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纸条 ...

  •   有人说,你三四月做的事,七八月自有答案。
      陪顾方舟补习这段时间以来,顾方舟的成绩循序渐进着,终于达到了她和董老师约定的450分,还超过了6分。
      这实在可喜可贺。
      
      董老师也是个信守承诺之人,在元旦前一个星期,就松口让顾方舟回学校。
      赵芃芃还因此得了一笔意外的奖励,不多,1千多点,董老师还特意给的是现金,就装在一个牛皮纸信封里,特别的有仪式感。
      别说,一叠红票子拿在手里还是挺喜人,赵芃芃抖了抖手里的钱,心头甜滋滋的,这要是换成个手机上转账冷冰冰的数字,幸福感铁定要大打折扣。
      
      赵芃芃往年一直有拿奖学金,而且还比这多,但她总觉得都是钱,拿在手里却很不一样。
      这算是真正由她自己努力劳动而得来的第一笔奖金,意义不一样。
      很多东西一旦赋予了意义,感觉就会变。
      
      不过背了一屁股债,这钱她还没怎么捂热,立马又要改姓顾。
      在一天补课结束之后,避着他人做贼似的,跟顾方舟躲在书房进行交钱仪式。
      满屋子的书香味儿,竟然盖不过十几张薄钞票的味道,赵芃芃抹抹刚从医院回来的英雄的狗头,依依不舍的将钱递出去。
      刚松开手,她又反悔,再度捏上去,捏着钱的一头不撒手,“等下,这次我想少还一点。”
      
      顾方舟挑了挑眉,想起她这两周来,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对自己总有点气鼓鼓,冷冰冰的。
      打招呼,跟所有人都礼貌热情,到他面前就立马板起脸,她对他还不如英雄,在她那儿他混得还不如一只狗;
      开视频讲题,他虽然懂了,但不想这么快关视频就多问了一遍,被她用笔敲摄像头骂木鱼脑袋,铿铿有声,好像就真的敲在他脑袋上;
      她下课留在书房抄笔记,见他进门头也不抬,刷刷写完,将笔记本重重一拍,收拾了东西转身就走;
      ……
      
      因着受的这些一时也说不完的委屈,他顿起捉弄之心。仗着身高上的优势,捏着一大半钱往自己头顶上抬,抬到半路另一只手也前来帮忙。
      
      赵芃芃像只咬住了东西死不撒口的乌龟,被这样一扯,她踮着脚控制不住自己的重心,眼前就要朝他身前撞去,正犹豫着要不要撒手,又突然被他抬起的另一只手臂吓了一吓,以为他要动手揍她,她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眯。
      就这一眯眼的电光火石之间,她本就踮起脚靠的是自重与他抗衡,顾方舟捏着的一端却突然松开。她身子猛地朝前掼去,无可避免的撞到他身上。
      两只无助安放的胳膊硬生生砸在他脸上,她头同时撞上他,头顶正好磕到他的下巴,听他闷闷哼了一声痛。她也没讨到什么便宜,鼻梁和他的锁骨头来了个硬碰硬,可说两败俱伤。
      
      顾方舟嫌弃自己被她又打又撞,姿势不要太难看,于是抽身远离。
      刚离开见她身子还在前倾,他又伸出一只手扶着她的头,让她借力站稳。
      
      两人这动作让他想起一个表情图,女生小矮子,胳膊还短,生气要打面前的男孩子,男孩子做的就是他这个动作,阻止女生靠近,女生就像个划水的小动物,两条胳膊不停划动,好气又好笑。
      换成赵芃芃的话,好像不现实,这家伙虽然比他矮,但胳膊又细又长,挂在他身上能扮成个长臂猿。
      
      顾方舟不禁又脑补了下她挂在他身上成个挂件的样子,忍不住无声笑起来,待他回神才发现赵芃芃早已经站开两步,正一脸瞧神经病的样子瞧着他。
      “钱还要不要?”赵芃芃将钱分成两份,一份揣进自己兜里,一份递回来给他,“正好一千,你数数,我在手机记账软件上也记了一笔,还差13200。”
      多么沉重的数字。
      
      顾方舟点头,收起钱看向她,“这个元旦……”
      “这个元旦我有事,不来这儿,也不方便讲题,我会跟董老师请假的。”赵芃芃抢过话头说。
      
      有什么事儿?要去哪儿玩吗?为什么不方便?不许请假!
      顾方舟心内小九九一堆,但他却一个字都没说,换之脱口而出的却是,“随便你,我没所谓,你爱来不来,不来我还反倒清静自在。”
      “彼此彼此。”赵芃芃噘着嘴,面色铁青,快步走到桌前,一把扯了桌上的背包,背上就走。
      他是当她很爱来就对了。
      
      顾方舟看着她气急败坏的背影,一拳锤上身边的书架。
      “咚”的一声,吓得英雄缩了缩脖子,回头瞪大狗眼看着他。
      就见他因为用力过猛,又正好锤到木架棱上,痛得死命甩手,脸都痛得皱巴巴了,它动了动狗嘴,眨了下眼睛,扭头出了书房。
      
      最后一周就上了三天课,剩下的两天做模拟测验。
      赵芃芃的考室在三楼理科尖子班教室,陈愉的在二楼理科平行班。
      文理考室相调,这是历来的传统,大概是很早以前的老师们想让存了作弊歪心思的人死了这份心。
      两人在二楼楼梯间分开,她朝身后的罗佳佳看一眼,跟着不紧不慢的往上爬。
      进入考场指定的位置坐下,她抬头对木着一张脸的罗佳佳点了下头,却没得到回应,她撇撇嘴,倒也不在意。
      
      她低头摆出文具,视线扫过课桌口上显眼位置的一封信,上写着:赵芃芃亲启。
      她皱了下眉,为那比顾方舟的还要歪歪扭扭的字体,她的“芃”字,几乎身首异处。
      她疑惑不已,怀着点特务交接的心情,忍着没有往四下里看,只伸手不着痕迹的快速拿起信来拆开。
      
      里头其实就一张简短的纸条,虽然瞧过封面上的字,已经有点心理准备,但她还是为这成片的蝌蚪文再次皱起了眉头。
      不过看得出来,这笔画虽然歪扭,但每个字起头和收尾都显出点刻意来,瞧着有点笨拙,像是极力想要写得工整。
      
      赵芃芃眉头舒展了下,默读着纸条上的内容:
      赵芃芃同学,这是你模拟测验的第一场考试,文综!!
      当然,我知道优秀如你,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书桌桌桶里有一袋零食,是我专门给你买的,你要是饿了就吃一点!!
      (PS:千万别被抓到!!)
      最后,还是要祝你考试顺利!!
      你这么酷一定不会考砸的!!
      加油呀!!
      胡捷。
      
      蝌蚪文就已经足够使人眼花缭乱了,再加上这满篇幅的感叹号,阅读体验实在太差。
      赵芃芃收起纸条又放回桌桶里,往深处塞了塞,果然摸到一袋子零食。
      有软软的东西,大概是面包,也有膨化一袋袋的,应该是薯片之类的。
      哪个神经病会在考试中途吃东西,还膨化的东西,咔吱咔吱的是欠揍?赵芃芃叹口气。
      
      胡捷不是他们学校的,但他写的纸条却出现在这里。
      赵芃芃微微弯身,挑开口子上的一本物理课本,轻轻翻开。
      映入她眼帘的那两个字,让她吃了一惊。
      她缩回手,不着痕迹的朝自己的右边斜后方瞟一眼,而后正襟危坐等待着监考老师入场。
      
      考试结束之前,赵芃芃将卷子翻来覆去检查了两遍,才起身交了卷。
      她走出教室,见到倚着栏杆站了几个男生,为首最高个的就是她坐的座位的主人,见她一出门就齐齐向她行注目礼。
      他们脸上恶心兮兮的表情,让她怀疑自己要么是没穿衣服,要么是正顶着多么艳俗的打扮,她下意识朝自己身上看一眼。
      
      她丫的长衣长裤,连个脖子都捂得紧紧的。赵芃芃想起那封信来,生怕这群男生哪根筋搭错要起什么哄,赶紧马不停蹄的离开这是非之地。
      
      她在自己的教室门口站了会儿才等到考试结束回教室放了东西。
      “赵芃芃,是不是收到情书了?”罗佳佳一进教室就大声嚷嚷,生怕别人听不到。
      “谁呀谁呀,几班的啊?”
      “我天,这么会玩,趁考试表白的吗?”
      “不是,就是让我不要动他东西的纸条而已。”赵芃芃轻描淡写的糊弄过去。
      “我们一个考场,我就坐你右后边,我都看见那粉色信封的信了,真是纸条干嘛用粉色信封装着?”罗佳佳不死心继续放招道。
      “女孩子喜欢用粉色的信纸很奇怪吗?”赵芃芃回头冷淡的打量她。
      “那个位置上坐的分明是魏川,怎么可能是个女孩子?”罗佳佳拆穿道。
      “哦,你一个文科生这么清楚人理科班的座位,平时应该没少注意吧?”赵芃芃轻笑一声,应道。
      罗佳佳顿时收了声,脸上一红一白,有点好看。
      
      本来,别人不主动招惹她,她也不会轻易跟人怎么样。
      她刚刚翻了下那个座位坐着的人的课本,确实是魏川的。
      魏川和罗佳佳两人,私下里交往还挺亲密,有次她路过一个银饰店,看到魏川陪着罗佳佳在那儿看化脓的耳朵。
      表面上罗佳佳跟他们班刘元平明着暧昧不清,接受人的嘘寒问暖,人还在运动会上以男朋友的立场心疼大骂过她。
      谁知人暗暗又跟别班男生交往甚密,她虽不齿,却也不想多管这些闲事,只是若是招惹到她头上,又另说。
      
      “围在这儿干嘛呢?又欺负我们家芃芃呢?”
      陈愉进了教室拨开刚得了八卦的女孩子们,坐进座位里,看看散开的女同学们回头用眼神询问赵芃芃。
      赵芃芃冲她摇头,拉着她去食堂吃饭了。
      
      “活该,我早就看不惯了,你都不知道罗佳佳每天享受着刘元平的呵护,跟人暧昧不清,却又总是对人没什么好脸色。”听了事情始末的陈愉,刚踏进食堂门口就说。
      赵芃芃扯了扯她,示意她离着他们只有十步远的刘元平。
      他就排在队伍最后,顶着张苦大仇深的苦瓜脸,背也微微弯着,整个人看起来都无精打采的。
      陈愉立刻噤声,随着赵芃芃朝反方向的另一边窗口快步走去。
      
      “不说他们的破事儿了,说回你吧,胡捷竟然托人给人买吃的,还给你写信,他这明摆着是要追你啊!”陈愉压着声音,忍着笑怪腔怪调的道。
      赵芃芃死劲捏了把她的手背,“愉贵人,这事儿你休要再提。”
      “芃公公,你怎么跟本宫说话的呢,拖出去阉了。”
      “杂家当年为了练就葵花宝典,早就自宫了,愉贵人你作威作福多年,杂家今儿就要给你点颜色瞧瞧。”
      赵芃芃说着,松开陈愉的手,露出自己白色外套里那件荧光绿打底衫的袖口来。
      “你你你竟然用本宫给你买的礼物绿了本宫,本宫要跟你比武决斗。”
      
      赵芃芃飞快伸出手冲她比了五个手指头,陈愉生生比她慢了两秒。
      “我怎么每次都比你慢。”陈愉一巴掌招呼上自己的额头正中。
      “你反射弧太长。”赵芃芃推了推她,将她推进买饭队伍里。
      
      “嗨,好巧。”一个男声隔着一个人忽然强行挤进二人的世界。
      两人齐齐瞧去,待看清楚人,赵芃芃先收了笑,板起脸来。
      “哟,这不是无忌哥哥吗?哦,不对,是齐右哥哥,开个玩笑。”陈愉反应两秒双眼一眯立即笑道。
      
      赵芃芃偏头看看旁边的窗口,不想去理齐右炯炯的注视。
      她牵起嘴角,刚才的一丁点不快因为陈愉的话一扫而光。
      她都听明白了,陈愉这是在替她出气呢。
      
      陈愉平日里顶爱看武侠小说,而众武侠风流人物中,张无忌是她心目中最大的渣男,可说是见一个爱一个的典范了。她不知在赵芃芃面前臭骂过张无忌多少回,无忌哥哥从来是她讽刺他最狠时的称呼。
      这会儿这么肉麻的用来称呼齐右,可见讨厌的一斑。
      
      “3号窗今天有你最爱的糖醋里脊哎。”赵芃芃眼睛盯着旁边窗口戳戳陈愉。
      陈愉双眼一亮,二话不说就拉着赵芃芃往旁边的队伍奔去,留下齐右尴尬的站在原地。
      
      齐右叹口气,他这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他一开始跟赵芃芃说自己有女朋友还只是试探她,他就是咽不下那口气,他亲眼见她从顾方舟的专车上下来。
      要知道远近闻名的顾方舟,他的专车可是从来没让女孩子坐过。他不确定她跟顾方舟之间是不是有点什么,就这么一激她,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绝情,说断就断了。
      而他,一度伤心,被林嘉茵一阵安慰就松了口真的答应做了她的男朋友。
      只是……
      
      齐右朝旁边队伍看一眼,陈愉说了句什么,惹得赵芃芃咧着嘴对她笑,露出八颗洁白牙齿的那种,干净又好看。
      曾经,这样的笑,她也会对他展露,如今对着他只有一张疏离的脸,轻轻扫一眼就别开眼。
      
      赵芃芃这寡淡的性子,喜欢你时,你在眼里,不喜欢你时,你就是万千空气里的一小缕。
      可他,跟别人在一起时,脑海里塞得满满的,就他妈没出息的着迷这样的她。
      
      齐右转回头痛苦的闭了闭眼,掏出兜里的手机,轻点屏幕打下一行字:
      “对不起,我还是喜欢着她,我们分手吧,我不是个好人,你应该找一个真正喜欢你的男生陪着你。”
      
      接下来的三场模拟考试,赵芃芃都无一例外收到写着赵芃芃亲启的信,字迹还是那么不忍直视,应该都是来自胡捷的无聊加油信。
      不过,她接下来的那三场都没再打开过。
      
      考试刚结束,赵芃芃就收到胡捷的短信:“考得怎么样?你是不是不爱吃零食?”
      赵芃芃咬着后槽牙,将信息删掉,收起了手机。
      跟陈愉勾肩搭背的走出教学楼,就见到罗佳佳捧了一大袋零食往宿舍楼走。
      两人互看一眼,从对方眼里都看出点唏嘘,再一回头,又见到一脸苦大仇深的刘元平。
      
      “听说,他考试一结束就去办公室申请了换座位,两人这下怕是彻底完蛋了。”陈愉感叹道。
      他们学校的惯例,每回模拟考完都可以申请重新调换一次座位,没特殊要求的可以原位不动。
      
      “也说不定是好事儿,我们走吧,今儿我先陪你逛逛,今晚我爸回来,我就得陪他了。”赵芃芃身高上有优势,顺手勾着陈愉带着她往外走去。
      “终于放假咯。”陈愉兴高采烈的喊了一声,一偏头看到他们年级龚主任,陈愉立即收声缩起脖子做个乖宝宝。
      “龚主任好。”赵芃芃松开陈愉,大大方方打招呼。
      “芃芃觉得这次的卷子出得如何?”
      “90%的题型都是平时见过的常规题,剩下10%里头,像文综数学,出题人思路刁钻,选了去年奥数题。”
      “哈哈哈,刁钻,还是没逃过你的眼睛,不错,陈愉好好跟你同桌学学。”龚主任笑道。
      陈愉弯腰点头,一个劲儿小心应付。
      出到校门外,她看一眼龚主任远去的背影,哀怨的看向赵芃芃:“也不知道有个学霸同桌是幸还是不幸?”
      “当然是幸,走,杂家今天不回家吃饭,邀请你跟杂家对食去。”赵芃芃又勾过陈愉的脖子,带着她大步朝前走。

  • 作者有话要说:  我觉得我一章5000字,实在病的不轻哎。脑壳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