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叶氏跟着二老爷一路回去,一面心中还在细细算计着她们拿的那些东西有没有吃亏。
      公账上的不说,她不信老太太手里真只有那么点东西,疑心杨氏藏了,或者私下多给大房。
      
      她这边心急火燎越想越怀疑,一面拉了二老爷,低声道:“老爷你说,老太太手里真只剩这么些东西?我怎么不信呢?她当家的时候崔府的光景可正好,怎么会没摸点油水?”
      二老爷别看在外边儿混不吝,实则心中门清,稍微想了一下说道:“母亲手里应当还有东西,但怕也不多,这几年贴出来不少,你看大哥那样子,日日吃酒耍乐,不尽是母亲贴的。”
      二老爷这样说着大老爷,实则自己也是一个样,公账上早已经没钱,寻常他一看上个中眼物件儿,一样是从杨老太太这里来抠。
      
      叶氏道:“我却不尽信。”
      
      二老爷哼了一声,继续道:“母亲往后是要跟着大哥住的,除了单分大哥一份。少不得还要多留些体己,母亲不傻,不然怎么拿捏住大嫂?”
      
      杨老太太人老成精,哪能不知道钱比人重要,她若手里没点东西,儿媳妇还能真巴心巴肺伺候自己?再不提那两个儿子,个个不着调,老太太压根不指望。
      
      “再者一个,老太太给承瑞的一对儿黄玉,给咱姑娘的两对东珠,不是几百两银子能比的。黄玉不用说,只说东珠,我方才也瞧了两眼,一对儿是浸湿透润的黑色,有市无价的东西。一对儿金的更稀罕。”二老爷一面说一面挑了挑眼皮,“崔家如今是不行了,可好歹从前风光过,世人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些大从哪儿来看?就从最显眼的吃喝穿戴上来,髻上缀几根步摇金簪不叫底蕴。赶明儿咱姑娘及笄了,打一个金冠,上头再嵌上两颗玄色东珠,耳朵上戴着金色的东珠耳珰。姑娘出门走一遭,有见识的也会暗暗点头,心里知道咱家有个底子在,有教养,富贵过。所以说母亲是第一精明人,这些事情她老人家明白着呢。”
      
      叶氏听下这一番,压下要去闹一场的心思。
      叶家是读书来的出身,但才从叶氏他爹那里开始,并没经过富贵,虽然她会来事儿,有些门道却不及二老爷富贵窝混大的清楚。
      这会儿子就留心跟着记下。
      眨眼又听二老爷说:“虽然是分了家,可还是让咱姑娘得空去瞧瞧老太太,老太太平素也疼她,高兴了不得拿出点什么给她买糖吃?”才正经没两句,这又没正形起来,拿女儿打趣。
      
      二房拢共三个孩子,嫡子崔承瑞,这会儿二老爷嘴里的姑娘,也是叶氏所生,乳名唤作承元,今年十四岁。
      
      叶氏觑了二老爷一眼,讥道:“老太太哪个不爱,招咱们元姐儿跟逗猫儿似的,嘴里抱着叫心肝肉我看也是个表面功夫。你倒看看大房那两个庶出,那才是老太太真正喜欢的呢,把咱们承瑞都比下去了,只是小杨氏是她本家的侄女,心才偏了。还说什么自己是弘农杨氏一分支,弘农杨氏那世家大族就是这样的规矩?嫡庶不分!”
      
      二老爷不甚在意,还笑了下,“你心里恼,不高兴,你也去老太太脚跟前伺候啊,那小杨氏别的不说,服侍老太太一日不落。晨昏定省端茶倒水,我看着就是一碗热汤她都先吹适口了再递给老太太,啧啧。”
      
      叶氏呸了一声,又使劲儿揪了一把二老爷的腰,秀眉上扬,冷笑,“老爷这是寒碜我呢!还是老爷也想要一个小杨姨奶奶那样的来伺候?你便是有这样的心思,也不睁眼瞧瞧崔家现在什么情况,倒也要有人愿意跟你!”
      
      二老爷气的甩了甩袖子,从鼻子里哼着一口气:“好好的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我什么时候说要进人了,你少拿话来试探我,老爷要想还真不怕没人来伺候。”
      崔氏气得仰倒,两人狠辩驳了几句才回了院子。
      
      二老爷本身兴致并不在女色一事上,他从小不爱读书是个纨绔,最爱就是倒腾些古迹稀罕玩意的东西。
      
      叶氏虽时常埋怨二老爷没正途,身上连个虚挂的官职都不曾混上,每天不着三四的混。但比着大老爷来就又觉着自家老爷爷还行,起码没什么脏的臭的女人都往屋子里拉,真有事了也是一心向内来的。
      二老爷身边正经姨奶奶就一个,是叶氏还没过门时就有的通房丫鬟,后来生了二姑娘才开脸提了姨娘分位。
      叶氏性格泼辣利索,把个张姨奶奶治得服服帖帖,日常在叶氏跟前儿服侍,哪里敢闹事。
      
      这头叶氏和二老爷一回来,张姨奶奶就连忙端着茶水过来,一面看着叶氏一面忖度着问:“太太怎么这副模样?”
      叶氏眼皮一翻,嘴角挑着笑,“你倒来问我?你问问你家老爷去,那话可惜你没听着,才说给我听的,他嫌弃我们两个服侍不好,打量再请回来一个呢,秋儿,咱们屋可要进一个三姨奶奶咯!”
      
      二老爷一碗茶才灌进去,一撇胡子显些没吹起来,“蹭蹬”一下搁下杯子,甩袍子抬走就走,“懒得跟你这妇人一般见识!”
      
      二老爷走了,张姨奶奶脚下一顿,看着叶氏,“太太,这……”
      叶氏仔细喝她的茶,唇往上翘,“你管他去,我不臊他一回,还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
      吃罢茶水,她又跟张姨奶奶说话,“你屋里东西都收拾好了?”
      张姨奶奶回:“一早收拾好了,提脚就能走,哪儿用太太操心。”
      叶氏:“二姑娘那儿呢,你也仔细看着点。”
      
      二姑娘是张姨奶奶生的姐儿,乳名唤蓉芳。实则崔蓉芳比崔承元还大一岁,不过本朝重嫡,稍微讲究点的门庭,庶出的不能和嫡出序一道,年岁也要往小了排,所以叶氏生的承元算大姑娘,张姨奶奶肚皮出来的蓉芳就只能是二姑娘。
      
      张姨奶奶和声应:“晓得的。”
      
      叶氏又说:“家中眼下这样的情形,我们两个老的倒还罢,有口吃有口喝横竖饿不死,可两个姑娘年岁都起来,往后怕好些的人家都不愿意跟我们结亲,真真造孽。”
      
      张姨奶奶听了心里也一股子埋怨,恨的不行,大房惹得这叫什么事儿,他们自己就罢了,偏偏一家子都给带累了。
      
      二姑娘今年开年就及了笄,十五已过,正寻着亲事呢,这一下全给打乱了去。
      
      叶氏就说了那么一句,继而话锋一转提起别的。
      
      “下午三房就利索搬走了,咱们最迟后天早上就得走,大房那边咱不管,自有大嫂周全去。明儿我先打发人去收拾出来。咱们得的那个宅子在东城,大房也是那边,不过位置不是一处。”
      
      二太太一边说心里一边谋算,如今大家单分出来单过,家产业也没几个,以后日子还要仔细过。
      原先一出事,家里下人奴仆就遣散了一批,剩下就是各房身边一些人。
      他们这房论主子他们夫妻再有一个姨奶奶除外,小辈就是一个哥儿两个姐儿。拢共六人。
      余下的下人,现如今在常山书院念书的承瑞,身边只跟了一个小子。
      承元身边一个嬷嬷,两个丫鬟,蓉芳是张姨奶奶自己奶大的没嬷嬷,伺候的丫头也是两个。
      这点儿叶氏虽然泼辣醋劲儿大的,但是门面上上功夫并不落下叫人说嘴。
      
      叶氏寻思这那边院子可不大,想减两个丫鬟,但舍不得元姐儿吃那些苦,元姐儿那里不减,芳姐儿那边也不能。
      算起来她自己身边除了一个周妈妈,伺候的还有四个,二老爷外头跑腿伺候的也是四个。以前都是从公中领着月利,而今可是养不起,再说更没多余地方给他们住。
      再想老爷平时出门也就带着一个六贵,其余几个也不过瞎混打马虎,老早叫人看不顺眼,索性今儿一并裁了去,自己身边也可减两个,这就去了五个下人。
      
      叶氏心里有了章程,晚间二老回了屋她就把这番话说给人听。二老爷不大管这些琐碎事,摆摆手都听叶氏的。
      
      泡着脚的功夫想起女儿来,就问:“什么时候去接元丫头?”原是崔承元前两日去了她外祖叶家玩。
      叶氏心里有数,嘴上说:“等咱们那边宅子好了搬过去了我再打发人去接,没得这两日回来撞见官差来收宅子,吓着了。”
      二老爷不置可否,半耷拉着眼睛说:“我们家这样的境况你还叫她出去,不怕她叫人欺负了?”
      叶氏呸了他一口,“我娘还在呢,谁没心眼的在元儿面前找不痛快!再说了——”叶氏挑眉哼笑,“姑娘像老爷,鬼精鬼精的,还比谁都娇,谁欺负得了她!”
      二老爷听了一下子哈哈哈大笑,“那样的性子难道不好?且招人疼来。”
      叶氏给二老爷递了干帕子过去,哂笑,“感情老爷是拐着弯儿在夸自己呢。”
      二老子擦了脚,穿上干净鞋子,“老爷这可是真心话,你瞧着大嫂把承宜丫头教的如何?”
      
      崔承宜是大房的嫡姑娘。
      
      叶氏撇了撇嘴:“大太太那人,从来都端着一副正室的排面,那是规规矩矩的,外人都说她宽和心善,有容人之量,有正房的样子,她越发当了真。大老爷一到女人身上就没见过世面似的饥渴,只看往屋子里拉多少女人,她只管笑眯眯的,还帮着安排,竟不知怎么想的。承宜丫头万事有规有矩,因在老太太院子里教养过几年,只是小小年纪就有些严厉,不肯行差踏错一步,性子要强得紧,如今大太太院子一半上事情听说都是宜姐儿管着的。手段是有的,这点比她娘强百倍不止。”
      
      二老爷听了就是一笑,“我看还不如咱们元姐儿娇憨的好。”
      
      他心里没说的是,宜姐儿倒是个妇人家喜欢的儿媳丕子,会管家有本事,还学了那些个五五六六的规矩。然以一个男人的眼光来看还真不见得喜欢,娶个媳妇又不是娶个刻板嬷嬷?怎么着闺房里床榻上丈夫要跟妻子亲昵玩乐,人倒多正经的闺秀一样僵着,这也不行那也不许,岂不是扫兴?
      要说还是自家姑娘好,娇憨可爱又不失机敏。
      话虽不中听,但要论了解男人那还得是男人,二老爷虽混不吝,这些不着调的话也不会当二太太面儿说出来。
      叶氏就是不骂别的,也要骂一句,姑娘家嫁了人不得先看婆婆脸色?不叫婆婆喜欢那日子怕难过到海里去!
      二老爷很有些自知之明,论不过二太太,他索性不起这个头。
      二太太一笑,手拍了一下桌面,道:“你这可应了那句俗话,只管说菜是别人家的好,孩子是自家的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