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晌眠》蕖眠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17 18:08: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红袖招 ...

  •   大红幔帐迤垂地,蜡泪灼灼,一串串挂满了龙凤烛台。轻纱烟笼,轻歌曼舞,夜里笙箫靡靡。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蕖姬抛出水袖,一个舞步轻转,堪堪倒入那男子的怀中。朱唇轻启,蕖姬勾着温泽的脖子,在他耳畔吐气如兰道:“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温泽一手搂住蕖姬,一手把玩着精致的酒盏,漫不经心对上了蕖姬微微上挑的凤眸,清冷的嗓音压低几分,竟也带上了几分莫名的旑旎,“佳人,再难得。蕖姬一舞,当也说的上是再难得了。”
      
      蕖姬咯咯一笑,一只金簪着地,滚了满地的珠翠。
      
      “公子说笑了,蕖姬卑贱之人,怎当的起公子一句倾国倾城?”蕖姬眼波流转,素手持杯,倒了满满一杯酒,便往温泽口里送,“公子取笑妾身,可要饮满此杯便才是。”
      
      温泽一笑,倒也不恼,顺从地饮了很是满意美人手中清酒。蕖姬很是满意,用手帕揩去温泽唇边的酒渍,笑道:“公子人中龙凤,难得风流,今夜笙歌,可尽公子意否?”
      
      “蕖姬婀娜,慰吾轻狂。何来不尽意之说。”温泽道。执起美人的手,凑向唇边,印下一吻。
      
      突然,男子手中多了一把短匕,刺向蕖姬。蕖姬并不惊慌,反手拔下一根金簪,与匕首相错,发出悦耳的轻鸣。
      
      蕖姬足尖轻点,向后倾身飞出,已是脱离了男子的控制。温泽眼中略过讶色,却未收起攻势,匕首直直刺去。
      
      蕖姬翻身腾空而起,顺手扯过大红幔帐,向前抛出,甩向温泽。“哗啦”一声,墙角的青花瓷瓶应声而碎。
      
      翩跹落地,一抹笑意勾上唇角。
      
      蕖姬笑意顿住。
      
      一把匕首横上了美人如玉的脖颈。
      
      蕖姬转过身,对上了那人凉薄的眉眼。一如半刻前的漫不经心。
      
      “一个小小的青楼女子,竟然身怀武功,到底非同一般人。”温泽的嗓音多了几分冷冽。
      
      蕖姬笑容带出几分嘲讽,道:“妾身也不知陛下微服至此,有失远迎。”
      
      温泽被点破身份,面上不显,只是手中的匕首又近了一分,蕖姬脖子上沁出几颗殷红的血珠。
      
      蕖姬眉头微皱,道:“公子有事吩咐,蕖姬哪有不办之理。”
      
      温泽收了匕首,坐回案前,到底带了些上位者的气场。
      
      “蕖姬,红袖招花魁。三月前入京师,自称彭城人士氏,然而本公子的探子却查不到你的你的真实来历。不过这也无所谓,本公子也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蕖姬拢了红袖,跟至案边,执了酒壶,又斟满一杯,敬道:“公子请。”
      
      温泽接过酒盏,一饮而尽。
      
      “公子不怕妾身下毒?”蕖姬掩唇笑道。
      
      “蕖姬会吗?”温泽反问道。
      
      蕖姬闻言轻挑长眉,道:“妾身自是不会。不过——还请公子说明来意。”
      
      “青楼酒肆,鱼龙混杂,消息最是灵通。曼舞轻歌,少不了佳人在侧。本公子这么说,不知蕖姬懂否?”温泽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
      
      “妾身有得选吗?”蕖姬淡淡道,拢了拢发髻,将金簪插了回去,“自然是听公子吩咐了。”
      
      “既然如此,吾每月十三派人来此,你知道要怎么做。”
      
      男子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夜里凉风吹散他的嗓音。
      
      虚空一动,显出一个人来。
      
      “蕖大护法,别来无恙。”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个新人。我,为自己带盐。作者没有坑品,不定期更新。*^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