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安慰 ...

  •   “爷爷走了。”
      
      赵芃芃顿时红了双眼,她握着手机立即转身朝房间走去。
      顾方舟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自己洗好碗,跑去门缝地下唯一有光漏出来的房间门前。
      他犹豫了下要不要敲门,却听见低低的啜泣声传出来,隐隐约约听见赵芃芃沙哑的声音在说:“什么时候走的?奶奶呢她怎么样?什么时候回来?好,我知道了。”
      
      房间里又安静下来。
      
      顾方舟收回手,安静的走去客厅沙发坐着。
      他点开网页搜索,“怎么安慰一个刚失去亲人的女孩儿?”
      底下第二条,刚好就是“我喜欢的一个女孩子,很疼她的爷爷去世了,我该怎么安慰她?”他点进去。
      
      答案里写着:
      “1、给她你的肩膀,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依靠。
      2、陪着她做她擅长的事。
      3、倾听她,她想说就听着,她不想说也别逼她。
      4、要让她哭出来。但忌节哀顺变,不要难过,人都会死这类无谓的安慰话。”
      
      他搁下手机,双手在腿上摸两下,正要起身,就听房门开了。
      赵芃芃的脚步声朝卫生间走去,跟着响起水声,好一会儿后,才又听见脚步声回来。
      他状似无意的朝她看去,视线触及到她红肿的眼睛,他见她猛的偏过了头去,朝厨房走了一朝,又尴尬的出来。
      
      顾方舟又在腿上磨磨手掌,起身见她微垂着头,他直直盯着她头顶白白的发旋。
      “明天打电话到帮你们装木地板的店里,让他们派师傅过来看看怎么处理,一般都要拆下来通风才行,你还好吧,要不我肩膀借你?还好你们家家具都有支起来的脚,情况还不算太糟。”
      顾方舟突然就被逼成了话痨。
      
      这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招数。
      赵芃芃终于抬起头来看着他,眼圈越来越红。
      
      顾方舟咬咬脸颊内侧的肉,盯着她身后亮着灯的厨房,嘴唇一开一合,脱口而出,“你教我怎么煮面吧,你煮的面条,好吃。”
      赵芃芃有些无语的凉凉看了他一阵,见他似乎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于是叹口气默不作声回身进了厨房。
      
      顾方舟对自己翻个白眼,摸摸后脖子跟在赵芃芃身后也进了厨房。
      
      坐锅子,放水,等水开。
      整个空间里只有燃气灶燃烧的“咝咝”声,静到让人手足无措。
      赵芃芃就站在灶台跟前,热气不断往上冲,冲得她两个眼眶越来越热,她也没退后一点。
      她也不知道顾方舟站得离她多远,他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表情看着她?
      
      她家的房门的隔音很差,小时候赵云霜和赵云峥吵架,两人隔着门都能互骂。
      她猜她刚才在里面的话,应该都被他听了去。
      她不知该如何显露自己的情绪,小时候打预防针,自己怕到要死,为了得到别人一句夸奖,她拼了命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锅里的水,在她乱成一锅粥的思绪里开始“吼吼吼”的沸腾了。
      赵芃芃回神,伸手要去橱柜里拿面条,手只伸到半路,就停下。
      顾方舟见势,抢先她一步,一手护住她的头,将她往后带,一手拉开柜门去拿里头的面条。
      但他个子太高,预判错误,护住她头的那只手,竟然阴差阳错直接盖在了她的眼睛上。
      
      她缓缓垂下手,便没再动。
      顾方舟感受着她的眼睫毛眨动了两下,在他手掌刷上了一层湿意,很快又有大片的温热溢出来。
      顾方舟停下手上的动作,将柜门关上,关了燃气灶,将她往自己胸膛上带。
      就这么静静站着,任她靠着。
      
      她的每一滴眼泪,湿湿的,热热的,都流经他的掌心。
      她的每一声抽泣,低声的,压抑的,他都静静的听着。
      她的每一次轻颤,无声的,可怜的,他都默默的陪着。
      
      过了好一会儿,客厅的钟摆突兀的响了三声。
      赵芃芃身子一僵,她如梦初醒一般,抬手拉下他的手,从他身前离开,朝灶台走了两步。
      吸两下鼻子后,她哑着声音问:“还要煮面条吗?”
      
      顾方舟垂下手臂,手掌搭在裤缝上,掌心的湿意他也不去擦拭,就这么自然半开着。
      他回身看了眼墙上的钟,十点了,他回过头来,对着她僵直的背影说:“下次吧,时候不早了,我回去了。你,早点休息。”
      顾方舟说完就出了厨房,来到门厅快速换上鞋,在门口顿了下身子,也不回头,跟着拉开门走了出去。
      
      屋外的夜空黑得可怖,风云涌动,是要下雨的征兆。
      电梯未来,顾方舟偏头看看楼道半开的窗户,将之顺手关上。
      
      下到楼下,刚走出去单元楼不远,天上就落下一阵急雨。
      顾方舟赶紧跑进前面的凉亭里避雨,他抹一抹脸上的雨水,仰着头呆呆看了瞬天上落下的雨帘。
      垂在腿侧的左手轻轻动了下,又想起刚刚厨房里的那一幕,他不禁轻声叹息。
      
      眼角的余光瞄到一侧楼道里暖黄色的灯亮起来,他转头,正好见到赵芃芃拿着伞从电梯门边走到大门口。
      他看着身披一层柔光的她推门,撑开伞,朝他小跑而来,在他面前站定,默默将手中的另一把伞递给他。
      顾方舟接过,朝她面上看。她眼圈红肿得像个核桃,给她添了几分楚楚可怜和憨态,完全没有了之前剑拔弩张的精干之气。
      
      旺仔说,他最喜欢那种楚楚可怜的女孩子了。
      她们总是娇娇弱弱的,瓶盖都拧不动的样子,能让人生出保护欲和表现力,觉得自己为了她什么都能做成。
      他当时还嗤之以鼻,这会儿倒是果真认同。
      
      忽然一道灯光打来,赵芃芃转头看了眼旁边的车位,她身子僵了下。
      回头,急急丢下一句“路上小心”,转身便往回走去。
      顾方舟看一眼她的背影,又转头朝她刚才看过的地方瞧去,只见一个老人撑着伞走来。
      大概是熟人。顾方舟暗暗想,一刻也没耽搁,也撑开伞就走。
      
      路过老人,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老人有停下来细细看他,他脚下不停,擦身而过。
      老人走几步,又回头看两眼,再朝单元楼里瞧。
      
      单元楼里的赵芃芃一阵心慌,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猛地走进去,飞快按下楼层和关门键。
      怎么好死不死偏偏就碰到了“小报”奶奶,还是八卦的“案发”现场。
      赵芃芃连连叹气,将头靠在电梯轿厢壁上,心里发毛,口里发涩。
      眼前立即浮现关女士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两手抱臂要她滚过去的模样,还有赵云霜那双充满鄙夷的眼睛,以及赵云峥那张幸灾乐祸的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