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1、六十一、暗斗 ...

  •   
      刚搬过来一日,谁会来这里找她?
      
      温温看了一眼寒赢:“叫她进来。”
      
      不多时,门外走进一个婀娜的女子。
      
      温温冲寒赢挑挑眉梢:来找你的。
      
      寒赢嘴角微扬,轻轻摇了摇头。
      
      来人一步一莲地走到客厅中央,盈盈对寒赢施了一礼:“寒哥哥好。”
      
      这才转身对温温道:“听闻温小姐乔迁,依眉特地携礼前来祝贺。”
      
      “谢谢。”温温扯扯嘴角,“柳小姐客气了。”
      
      “你我也算朋友,乔迁这样的大事,你怎地不通知我一声呢?”柳依眉嘴角含笑,轻责道,“你要是提前说,我可以过来帮忙呀。”
      
      七月盛夏,温温打了个寒颤。
      
      这种虚以委蛇的话听了真难受。
      
      “多谢,不过搬家这种粗重活,不比做鲜花饼,怎能劳烦柳小姐呢?”
      
      你连做个鲜花饼都不愿意脏手的,搬家就更不必提了吧?
      
      柳依眉一噎,半响才重新撑起笑脸,示意丫鬟把礼物呈上来,轻声道:“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谢谢。”
      
      温温摸摸手臂上瞬间起来的鸡皮疙瘩,瞥了瞥一旁坐得稳稳的寒赢,好似突然想起什么事,说道,“你不是说还要赶回去处理公文吗?你这么忙,我就不留你吃饭了啊。”
      
      寒赢愣怔。
      
      我有说我要回去了吗?
      
      温温冲他挤挤眼:你走了,她也就跟着走了。
      
      默了默,寒赢放下茶杯,淡淡地道:“我还有要事,先走一步。”
      
      言毕,寒赢对柳依眉轻轻颔首,起身离去。
      
      看着男子气宇轩昂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柳依眉连忙道:“温小姐,天快黑了,依眉也先告辞了。”
      
      “柳小姐刚来,再多坐一会吧。”温温热情地挽留道,“吃了饭再走也不迟。”
      
      柳依眉起身的动作一顿,干笑道:“出来时跟母亲说好要回去用晚膳,改日吧。”
      
      “和家里说好了啊,那我就不留你了。”温温把手里的杯子慢慢地放到桌上,“我送你出去吧。”
      
      假装没留意到柳依眉眼里的焦急,温温慢吞吞地起身,慢吞吞地往外走,末了,还拉着柳依眉的小手,依依不舍道:“我们这么多日不见,你一来就要走,再次见面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柳依眉强撑着笑脸:“改日得空了,依眉再来探访温小姐。”
      
      “哦,对了,厨房还有些鲜花饼,你带一些回去给柳伯母尝尝。”温温扭头,对刚刚端着热茶过来的夏草道,“夏草,把厨房里的鲜花饼都给柳小姐包好。”
      
      “是。”
      
      柳依眉急得很想甩开温温的手。
      
      她好久没见着寒哥哥了,今日好不容易跟着他们来到这里,现在又被这个臭丫头拦着不让走。
      
      几个破饼,她稀罕吗?
      
      “这怎么好意思呢?”
      
      温温依旧拉着柳依眉的手,亲亲热热地道:“就是我对柳伯母的一点心意。”
      
      柳依眉垂下眼帘,掩去眸中的恼恨:“那就谢谢温小姐了。”
      
      “不客气,你还送了我搬迁贺礼呢。”
      
      柳依眉想起桌面上那对昂贵的鎏金花瓶,心疼不已。
      
      早知道进来也没能和寒哥哥说上几句话,她还不如不买那么贵的花瓶呢。
      
      这还是她花自己的私房钱买的呢!
      
      这下好了,一对价值百两的鎏金花瓶只换回几个破饼。
      
      等了好一会,夏草才提着食盒匆匆出来,温温不再拦她,一脸灿烂地邀请她改日再来。
      
      柳依眉终于得以脱身,快步走出向晚居,门外除了她来时的马车和车夫,再无旁人。
      
      “可恶!”柳依眉低声骂了句,气呼呼地上车走了。
      
      夏草察觉到柳依眉是带着怒气离开的,有些不解地道:“小姐,柳小姐好像不太高兴?”
      
      “呵呵。”温温神秘一笑,“她的目的没达到,当然不开心啦。”
      
      “什么目的?”
      
      温温微笑:“她还能有什么目的?”
      
      “噢,我知道了。”夏草恍然。
      
      柳小姐对公子的心思,怕是除了公子,谁都看得出来。
      
      或者,公子心里明白,只是表面上装糊涂而已。
      
      还得烧水,夏草也没多话,转身又回了厨房。
      
      送走了不受欢迎的客人,温温愉快地招呼牛牛:“宝贝,走,我们去溜达。”
      
      一人一狗一鸟,欢乐地向后花园走去。
      
      大概是房子主人原本是男子的缘故,后花园的风格比城主府硬朗得多,多以树木为主,花草很少。
      
      牛牛这棵树闻一闻,那棵树浇一浇,看起来比在城主府后花园溜达时愉悦。
      
      这里好多树可以浇啊。
      
      温温一脸姨母笑地看着它,一边规划着:“这里的树移走,然后再种上一大片草,那样我们就有地方玩了。”
      
      城主府的后花园只有一小块草地,她好久没有和牛牛一起玩游戏了。
      
      这里是自己的地盘,一定要搞一块大大的草坪,平时可以在上面晒太阳、玩游戏。
      
      “那棵罗汉松我很喜欢,要是打算移走的话,可以送给我吗?”一道清亮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
      
      温温抬头,笑道:“你怎么这么喜欢爬墙?”
      
      潇洒地吊着一条腿坐在墙头上的祖尹闻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我在花园散步,恰好听到你们的声音,就上来看看,住得可还习惯?”
      
      温温点点头:“还好。”
      
      “我差不多该回去了,你要不要随我去金城玩?”
      
      温温想了想:“等我有空吧,最近比较忙。”
      
      她是还挺想到处走一走,看看这个世界的,但是……
      
      还是先赚钱吧,没钱去哪里都没意思。
      
      祖尹也不强求,笑了笑:“你喜欢什么?下次我来木城时给你带。”
      
      温温眨眨眼:“我喜欢的东西很多。”
      
      “那我看着给你带。”
      
      “谢谢大佬。”温温大方地道谢,接着道,“你什么时候走?”
      
      “三日后。”
      
      “那鲜花饼刚好做好,你可以顺便带过去。”
      
      “好。”
      
      两人正聊着,突然插*入一道清冷的声音:“祖公子,爬墙并非君子所为。”
      
      祖尹扬扬眉:“爬自家的墙无所谓什么君子不君子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