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十八章 ...

  •   “师父——”季淮打断了素辛石的话,语气失望,“我从未想过,你居然会有这样的念头。”
      
      素辛石站定在昏迷的月景床前,语气似乎陡然间苍老了好几分:“难道,就要让月儿这么死去吗?”
      
      “不论如何,都需要一位修行《须弥月诀》的修士来帮助她逆转体质。”素辛石皱眉,面上露出痛苦之色。
      
      “更何况,月儿会有如今这个情况,阿璧她也要负一部分责任,若她不曾被巨鲲吞入腹中,可能就不会有此劫难。”素辛石摇头,有些无可奈何,“她也要负起她的责任来,我素辛石的女儿不是逃避责任之人。”
      
      “但……”季淮听到素辛石提到这个话题,也忍不住想到了在素寒璧面前被巨鲲吃下的画面。
      
      即使医修已经说了,月景这是先天之疾,但他也似乎找到了一个借口一般。
      
      若是没有借口,他多少会良心不安。
      
      但素辛石说得不无道理,如果不救月景,月景便会死,但若是失去仙骨,或许能够修炼回来。
      
      “淮儿,不论你如何说,我意已决。”素辛石望了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月景一眼,拂袖离开,他的身子略微佝偻着,似乎陷入了巨大的沉痛之中。
      
      季淮伸出手来,紧捏自己的眉心,神情不安。
      
      半晌,他转过身来,拽住正在为月景开药方的医修袖子问道:“大人,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没有了。”医修对季淮摇了摇头,“季淮道友,月姑娘这个体质,能够活到现在,已是万幸。”
      
      虽然他不愿听素辛石与季淮的对话,但多少还是有一些争论入了他的耳。
      
      医修摇头,提醒道:“季淮道友,方才宗主心情激动,我不便提醒,但你也要知道,这从修士身体里剥离仙骨,也有风险,元婴期之后的修士,仙骨与元神融合,我从未听闻失去了仙骨的修士还能活下来。”
      
      季淮往后退了两步,有些失魂落魄,他应了一声道:“好……我已知晓。”
      
      他站定在月景的床前,陷入了沉思。
      
      而在屋内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房间外,有一位年轻修士攥紧了木质门框,面上露出震惊表情。
      
      是离海,他奉了成自厚长老的命令,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没成想,撞上了如此残酷的对话。
      
      他们竟然要将素师姐的仙骨拿来,救月景?
      
      月景或许会被救活,但素师姐呢?
      
      离海捂住了胸口,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砰地跳,似乎有些激动。
      
      他转过身,一个念头塞满了他的脑海,并且不允许其他的念头产生。
      
      离海往寒月谷的方向跑了过去,下定决心,他要将此事告诉素寒璧。
      
      让她……让她快逃。
      
      而此时的素寒璧正在寒月谷里安静喂“鱼”。
      
      她将回来路上顺手摸来的肥大锦鲤捧在手心里,这些锦鲤是素辛石亲手饲养,灵气四溢。
      
      用来给那千里迢迢跑过来找素寒璧的少年填饱肚子再适合不过。
      
      素寒璧在寒月谷里燃起篝火,将肥壮的锦鲤放在火上烘烤。
      
      她的身边坐着那位还未拥有名字的少年,正捧着一直烤锦鲤吃得很香。
      
      素寒璧烤得很细心,因为她知道以季淮的性子,还要纠结好几天,她还有很多天的安静日子过。
      
      “你没有名字?”素寒璧将手中的烤鱼递过去,问那少年。
      
      “我忘了。”他眨了眨眼,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被它吃到肚子里之前,我应该是有名字的,但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我忘记自己的名字了,我也不愿用它的名字当做我的名字。”
      
      “如此么……”素寒璧摸着下巴思考,“我着实不太会取名字。”
      
      “既然是你取的,那便都可以。”少年捧着手里的烤鱼啃,抬起头来,注视着素寒璧,“若不是你,我应当已经死去。”
      
      素寒璧一拍掌心道:“既然你从东海来,那便叫‘东海’如何?”
      
      天道铃:“……”
      
      无瑟:“……”
      
      你起名能更有文化点吗?
      
      “行。”东海一抹嘴巴,答应下来。
      
      素寒璧眯起眼看他,面上表情平静。
      
      反正,过不了多久,她就要离开了。
      
      就在此时,素寒璧感觉到寒月谷的禁制被触动,似乎有人正在焦躁地试图唤醒素寒璧。
      
      素寒璧撩起袖子,还以为是季淮已经上门准备讨要仙骨了。
      
      “不是吧这个季淮有病吧,投胎都没有他那么急的,晚两天月景是不是就尸骨无存了,他这么急干嘛?”素寒璧知道季淮会来,但没想到他竟然……如此急,连一丝纠结都没有。
      
      她气势汹汹来到寒月谷门前,打开禁制。
      
      寒月谷禁制一被打开,便有一个速度的身影冲了进来。
      
      素寒璧往后退了两步,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被好几日不见的离海握紧了手腕。
      
      “素师姐,你危险了,我带你快逃,这云霄宗的禁制我还是熟悉的……”离海扭过头来,神情焦躁,面含忧色。
      
      素寒璧:“???”这事怎么被你先知道了?
      
      她装出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将自己的手从离海的手里扯回来:“离海师弟,发生什么了?我看这云霄宗很是安全,能有什么危险?”
      
      “就是……就是……”离海气喘吁吁,语无伦次,“他们要……要你的仙骨?”
      
      “他们都有仙骨,要我的仙骨做什么?”素寒璧伸出一只手来,触着离海的额头,疑惑,“离海师弟,脑子可还清醒,近几日吃的什么药?”
      
      “月师妹受伤,我听见宗主与季淮商量,要……要用你的仙骨,为月师妹治伤。”离海终于整理好自己的语言,朝素寒璧大声说了出来。
      
      “啊……”素寒璧恍然,她失魂落魄地往后退了两步,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离海所言。
      
      不得不说,有时她的演技是极好的。
      
      “这是……是我阿爹的主意?阿爹不可能会这样……”素寒璧讷讷说道,“离海师弟,你可听清楚了,这可是我的仙骨,我修炼了几百年才有的仙骨。”
      
      离海急了:“素师姐,我听清楚了,千真万确,你快跑吧。”
      
      他觉得素寒璧天真得有些懦弱了。
      
      现在她就应该离开云霄宗,跑得远远的。
      
      “离海师弟……”素寒璧扭过头去,拿自己的袖子遮住自己的脸,偷偷与天道铃对话,“卧槽,剧本里没有这一出啊,我走还是不走啊?”
      
      天道铃也没想到现在的情况,他只能让素寒璧自己解决:“都是你自己偷偷打他招来的,你自己解决。”
      
      素寒璧也很后悔,因为离海一事,她都不敢偷偷打人了,免得又一不小心将人经脉给通了。
      
      “我……我……我这就……”素寒璧嗫嚅着,一边在心里思考没有哪个脑残听了这种消息之后不会连夜扛着火车跑吧?
      
      就在她纠结之时,却有另一股强大气息欺近。
      
      “离海,你在说什么?”素辛石带着成自厚,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寒月谷之前。
      
      他抬手,布下禁制,围绕着寒月谷。
      
      素寒璧瞳孔骤缩,她抬眸看着素辛石,第一次真情实感地震惊了。
      
      “离海,你先回来。”成自厚站在素辛石身后唤道,强行将激动的离海带了回来。
      
      素辛石前来,不是为了探望素寒璧,而是为了布下另一重禁制,防止素寒璧真的跑了。
      
      素寒璧举起手,用宽大的白纱袖袍挡着自己的下半张脸。
      
      她轻声笑了起来,竟觉得眼前此景实在是好笑得有些过分了。
      
      素辛石啊素辛石,真是一位好父亲,素寒璧想。
      
      “师父……”季淮不知何时,也朝这里赶了过来。
      
      素辛石转过身去,留给素寒璧一个背影,似乎有些不忍。
      
      “淮儿,你来得正好。”素辛石用苍老的眼眸盯着季淮看,“月儿的命,或是阿璧的仙骨,你选一样吧……”

  • 作者有话要说:  素寒璧忍不住笑场实录。
    蟹蟹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七月、剑破虚空 1个;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012470 12瓶;左道艾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