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晌眠》蕖眠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20 20:57:5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拈花笑 ...

  •   六月二十四,观莲节。
      
      护城河里处处是来往的船只,城中的清灀湖更是热闹非凡,赏莲观景,吟诗作对。
      
      蕖姬接了邀请,来到一间极大的画舫。
      
      “蕖姬来了啊!”
      
      “蕖姬今天大驾光临,实在有幸!”
      
      “蕖姬姑娘……”
      
      “妾身有礼了。”蕖姬福了福身,笑道,“承蒙谢世子邀请,蕖姬却之不恭,前来助兴。”
      
      “蕖卿不必多礼。请。”谢南蕴说着请蕖姬入座。
      
      画舫上的大多数是京师的王孙贵族。蕖姬略略看了几眼,其中有皇帝要拉拢的青年才俊,也有世家的纨绔子弟,还有一些名门闺秀。
      
      蕖姬来到贵女们坐的地方,略一点头,以示礼数,坐在了窗边。
      
      几个离得近的贵女打了声招呼,便有意离远了些,三三两两的小声交谈起来。倒是把蕖姬孤立了。
      
      因为蕖姬是青楼女子,尽管是卖艺的花魁,但绝大多数贵女并不买账。蕖姬心里明白,身份摆在那,若不是谢南蕴相邀,自己也不可能来到这种地方。
      
      蕖姬一个人坐在一边,也并不在意众贵女的冷落,隐隐有遗世独立的意思。
      
      温泽乘的小舟经过这,远远地就看见了漠然的蕖姬。
      
      突然有人起哄让蕖姬跳一支舞,贵女们暗暗偷笑,眼神讥讽。
      
      谢南蕴无奈,给蕖姬递了一个充满歉意的笑。
      
      “果然是青楼女子,就是个陪笑的。”
      
      “可不是。”
      
      “不然你以为谢世子唤她来做甚?”
      
      “嘻嘻……我听说……”
      
      蕖姬微微皱了皱眉,很快又恢复了笑容。
      
      “那妾身献丑了。”蕖姬站起身来,命人拿来一把琵琶。
      
      今日应邀,本就是盛装出席。一袭红衣已经足够,但蕖姬的容貌更盛,肤光胜雪,引人注目。
      
      蕖姬反手拨弦,大红的裙摆旋开,层层叠叠像是一朵绽开的花。
      
      珠玉落盘,声声清脆,间关莺语,花低啼鸣。
      
      她像是一个误入人间的花妖,妩媚又有着不谙世事的单纯。从欣喜,欢快,到心动,深爱,再到伤心,绝望,最后再到看破红尘的释然与解脱。从来不知,原来一支舞里可以演绎一个人一生的情感。
      
      一舞毕,琵琶声停,蕖姬以一个漂亮的姿势定住,红裙迤逦,华丽又高贵。
      
      众人皆醉,直到蕖姬行了一礼,才堪堪回过神来。少年们发出热烈的掌声,众贵女默然,好半天才有人道出极妙二字。
      
      “不知姑娘这一舞是何人所创,唤作何名?”一贵女问道。
      
      蕖姬笑道:“妾身这一舞名叫‘入世’,是妾身刚排出来不久的。”
      
      入世。
      
      众人仔细想着这二字的含义,结合刚刚蕖姬的舞,愈发觉得奥妙。连带着在座众人都高看蕖姬几眼。
      
      谢南蕴从外间走至蕖姬面前,低声说道:“蕖姬姑娘,公子有请。”
      
      蕖姬诧异地点了点头,对众人说到:“蕖姬有要紧事,先行告退。”
      
      等到蕖姬下了画舫,来到温泽的小舟上时,温泽站在船头,已经看了好一会了。
      
      “妾身见过公子。”
      
      “嗯。”温泽看着湖面,辩不清喜怒。
      
      “公子唤妾身前来所为何事?”蕖姬与温泽站在一起,艄公将小舟撑开,往莲叶间划去。
      
      温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将蕖姬叫下来,就是看到蕖姬被人排挤,在众人面前起舞莫名烦闷。
      
      温泽不语,蕖姬也就没有再问。二人望着无边的荷花莲叶,静默无言,却有着别样的默契。
      
      小舟一撑,就是一片莲叶倒伏。水面上划开一道波纹,诉说着小舟的踪迹。
      
      蕖姬顺手折下一支荷花,拈起一片粉红的荷花,轻轻细溴。微微一笑,眉眼间尽是风情。
      
      温泽一偏头就看见了这样一幕。心里一颤,仿佛有些悸动。
      
      * *
      
      “阿纪,你看这朵芙蕖好不好看?”红衣的小娘子手里拿着一朵荷花,眨着大眼睛偏头一笑。
      
      “好,好看。”小郎君的脸微红,六七岁的少年声音里还有未脱的稚气,“阿荷!”
      
      “嗯?”
      
      “以后我娶你好不好?”小郎君憋红了脸。
      
      “咯咯咯。”小娘子笑得花枝乱颤,“好啊。”
      
      * *
      
      温泽从回忆里拉出神来,看着蕖姬精致的面庞,缓缓一笑。
      
      自己这是,有些魔怔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蕖姬:“今天小皇帝怕不是抽风了。”
    温泽(傲娇脸):“我没有,我是在想小时候的媳妇。”
    蕖姬:“呵,傻子。”
    今天这一章可卡死我了,哭唧唧。T_T没事,下一章南笙护法出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