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白小水水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4-17 22:2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在城西有一间茶水铺,店家是一个妙龄少女,双十年华,如清水出芙蓉,美艳动人。
      “姑娘可有心事?”见少女心不在焉,欲言又止,书生抿嘴品茶问道。
      定了定神,少女鼓起勇气:“公子与城东唐公子可是熟识?”
      欲罢,红飞双颊,煞是可爱。
      “世交,怎么了?”
      少女忍住羞涩:“那......那下次你与他一起来吧。”
      “他不喜品茶。”书生回道。
      “没关系,那他喜欢什么,我可以慢慢学。”
      很快少女又恢复了以往的大方得体。
      “我其实也不喜品茶。”书生答道。
      “说谎,那你每天早晨都跑我这茶铺来干嘛。”少女不解。
      书生不再犹豫:“我不喜欢品茶,只是我心仪的姑娘爱喝茶而已。”
      “你不早说,我也不喜欢品茶,以为你们公子哥都喜欢才学着煮茶的。”
      终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顿了顿,书生又问:你之前问我城东唐公子喜欢什么是吗。“
      “是啊,公子知道吗,可否告知一二?”少女一脸娇羞。
      “他喜欢我!”
      “哈!!!”少女一脸惊讶,“什么那么俊儿的一个公子哥,竟然有断袖之癖。”年轻的女孩子的心情就像春日的风,高兴时是温暖和煦的,生气时便是猛烈急躁的。少女一把夺过书生的茶杯,砰的一声,好像要把满腔的怒火全部发泄出来一样,放到茶托上,拧着一双娥眉,瞪着杏核般的大眼睛,可这双眼睛里没有了往日的可爱,取而代之的事愤怒和伤心,樱桃红的小嘴抿得紧紧的,看着书生。随后,那张小嘴说话了,“哼,你走吧,今天这茶水我不卖了。”说完,就把那茶托拿起来,转身急匆匆地走进了茶水店。书生苦笑一声,你是真的不懂我的意思吗,一股涩涩的感觉突然涌入心头,这胸口怎么那么堵呢。不过,罢了,她这样想也好,总也能断了她的想法。书生站起身来,走进小店,看到那少女正在柜台后面拿着抹布使劲地擦着台面,仿佛要擦出个洞来。“姑娘,我这茶水还没喝完呢,你怎么不卖了。”少女听到后猛的抬头,见还是书生,那两条好看的眉又拧到了一起,“你怎么还没走,我说不卖了,就是不卖了,你快走。”少女不耐烦地说。
      “好,不过,在下童青田,还望姑娘可以记住我的名字,以后某莫叫公子了。”童青田说完望着少女。“好好好,童青田是吧,我记住你了,快些走吧。”少女皱起鼻尖,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最后的几个字便是咬着牙发出来的。童青田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嘴角微微上扬,转身,走出了茶水铺。
      那茶水铺的少女看着走出门的童青田的背影,狠狠地跺了一下地面,放下抹布,跑到了茶水铺的后院,泄气的趴在后院的石桌上。少女名叫夏清恩,正是情窦初开,芳心涌动的年纪,夏清恩虽说不是花痴之人,但每一个少女在如花一般的年纪里都希望有那么一个人,他逆着阳光走来,一颦一笑,点亮了自己荒芜的青春。纵然只是自作多情也好,蜻蜓点水也罢,回忆起来,都是自己平凡的青春里最珍贵的宝物,还是哪怕想一想都能感觉到心脏在胸腔里如鼓点般的跳动吧。夏清恩便是遇到了这样一个人,在她人生的第十九年,她多么幸运的遇到了啊。夏清恩又想起了她与唐家公子的初见,你就这么措不及防的闯入我生活,把我平静了十九年的心打乱了啊,你可真坏啊,一开始只是一颗小石子投入湖中带起了几圈涟漪,怎么到后来你越来越放肆了呢,到最后你已经在我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你就是那海风,我就是那海水,你的一个举动我都感受到,你一牵引,我便随你而动,你看得到吗,海浪是我的触手,可是你为什么不能停下来等等我呢,我已经很努力地去追随你的脚步了,可是你不停下来的话,我真的追不到啊。夏清恩是一个小商人家的女儿,他们一家本是北方那宽广的平原上一个小城里的小市民,那座小城名叫安平城,安平城城内大多平原,人们就在这片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无趣但安稳的生活。清晨闻着混合着泥土的微风,扛着锄头,下地去了。中午日头正烈却不能放下自己的锄头,因为一家的生计都在这块地中了,下地的壮年劳动力只能顶着狠毒的阳光,一下一下的扬起锄头,晶莹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无声的落入土地中,带着一家人的期望被锄头埋入这片黄土地中,等着秋天到来结出这个小家的未来。晚上,在田里耕作了一天的青壮年终于要回来了,春天的晚风吹来,吹到青年们的脸上,吹起了他们的衣服,风从肌肤上拂过,总算是让青年们稍微打起了精神,但这舒服的时间随着青壮年们的脚步迈入家门的时候就结束了。妻子早就在家准备了饭菜,孩子们听到父亲回家的声音总是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开饭了。农耕的生活虽然无聊且疲惫,但是有时间和家人们待在一起,享受妻儿围绕的时刻却也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即的事,家里的顶梁柱们和家人们一起吃过饭,早早便歇下了,只能偶尔听到几声狗吠,这座小城也安定了。那位给这座小城其名为安平的老祖宗便是希望小城和小城里的人们安定平和之意吧,夏清恩这么想着。夏清恩便是在这里长大,是从这片黄土地上跑过的姑娘,她曾在春风里放过风筝,在夏天里去过那烈日炎炎的庄稼地里,感受过汗珠从额头滚到脸颊的感觉,在秋日里和小伙伴们一起捉过蚱蜢,也曾在冬天见过鹅毛般的大雪,一脚踩下去,就埋住当时只有三岁的夏清恩的脚踝的那种感觉。。夏清恩的父亲是一名小商人,在他们那个小城里做的生意还算红火,父亲在外打理生意,母亲在家管账,照顾夏清恩,日子过得还算幸福美满。但是树大招风,有人眼红她家的生意做的好,给那贪官不少好处,竟以一种莫须有的罪名查封了她父亲的生意,行业中本就是竞争的关系,竟无人再与父亲做生意,夏家的生活在安平这个小城里过不下去了。于是,母亲找到了在南方的一个亲戚,夫妇决定带着女儿迁往南方,生在北方长在北方的夏清恩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来到南方。
      那一年,她一十六岁。
      母亲的内位南方亲戚只能算是一位远方亲戚,除了刚开始的一些帮助,夏家在南方算是举目无亲,无人认识,无人可说,无人可靠。父亲说日子还是要过,我们就在这里从新来过,父亲开始从新开始他的生意,夏清恩母亲也是一个坚毅的女子,她跟着自己的丈夫从新打拼,夏家的生活从新开始了,夏清恩从那时起想,自己一定要成长为一个有本事的人,让那些小人永远不能伤害自己爱的人。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从新开始又是何其容易呢。母亲借了亲戚的钱给父亲开了店铺,父亲起早贪黑的出去做生意,母亲又要进货又要管店,看着母亲日渐苍老,夏清恩主动提出帮母亲看店,母亲虽不舍但是想到自家的情况也只能是让年幼的女儿劳作了,因此夏清恩开始学着看店管账,这一晃便是三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