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十九章 ...

  •   季淮皱眉,温润如玉的面庞上仿佛笼罩上一层阴霾。
      
      他扭过头去,看到素寒璧神色凄惶地躲进了寒月谷之中。
      
      “师父……不可。”季淮再次说明了自己的观点。
      
      “那便不可。”素辛石道,“就让月儿如此……这样下去吧。”
      
      月景紧闭双眼的面容浮现在季淮的脑海里,她如此无辜,什么也不知道。
      
      现在,有一个救她命的机会摆在自己眼前。
      
      实际上,季淮能够理解素辛石的意思,他根本没办法做出决定,也没有办法亲手取出素寒璧的仙骨,这才将选择权交到他的手上。
      
      季淮闭上双眼,陷入了痛苦的抉择。
      
      其实他心底,已经有了答案,数百年的修为与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就算是傻子,都知道该如何选择。
      
      不过数百年的修为,再重新修炼,仙骨也会回来的。
      
      他今后,定会好好护着她……
      
      季淮心想,再转身的时候,已经有了决定。
      
      此时,离海正从成自厚的禁锢里跳了出来,提高了音量,扯着嗓子对季淮说道:“宗主、季淮,仙骨分明是素师姐的仙骨,你们又凭什么替她做决定?就算要给月师妹治伤,也要素师姐自己答应才是!”
      
      “逆徒,闭嘴——”成自厚打断离海说的话,“宗主养育素小姐这么多年,她的生命是宗主所赐,她的功法是宗主所授,她的修为是宗主指导,全云霄宗上下,所有人都知道,宗主是素小姐的父亲,季淮未来也很有可能成为她的夫婿,宗主与季淮为何不能替她做决定?”
      
      “更何况,月景可是马上就要死了……区区仙骨,又算得了什么呢?”
      
      “师父!区区仙骨……敢情那不是你的仙骨!”离海打断成自厚的话。
      
      成自厚正在滔滔不绝帮着素辛石说话,被离海这句话猛击了一下,表情凝固。
      
      “莫说了。”成自厚败下阵来,“这都是他们的决定。”
      
      离海知道自己没办法再做什么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季淮走进了寒月谷中,却没办法做出任何行动。
      
      素寒璧一走进寒月谷中,就收起了自己的痛苦面具。
      
      “素辛石,实在是有些好笑了。”素寒璧倚在迷离梦幻的紫藤花丛里说道。
      
      天道铃在她手腕上叮当作响:“素姑娘,素辛石的决定不无道理,月景确实是要死了。”
      
      “那便让她去死,不就好了?”素寒璧歪头,声音凉凉,“这个世界上每一刻都有许多人在死去,就她的性命那么金贵?眼睛一闭腿一蹬,再投胎,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素姑娘,您的言论未免太过冷血残酷,这也是你飞升不了的原因之一,能够飞升上界的人,都是宽仁柔和,心怀善念的悲悯之士……”天道铃絮絮叨叨,声音如魔音贯耳。
      
      “那谁来对我宽仁柔和呢?”素寒璧捏紧天道铃,关节发白,“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他人指指点点,我看你倒是挺开心。”
      
      “素姑娘,您可能是代入感过强,走进死胡同里了。”天道铃叮叮当当地响。
      
      “小小天道,当真可笑——”素寒璧掀唇一笑。
      
      而此时,已有人走进寒月谷中。
      
      素寒璧将天道铃反握在手中,原本带着嘲讽微笑的面庞在扭头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副表情,堪称当代变脸大师。
      
      “淮哥哥……”素寒璧轻蹙着眉,那如柳叶般的细眉向下挑,眼中盈满晶莹的泪珠。
      
      季淮看着她,神情染上悲伤,他伸手,想要触碰素寒璧的面颊,却被素寒璧扭头躲开了。
      
      “淮哥哥,我不想……”素寒璧眼中含着泪,摇头,“我这元婴的修为,你也知道是在何处修炼的。”
      
      季淮一愣,脸色变得苍白。
      
      素寒璧在刚突破金丹期的时候,便已经被魔尊时千劫掳到玄冥界黑狱囚禁,她被囚禁于黑狱里数百年,修为从金丹修炼至元婴,并无他人的帮助。
      
      “但……”季淮皱眉,却没办法再说出一字来。
      
      “她要死了。”他过了半晌,这才挤出四字。
      
      “那又与我何干?”素寒璧挑眉,神情凄惶,“她的先天之疾,是我害的吗?”
      
      “她曾因你被巨鲲吞噬……况且,你这句话,未免太过冷漠,令人心寒。”季淮的声线很柔很缓,近乎于劝慰。
      
      素寒璧一噎,她本来以为季淮已经够脑瘫了,但他实在是突破了她的想象力极限,月景自己犯蠢被巨鲲吃了,也怪她头上?
      
      这个时候,一直乖乖听从素寒璧命令,躲在温泉里的东海听到有人cue他,顿时有些激动。
      
      “咕噜咕噜”温泉里冒出了好几个泡泡。
      
      “这温泉……”季淮好奇。
      
      “水开了。”素寒璧掩唇,搪塞过去。
      
      “阿璧。”季淮的神情变得有些严肃,“人命关天。”
      
      “好,那便人命关天。”素寒璧实在是不愿与煞笔论长短,以防自己的脑回路也被拉到煞笔层面,以至于在这个领域难以战胜经验丰富的他们。
      
      “阿璧你的意思是?”季淮轻叹一口气,他不解素寒璧的意思。
      
      “素辛石让你来的?”素寒璧扯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话题。
      
      在情急之下,季淮忽略了素寒璧直呼素辛石的名字,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又把锅甩回给素辛石:“这方法,也是师父提出的。”
      
      “既然是他让我如此做,那便可以。”素寒璧抬眸,冰冷的杏眸盯着季淮瞧,仿佛有淡漠的寒冰将这扇心灵之窗关上。
      
      “你们要仙骨,拿去吧。”她似乎想开了什么(实际上是该说的台词都说完了),朝季淮潇洒敞开胸膛,“淮哥哥,先从哪里开始取?”
      
      季淮紧握着手中的御海剑,俊朗的眉目纠结在一起,他紧锁眉头,面露不忍,但还是抬起了手。
      
      他手中那柄泛着冰蓝色光芒的御海剑认得素寒璧,这柄剑自然也很欣赏素寒璧这位短暂的主人,所以,这柄宝剑发出了不忍的锋鸣,在季淮掌心震动着,并没有顺着季淮的心意而动。
      
      御海剑难以违背季淮的命令,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剑身在季淮的操控下朝着素寒璧的锁骨而去。
      
      然后下一刻——
      
      季淮闭上双眼。
      
      一道御海剑的哀鸣声响起,他手中御海剑的剑锋竟没办法突破素寒璧的身体防护。
      
      不是御海剑太差,也不是季淮手下留情,单纯是素寒璧……太强了,她就站在那里让人来伤害她,以季淮的能力,也伤不了她分毫
      
      素寒璧:“……”关于我把肉身修炼得太过强大是否做错了什么。
      
      她轻咳一声,真心实意地感到抱歉:“对不起啊淮哥哥,我还是有点怕,要不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素寒璧如此提议,顺便还苦口婆心给季淮解释了一下:“这个原理呢,就跟别人给我挠痒痒我会觉得很痒,但是我自己挠没有感觉是一个道理,就算我已经看开了,下意识之下还是想保护自己的,对吧。”
      
      季淮听到素寒璧如此说,心疼极了,正准备伸出手轻抚她的脸颊,再次被素寒璧敏捷避开。
      
      素寒璧将不知何时已经变成冰蓝色的无瑟剑拿在手里,弹了一下剑锋道:“淮哥哥,我这把剑应该可以。”
      
      说罢,她趁无瑟剑不注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自己胸膛刺去。
      
      结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无瑟剑早有准备。
      
      在素寒璧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提前……卷了刃。
      
      一人一剑,竟然勾心斗角至此。
      
      素寒璧:“……”
      
      她抬眸,尴尬望着看呆了的季淮,觉得这个人很有必要回避一下。
      
      “淮哥哥,你先出去吧,待会便把仙骨给你,我先给这把剑做一下思想工作。”素寒璧把季淮推出寒月谷之外。
      
      季淮皱眉叹气:“早说这把剑都锈了不好用,现在还卷刃了……”
      
      素寒璧将季淮从寒月谷里赶出去之后,这才捧着无瑟剑道:“无瑟,你要支棱起来啊……”
      
      无瑟剑光芒盛放,没有回答她的话。
      
      “季淮的决定我可以不管,但这亦是素辛石的命令。”素寒璧扭开脸,轻声说道。
      
      “他是我爹。”素寒璧只冷冷吐出了四个字,“成自厚的话说得不假,我的性命,是他所赐。”
      
      “好。”无瑟打断她的话,“我答应你。”
      
      素寒璧捧着无瑟的手陡然一轻,这柄绝世宝剑已然变幻为人。
      
      她跌进了一个怀抱之中,身着白衣的无瑟身形高大,能够将纤弱修长的素寒璧整个人拥入怀中。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拥抱。
      
      素寒璧的头紧紧靠在无瑟的肩膀上,眉头微微蹙起。
      
      在她被无瑟拥入怀中的那一瞬间,全身上下便接受了世间最锋锐的剑意,无瑟没有在这件事上违背素寒璧的命令。
      
      一寸寸的剥开血肉,取出仙骨,其中过程疼痛难忍,他加速了这一过程,并且做得完美至极。
      
      随着一具莹白无暇,散发着冷冷寒意的人形仙骨从素寒璧的脊背里飘出,素寒璧的身体一瞬间软了下来。
      
      她的元神已经与这个身体高度融合,承这个身体所受的所有痛苦,仙骨被剥离所受的痛,就算她也难以忍受。
      
      无瑟伸出手去,将素寒璧身体里取出的仙骨往寒月谷外一抛,没有再说话。
      
      天道铃被红绳系着,垂在素寒璧的手腕上,他眼尖,注意到了被抛出的那具仙骨的异样。
      
      人有十二对共二十四根肋骨,而从素寒璧身体里取出的那副仙骨,少了一根肋骨。

  • 作者有话要说:  蟹蟹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剑破虚空 1个;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沐染、冬藏 5瓶;十节男德班只要999、小老鼠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