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兽》一颗顽石 ^第84章^ 最新更新:2019-06-24 21:53: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4、但是我力气比你大啊 ...

  •   当天晚上,吴恪帮陈撄宁把行李搬回学校。对于吴恪在宿舍里忙前忙后,又铺床又扫地这件事,宿舍其他三个人都目瞪口呆。
      他甚至郑重其事地向刘亿格道了声歉,说“以前的事是我不对”,刘亿格瞠目结舌地说“没关系”。
      陈撄宁去洗手间洗手时,他凑过去,一脸骄傲地压低声音说:“我的表现哥哥还满意吗?”
      “还不错。”
      他又把脸凑上去,“那奖励一下。”
      陈撄宁甩甩手上的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去把垃圾倒了。”
      
      吴恪撇撇嘴,一脸委屈,“得……令……”
      
      目送着吴恪一手拎一个垃圾袋风风火火地跑出去,李斯达抑制不住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向陈撄宁问道:“他……怎么变了个人?”
      
      “是啊。”
      
      陈撄宁难得的友好态度鼓励他的八卦欲望,“你……怎么做到的啊?就这么把死对头收服了?”
      
      “是啊。”
      
      李斯达大概觉得跟这个室友对话依然十分困难,尴尴尬尬地恭维了两句,就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去了。
      
      手机响了,陈撄宁一看,是吴恪打来的。心想,隔这么近,干嘛打电话。
      
      “喂!陈撄宁,你快下来一下。”
      
      “干嘛?”
      
      “我有麻烦了,快来救我。”
      
      “啊?什么事,我马上下去。”他说着就急往外冲,心想大概是撞上了上次的查寝老师,或者撞上了连俞那帮人?
      
      他奔出宿舍楼,在楼侧刚刚拐弯,突然眼前一黑,眼睛被人蒙住了,肩膀被往后一压,整个身体失去平衡,向后倒去。第一反应是他跟吴恪被人算计了。
      
      接着,他感觉后背撞到墙上,却被一只手掌垫了一下。
      
      突然耳畔传来一声低沉的轻唤:
      
      “哥~”
      
      他使劲去掰蒙在眼睛上的手,“吴恪是吗?你疯啦?吓我一跳!”
      
      那只手十分有力,他感觉整个身体像被钉住了一样动弹不得。“别闹了,松开。”
      
      “以后还敢不敢让我叫哥了?”吴恪故意把手收得更紧。
      
      “我本来就比你大。”他不甘示弱。
      
      但说完这话,他就有点慌了,因为感觉到对方温热的鼻息,已经扑扑簌簌地打在脸上。前所未有的亲密感让他紧张得微微发抖。对方的气息似乎也有些紊乱,声音有些发抖:
      
      “但是我力气比你大啊~”
      
      他感到对方越来越近,黑暗中的暧昧不明的压迫感令人窒息。
      
      “吴恪!”他突然紧紧压着嗓子低喝了一声,带着意味不明的恐慌、气愤,抑或哀求。然后趁对方犹疑之际,奋力挣脱了出去。
      
      吴恪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了片刻后,看着对方匆匆逃离的背影,陷入了深深的自我谴责。
      
      完了完了完了完蛋了,你丫脑子又坏了,没事耍什么花枪!?这样肯定会让他联想到不好的事情啊!绝对多想了,绝对的。可是这能联想到啥呢?会不会太过于敏感了?难道还是不喜欢我?只是被逼无奈跟我在一起的?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可能只是不习惯亲密接触而已……啊啊啊啊我靠怎么办啊?!
      
      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为了不让陈撄宁觉得,他帮助他带有任何的目的性,他决定在对方表达意愿之前,克制一切亲密接触的需求。
      
      与此同时陈撄宁也陷入了深深的自我谴责——为什么会对亲密接触有如此强烈的恐惧和抗拒,难道我有什么问题?为什么完全信任一个人这么难?他不禁有些沮丧,怀疑自己根本没有这项能力。
      吴恪没再上楼找他,垂头丧气地回家了。回去的路上,编了条长长的信息,按了发送。
      
      “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实在抱歉,今天是我太急了,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千万别生气。虽然我力气比较大,但是在我们的关系中,我愿意上缴全部主导权。”
      
      一秒一秒过去,在对方没有回复的时间里,他真切感觉到内心城池的寸寸失守。如果可以,他愿意给,一切,需要的,不需要的,都可以给。但是他怕对方不要、不接,他怕被一堵名曰不安全感的城墙挡在外面,寸步难进。他知道挡在他们之间荆棘丛生的是什么,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足够的力气,斩掉一切障碍,走进他心里那片荒原。
      
      开学第一天,整个学校充溢着浮躁的情绪。
      
      陈撄宁好不容易强行把自己逼进学习状态里,就被班主任给拽了出来。自习课时,班主任突然把他叫到外面,说有人找他,然后带他来到一间教研室。
      
      他满腹狐疑地推门进去,见吴恪的父亲吴得水,端坐在长长会议桌的对面。
      
      “吴……叔叔。”他竭力保持淡定,极不情愿地吐出一个礼貌的称呼。
      
      班主任冲吴得水点了点头,就退出去关上了门。
      
      室内气压顿时下降到爆表。
      
      “你好。”吴得水说。
      
      “您找我?”
      
      “没错,我找你。”
      
      屋外,尾随而来的张小简已经拨通了吴恪的电话,她压低声音急切地说:“老吴,你爸怎么突然来学校了?把陈撄宁叫走了,他俩现在在一个教研室里,不知道在说什么。”
      
      吴恪立刻炸毛,“什么?他去干什么?你有没办法听听他们说什么?”
      
      “他们关着门在里面,我有什么办法呀?”
      
      “我现在马上赶过去,你先按我说的做……”
      
      一分钟后,张小简拍着胸脯给自己顺了顺气,撞开教研室的门,闷着头就冲了进去。往里走了好几步,才假装刚刚看到里面有人,急急忙忙地说:“不好意思打扰了,走错门了。”转身出去的时候,慌里慌张的,腿撞上了皮沙发,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抱腿哀嚎,“啊啊啊痛死了”,然后顺手把手机塞进了沙发缝里。
      
      吴得水目送着她出了门,盯了陈撄宁一会,才接着说:
      “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你的事,我都知道了。上次见面,我跟你说过好自为之,我觉得你没听进去,所以,我打算再提醒你一次。”
      
      陈撄宁不得不承认,他很怕吴得水。他身上有种可怖的气场,他不仅仅代表他自己,还代表他背后的神秘力量。正是那股神秘力量,夺走了他的父亲,又夺走了他的母亲,夺走了他漫长而严酷的童年中想要仰赖的一切。
      他很想表现得成熟、镇定,但是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想说话,但说不出口,脸颊很快涨得通红。
      
      吴得水见他不说话,就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你接近我儿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个傻小子已经被你忽悠得脑子快不清楚了,幸好我发现得及时,否则给人当枪使了自个儿还不知道呢。”
      
      父亲尖刻的声音伴随着窸窸窣窣的摩擦声,传到吴恪的耳朵里。他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屏住呼吸等待陈撄宁的回答。
      
      千万,千万不要把他的话当真……你快点告诉他,告诉他,不是我接近你儿子,是你儿子死乞白赖地缠着我,快告诉他。
      
      但是陈撄宁什么都没说。
      
      手机里又传来他父亲的声音:“我儿子虽然身上大大小小的毛病不少,但他是个正常人,再过两年,我会送他出国留学,将来他还要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给我们吴家光耀门楣。我希望你不要给他施加什么不好的影响,不要试图把他扯到你们那条邪路上去……”
      
      “当然,他现在已经转学了,按理说你们没什么再见面的机会了。要是让我知道,你们再混到一起,我儿子我自会管教,至于你,你是优等生,是要走高考这条路的,你应该知道私生活不检点被校方知道了是什么后果。”
      
      吴恪气得肺都快炸了。他恨不得立刻揪着陈撄宁的耳朵,大喊一声把他叫醒。你丫干嘛呢?平时不是刚得很吗?怼回去呀!你自尊心那么强一人,这话怎么能忍呢?
      
      “靠!怼回去啊!师傅麻烦您再开快点!”
      
      出租车司机见他一脸悲愤,口中还念念有词,忍不住问道:“小伙子看球呢?”
      
      陈撄宁试图在头脑中组织语言回击,却发现语言功能基本丧失了,他感觉整个人像被架在火上烤似的,甚至听见了皮肉烤焦的噼啪声。
      
      “还有,陈正斌是你父亲对吧?他的事我很清楚,当初一审判决的时候,我是在庭上做记录的。你应该也不希望这件事搞得人尽皆知吧?说穿了你就是个孩子,不要不自量力。”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现在写的东西我自己看着都浑身起鸡皮疙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