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9、瘦了美了的老太婆 ...

  •   “那就把过去忘掉好了。”郁惜说。
      既然无法改变过去,无法消除那份遗憾,不如忘记,遗忘是人类最好的自保机制。
      
      顾诚没回答。
      “嗐,你既然这么遗憾,倒也不是不能重新开始。”郁惜又说,她心里多少还存有青年人的锐气,这和她阅历尚浅不无关系,也正因此她还觉得事件有转机。
      
      “没用的。”顾诚说,“那家孤儿院不存在了,一切的证据都被销毁了。”
      郁惜意外:“你还回去看过?”
      顾诚再度沉默。
      
      “你也有过犯罪经历,应该知道一旦开始了,就很难停下吧?”郁惜又说,这一点她倒是蛮确定的,非要说的话,大概是因为家暴,吃过很多家暴的瓜,她知道一个人一旦做出了这样暴力的行为,就不会停下。
      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
      
      顾诚看了她一眼,带着点儿蠢蠢欲动和犹豫。
      郁惜说:“不过我还是建议你过好下半生,毕竟你还有家人,不能无牵无挂的去做一些事,不然你就进入公安系统,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可以想到办法的,对吧?”
      顾诚震了震,当初打击太大,他钻入了牛角尖,完全没想过这回事,在他浪荡的外表下,是不断崩溃怀疑人生破碎的世界观,于是到了今天,郁惜说出这样的话,他才反应过来。
      
      顾诚止不住的笑了出来,带着自嘲的意味。
      要是以前郁惜也跟着一起笑了,说不定还要嘲讽他几句,今天嘛,她就安静喝酒了。
      
      之后顾诚真的开始了准备,他没关掉酒吧,而是问郁惜有没有兴趣,让她来学着管理一下,郁惜答应了。
      说实话经营酒吧之后,郁惜才发现没有那么轻松,各种进货渠道,各种报表要看,各种账务要处理……
      
      顾诚能每天挤出很多时间玩,只是因为他本人能力很强而已,换成郁惜之后,几乎一天到晚的挤在办公室里。
      年底的时候顾诚订了婚,也成为了一名小警员,他的工资变得很低,不过不缺钱,因为郁惜买下了他的酒吧。
      
      而郁惜又开始经营自己的账号了,酒吧的管理权,她找了个员工帮忙,托了顾诚的关系,据说很可靠。
      她有点想多了解了解这个世界的黑暗面,所以她有了新的目标,她打算走访各种法制顾及不到的地方,做出视频,发给她为数不多的粉丝看。
      
      想死的理由千千万万种,而想活着的理由却很简单:有了牵挂的事物。
      
      当然,郁惜也不止做了这件事,她还在空闲之余,打开了月如钩的xv。
      她去看了一下他的朋友圈,居然还可以看,她还没被拉黑……
      
      这让郁惜很意外。
      
      当时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欺骗他的意思,在反应过来自己说不是“真实”的之后,她顺势说谎了……
      她至今依然惭愧,却因为不敢面对而逃避,她总是在逃避。
      但这就是怯懦的表现,谁都不会喜欢自己有这样的特质,郁惜也不例外,而她打算以后要做个能直面自己缺陷的人,因此她打算向他道歉。
      
      郁惜发了道歉的话之后,没有得到回复。
      过了几个小时吧,郁惜开始自责起来,觉得自己有毛病,这都过去多少年了,还去烦人家,万一他早就忘记了呢,万一他对此只觉得很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呢?
      但不得不说,心情舒畅了一些。
      
      好似迷雾被刺破了一个窟窿,光照了进来,一切变得清晰起来。
      她意识到人生就是这样反反复复的痛苦,痛苦不会终结,但如何去应对,却能决定这份痛苦给自己带来的伤害程度。
      
      不过她扭捏的心态有复发了,她觉得自己有点在利用月如钩消除自己的愧疚感。
      不过人很善忘,第二天她就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郁惜有意提携陈晃,让他跟着自己走访各地,让他跟着摄影师做学徒,虽然他现在还年轻力壮可以但酒吧保安,但以后呢?
      
      他这个人真的透着一股无欲无求的神之气味,不管看到什么样的惨况,都是一副淡定的样子,也对各种诱惑视若无睹。
      郁惜知道,他只是个呆子,估计是没反应过来。
      
      后来一次,她们走访了一个地方,那边的小孩都很惨,郁惜看的时候难受的不行。
      而陈晃还是那副呆呆的样子。
      郁惜都佩服他的淡定了。
      等到了回去的时候,已经过了好几天,他才一副难过的不行的样子说:“他们好可怜……”一副要哭的样子。
      
      于是郁惜确定了,他可能也不是那么呆,只是反应很慢很慢。
      偶尔她说了个笑话,他当下毫无反应,几天后会来找她笑一把。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过年的时候,郁惜本来觉得这次就她和陈晃吃年夜饭了,没想到顾诚喊他们去他家里吃。
      
      郁惜也第一次见到他的未婚妻,是个温婉的女人,但她说话和动作都透着一股利索能干的感觉,说出来的话也很直爽。
      而且还曾经是郁惜的粉丝,就是她知道顾诚认识郁惜之后,要顾诚一定要把郁惜给喊过去。
      
      郁惜对此感觉十分奇幻。
      但事实就是如此。
      
      “我跟你讲,以前我是搞设计的,每天头发一把一把的掉,不是在改图就是在改图的路上。”顾诚的未婚妻抓着郁惜说个不停,“如果不是当初看了你的直播,我都快疯掉了你知道吗?特别是我们公司食堂的饭特别难吃,我们老板口味特别重,所以食堂的菜不是甜的不行就是咸的不行,后来看你的直播,我学会了做好多简单的菜,向食堂那边借了厨房自己做才好点,短短半年就胖了二十斤……”
      
      郁惜:“哈哈哈哈。”
      
      顾诚未婚妻:“后来你不直播了,真的好可惜啊。动态也不发,原来我们住的这么近,早知道就在这一块溜达溜达了,幸好你现在又开始出新的动态了,不然这一天天的没什么东西可以看,也怪无聊的。”
      
      郁惜说:“我看好多主播都很有意思,要不要我给你推荐几个?”
      “好啊好啊~”
      
      顾诚的爹妈年纪和郁惜差不多,他们拉着郁惜回忆往昔,郁惜插不上话,她到底也不算是一个真正的老人,于是她只好占据话题的主动权,喊他们有空可以去她那边跳跳舞。
      两人觉得新鲜,又听说是顾诚搞出来的事,就一定要去看看。
      
      陈晃全程嗑瓜子,看着听着,偶尔说一句,基本上是“对”“嗯”之类的话。
      
      于是新年就这么热热闹闹的过去了。
      
      年后,顾诚的爹妈真的跑去跳广场舞,郁惜不得不抽出时间带他们熟悉环境,给他们介绍老年舞团里的人。
      他爹妈还一脸笑意的说:“真奇怪,明明你年纪和我们差不多,怎么相处起来,莫名就有种你是我们孙女的感觉呢~”
      郁惜只是笑笑。
      
      顾诚的爹妈熟悉了老年舞蹈天团的一切之后,郁惜就不带着他们了,继续自己的日常。
      她陷入了一种异常忙碌的状态,基本上没有休息的时间。
      
      说实话一开始她还天天累的不行,倒头就睡,偶尔也会生出我有钱为什么不好好享受生活为什么要这么累的想法——这是不可避免的。
      但下一秒往往会否定,因为这很充实。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渐渐习惯了,精神好了很多,大脑也活跃了起来,累还是会累,但在外面忙碌的时候,浑身就像是打了个鸡血一样,充满了干劲。
      她觉得自己简直不像是一个老年人,而是一个正值壮年的年轻人。
      这样的感觉很奇妙,让她十分沉迷。
      
      最让她高兴的是,在自己忙成狗,又四处奔波的时间里,她瘦了!
      她不再是一个又肥又丑的胖老太婆了,而是一个可以看到眼睛,鼻子嘴巴也不再拥挤的清秀老太婆了。
      
      于是她家终于有了镜子。
      就算老了,也可以好好打扮自己嘛。
      
      每天早上她都会留出一定的时间来臭美一番,对着自己老橘皮一样的脸蛋拍拍水,上上粉,涂上一点不是那么明显的眉粉和口红,看上去就美美哒。
      ——刚开始的时候并不美,甚至很诡异,后来化妆技术有了进步才有了几分美感来。
      
      她也渐渐开始接受颜色艳丽的衣服了,艳丽的衣服也有他们的美感,谁规定一个老太婆就不能打扮的美美哒?
      
      特别是她越来越瘦之后,皮肤有点拉胯了,就去医院修整了一下。
      现代的美容类技术很绝,粉底变得很自然,而修饰皮肤需要动刀子的项目也特别的自然。
      
      她切掉了一些不需要的皮肤之后,看上去就正常多了。
      而且看上去也没那么多皱纹了,看上去瘦瘦白白的,虽然有点老态,但这也是不可避免的,毕竟她都六十多岁的人,但人一瘦就显得精神,气质也变好了许多。
      
      郁惜觉得自己一定是全世界最优雅的老太婆!
      ——毫无疑问这是她自恋。
      
      2068年的4月份,顾诚举行了婚礼,郁惜到场的时候,顾诚都没认出她来,这给郁惜乐呵的不行。
      
      婚礼是中式的,举行的很顺利,宾主尽欢之后,郁惜趁着顾诚有时间的时候,找他说话。
      
      “看上去,你的进展不错啊。”郁惜说。
      顾诚看上去确实精神了不少,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他的眼神,重新染上了活力。
      “还没。”顾诚说,“但我有一丝希望。”
      郁惜笑着朝他举杯:“那就好。”
      顾诚举杯和她碰了一下杯,喝下最后一杯酒,新郎就得去洞房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