简单摆着些最基础的家具,似乎就是一间普通的客房,与墨家不同,这里的布置更为简朴,屋后就是围绕着云家的那一片竹林,据说是神明赠予云家的礼物,就在云汐羽诞生的那天,神明赋予了这片竹林微弱的神力,不怀好意闯入的人或是妖会在竹林里迷失方向,永远困在这竹林里。这也是云汐羽备受云家关爱的原因之一,她被视作是云家的祥瑞。
      她怎么会到这里来……
      她记得那天夜里,她奉命去追杀一只妖怪……
      那只妖和她的实力不相上下,按理说不该是她,但是那位大人这样要求,她只能照做。她拼了命才终于完成了任务,醒来就在这里了,这么说,是无意间跑到云家的地盘来了,也幸亏是被他们发现才保住了性命吧……
      但是除灵师竟然和妖怪混在一起,真是闻所未闻。
      就算是有些妖怪对人类有益,那也只配被关起来,发挥他们对人类的作用就好,这是那位大人说的,她的话是一定不会有错的。
      墨紫涵看着窗外的竹,和普通的竹子没什么两样,神明的礼物……吗……
      大概是献上了什么东西和神明大人交换的吧……
      就像她一样,神明大人赐予了她超出其他族人的力量,是因为墨家献上了一只妖的右眼。
      神明大人要那种东西做什么,她不明白,也不是她应该考虑的就是了。
      房间的门被人轻轻推开,来人将手中的托盘放在她的床头向她行完礼便退下了。托盘里是一碗白粥和一些小菜。
      墨紫涵端起白粥,用白瓷勺子舀起,缓缓送入口中,咽下。

      “父亲,”云夜房间里,云洛宇神情严肃,“墨家怎么会不急着将她接回去,她可是……”
      云洛宇没再说下去,云夜明白他的意思。他没有接话,他也不明白墨家的用意,云洛宇的担心不无道理,墨家把她看得很重是人所共知的事实,说是放心安置在这里,他是断然不会信的。
      可是,贸然将人送回去的话……
      “还是不要让小羽和她接触过多为好吧。”
      “你最关心的还是小羽啊,”云夜听到这里,失笑道,“明明在小羽面前还总是面无表情,好像一点不在乎一样。”
      “这是母亲托付的事情罢了……”云洛宇解释道。
      “她还希望你不要老是这么压抑着自己,坦率一点呢。”云夜笑着站起身,“罢了,小羽的性子你也知道,要阻止的话是不容易,要是墨家真的想做什么,我们也不能只想到小羽一个人,还有那么多族人也需要我们保护。”
      虽说除灵世家之中灵力微弱者要么是留在本家做些杂事,要么便是脱离本家作为普通人生活,按道理若是世家之间有纷争,和他们是不相干的,可之前那些消失了的除灵世家,消失的不只是本家的人,连已经作为普通人生活的族人也没能幸免。
      若是墨家真的有心要除掉云家,那么那些人也许不得不被卷入……
      “是。”
      “这件事你也不要太烦心了,我自会同族中其余长辈商讨。”
      “是,我明白了。”
      云洛宇走出云夜的房间,一问便不出意外地得知云汐羽在墨紫涵所住的客房处。
      那丫头真是一点警戒心也没有,虽说也是他们的责任,因为母亲的那番话,所以父亲对她没有任何要求,这些年又一直把她护在云家,但是现在,谁也没办法护着她周全,她一定要有所成长才行。
      还有到了夜里的时候……

      “阿叶,有没有那种会操控人类的梦境的妖怪啊?或者是,能让人进入别人的梦境的妖怪?”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这个嘛,其实是,最近我总是重复梦到一个人,我有些在意。”
      “嗯?”
      “怎么说呢……”云汐羽闭上眼睛回想起来,“每次我醒过来就几乎忘记她的长相了呢,不过……她给人的感觉……唔……怎么形容呢,很温柔,很……神圣?我觉得她不像是妖怪,但与其说是人也不如说是神明大人呢……还有一点很奇怪,我总觉得她有些熟悉但是……”
      “但是?”
      她睁开眼,偏过头看着他,突然停了下来。
      “眼睛……”
      “什么?”
      云汐羽一下子站起了身。
      难怪她觉得熟悉,因为那个人的眼睛,和天叶几乎一模一样。如果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大概就是,那双眼睛比天叶的要温柔许多,带着一种……怜爱?就好像是……母亲对孩子的那种?!
      她应该不会是……
      “唔……没什么,但是……她好像还和我说了什么,不过我也忘记了……”
      想到这里就更加在意了,如果真的是阿叶的母亲的话,会不会是想要告诉她关于阿叶的事呢?
      阿叶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关于他的事呢,大概还是不能信任她吧。经过这么久她基本能确定阿叶一定不是因为弱小胆怯才一直留在这里的,他和一般的妖怪也不一样。他究竟在瞒着什么……
      还有那个人……她究竟想告诉自己什么呢……
      “据我所知应该是没有的。”天叶思索道,“擅长蛊惑人心的妖怪我倒是听说过……”
      “那种妖怪我也知道啊,”云汐羽看着他,问出了心底的疑惑,“说起来,阿叶,你没有告诉过我呢。”
      “什么?”
      “阿叶是什么妖怪呢?”
      “为什么突然……”
      “算了,”看着天叶的反应,云汐羽知道他还是不能告诉自己,便也不再勉强,“等到阿叶能够信任我的时候,再说吧。”
      信任……吗?
      天叶看着云汐羽消失在夜色里,暗自想着。
      他对她不能说是不信任,但若是让她知道了,那只会给她带来灾祸。
      “如何?打算告诉她么?”
      司戾站在他背后,慵懒地靠着竹子。
      天叶习惯了他的神出鬼没。
      “什么时候?”
      “唔……从重复梦到一个人开始?”
      所以是从一开始就在偷听啊……
      “我的事情,说了也只会给她招来灾祸。”
      “但是她已经察觉到什么了吧,不然怎么会问你呢。”司戾轻笑着,“再过一段时间,说不定没等你告诉她,她就知道了。”
      “这是什么意思?”
      “玩笑而已,玩笑。”
      司戾摆摆手,一副随意说说的样子,天叶却紧张起来。
      云汐羽所说的,梦里的那个人,像神明一样,该不会就是神明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难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安心吧,毕竟我答应了你的母亲,不会让你死的,不过除你之外的,我可不管,谁让我不是善神呢?”
      “只要我的身份没有暴露,就不会伤害到除我之外的任何一个。”
      “这个嘛……谁知道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