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女王[无限]》跳舞的羊XD ^第20章^ 最新更新:2019-08-16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变异实验室(三) ...

  •   “哎哎哎这位女侠,你怎么不听我劝呢,你看那附近都是人……哎呦,等等我!”白胖子还想挣扎,见人都走开了,又只得跟了上去。
      他自称是老肖,却不姓肖,全名王肖,自封位面万事通。
      这些,都是阿宁聊着聊着套出来的,陶安然一言不发地在前面开路,阿羽时不时泼点冷水,反倒让王肖说得更来劲了。
      “真的,你们还真别不信,位面世界的事就没有我老肖不知道的。我可是连续三次拿了额外奖励的选手,要论怎么顺利完成任务,没人比我更在行了。”王肖说着,便朝阿宁促狭地露出一个自认为很帅的笑容,“妹妹,你们上个位面是什么?”
      阿宁很老实地回答,“青色古堡。”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个名字,王肖的表情有一瞬的尴尬和僵硬,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这个位面……能通过很不容易吧。”
      “……还好。”阿宁也没什么经历好说,“其实我都是糊里糊涂的,是安然把老鼠杀掉了,救了剩下的人,但还是有两个同伴死了。”
      王肖大惊失色,“什么?只死了两个?”说完又意识到这话有点问题,便打了个哈哈,“我是说,居然能抓到凶手,厉害啊。”
      他看向陶安然的背影,目光闪了闪。
      青色古堡是著名的猫鼠游戏位面,据他所知,基本上都是死一半起。他自己那次除了老鼠之外,只活下来两个,另一个出来就疯了,因此他印象特别深刻。
      本来他给陶安然的定义是有点武力值,勇敢鲁莽的女侠,到这会又加了点难得的智商,看来他当初选择跟他们抱团,是押对宝了。
      “嘘。”走在前方的陶安然忽然低声道,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躲到一边。
      如今他们正沿着大厅一侧的走廊向里走,前方的拐角处里,好像有着什么东西。
      沉闷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是变异人吗?”阿宁用几不可闻的声音悄悄道 ,陶安然摇了摇头。
      脚步声很有规律,且没有那股难闻的腥臭气息。
      一个人影从拐角处的暗影中走出来,是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脸色苍白僵硬,双目空洞。
      他转了个弯,直直地朝他们所在的地方走来。
      四个人大气都不敢出,全都像纸片人一样贴在墙面上,陶安然默默地摸向腰间的短刀,打算发现异样就直接出手。
      但是男人经过他们面前,连头都没有摆动,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其他人。
      同样的情况,陶安然之前也遇到过一次,就是那个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的长发女人。这些穿着白大褂的角色和他们一样活动在位面里,却不会说话,也不会和他们做任何互动。
      那么他们的作用是什么?
      陶安然目送着这个男人渐渐远离,他脖子上挂着的一张名牌卡引起她的注意。和长发女人一样,他们手上都握有能开启各种门禁的工作卡,那卡片上写着他们的名字、职位和工作编号。
      中年男人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几个人都不禁松了口气。
      “这些白大褂到底是什么人?感觉阴沉沉的,看着不太舒服。”阿羽将短刀收回去,皱眉道。
      陶安然还在考虑措辞,王肖已经抢先开了口,“NPC呗,要么带着线索,要么是陷阱,总之别去招惹就对了,谁知道你把他们惹怒了会怎么样。”
      陶安然对这番解释不置可否,只接道,“这附近有很多红色.区域,大家小心。”
      阿宁听话地“嗯”了一声,有了青色古堡的经验后,她对陶安然更加信任了。阿羽虽然成见多多,但到底还是很听他姐的话,只有王肖管不住自己的嘴,一边走一边小声抱怨,“咱们先看他们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不好嘛,明知道危险,还一马当先地冲在前面……”
      陶安然翻了个白眼,只当没听见。
      王肖这种人是标准的老油条类型,宗旨就是“想方设法抱大腿,危险来了跑得快”,位面里摸爬滚打训练出来的生存艺术。他的风格和陶安然刚好是两个极端,再加上之前在全息地图上这附近有好几个绿点,也从侧面印证了陶安然的猜测,这里是个关键位置。
      但很奇怪的是,虽然地图上布满了红□□域,他们一路走来,走廊却十分空荡,相安无事。
      任何看起来危险的地方,太过平静都不是好事。
      走廊两侧的铁门上方都标注着隔离区的字样,门背后的世界,不知是不是和他们逃出来那个一样,也布满了奇怪的怪物。
      没走太久,他们就到了尽头。
      从一楼大厅的全息屏开始,左右两条走廊,进入这一处交汇,尽头的铁门比之前的都要巨大,门上印着花纹繁复的图样,看上去诡异森森。
      橙色的灯光在门框上闪动着,映出旁边大写的英文字“No admittance”。
      禁入。
      陶安然走上前,目光在门四周转了一圈。
      果然,右手边有一台立着的仪器,上面的液晶屏显示着:请刷卡,输入密码。
      看来,钥匙就是这两样东西。
      见她站在这里入神,身后的王肖也走了上来,伸出爪子按在了液晶屏上。
      红光应声亮起,陶安然神色一变,皱眉道,“你干什么?!”
      “哎不好意思,手滑手滑。”王肖嘿笑着缩回手,“我还以为是指纹识别呢,原来没这么简单啊。”
      陶安然懒得多说,目光刚转回来,便听到身后阿宁又颤颤巍巍地道,“安然……你看那边另一条走廊里,是……是死人吗?”
      刚到达这里时,他们的注意力都被这扇大铁门吸引了,并未注意到其他。
      如今,阿宁提起来,陶安然才朝与他们来时相对的那条走廊望过去,果然,和全息地图那里一样,地面上躺着三具歪歪扭扭的尸体。
      联系到之前在地图上她还看到的绿点,这些“被选中者”,恐怕就是在他们来到这里的途中死掉的。
      杀人者就在他们前面,绕着一楼的走廊在清人。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阿宁吓得简直快哭了,她第一次进入这种“死神”一上来就大开杀戒的位面,就好像在无形中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随时有可能来取她的命。
      “我早不就说了,劝你们别来你们非要来。”王肖幸灾乐祸般地道,“现在想走恐怕也晚了。”
      他望着走廊深处,忽然间,一阵刺耳的警铃声响起。
      他们手腕上的追踪器都在频率极快地震动,这是某种违规的警告。
      “变异实验室工作人员遭到袭击。”追踪器上开始变换出文字,“防御机制启动。”
      几乎是同一时间,离他们最近的一扇隔离区铁门骤然打开。
      “跑!”陶安然立时便道,那种被腥肉糊了一脸的滋味,她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
      刚刚才到达这里的四人,又沿着另一条走廊夺命狂奔。
      “这就是惹怒NPC的后果吗?”阿羽想起之前王肖的话,一边跑一边惊道。
      警铃声在他们耳边长响不断,听起来,整条走廊的隔离区都被惊动了,他们只跑了几步,前面便被一堆涌出来的变异人堵死了。
      这批变异人和之前陶安然他们遇到的不一样,他们看起来更像是“人”,但都各有残缺。离他们最近的一只浑身长着奇怪的黑毛,嚎叫着扑过来,伸出尖长而锋利的爪。
      “哎呦呦!”王肖一边叫一边往后面躲,陶安然举刀去迎,刚过了两招,另一边又有一只长着尾巴身形诡异的变异人扑了过来。
      他们当中有战斗力的只有陶安然和阿羽,虽然可以勉强抵抗,但这些变异人不怕疼痛,又力大无比,看起来像是和某种动物的杂交体,体力惊人,长期消耗下去肯定是没有好处。
      四人被逼得节节后退,眼看着就要再次回到那扇大铁门前,而身后还有另一批刚放出来的怪物。
      正在此时,和他们拼的正凶的变异人忽然都停下了动作,转头朝身后看去。
      在走廊的另一头,有个身影正慢悠悠地朝他们走来。
      尽管相距还有一定的距离,陶安然还是可以明显地看到那人手腕上耀眼的红光。
      他提着一个球形的东西,正是那个东西,让变异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甚至忘记了要进攻。
      那是一颗头,一颗中年男人的头。
      “是救过我们的那个小哥吗……”阿宁忍不住出声问。那人披着一身黑色的兜帽,遮住了半张脸,看上去倒是和“死神”的名头十分相配。
      “不是。”陶安然低声道,她舔了舔干涩的唇,握着短刀的指尖有点发冷,“夏阑书没这么戏多。”
      也没这么明目张胆的嚣张。
      那人颈间挂着一个沾血的名牌,正是陶安然判断可以用来打开大铁门的NPC的工作卡。想来是他把刚刚那个白大褂男人杀了,直接抢了过来。
      “钥匙”绝对不应该是靠这种方法获得,触发防御机制,就相当于断了其他“被选中者”的后路,这个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毫不在意其他人的死活。
      裴无月眯着眼睛看向这里的四人,嘴角荡起一抹轻蔑的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