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二三章 ...

  •   素寒璧手中提着无瑟剑,有狂风吹来,将这竹林吹得压弯了腰,竹叶落下,发出簌簌响声。
      
      此时的云霄宗,还还不知道即将面临的浩劫。
      
      她站定在原地没有动,知道这天罚雷劫还要酝酿片刻。
      
      而此时,月景已经乖巧地跟在季淮身边,与他一道走出了房间。
      
      “淮师兄,谢谢你,还帮我一道搬了东西。”月景微垂着头,略带羞涩地说道。
      
      季淮手上抱着一个略有些大的镶金箱子,里面装着的应当是月景的东西。
      
      刚一走出门,季淮便发觉了不对劲。
      
      只见素寒璧站在风中的竹林便,白色的袖袍鼓荡,眼神悠远,似乎目中无他,但似乎又有他。
      
      此时云霄宗的天空,已然完全被墨色笼罩,那沉沉压下的黑云里,描摹出令人心悸的巨龙轮廓,紫色的雷电撕裂天际,躁动着酝酿着些什么。
      
      “云霄宗今日的天气怎会如此糟?”季淮仰头望天,那逼仄的天空竟令他感到有些无法呼吸。
      
      “啊,淮哥哥……”素寒璧扭过头来,听到了季淮的话,便浅笑着望向他。
      
      素寒璧发誓,在这世界里攒功德,是她假笑频率最高的一段日子了。
      
      季淮听到素寒璧在唤他,连忙尴尬地放下怀里抱着的大箱子。
      
      “想来是要下雨了吧。”素寒璧掩唇笑着说道,“云霄宗多久没下雨了呢?”
      
      云霄宗之所以能成为此界第一大门派,与它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有很大关系。
      
      这里群山环绕拱卫,日月光辉充沛,五行灵气丰蕴其中,最令人羡慕的是,云霄宗四季如春,从未见过冬霜雨雪,从始至终都是一派温暖和煦的好景象,除了寒月谷几百年之前那只作乱的黑蛟之外,云霄宗从未遭遇过什么祸事。
      
      今日,这里出现如此异象,当然足够令人惊奇。
      
      “我倒从未在云霄宗见过下雨。”季淮轻叹一声,“这景象总令我感到有些不安。”
      
      他的直觉倒是敏锐。
      
      月景低下头,自然也感觉到了这诡异天气的变化,这令她不由自主想到了另一件事……
      
      “素师姐,之前寒月谷,也曾下过雪呢……”月景抬起头来,看着素寒璧小声说道。
      
      这时间节点太过巧合,每一回都是素寒璧的寒月谷不属于她的时候,便发生了天象异变。
      
      素寒璧承认,上次是她故意的,但这次确确实实不是她搞的事。
      
      她歪着头,不屑再与月景说话,爱误会就误会吧反正她要死了。
      
      就在三人说话间,天际那极具压迫感的云层变得更加漆黑如墨,并且沉沉向下压着,似乎要没入整个云霄宗之中。
      
      那紫色的雷电,已经如游蛇一般汇聚成柱,积蓄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月师妹,要不还是先去屋子里暂避一下?这天象太过不同寻常,我害怕有什么意外,好歹云霄宗的房子还有些许防护法术……”季淮越发感到不安,于是提出建议。
      
      月景偷眼看了眼气定神闲的素寒璧,竟然拒绝了季淮的建议。
      
      “淮哥哥,我们先回寒月谷吧……不过是特殊一点的天气罢了,不用如此大费周章,我们早些离开,也好让素师姐快些进去休息。”月景说道。
      
      素寒璧知道月景此时的选择是对的,雷劫马上就要劈下来了,第一个劈的就是灵川峰,这云霄宗房屋如同纸糊一般的防护法术根本不起作用,此时就应该离开灵川峰。
      
      在原书中,要不是素寒璧去将那雷劫给挡下,恐怕整个云霄宗都荡然无存。
      
      但素寒璧到时候还要被季淮推出去挡雷劫,她哪能就这么让两人从自己身边离开?
      
      于是,素寒璧清了清嗓子道:“我送送你们。”
      
      季淮有些犹豫:“阿璧,你还是回房好好休养……毕竟你的身子。”
      
      “无事,不过是修为低了些,伤已经全好了。”素寒璧柔声说道。
      
      她朝季淮柔柔一笑,便跟着二人一道往灵川峰山下走去。
      
      灵川峰的山脚下,栽种了如云似雾的白色梨花,此时,这些摇曳的梨花们在黑色的天幕之下仿佛被刻画出了剪影,三人仿佛行走在画中。
      
      素寒璧跟在季淮身侧,面上虽然笼罩着一层淡淡病气,实则内心狂喜。
      
      在某一个瞬间,她握着无瑟剑的手一紧,脚步骤然一顿。
      
      一道响彻天穹的惊雷之声从三人头顶响起。
      
      在那雷声响起的同时,三人心中皆划过了一个答案。
      
      天罚雷劫,这是上天用来惩罚罪恶的天罚雷劫。
      
      为何……它会出现在这里?!
      
      季淮震惊,整个人仿佛跌进了撕裂的空间之中,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下意识之下做了什么动作。
      
      待他回过神的时候,有一个纤白瘦弱的身子已经被那从天而降的雷劫笼罩。
      
      天罚雷劫紫色电光宛如蜿蜒的蛇一般在素寒璧胸口缭绕着,嘶吼着想要钻进她的身体。
      
      而季淮紧紧护在怀里的人……却是月景。
      
      他在雷劫降临的那一瞬间,下意识将素寒璧推了出去,阻挡雷劫,却将月景护在了怀中。
      
      素寒璧的姿势还保持着被季淮推出的踉跄,她苍白着脸,歪着头看着季淮。
      
      她的目光怔然,充斥着疑惑与不解,毫无光采可言,在这一瞬间,她的世界崩塌……
      
      素寒璧低下头去,她确实是真心实意地在迷惑。
      
      “我干,怎么不掉血啊?”素寒璧简直要疯了,这天罚雷劫着实是有些不太顶,她被劈了一道就只是感觉有些麻而已。
      
      这事……着实不怪雷劫。
      
      好在,她随机应变,马上伸出手来,重重捂住自己的心口,暗中朝自己胸口击了一掌。
      
      鲜血自唇角溢出,素寒璧使出毕生演技,压下自己内心的快乐,挤出几滴泪水,对季淮诉说最后的情话。
      
      “淮哥哥,阿璧无怨无悔,只……只盼你岁岁平安,此生顺遂安康。”
      
      素寒璧字正腔圆,逐字逐句将自己这最后的台词说完。
      
      说罢,她闭上了双眼,在季淮那看不清感情的目光中化为白色流光。
      
      她在此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陡然一轻,仿佛自己整个灵魂都漂到了水面之上。
      
      素寒璧腕上的天道铃发出叮当声响,很是激动。
      
      “素姑娘,您的功德攒够了。”天道铃提前恭喜她,“那么我们仙界见……最好是再也不要见……就算见了也不要殴打我,谢谢您好人一生平安。”
      
      素寒璧身形已然变成了半透明,此界之中,无人再能看到她。
      
      她捏紧了天道铃,让他别废话。
      
      素寒璧低头看去,只见素辛石不知何时,已经赶到了灵川峰。
      
      这个老人看到季淮与月景孤单的身影,一瞬间慌张的神色攀上面庞。
      
      “阿璧呢?”他问。
      
      此时,天际有无数道天罚雷劫自天际劈下,笼罩了整个云霄宗。
      
      自灵川峰开始,这雷劫仿佛荡开的烟花一般,“啪”地连成一片,往整个云霄宗荡开。
      
      震耳欲聋的声响回荡在耳边,此时的云霄宗,仿佛被那黑色的云层围成了一个巨大的笼子,内里的雷劫仿佛落雨一般,将千万里的白色梨花摧毁殆尽。
      
      白色的花瓣合着风雨飘扬,紫色的雷劫连续不断地降下,每一道都带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唯独一个地方,仿佛风雨中的孤亭一般,没有受到这雷劫一丝一毫的侵蚀。
      
      幽幽色的紫色光芒仿佛黑夜里的明珠,如梦似幻,紫藤花悠悠摇曳,连这雷劫都舍不得破坏。
      
      是,寒月谷。
      
      待雷劫降临完毕,这片焦土之上,会留下一片干净的紫色孤岛。
      
      素寒璧看到了那风雨与雷电中的唯一净土,挑眉,略有些疑惑。
      
      她的身体越来越轻,不断再往上飘,她即将离开此界。
      
      但在此之前,她第一次对这世界有了些许好奇之心。
      
      她想要知道,究竟是何人,召唤了这雷劫。
      
      素寒璧抬起头来,接近了黑色的云层之上,她极佳的目力透过那蜿蜒的云层裂缝,看到了隐隐的巨龙轮廓。
      
      这游龙在云层之上舒展身躯,素寒璧捕捉了那红色的眼眸掠过云层裂缝的一瞬间。
      
      如此熟悉,素寒璧想,她闭上眼,眼中闪过了许多一瞬间涌上心头的画面。
      
      在素辛石出手将那寒月谷那只作乱黑蛟斩杀的那一天,她第一次哭了。
      
      她抱着那隐隐有着凸起龙角的黑蛟头,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将它的身体埋在了寒月谷中。
      
      紫藤花从埋着黑蛟的土地里长出,攀满了整个山谷,莹莹如月,迷离梦幻。
      
      素寒璧伸出手来,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回过神来。
      
      她不知又回忆了什么。
      
      但是现在并不是回忆这个的时候,因为此时的她,已经站在了白云之上。
      
      她功德圆满,飞升仙界,现在不再有什么东西束缚她。
      
      此时,接引仙人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素寒璧是么?我是接引仙人,专门招待新飞升上来的修士。”
      
      素寒璧扭过头去,朝接引仙人露出“友好”的微笑。
      
      “招待你妈呢?”素寒璧手中提着无瑟剑,朝脚下云层一划,“赶着去寻仇,回见了。”
      
      万卷流云在她脚下翻涌,将她如剑般潇洒的身形遮住。
      
      素寒璧已经循着天道铃那一点正在逃跑的光芒,追了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应该入v,有万字更新,明晚十二点再更,v章评论有红包,么么哒。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睦溪 30瓶;野渡舟横、言雨 10瓶;李泽言老婆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