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黄鸭 ...

  •   “我们出发了,你在家要好好上学。”
      课间,赵芃芃掏出手机来,看到关翡翠的短信。
      她收了手机,愣愣盯着摊开的习题册。
      
      淋巴瘤,她百度过,是属于造血系统的恶性肿瘤,虽起源于淋巴,但全身上下都有可能发生病变产生反应。
      爷爷前几天在家就一直发烧不断,她担心他年纪大了,治疗起来也有些顶不住。
      
      上课铃声拉响,陈愉抱着杂志回来,趁老师在黑板上板书时,偷偷搁在腿上翻看。
      “接下来,我要抽个同学起来朗读下一段。”片刻的安静后,“陈愉,你来。”
      陈愉茫然的站起来,手偷偷扯扯赵芃芃的衣袖。
      “右边第二段。”赵芃芃小声道。
      陈愉这才拿起书放心大胆的念起来。
      
      却听四下里低低的笑声不断。
      陈愉从书本里抬起头来看向黑板,英语老师,人送外号“灭绝师太”,此刻成了黑脸包公,正睨着她。
      “你上课都在干嘛?我已经讲到第三段了。你要再不给我抬起头来好好听讲,我就让你去后面站着听,坐下。”灭绝师太怒道。
      陈愉委委屈屈坐下,转头看一眼赵芃芃,小声问她,“你很反常啊,怎么也出神了?”
      赵芃芃满心歉意的冲她苦笑,戳戳陈愉的胳膊,一抬头灭绝师太又瞪圆了两只眼睛盯着她俩。
      
      浑浑噩噩上完一天的课,晚自习前,体育委员李欣和班长一起拿着一大堆物料进门来。
      最大的那袋黄黄的东西,李欣一把递给陈愉,“小黄鸭,明天你可要好好表现啊。”
      陈愉苦哈哈接过,小声嘀咕,“要是明天我出点什么紧急状况,这小黄鸭,你可就要另找他人了。”
      
      陈愉这乌鸦嘴,一定是开过光的,第二天,还真的就出现了紧急状况。
      她来大姨妈,痛得趴在桌上直不起身。
      然后教室里三个人,李欣理所当然,顺理成章,忒不客气就将小黄鸭的装备一把塞给赵芃芃。
      “姐妹儿,眼下,我可就只能指望你了。所谓朋友债朋友偿,天经地义。”
      赵芃芃看看一脸苍白不像作假的陈愉,再转回头来瞪着桌上小黄鸭头套的大眼,无语望天花板。
      
      新时代的学生,新时代的运动会,也不知道是哪一届的学生心血来潮想出此等馊主意,然后就被沿用至今。
      运动会在操场游个行也要整出这么多花样。
      一班的“四大才子”,他们二班的唐老鸭和小黄鸭,三班的美少女战士,四班的变形金刚,五班的复仇者联盟……
      赵芃芃看看其余各班作妖作得五花八门,她扶一扶不算重,但也不轻的鸭子头套,迈着步子跟上一班。
      
      “赵芃芃,你做点动作呗,手搭凉棚做个远眺,走两步抖两抖,伸伸胳膊迈迈腿儿呗!”唐老鸭李欣边朝人员稀少的看台挥手,边用胳膊捅捅她。
      赵芃芃翻个白眼叹口气,懒懒的搭了个凉棚朝看台上转一下身子,应付应付了事。
      这一看不要紧,她身上立即起了一层汗,她猛地转过头来。
      这货怎么来了?
      
      看台上。
      “你看那小黄鸭,动作真是蠢得要死。”林嘉家捅捅顾方舟。
      顾方舟随意瞄一眼又移开,在各个班级的队伍里搜寻着。
      赵芃芃是几班来着?
      
      游|行终于结束,赵芃芃在看台斜对面的大本营找了个很角落的位置,四下里瞅两眼才取下头套,脱掉身上黄不拉几的“鸭皮”。
      秋日虽然没了暑气,但被闷在里头这么久,她还是免不了出了一身汗。
      头发粘在脖子和脸颊上,最里面的衣服也都贴在身上,粘粘腻腻的,很不舒服。
      赵芃芃叹口气,站起来用手掌对着脖子一通扇。
      要是有一阵风该多好。
      
      “赵芃芃,我有件事儿要问你。”突然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赵芃芃停止扇动的手,转头皱眉看着来人。
      “罗佳佳的耳洞是不是你撺掇她去打的,你自己打了就算了,你干嘛要扇动别人?你知不知道打耳洞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赵芃芃冷冷问他。
      “会痛,她最怕痛了,弄不好还有可能会化脓的,还有如果穿耳朵的工具不卫生,是有可能得传染病的。”
      “哦,最严重的就是会死呗。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得死,你看开点。”赵芃芃低着头边说边将小黄鸭的皮塞进头套,然后双手合抱在怀里。
      
      400米还得有一会儿才开始检录,她还有时间去洗把脸。
      赵芃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丢下一脸错愕的男同学就走。
      
      “赵芃芃,别以为自己成绩好点,就成天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我警告你,你以后给我离她远一点。”男同学一脸愠怒,不依不饶冲她背影大喊。
      这一喊引得无数人侧目。
      
      顾方舟侧头循声看去,眉头舒展。
      原来小黄鸭就是她。
      待看到她身后的男生时,他蹙紧了眉头。
      偏头看到林嘉家手里的足球,他不由分说,一把拿过,搁在脚下,后退两步,上前就是一脚。
      
      身边几个搭讪的女生和同他一起来的林嘉家等人,一脸懵逼的注视着飞出去的球。
      看着球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白色弧线,然后直直的砸在那男同学的头上。
      “卧槽。”林嘉家的头瑟缩了下,活像球是砸在他的头上。
      
      也不知是那球的力道太猛,还是那男同学瘦高瘦高的太弱不经风,他竟一头栽倒在地,一脸茫然的坐着缓了一瞬才偏头怒瞪着球飞来的地方。
      
      赵芃芃也是一脸的茫然,伴有微微的吃惊,转头看着绿茵场中央的几个人。
      只见穿白衣和浅蓝裤子的顾方舟,也恰好遥望着她的方向。
      脑子白了下,后脖子同时一热,眼睛瞅见顾方舟身边那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她猛地转身,闷头抱着头套便朝操场大门口走。
      
      身后,“同学,不好意思,球没长眼,你没事儿吧?不过话说你也太弱了,跟个女的一样,可不能只读书。”
      被砸的男同学脸上一红一白,正要发作,却瞅见林嘉家身后不断靠近的几人,个个人高马大,他顿时泄气,朝侧边退开两步,恨恨的离开。
      
      “他怎么来了?”赵芃芃在教学楼的水池边洗脸暗暗问自己。
      “他身边围着的那些女生又是谁?他不是已经有个‘女鬼’女朋友了吗?”赵芃芃抹一把脸,撇撇嘴,语带不屑地道,“呵,男人。”
      身边刚来洗手的男生伸出的手一顿,转头看她。
      赵芃芃无所谓的回看他一眼,甩甩手走了。
      
      “请参加女子400米的同学到主席台左侧的检录处检录,做好准备。”广播响起提醒声。
      赵芃芃一脚踏进操场大门,小跑着跑向检录处。
      临上场,她才脱掉外套和下身的运动长裤,边热身边走向比赛场地。
      
      早就候在那儿的李欣上下打量一眼轻装上阵的赵芃芃:“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我怀疑你在开车,并且我有证据。”赵芃芃斜睨她。
      李欣笑着骂她,“臭贫,你加油啊,拿个名次回来呗。”
      赵芃芃做两下半蹲活动膝关节,抬头,“我只是凑数的,不要对我抱这么大期望,我争取不跑倒数第一。”
      
      枪声一响,赵芃芃在第二个跑到里飞奔出去。
      她路过看台底下时,林嘉家直直看着底下,问身边的顾方舟:“小拖油瓶好白啊!像不像你家书房里摆的那个白瓷瓶?”
      顾方舟看一眼场上两条胳膊两条腿,确实白花花的,处在倒数第二的赵芃芃,斜林嘉家一眼,胸口闷闷的。
      顾方舟一脚将林嘉家脚边的球踢下看台中间的台阶,撞撞他,“你球掉了。”
      林嘉家偏头看一眼,立即起身去捡。
      
      顾方舟牵动嘴角笑笑,转头对上一脸似笑非笑望着他的老潘。
      他收起笑,清清喉咙,继续看着场上,赵芃芃刚刚越过终点线,被一个女同学接住。
      
      “倒数第二,姐妹儿,有你的,说一不二啊。”李欣接住她的同时递给她一瓶水。
      “我这明明是说二不一。”赵芃芃手扶着腰急喘气纠正她。
      “你自己回教室吧,我还得去看看其他人。”李欣拍拍她的肩膀。
      “嗯。”
      
      赵芃芃握着一瓶水路过跳高的场地,她就随便瞄了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齐右。
      他刚跳过一个高度,一群人喝彩,然后……他直直走到一个小个子的女生面前,冲一直不停朝他鼓掌的女生笑得百般温柔。
      而后,女生掏出纸巾往他额头上擦了几下。
      
      赵芃芃对这一幕嗤之以鼻。
      跳高出个什么劲的汗?
      胸口有些发闷,她打开瓶盖仰头喝下一口,直直穿过草地朝2班大本营走去。
      
      顾方舟看看绿茵场上,赵芃芃扶着腰被人一撞就差点栽倒。
      他起身,瞥两眼跳高的比赛场地,看着林嘉家冷不丁来一句,“林嘉茵的眼光是真的差,带她去看看眼科吧,那人哪里比得上旺仔?”
      林嘉家:“……啊?”
      
      旺仔不加掩饰的笑起来,前些日子因为赵芃芃被骂的别扭,一下子被扫了个七七八八。
      他一身轻松的站起身来,高高兴兴跟上去。
      
      赵芃芃回到教室,看到后座的罗佳佳,略微还有些发红的耳朵上果然带着两颗简单的耳钉。
      她将衣服放在桌上,冲罗佳佳笑道,“你打耳洞了?挺好看。”
      “是吗?她们也这么说,就是我耳朵一直有些红,我担心会化脓。”
      “别碰水,消消毒就行,银耳钉没这么容易化脓。”
      
      赵芃芃说着看一眼罗佳佳邻座的男同学,也就是刚刚在操场上质问她的那位。
      此刻的他正面色铁青,大力的推开椅子,气气闷闷的出了教室。
      一帮人莫名其妙看他一眼,又回头继续聊。
      
      “我是店家手拿针一点一点穿的,可疼了,你是用的什么,疼吗?”
      “我三岁的时候穿的,枪打的,不太记得疼不疼。”
      “好早啊,三岁就打了……”
      “她那时候生病,她奶奶请人算命,说是打个耳洞就好了。”陈愉翻个面接话,一把扯出衣服里的水瓶放在桌上,继续有气无力的说,“芃芃,水凉了,帮我换个热水。”
      
      赵芃芃冲罗佳佳笑笑回身,拿了水瓶就即刻出门去。
      接了热水回来,路过楼梯口,一声“小黄鸭”让她皱了下眉,停下脚步。
      转头,看到顾方舟就立在第三级台阶的正中央,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有事?”赵芃芃想起自己被他在视频里凶的画面,越发没好气。
      顾方舟动一下脚,看向对面的楼梯间:“等下跟我一起走。”
      赵芃芃刮他一眼,心跳却陡然变快:“我干嘛要跟你一起走?”
      “……讲题啊,要不你以为干嘛?”顾方舟说完,剜她一眼,踩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离开。
      “……”
      赵芃芃咬咬唇,暴躁踢一脚墙壁,回教室。
      
      顾方舟刚出教学楼,老潘等几人就迎上来。
      “不说上厕所?跑教学楼里边干嘛去了?”林嘉家抱着球,探头朝顾方舟身后看看。
      “上厕所啊。”顾方舟回他。
      “我来过一次,我记得里头没有厕所……”
      “等下干嘛去啊?踢球吗?”老潘插话。
      顾方舟朝身后的教学楼斜了下眼睛,回道:“不了,我直接回家。”
      “难得啊,这么早你还主动说要回去。”
      “走吧,哪儿那么多废话。”旺仔一把勾住林嘉家的脖子,拖着他朝前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顾方舟=幼稚病+占有欲大户+醋王+护短狂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