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交心(2) ...

  •   1
      
      “今天不可以!”慕菱依一把握住江承禹不安分的手,脸色微红,喘着气,羞涩的开口:“我例假期。”
      江承禹略一停顿,继续在她唇上耳边辗转厮磨,见她眼里略有慌张,这才停止动作,“帮我拿一件睡衣,我去洗澡。”说完,起身走向浴室。
      
      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然而慕菱依似乎隐隐可以听到浴室的流水声,她拿着睡衣一步步走近浴室门口。见浴室门并没有关,脸瞬间通红。她轻轻敲了敲门,门里除了清晰的流水声,无其他动静。
      大胆的伸出手,将门推开了一个角,她这才想起,浴室很大,进门是一个隔间,是梳洗台。稍稍放下了心,将衣服挂在梳洗台的衣架上,悄声的出了门。
      许是过于慌张,关门的声音有些大,水声霎时停了。然而待里面的人看到睡衣和严严实实闭上的门时,慕菱依已经躺进了被窝,闭眼,呼吸平稳。
      
      轻微的脚步声在床边停止,没有了任何动静。慕菱依悄悄的睁开眼,见江承禹正一脸微笑的看着她。
      装睡被人逮个正着,慕菱依索性就不装了,坐起身来,正视他:“你……今天在这里睡觉?”
      “不可以吗?”江承禹反问,说话间,已经掀起被子,坐在了床的一侧。抬眼见她微愣的表情,无奈道:“依依,我等了这么多年,不差这几天,而且,我不是动物。”
      她并不是想他会不顾及她的身体强行做什么事情,只是还没有做好睡觉时旁边有一个人的准备。
      将靠枕放在床头,靠过去,又将她抱近怀里,一系列的动作,完成,江承禹才悠悠的开口:“依依,我们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们有必要认真的谈一谈,我觉得今天是个不错的时间用你的话说叫‘卧谈会’。”
      
      多年不见,一见面就好像按下快进键一样的两人,的确应该好好聊一聊。看着他的眉眼,熟悉又稍显陌生。她似乎有千万句话要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谁能想到,此刻她的心里燃起一股欲望,一股她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欲望。一瞬间,她有点儿恨为什么例假这个时候还没有结束。
      脸上染上了两朵绯红,未免江承禹发现异常,她快速的低头窝在了他的胸口,感受着他略有些快速的心跳,也许,他和她的心思一样?
      然而她不敢抬头,只是默默的附在他的胸口。
      许久,只感觉他抬手关掉了床头灯,房间里瞬间昏暗下来,他拿开靠枕,平躺回床上,抱着她,入眠。
      
      阳光透过窗帘,顽强的洒进屋子来,慕菱依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略显昏暗的房间里,有种与往日不同的气息,来自另一个人。轻轻拿开江承禹放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慢慢的起身,拉开窗帘的一角,瞬时,暖暖的阳光便撒了进来,伸个大大的懒腰,好舒服。
      回头看,床上的人依旧睡得安沉,俊朗的脸上微微有些笑意,不似平日看到的那样严肃。走近,躺会原来的位置,轻轻的抬头,江承禹放大的脸又一次倒映在自己的眼里,精致的五官,叫自己都觉得嫉妒,白皙的下巴上隐隐可以看到胡渣的痕迹,她居然也觉得特别可爱,伸出手轻轻的碰了碰,顺着向下,一直滑到喉结。喉结原来长这样,慕菱依轻笑,手不自觉的继续向下,即将接近锁骨的时候,江承禹突然抓住慕菱依乱动的手,翻身,将慕菱依仰面圈在床上。
      江承禹晴朗的脸,似笑非笑,她好像做错事的孩子,还强词夺理:“你醒了?醒了干嘛装睡?”说着将脸侧到另一旁,不看江承禹的眼睛。
      “依依,”江承禹左手依旧抓着刚才不安分的小手,右手轻轻掰回慕菱依转向另一边的脸,正视她的眼睛,“你再这样,我不保证不会变成动物。”
      慕菱依一个机灵,定定的看着江承禹,片刻才讷讷的躺了回去。她的心砰砰跳的厉害,想到昨天晚上,她居然主动吻了江承禹。虽然在江承禹片刻的愣神之后,反客为主,从唇,到额头,到鼻子,到脸颊,到锁骨……虽然因为特殊时期,他们并没有更进一步,但总归是她开了头。相比以前,现在的他们是不一样的。
      
      窗外,暖暖的阳光,闪着粉红色的光,想起昨天晚上本来打算认真聊天,却被她的“欲望”耽搁的“卧谈会”,忍不住抬眼看他。
      “依依,还记得上学时候,你想过毕业以后的生活吗?” 江承禹半靠着床头坐起来,再次将慕菱依捞进怀里,“我现在都还记得,特别想将想象变成现实。”
      一时被提起年少时的憧憬,慕菱依微微沉思。
      那个时候的她,天真如她,想法很简单:做一个自由职业者,赚足够的零花钱。找一个叫他心跳加速的人,谈一场恋爱。这个人,一定要有事业心,她虽自立,但依旧传统顾家,最后,两人要办异常旅行婚礼,最好再有两个孩子。另外,她还想开一家小小的花店,最好在他公司附近,不为盈利,只为喜欢和陪伴。
      叫她心跳加速的人,很早就找到了,谈恋爱的愿望,直到前几天才实现。似乎并没有偏离她的预期,但从高中毕业,两人没有遵守约定那一刻,似乎一切又都变了。
      为了离江承禹更近一些,她选择了金融专业,并且努力的学习了七年,每次考第一,去江氏实习,写专栏。一切看起来顺利,但逐渐的发现,她似乎不是她了。
      明明写故事更开心,但每天写的内容都是金融分析;明明作花艺更享受,但为了那些看似高大上实则冰冷的数据图表,必须要压缩看展览的时间,甚至错过比赛。
      
      “不要因为我,委屈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 江承禹见她许久不说话,双手托起她的脸,真切的说,“我看到了,奖杯很漂亮,你很有天赋。”
      奖杯是指上周的花艺大赛,三月前的市级比赛,她拿了一等奖,上周的全国大赛,她是第二名。下个月,她还要去日本参加全世界的比赛。她想转职做一件事情,然而在喜欢的花艺和距离江承禹更近的金融之间,她一直没有做出抉择。
      “我本来想帮你,可是现在发现,我没有这个能力。” 她感激他点破了她一直纠结的问题,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隐隐担心,不觉问道,“如果我只做一个特别普通的人,做一份特别普通的工作,和你没有交集,每个月的工资都不够你买一件衬衫,这样,也可以吗?”
      江承禹突然笑了:“依依,我除了有钱,其他什么都没有。其他都是你带给我的。如果你愿意赚钱,我支持,如果你想做别的事情,我也支持。我只希望,我们的结合,可以让你比以前多一份快乐,而不是为了我妥协。”
      “我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慕菱依环抱着江承禹,满面微笑。
      “所以这辈子我要替银河系谢谢你。”他抱着慕菱依更紧了,微微顿了一下,说:“依依,不过有件事,我没法满足你。”
      慕菱依抬眼,瞬间一阵紧张感袭来,只听见江承禹悠悠的开口:“爷爷很传统,我们必须办婚礼,而且是中式婚礼。”
      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慕菱依愣了两秒,他们的对话式如何转到办婚礼上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