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带带我(末世)》星河转落 ^第26章^ 最新更新:2019-08-28 07:50: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第26章 ...

  •   能走多远?这个问题侯树苳不是没有想过。
      
      都说时势造英雄,自己是不是英雄,侯树苳不知道。但青霖基地确实是因为时势而被推得一步步向前。
      
      如果外来者肆意欺辱你的同胞、同学,你难道不想反抗吗?如果有抱着孩子的母亲,冰天雪地跪在你的面前说救救我的孩子吧,你难道不想施以援手吗?如果除了少数几个金字塔尖,每一个人都在为生计奔波,却始终饥一顿饱一顿的时候,你还好意思从他们的所得中多做克扣吗?
      
      段盛曾不止一次在他面前嘟囔,“怎么yy出来的末日小说里,基地首领都是吃香的、喝辣的,抱得美人归,而我们却那么捉襟见肘呢。”
      
      大概是因为心存善意吧,即使口头抱怨如段盛,也做不到对那些平民所受的苦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说的对。”
      
      房间里面陷入短暂的沉默,再出声的时候,秦时舞发现侯树苳的眼中熠熠生辉。如月下柳,雪上松,因内心澄静而眉目清朗。
      
      “青霖基地的弊端很明显,有效劳动力少,不能给基地带来长期稳定的晶石以及食物的流入,且就目前的趋势来看,流入的灾民数量只会多不会少。”
      
      “就外部环境而言,极寒的背后有可能是极夜极昼,不确定性因素很多,除了我个人信用以外,拿不出任何东西做担保。”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这笔交易都不划算。不可否认,我现在的做法于你而言,可能如螳臂挡车一般可笑。”
      
      “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说这话的时候,侯树苳的语速缓了缓,直视徐怀亭,“到底是谁跟我们开了如此大的玩笑,让末世纪突如其来。是天灾,还是人祸?是冥冥之中自有运数,还是有人凌驾在这方世界之上,将我们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时空管理局内紧盯数据的学生助理,看到这儿也不免有些咋舌。没想到这人不仅外形俊朗还天赋极高,两三句话间,已经隐隐触摸到天地奥义。此次秦时舞与徐怀亭若能平安归位,不妨将此子也一同招上来。
      
      徐怀亭被侯树苳逼视,却半点没有芒刺在背的感觉。声音沉静疏冷,目光不避不让:“侯主席这样说,肯定是有什么发现,愿闻其详。”
      
      话头又重新抛回给自己,侯树苳心下好笑。这样难缠的人物,如果不能招拢,也最好不要招惹。他甚至苦中作乐的想,如果这一届大学生锦标赛能够顺利召开,应该也是难得一见的名场面吧。
      
      好在事态紧急,他也没有绕弯子的本意,就将掌握的一手资料全都说了出来。
      
      “末世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曾经派出过一个小队去青霖城管辖所请求支援。得到的回复是所有的城区武装以及粮仓,都因为地裂、电磁场错乱失灵而全部被摧毁。”
      
      “怪不得一个月过去了,依旧还是处于无政府状态,原来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陈烨平时话不多,可任谁也不会轻易小瞧了他。寡言少语的背后,是谋定而后动。所以他一出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侯树苳赞许的点点头:“确实如此,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凌驾于整个世界之上,大刀阔斧的对所有资源进行重新分配。角色身份、技能点、以及天网所说的礼物,在既定规则里,演绎出它想看的牵丝戏。”
      
      “可是。”听到这里,秦时舞有些疑惑,“并不是所有的资源都被剥夺了呀。张大哥家的地下仓库,五金厂的零件及武器装备,还有商会目前所掌握的物资,都没有被抹消清零。”
      
      “这也是我目前所想不通的。”侯树苳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同样困惑,“明明想让我们遵行黑暗森林法则,却莫名坚守着文明社会,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底线,这到底是为何?”
      
      “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徐怀亭轻笑出声,眼角眉梢都透着嘲讽,“若是它在意人权,外面那些恃强凌弱的渣滓,就不会苟活在人间。说到底,它想抹去的是一切超越个人的集体所掌握的资源,看个人如何在末世里实现新一轮的资源整合。”
      
      “而个体所掌握的粮食、武器装备等,于它而言,和美貌、阅历、聪慧一样,是个体不可剥夺的一部分,所以当然不会抹消清零。”
      
      “你这说法有纰漏。”段盛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徐怀亭朝着段盛扬扬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在天网账户上的存款被清零了,财富难道不是个体资源的一部分?”
      
      还没等徐怀亭开口,听懂意思的秦时舞就率先抢答了。
      
      “因为电子货币是人为制定与操控的,相对于实物来说,看不着摸不着。”秦时舞用手往上指了指,“对于它来说,就是虚无。无不可能生有,如果之前有将电子货币转换成贵金属或者房屋,那还好说。如果是虚拟存款,那么就只能自求多福。”
      
      “不错。”徐怀亭戏谑的朝秦时舞看了一眼,“出师了。”
      
      秦时舞转过头,极不走心地冲他挤出了一个职业假笑,“承您吉言。”
      
      “好说。”
      
      徐怀亭悠悠地蹦出了两个字,气的秦时舞狠瞪了他一眼。嘿,这个人还蹬鼻子上脸了。
      
      *
      
      “道理我们都懂了,所以你们现在想怎么办?”
      
      没有资源,前景不明,瞧着就像是有去无回的买卖。如果侯树苳妄想凭着这三言两语,就坑了他们的物资,徐怀亭可不干。
      
      “当然是希望你们能和我们联手救援。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个时候正是大家发挥主观能动性,众志成城,齐抗灾难的时候…”
      
      “打住打住,别和我扯官腔。我们的资源我是一分一毫都不会动的。”
      
      徐怀亭伸出手掌挡在侯树苳的面前,示意他别再说了。看着徐怀亭这油盐不进的模样,侯树苳也有些头痛。就在侯树苳以为,拉拢徐怀亭的计划泡汤的时候,他听到徐怀亭慢条斯理的开了口。
      
      “但,在此基础上,别人的竹杠倒是可以敲一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