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2、晏家 ...

  •   五天后,赫连家老爷子的生日宴会隆重举办,而夏季作为那栋深得老爷子喜爱的房子设计师被邀请参加。
      
      “你设计的房子老爷子现在已经住进去了,他表示住得很舒心,今晚还特地吩咐我一定要把你叫来,夏小姐在房屋设计领域说是业界第一人也不为过。”赫连优白优雅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对着她对面的夏季说道。
      
      她一身深蓝色晚礼服衬得肌肤雪白,新颖的款式将赫连优白婀娜多姿的身姿曲线勾勒出来,她的一颦一笑都透露着端庄与大气,明明是一个绝世美人儿,但她身上散发出的上位者气势却让许多在场男士望而却步。
      
      “赫连小姐过奖了,老爷子喜欢就好。”夏季谦虚一笑,此时的她穿着一身黑色的晚礼服,样式虽然保守但却给人一种高贵、冷艳、神秘之感。
      
      两个容貌姣好的美人坐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明明只是一个不出彩的角落却引得好多宾客频频驻足。
      
      宴会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在赫连老爷子说完开场白后,夏季被赫连优白引着去见了他一面。
      
      “你就是夏季?”赫连老爷子道,他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夏季,这让周遭的人同时替她捏了把冷汗。
      
      被老爷子这样点名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听说这老爷子脾气古怪得很,传闻有次就有个让他不顺心的宾客直接被赶出了宴会场。
      
      “除了样貌出众点,气势沉稳点,看着也像是读了几本书,倒也没什么特殊的。”赫连老爷子评判似的点了点头,他似乎对自己的话很是赞同。
      
      其他宾客心中皆是一紧,完了,这人怕不是又在哪里触犯了老爷子的禁忌要被赶出去了。
      
      夏季无奈地笑了笑,这是在夸她还是在损她?不过她也不会在乎这些,该送上的贺词她还是要说的,“祝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贺词说完的她顺势递上了一旁肖方拿着的贺礼,那是一块品相极佳市价上亿的和田玉,这份贵重的贺礼吸引着在场大部分人的视线,他们纷纷惊叹,要知道这种上等和田玉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
      
      赫连老爷子微微眯起了眼,刚才还探究的眼神在此刻松缓了一些,他招来管家接过夏季手中的贺礼,“你倒是有心了,不过哪有人送礼一送送两件的。”
      
      夏季心中明了,老爷子另一件指的是那栋房子,“老爷子恐怕误会了,房子是赫连小姐拜托我设计的,您的喜好也是赫连小姐告诉我的,所以这送礼我也只送了一件而已。”
      
      “谦虚是好事,可你这也谦虚过头了吧。”赫连老爷子不满道,“我可知道现在的设计师脾气大得很,更何况你的名气还摆在那里。”
      
      赫连老爷子罢了罢手,“得了,你也玩去吧,省得看着我这个老头子糟心,估计你和我孙女也熟悉,以后常来玩便是。”
      
      赫连老爷子脸上带着笑意地走了,这让其他不认识夏季的宾客都纷纷好奇她是什么来路,认识她的都是一脸懊悔,怎么之前没想着和她交好呢。
      
      而这一切宴诚功都看在眼里,之前他派出去的抓夏季的人基本上都折了,今天她居然还有胆子敢来赫连家的宴会,看来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
      
      呵,宴诚功重重地一甩衣袖,脸上带着算计的离去。
      
      一直到宴会尾声,夏季才终于结束了和众多业界大佬的周旋,明明之前无人问津,但是经过赫连老爷子发话以后她突然就变成香饽饽了,人总是那么现实。
      
      宴会结束后夏季也没有再逗留,她带着身后的肖方往停车位的方向走。
      
      因为来得迟,所以夏季他们的车子停在赫连家比较偏僻的地方。
      
      镶着鹅卵石的道路很宽阔,三辆车子并行也不会显得拥挤。昏黄的地表路灯将两人的身影拉的老长,只是还没有走到他们停车的位置周围便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谁?”肖方停下脚步面容肃穆地戒备这周围,而此刻的夏季也停了下来。
      
      被两人发现后,那群人也不再遮掩直接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夏季定睛一看,又是晏家的死侍,只不过前面几次出现的人衣服上的标志是白色的,而此时这群人衣服上的标志是暗红色的。
      
      “你们好大的胆子,这里还是赫连家的地盘就敢动手,真以为你们晏家可以为所欲为?”夏季眼睛紧紧地盯着一个疑似头目的家伙,只是她的话对于他们来说好像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那个头目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打了个“上”的手势,然后他身后的无数黑衣人朝着夏季二人蜂拥而至。
      
      凌厉的攻击手法,招招直击要害,这群人跟前几次的人完全就是两个级别,就连肖方都应付得有些吃力,更别说是夏季这个半吊子,两人很快便被制服。
      
      “雇主!”被控制住的肖方焦急地喊道,他想要挣脱控制,可却又被人朝着肚子狠狠揍了一拳,此时他的脸上身上手臂上全都皮开肉绽。
      
      “喂!”眼看着肖方被打得已经晕过去而他们还没有住手的意思,夏季直接吼了一声,“那人也只是我顾的伙计,反正你们的目标是我,放了他,我跟你们走,如果不放的话。”
      
      夏季的脸上闪过一丝狠厉,她趁制服她的人松懈之际猛地挣开身上的束缚,在另一个黑衣人即将动手的时候直接把随身携带的匕首横在自己的脖子上,“除非你们想带回去一具尸体。”
      
      夏季眼神恶狠狠地盯着那个头目,在他犹豫的时候,她的脖子已经渗出血丝。
      
      最终,那个头目妥协了。
      
      黑衣人带走了夏季,而肖方也被他们找了个隐蔽的角落随意丢弃了。
      
      此时的夏季眼睛被蒙住,她感觉自己被带上了一辆车,而她被扔在车后座。
      
      她的世界只剩下了黑暗,以及她微微颤抖的手臂,她怕,她当然怕,她怎么敢自杀呢,所以刚才的她在赌,赌宴诚功对她的看重性,结果就是她又赌对了。
      
      行驶了好久的车子停下,夏季被人粗鲁地拽出车子后又被人以扛麻袋的方式扛着走了好久。
      
      呼吸困难,脑子充血,胃里翻涌。
      
      走了好一阵的她又被人重重地扔到地上,她的左肩膀被撞得生疼,而蒙在她眼睛上的布条被人用力地扯开,整个过程下来夏季只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火辣辣地疼。
      
      而她也见到了那个脸上有些刀疤、浑身气势犹如煞星的中年男人,夏季猜测这人就是宴诚功了。
      
      “之前我让好多人去请你都没有请到,今天终于是见面了,由衷地欢迎你来到晏家。”宴诚功的脸上挂着笑,只是他的笑意不达眼底。
      
      夏季嗤笑了一声,“你请人就是这样请的?看来晏家的待客之道也不怎么样。”
      
      “请人也不一定非得是客不是?”宴诚功听了夏季的话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不一会儿他脸上的笑忽地一收,“如果你肯交出凤凰印的话,我就奉你为座上宾如何?”
      
      “你知道凤凰印早在我父亲死后就消失了,死人的东西我上哪里找去?我又不是神仙。”夏季讽刺地道。
      
      “是吗?我可听说前一阵子你在兴海城出没。”宴诚功的眼底滑过一丝狠毒,“既然你不想交,那我就折磨你到交出来为止。”
      
      宴诚功的话音落下,韩谋事突然出现在夏季的身后,他用刀在夏季的手指处比划着,“夏季小姐,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么漂亮的手指剁了实在可惜啊。你说你现在没权没势,凤凰印你拿着也没用啊,如果你交出来了说不定国主还可以放你一马。”
      
      夏季死死咬着唇,就在韩谋事刚狠下心要剁掉她小指的时候,她大声喊道:“等一下!”
      
      “嗯?夏季小姐改变主意了?”韩谋事收回了自己手中的刀,“如果你再慢喊一秒,说不定你的手指已经没了。”
      
      “你刚刚说我交出凤凰印就会放过我?还是我交出凤凰印也要杀了我?”夏季眼神犀利地看着宴诚功道。
      
      宴诚功表情阴鸷,“如果你交出凤凰印,我可以放过你。”
      
      夏季忽然笑了,这话说得漏洞百出,“放过我的人还是放过我的尸体?别到时候你拿到凤凰印而我却成了一具尸体。”
      
      宴诚功隐晦地和韩谋事交换了个眼神,半晌过后他才道:“放过你的人,前提是你交的凤凰印是真的。”
      
      “我可以给你。”夏季面上强装镇定道,“你们说得对,凤凰印于我这个无权无势的人而言着实没用,但是东西现在也不在我身上。”
      
      “它在哪儿?”宴诚功面露喜色地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哪一天他坐在这个位置上不是提心吊胆?现在,只要他拿到了凤凰印再掌控了晏家,国家下一任统治者他还不是手到擒来。
      
      夏季的嘴角勾出了一抹讽刺的弧度,“在户籍部门,张煜宸那里。”她说道。
      
      宴诚功听完眉头一皱,户籍部门?回想之前得到的消息,夏季这一阵子的落脚点确实是在户籍部门,但是户籍部门有点难搞,于是他道:“韩谋事跟你去取。”
      
      “可以。”夏季面无表情地应道。
      
      “夏季小姐可不要想耍什么花招啊,因为耍花招的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韩谋事得了命令,他阴恻恻地靠近夏季的耳边说道,说完的他直接把坐在地上夏季提了起来。
      
      夏季被迫转身,紧闭的石头门也被打开,眼前的石楼梯蜿蜒而上,这时的她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地下室里。
      
      “走。”夏季被身后的人用力一推。
      
      “哒,哒,哒。”
      
      整个楼梯里全是脚步的回声,韩谋事走在最前面,夏季从声音推断她的身后还跟了六个人。
      
      韩谋事刚走到地面就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不同寻常,等他视线接触到宴二爷时他脸上的表情一僵,在看到晏家的其他几位以及宴冬时,韩谋事的心中升腾起来了不好的预感。
      
      “宴诚功呢?”只听宴二爷道。
      
      同时夏季的嘴角再次扬了起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