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是女魔头》文渣朦胧 ^第30章^ 最新更新:2019-09-13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妤 ...

  •   
      宁知嫚松了口气,幸好还有时间,毒性一共会发作七次,过几天才第四次,萧师兄暂时还不会死。
      
      但是就算暂时不会死,如果没有解药,等第七次发作也要凉凉。
      
      “教主,您后悔了吗?”
      
      宁知嫚被饮香这么一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穿过来这么些天,饮香从不会多嘴一句,这是第一次主动问她话。
      
      饮香神情有些许复杂,宁知嫚不知是不是错觉,在她眼里似是看到了心疼。
      
      宁知嫚沉思了会,道:“现在来问后不后悔,又能怎么样呢?”
      
      宁知嫚默默为自己棱模两可的回答点了个赞。
      
      果然,饮香没有丝毫怀疑,她道:“奴和饮露的命都是您救来的,没有您就没有奴和饮露,无论教主做什么,我们都会呆在教主身边,为您做您想做的事。”
      
      这番话证实了宁知嫚的猜测,饮香跟饮露果然是忠心原主的。
      
      宁知嫚不敢暴露内心所想,万一被她知道了,这具身体里不是原主,她们可能会认为是她杀了原主。
      
      她想转移注意力,开口道:“苏逝如今住在哪里?”
      
      饮香道:“二狗子没有给苏逝安排住处,奴不知他住在何处。”
      
      宁知嫚想起苏逝原来脏兮兮的模样,估计是山上随便找个地方睡的。
      
      宁知嫚道:“收拾出一间偏房来给他住吧。”
      
      饮香应了声是。
      
      “教主。”饮露双手托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
      
      托盘上面放了两封信,她恭敬的将托盘捧到宁知嫚面前,“那边的信。”
      
      宁知嫚打开其中一封,上面道:“小嫚,万分抱歉。昨日差点被她发现,所以没能把信送出去,今天与昨天的一同送来。”
      
      这话的意思是每天都会有一封?昨天没收到信的时候她还以为并不是每天都会送信来。
      
      信中仍然是记述着那人生活中一些琐碎的事情。
      
      宁知嫚大概浏览一遍,她很不解,一般就算是监视,不也是有重大事件的时候才会写信报告吗?为什么这么琐碎的事情都要记录?就不怕卧底动作太多被发现了?
      
      宁知嫚突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她看向饮露问道:“上面说的这个人,是不是宁知妤?”
      
      饮露跟饮香对视一眼,后饮露对着宁知嫚点头。
      
      果然!
      
      宁知嫚道:“你们两人,跟我来。”
      
      音落,宁知嫚把两人带进墨云阁偏房,关好门窗。
      
      饮露饮香一头雾水看着宁知嫚贼兮兮关好关窗又折回来的模样,不明所以。
      
      “我失忆了。”宁知嫚开门见山,“心魔将我的记忆消除了,我不记得师姐和师兄的事情了。”
      
      宁知嫚在赌,赌这两人是知道原主的事情的,很快,她就知道她赌对了。
      
      饮露饮香很是惊讶,丹唇开了又闭,欲言又止。
      
      片刻后,饮露先开了口,她道:“原来是这样,竟是主人忘了。”
      
      饮露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好事,毕竟那些往事让教主很是痛苦,好不容易这几天教主能睡个安稳觉,身上的戾气消去不少,已几乎感觉不到多少戾气。
      
      宁知嫚道:“我原先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又对视一眼,很明显就是不愿意说。
      
      宁知嫚眉头微皱,故作严肃,厉声道:“说!”
      
      饮露道:“主人前些日子与宁知妤决斗,败了,伤的很重。之后主人的心魔就越发不受控制,时常扰的主人不能安眠,直到五天前才好了些。”
      
      五天前是她刚穿过来的时候,所以原主是心魔失控导致死亡?
      
      饮露道:“我们跟随主人时,主人已经是魔教教主,主人也不曾多言那位的事情。奴和饮香都不相信江湖上的传言,我们明白主人的痛楚,您和萧少主很般配,您一点都不比她差。”
      
      饮香附和点头。
      
      宁知嫚窘了,这剧情设定,宁知妤显然就是主角,而她就是跟女主抢男人的女配。她清楚原主的实力,昨天今天都在树林里砍树砍得正欢呢。这么强的实力都打不过这位师姐,由此可见她的实力,那她就不能正面对抗了。
      
      饮露又道:“江湖上那群伪君子都是胡说八道,不过是借着方云老贼的威名,狐假虎威狗仗人势。魔教打进他们老窝的时候怎么不见这么能说?”
      
      饮香附和点头。
      
      宁知嫚不太想听这些恭维的话,这也太反派了。她问道:“师姐和师兄现在是什么关系?”
      
      饮露面色复杂,支支吾吾道:“他们,他们……在上个月完婚了。”
      
      宁知嫚脚下一歪,差点摔倒。
      
      饮露饮香动作十分迅速,一左一右搀扶住宁知嫚。
      
      饮香以为宁知嫚是伤心过度,道:“主人,一纸婚约而已,您还是有机会的。”
      
      有个鬼啊!这刚成亲没多久老公就被绑了,人家不生气才怪!
      
      看着饮香那关切的卡姿兰大眼睛,宁知嫚感觉真是百口难辩。她还是太小瞧饮香了,半天都不见她开口,一开口就戳心窝子,这小姐姐绝对是天然腹黑型!
      
      “我没事。”
      
      挣开她们的搀扶,宁知嫚又开始盘算心里的小九九。
      
      现在情形非常不好,原主不知道在毒药了加了什么玩意儿,萧师兄没有解毒之前不能离开墨云山一步。
      
      不行!不能让萧师兄死,就算死也不能死在他的墨云山,不然她肯定要被宁知妤弄死。
      
      宁知嫚简直就要膜拜原主扭曲的心理,典型的得不到就要毁掉。
      
      宁知嫚心里想着有什么办法解困,回过神时看着两婢女挂着担忧的表情。
      
      顿时,她胸口堵了一口气,上不去也下不来,原来哑巴吃黄连就是这种感觉。
      
      她顺了口气道:“你们退下吧。”
      
      饮露饮香也不多言,只是欠身告退。
      
      宁知嫚十分不安,把那几封记录宁知妤日常的信看了好几遍。她并不了解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因此不管看多少遍都看不出来这些琐碎的事情有什么不妥。
      
      或许她不该从这里下手。
      
      思虑一番,折回药房里的那个小房间,为今之计还是要先解决萧师兄身上的毒。
      
      她小心翻了翻那个小本子,确定不会发生什么事之后才开始研究。
      
      后面有写制作缓解的药的办法,但是制作解药的办法是没有的。不过也有一些制作解药失败的记录,看来原主也不是完全要置萧师兄于死地。她出去拿了几本医术进来,对照原主的那些方法做了点东西出来。
      
      看着那黑不溜秋形状非常奇怪的药丸,宁知嫚扔到桌上用小木锤猛捶几下,药丸被锤成渣渣。
      
      这也太欺负学渣了!
      
      宁知嫚果断放弃,把本子小心的藏好,才回到自己的正房。
      
      回到房间时,苏逝已经醒了,坐在床上,神情慌张,双手放在背后似是藏了什么东西。
      
      他声音有些颤抖:“师……师尊。”
      
      宁知嫚突然想起,她把那两本书放在枕头底下,这孩子应该是发现枕头下有书好奇拿出来看。不过她不点破,坐在床边,轻声道:“拿出来。”
      
      苏逝拿出那本白色的方云心经,低着头不敢出声。
      
      “抬起头来,看着我。”
      
      苏逝抬起头,恐慌不安的看着宁知嫚,见宁知嫚没什么表情,更加慌了。
      
      宁知嫚:“你想看可以跟师尊说,但不能自己偷偷看,这是不对的,明白吗?”
      
      苏逝本以为宁知嫚会雷霆发怒,没想到竟是雷声大雨点小,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哦”了一声。
      
      宁知嫚敲了下苏逝的小脑门,故作生气:“哦什么哦,明白了吗?”
      
      苏逝摸了摸被敲的地方,乖巧道:“徒儿明白了。”
      
      宁知嫚:“另外一本你看了吗?”
      
      苏逝从枕头底下抽出那本黑色的书,跟白色的书一同放到被子上,道:“这本徒儿没看。”
      
      宁知嫚抽出黑色那本,道:“这本书千万不能碰知道吗?也不要看里面的东西。”
      
      宁知嫚担心小苏逝会跟原主一样修炼魔道,虽然他现在还小,但也要先打个预防针。
      
      苏逝:“徒儿知道了。”
      
      宁知嫚把修魔的那本书放进原来的那个抽屉,回头看见苏逝眼巴巴的看着那本方云心经。
      
      宁知嫚收苏逝做徒弟虽是一时兴起,但她是真的心疼这个孩子。现今她已经被方云逐出师门,这本方云心经既给了她,那就应该是她的东西了吧?那她想怎么用都可以吧?
      
      嘿嘿嘿嘿嘿,只是一些普通的初级心经而已,方云应该不会这么小气的。
      
      自我安慰了一下,宁知嫚心安理得的把方云心经送给了苏逝。
      
      苏逝抓着那本方云心经高兴的展开笑颜,看的宁知嫚心情也好了不少。
      
      宁知嫚突然想到,“小苏逝,你识字吗?”
      
      苏逝一愣,沉默了一会,他摇了摇头。
      
      宁知嫚正想说我教你,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又咽了下去。
      
      她虽然看得懂这些文字,但不代表她真的会啊,一旦握笔肯定露馅。
      
      于是,她改口道:“你有空就跟着饮露姐姐饮香姐姐学。”
      
      苏逝开心的重重点头,道:“谢谢师尊!”
      
      宁知嫚摸摸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