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少年 ...

  •   chapter.29

      “咦?”桑淼站在门口,听着邢没的话,见到有人要租她房间,桑淼脸上涌现了兴奋。

      “合租是吗?”

      “嗯,不过是个男孩子,”邢没把史画拉到桑淼面前,又笑的解释:“你之前认识的,史画。”

      “桑淼姐姐,咱想和你合租,可以吗?咱会按时给房租的,还会做家务。”

      生怕桑淼因他是男孩子不肯答应,史画急急忙忙保证了一大堆,听的忍不住让桑淼发笑,桑淼抬头,那双黑色的双眼似乎有了一丝亮光,她道:“我答应了。”

      邢没回去家里帮奶奶洗菜,还叮嘱桑淼等一下过去一起涮锅吃,之后桑淼引史画进房子,来到一间空着的房间,轻声道:“这之前是弟弟住的地方,他现在不在,每天我都有收拾的,不脏放心住。”

      “嗯,谢谢姐姐。”

      史画抬头望了一眼房子,还不错,房间宽敞,桌子前还有一排排的书,排列的很整齐,不闷很舒适,史画也十分喜爱。

      “那咱明天去把行李搬来,以后就多多指教了,桑淼姐姐。”

      “嗯,”桑淼又引着史画把房子其他地方介绍了一下,好让他熟悉一下,最后道:“每个月租收你两百可以吗?还包吃哦。”

      “嗯?”史画一愣,反应过来,惊呼:“这么便宜?”

      桑淼一听笑道:“毕竟也不是很大,收你两百百还算说的过去,我可不能多收一个小孩子的钱”头次被一个女孩子叫作小孩子的史画有点不好意思,还害羞摸摸鼻子。

      “既然姐姐收这么便宜,那以后家里的家务事交给咱了,放心,姐姐,咱很会做家务的。”史画此时拍胸保证。

      “嗯,那就谢谢画画了。”

      “那姐姐咱们过去吃火锅吧!今天邢没家里买了好多菜。”史画跟在桑淼面前,一脸笑嘻嘻。

      “好,我也好久没吃火锅了,”桑淼点点头。

      这天晚上,邢没在院子里摆了一张大桌,四个位子,四人吃了一顿热腾腾又好吃的火锅。

      从那之后,史画便搬到了桑淼的房子里,因邢没的家在隔壁,史画硬是要跟邢没一起上学,邢没肯定不答应,把他推远后指着他道:“你以后上学先去,不要等我,还有离我五米远。”

      “才不呢,咱才不,”史画把邢没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他一把搂住邢没的肩膀,另一只手甩着书包,把他甩到肩上,高声呼喊:“噢耶,向着太阳出发咯。”

      那是邢没第一次见到如此朝气蓬勃的史画,终于有了一个学生该有的样子,但他又不习惯史画离他如此之近,一路上打打闹闹来到了学校。

      “你又帮淡定买面包啊!”

      见邢没拎着一袋子面包,史画点点下巴,不解道:“他要吃让他自己买去,你干嘛帮他跑腿。”

      “闭嘴,”邢没直接给了他一肘子,拎着面包走了进教室,史画捂着被邢没打的肚子委屈看着邢没的背影,这些天来他发现了邢没生活的一些规律。第一,上学的时候淡定不和邢没一起,通常邢没要骑车跑到稍远的商店给淡定买他喜欢吃的紫薯面包,一个晚点就得迟到,第二,淡定中午基本会带邢没去‘猪脚饭,来一碗’的饭店吃一碗猪杂粉,有时候不想吃了就从家里带便当到学校后院的草坪吃,吃完之后直接在草坪上躺一会儿,第三呢,则是放学后,两人到一家游戏店玩大概二十分钟的游戏,后分开的时候淡定总会恶作剧去揉捏邢没的脸,还会拍拍他的脸颊,然后回家,也有例外,比如心情好的时候会叫邢没和奶奶去他家吃饭,也有时候大晚上跑到邢没家里和邢没到荒地里烤番薯,或者烤毛豆之类的。

      史画很羡慕,他老是偷偷看着邢没和淡定形影不离的模样,他有时常常在想,如果邢没也可以和他做这些事就好了,那他得兴奋死了,可惜不行,邢没总是被淡定带在身边,好像他身上的挂件一样,特别是当他知道自己和桑淼合租的时候,来得更勤了,简直把邢没的家当成他自己的一样令人讨厌。

      不过他也有好处,那就是每天早上在他家门口等邢没出门,一起骑车上学,一起买面包,虽然是帮他讨厌的人买的,迟到的话也一起挨骂,嗯,这样也挺好的,史画手撑下巴,嘴角甜甜的笑。

      这天,学生会的同学照常检查同学们的仪容仪表,当他们看到史画那耀眼刺眼的银色发色,耳垂还戴着可怖的骷髅耳钉,真的是一言难尽,也亏史画长的好看,不然这一身头换在其他人身边,那就不是帅了,而是杀马特行头和辣眼睛了。

      他们看不惯史画那身行头,可谁也不敢说话也不敢指责,更何况校长也跟他们说了,史画的事都不要插手,校长都发话了他们敢理的,不敢理的都得躲远远的,谁也不敢触那个霉头。

      其他人不敢理,可作为昭阳高中的学生会会长安渐逊就得理了,安渐逊是一个眼中容不下沙子的人,更何况史画那头十分刺眼的头发整天在他面前摇晃,这简直是在挑战他的耐性,他当天就给史画下了命令,发色要染回黑色,头发要剪断,耳钉给我改成用茶叶根替代,指甲剪整齐,就连校服你也得给我穿好!!

      指令下是下了,可史画是谁,肯定不答应啊,当天就踹了学生会的大门,脸上没有了对待邢没时的灿烂笑容,而是一脸冷漠外加一身戾气。

      “呐,我说安会长,”史画一手撑在安渐逊面前的桌子上,咬牙道:“你可真是好样的。”

      安渐逊早就知道史画不会听自己的话,所以每次的仪容仪表他都扣他学分顺带把他的班级分数一起扣了,瞬间导致史画在班里有些心虚。

      “我只是按规矩来,既然你不改回来,那我也有资格扣你的分。”

      安渐逊面对史画气冲冲的质问,并没有一丝慌张,只是摘下被热水雾晕的眼镜细细擦,一会儿又带上去,缓缓出声,史画被安渐逊这副不慢不急的态度搞得有点噎,啧,所以他最讨厌和这种人交流了,那种温和有礼的模样搞得让人火大啊,史画面无表情想。

      “还待着干嘛,如果不怕下次再扣分,那你尽管浪下去好了,我也不介意多扣些分。”

      见史画还愣在那里,安渐逊稍有不耐叩几下桌子,直接赶客了,史画被安渐逊的话气笑了,他皮笑肉不笑:“哼,那你去扣好了!咱还偏不信你能这么一直扣下去。”

      说完之后转身,出去的时候还很贴心大力帮他关门,这幼稚模样看的安渐逊忍不住摇头。

      史画不把扣分放在心里,可班主任不能放着不管,整个班,史画能亲近的人也只有邢没,也只能是他,班主任欢察了好一阵,终于肯找邢没聊聊天了。

      刚开始邢没还不明白班主任突然找自己干嘛,可看见史画他就知道了,无非就是想让他劝劝史画,至少要把头发染回来了,可别再顶着那头银色招摇过市了,史画一听,心里憋着一股气,要不是邢没在他身边凉凉盯着他,他恐怕要在办公室里大闹一场了。

      “史画,刚才的话也听到了,”邢没撇了眼他的头发,“打算什么时候去弄?”

      “咱不弄,”且不说其他的,这副模样他已经顶了好些年,突然要换其他的模样,怎么说都觉得变扭极了。

      “哦,不弄就不弄,”邢没也没逼他。可他这样反而让史画觉得不爽,他撇嘴巴巴道:“你干嘛不劝咱?你劝一劝呀,说不定咱就答应了呢?”

      “劝你干嘛?拿把刀架你脖子上,”邢没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史画“……”

      “哼,想让咱染回来也行啊,你陪咱一起,不然咱就一直顶这个模样,”史画一气,直接放狠话,见邢没还是无动于衷,他语气软了下来,竟有了些委屈:“如果你真的不陪咱的话,咱真的会让安渐逊那混蛋一直扣分哦,把班里的分数扣光光,还让学校通报批评……”

      真的是下定决心了,还间接威胁起来,邢没一见史画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禁一笑:“我又没说不去,这样好了,这周末去吧。”

      “好耶,”史画见邢没答应了,还屁颠屁颠去小卖部给邢没买了瓶水。邢没看着史画的背影,想到刚才史画要他劝,清雅一笑,他又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怎么可能任他拿捏,更何况这种事肯定让他自己答应啊,这会儿史画也想到了自己刚才的做法,他好像有点蠢,直接自己给自己套路?

      说干就干,周末一大早邢没就陪着史画去了附近一家洗发店,和里面的老板打了声招呼,把突然退缩的史画拉住,似笑非笑盯着他:“现在才来后悔已经晚了。”

      史画嘴巴一瘪,被邢没按在座位上,对旁边的中年男人道:“邢叔,帮把他头发染黑,还有把头发剪短就好了。”

      “好嘞,”显然,中年男人也认识他们,对于邢没和史画走那么相近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都是小年轻,再加上有邢没看着,史画也翻不成什么大浪,这样想着,男人兴致勃勃给一脸不自愿的史画着手动了起来。

      史画乖乖坐在那里任男人揉弄他的头发,邢没也没闲着,而是找了个地方坐了一会儿,看了会一旁凌乱破旧的杂志,又瞄了一眼史画便想出外面走走,却,才刚出店门就碰上了带着双胞胎妹妹的史才文。

      小镇里唯一一家剪发店就是邢叔这家,小镇里经常要剪头发的人都会上邢叔这儿,因此生意是很不错的,才文就是看自家两个宝贝妹妹头发长了,想着今天是周末便带着妹妹来这里剪发,却不想遇见了从里面出来的邢没,四目对视,俩人无言,而才文更多的是紧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