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7、老板果然是个好人 ...

  •   郁惜做完了准备,该切的切了,该下锅的下锅了,剩下的就是准备碗筷了。
      她看了一下信息,看陈晃给她确定好了人数没。
      
      陈晃:两个人,我和顾诚。
      郁惜看到的时候很意外,她还以为顾诚会去和前妻和孩子一起过。
      她远远地见过她们一次,前妻是个美丽的女人,看上去和顾诚关系还可以,说不上亲近,但也比一般人亲近些,而那孩子明显很喜欢顾诚。
      
      她心情微妙了起来。
      但也没多问,就说了一声好。
      
      回完信息,郁惜看向外面的夕阳,这会儿夕阳已经到了远处的地平线——被高楼大厦给遮住了一半,不过还是可以看到。
      今天的夕阳是暖暖的金色。
      很美。
      
      郁惜心情也不错,她回想了一下,这好像是这几年来最热闹的一次了,虽然就三个人,还包括她自己。
      这样的感觉确实不错。
      但她又不免涌上那个思考许久的问题,这样的关系,是否是她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挺温暖的,但似乎不够。
      郁惜对于自己的生产生的疑惑,陷入其中无法自拔,但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她又忍不住天天去想。
      
      算了,今天开心一下吧,不去想那些让人烦躁的问题。
      郁惜整理了一下情绪,去收拾了一下餐桌,又拿了三个碗三双筷子,又临时想起,还没准备饮料。
      
      今天油腻的菜有,清淡的也有,它们可以自己中和一下油腻的程度,因此也不需要靠饮料。
      那就喝点儿小酒吧。
      
      要喝什么酒就是一个问题了,她不是调酒师,所以也不知道什么酒配什么菜好。
      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选自己喜欢喝的酒了,她之前买了一些青梅酒,可以加点苏打水和冰块,应该不错。
      
      郁惜刚想动手,门铃声就响了起来。
      陈晃和顾诚来了。
      她开门让他们进来,然后就看到顾诚手上拿着一袋水果,而陈晃扛着一箱黑啤。
      
      得,她这青梅酒是不用出场了。
      郁惜让他们进屋,指挥陈晃把黑啤放在桌子边上,然后去厨房看了一下,该熟的差不多都熟了,于是出锅,端上桌去。
      
      顾诚坐下就点上了一根烟,看上去心事重重。
      郁惜看出他心情不好,估计和他前妻孩子有关系,也就没阻止他抽烟,而是去拿了一个小塑料碗,装了一点水,给他当烟灰缸用。
      
      顾诚谢了一声问:“你家有冰块没?”
      “有。”郁惜说,“是要放在酒里吗?”
      “嗯。”顾诚说,“酒虽然是冰的,不过放一会儿就会退冰,那样不好喝。”
      
      “等会儿。”郁惜去厨房拿了三个杯子出来,又拿了一些冰块放在里面。
      陈晃过去拿了几瓶酒出来放在桌上,随后又打开了酒,往三个杯子里面倒酒。
      
      郁惜看着不断上涌的泡沫,想到自己老长时间没喝酒了,喉咙没忍住滚了滚。
      以前她觉得酒味怪,现在还是这么觉得,但也从这怪味里,品尝到了某种甘甜的味道。
      
      等陈晃倒好了酒,郁惜立马拿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杯,送到嘴边,迫不及待灌下一口,随后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而顾诚呢,他直接举起酒杯,往嘴里咕嘟咕嘟灌下,没几秒的功夫,一杯酒就见底了。
      
      陈晃给补上酒,而顾诚则是擦了擦嘴角,狠狠吸了一口烟,掐灭烟头的同时,将口中的一大口烟雾吐出,随后看了一眼桌上的菜,挤出了一个笑容:“不错嘛,色香味俱全,你这手艺倒是很不错。”
      
      “那必须的,也不看我以前做什么的。”郁惜一点不客气,得意的说了一声,就招呼他们吃起来。
      
      吃吃喝喝了一顿,酒很快就消了半箱,基本上都是顾诚喝的,不过他倒也没显得多苦大仇深,还不断说起自己遇到过的事儿,逗得郁惜和陈晃直笑。
      
      听着听着郁惜就觉得不对味了,怎么都是关于他家里人和前妻孩子的?
      嘴上说说笑笑,其实很在意的样子,而且他如果有家人,为什么大年三十不回家?
      
      郁惜有点顿悟,又一脑子的问号。
      虽然她这几年经历了不少事儿,但说到底还是个“年轻人”,对于很多东西的感触都浮于表面,只有自己经历过的才格外懂,而其他的事对她来说就隔着一层纱看是真切了,因此只是迷迷糊糊觉得他其实特别的怀念家里人。
      但不知为何不回家去。
      
      在想想自己的情况,郁惜觉得他这个倒也不算太坏,于是一个冲动,没忍住说:“至少他们还活着。”
      顾诚卡顿了一下。
      郁惜也顿了顿,她很快反应过来,自己的感受是自己的,他人的感受是他人的,尽管看上去是如此,但他们也不可能会互相明白对方心中到底藏着什么样的感觉,好比她此刻觉得他幸运,而他却强颜欢笑一般。
      
      “抱歉。”郁惜说,“当我说了句屁话。”
      “哈哈哈。”顾诚大笑一声,喝了一口酒,郁惜以为他会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说点儿话,缓解一下刚刚突然的尴尬,但他没有,而是埋头苦吃了起来。
      
      倒是陈晃说:“不是挺对的吗。”
      郁惜:“……”
      顾诚:“……”
      陈晃完全没有发现气氛不对,还继续说:“毕竟活着还可以见到,还能知道他们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我都忘记我爹妈名字和长相了,感觉他们和死了也没差别。”
      
      顾诚拍拍他的肩膀,说:“好了,不说伤心事,喝酒喝酒。”
      “嗯。”陈晃这就被安慰好了,立马举起酒杯一顿猛灌。
      
      那郁惜还能怎么办,她只能吃了,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菜,在他们俩眼里跟不存在一样,就偶尔吃一口,然后一个劲儿的喝酒,这对这些美食来说太不公平了。
      
      “你们也别顾着喝,吃点儿菜,对胃好,也不辜负我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准备这桌菜。”郁惜做了一个总结,“浪费可耻,给我吃光!”
      她这一声吼,让两男人抖了抖,顾诚佯装出尊敬的样子,说:“哎,一定一定,不敢不吃。”
      陈晃也放下了酒杯,抓起筷子,直接用行动表明了他的心意。
      
      一箱酒空了的时候,桌上的菜也空了,顾诚还没喝醉的样子,虽然叨叨的时候看上去神志不清,等吃完饭喝个茶,他除了眼神有点迷离之外,并没有太多的异常,点了一根烟,看着陈晃收拾家务。
      
      郁惜也习惯她煮饭,陈晃收拾的模式了,于是在边上捧着一杯茶慢慢喝着。
      
      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屋里只有碗筷碰撞的轻响和吸烟的呼吸声,以及喝茶的声音。
      微苦的茶洗去饭菜和酒残留在口腔中的余味,鼻腔充斥这茶的清香,郁惜觉得十分舒适。
      
      郁惜想了想还是说:“你不回家,你父母应该会想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失去过才明白,尽管摩擦颇多,但那种家庭关系是不可代替的,在这个世界上有家人,才会有归属感。
      
      “他们不想见我。”顾诚说。
      “几年了?”郁惜问。
      “七年。”顾诚回答。
      “那很久了啊。”郁惜说,“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摩擦,只要不是你做了罪大恶极的事,我想他们早就开始怀念你了。”
      
      顾诚默默看她,问:“这是你所谓的老人经验吗?”
      “不。”郁惜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觉得我还很年轻。”
      顾诚笑笑。
      
      郁惜拧眉,他这笑估计不带恶意,只是在听到了一些觉得很怪异,或是不能理解,无法认可的事是产生的自然反应,但这种笑意本身就是一种歧视,一个老人就不能有年轻的心态了吗?
      
      她突然带上了一点恶意说:“难不成你是当了骗子,被你爹妈发现,所以被赶出家门了?”
      
      “我走了。”顾诚没有回应她,掐灭了烟头,起身朝门口去。
      郁惜对着他的背影说:“我猜对了?所以说嘛,你做什么不好,干嘛要做骗子。”
      
      顾诚头也不回头的走了。
      陈晃刚好洗完碗出来,看了一眼门口,又看看郁惜,说:“老板以前是律师,他什么做骗子了?”
      “啊?”郁惜回头一脸意外,然后看到陈晃一脸好奇。
      
      哦对,他觉得顾诚是个天大的好人,完全不认为他是个骗子。
      上次郁惜套他信息的时候,说要调查顾诚是不是骗子的事,也不了了之,所以陈晃还不知道这事儿。
      
      郁惜脑壳疼了起来,她和一个骗子吃了年夜饭,打算把遗产留给一个特别相信骗子的人,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她发现自己完全没改变,以前混乱的活着,现在也是。
      
      某种不想管事的消极情绪,让她对一切不闻不问,就这么顺其自然的发展了。
      其实关于顾诚她只是因为没事找事,她又发现自己正义感太低了,要是以前,肯定先把人给举报了,但现在却想的是,她又没证据,她也没给过顾诚钱,去举报的话,警局的人只会把她当疯子吧。
      于是放弃,只是看着他不再骗人。
      然后事情就变成了这样……
      
      “你不知道?”郁惜倒也不想瞒着陈晃,他这人一把年纪了,还单纯的不行,实在让人担心。
      陈晃默默看着她,过了一会儿,走到了她的面前,坐下,一副乖宝宝要听课的样子。
      
      郁惜一看他这样子就头疼,马德,就像是真的养了个孙子。
      
      郁惜将自己和顾诚私下那点儿事都给他说了,陈晃听完,说:“老板果然是个好人。”
      郁惜:“?????”
      
      陈晃说:“他改了,就是个好人。”
      郁惜说:“但他没有退钱。”
      陈晃说:“我明天去问问他。”
      郁惜:“……好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