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都爱我这个炮灰》蠢花花 ^第44章^ 最新更新:2019-05-07 00:10: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第44章 ...

  •   一步步,向禁忌的领域走去……
      
      姒音的心怦怦跳。
      
      明知道即便是死在这凶兽手里也无所谓,大不了步入轮回,可还是心慌得要命。姒音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挽着猎户给她的弓箭步步往前,只听得脚下传来落叶的窸窣声……
      
      村民们都说,这山里的大老虎是那妖兽的护卫?
      
      怎么《六界全书》里没有记载呢,书翁也不曾告诉她,太不负责了!
      
      她小小小地埋怨了下,突然听到一阵响彻山林的“嗷呜”声,如海浪般层层席卷而来,吓得姒音一激灵。她躲在一个大石头后面凝神观望,可以看到,那群老虎果然在小溪对面的树林里,悠闲地游弋着,一共十四只。
      
      先默默观望下那妖兽在哪吧,不要轻举妄动。
      
      她如此告诉自己,只见一只小老虎慢慢地走了过来,一步步,越来越近。这老虎还很小,可肉乎乎的爪子看着就紧实有力,姒音忍不住攥紧了拳头……千万不要发现自己啊!
      
      小老虎的鼻翼微微上扬。
      
      味道!它一定是嗅到了自己的味道!
      
      姒音心下大叫不好,正要逃,果然见那小老虎“嗷呜”狂叫一声,一时间十几只老虎全都张牙舞爪围了上来。
      
      完了完了。
      
      她冷静地在行囊里掏出红线和铃铛,手忙脚乱地在身边摆开阵法。在这山里法术不管用,但是这些阵法却是天道轮回之阵,超脱一切,说不定可以生效保她安全呢?但若是无用……自己就只能殊死一搏了。
      
      没有用。
      
      她挽起弓箭准备迎战,小胖却先她一步冲了出去。
      
      等等!你是只猫啊!
      
      姒音欲哭无泪,不敢面对小胖被撕成碎片的血腥场面,捂上了眼睛。不过等了片刻,却并没有等到她预想的场面,她从指缝间看到,那十四只大老虎竟然全部恭顺地蹲伏了下来,而小胖则蹲坐在这些猛兽面前,悠然地舔了舔爪子。
      
      一群老虎,臣服于一只猫?
      
      姒音觉得自己肯定看花了眼。
      
      为首的老虎额头上有一个大大的王字,它小心翼翼往前一步,蹲下庞然身躯,蹭了蹭小胖的脸。
      
      “嗷呜!”老虎奶声奶气叫了声,似乎是在示好。
      
      “嗷呜~”小胖回应着,伸出毛绒绒地爪子拍了拍它的脑袋,它低下头,很享受地蹭了蹭。
      
      姒音深刻地意识到,掌握一门外语多么重要。
      
      看不出来啊,自己在鬼市随手买下的一只妖猫,竟然还有这等本事?
      
      “小胖,你还会和老虎说话吗?”她不再怂,抱着小白从石头后跳出来,大着胆子上前摸了摸虎王的脑袋,毛很扎手,可是它温顺跪伏的模样可爱得不像话,一点都不像那个猎人描述的那么恐怖。
      
      小胖舔舔爪子,谦虚道:“俺稍微懂点虎语。”
      
      一阵此起彼伏的“嗷呜”声后,姒音大致了解了情况:这些老虎是这座山的精灵,庇佑着巫九山。山中有咕噜兽出没是真,老虎为守卫是假,老虎们多次想搜寻那咕噜兽,救出那些被拐走的孩子,可它狡猾至极行踪不定,居住的洞窟换了一个又一个,每每只留下一堆带血肉的骨头。这些法力低微的精灵没法了,才奏报天庭。
      
      “带我去最近的洞窟看看吧。”姒音下令。
      
      小胖:“嗷呜~嗷呜~”
      
      俺主人累死了,你们驮着她去最近的洞窟。
      
      于是一只最壮实的老虎蹲了下来,点点头,姒音迷迷糊糊就被小胖忽悠着坐了上去。穿着白纱裙的女子,面颊绯红,由一只老虎驮着缓缓行走在开满紫色鸢尾花的林间,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绿叶,在女子身上留下温柔的光影。
      
      这恍若隔世的光景,任谁看到都很难不心动。
      
      阴森诡谲的魔尊殿中,苏墨披散着长发,定定地看着铜镜。
      
      “入山了啊……”他嘴角浮起一抹微笑。
      
      “公子,我调查过,咕噜兽已经不在巫九山了。”唐隐似有担忧,提醒道:“姒音肯定会扑空的。”
      
      他依旧一身紧身黑衫,背上两把剑,头戴斗笠,身躯凛凛,剑眉星目,唯一不同的是脸上新添了三道伤痕,似乎是被荆棘之类的刺伤的。
      
      “你任务完成得不错。”苏墨笑笑。
      
      唐隐扶额……苏墨限令三天内搜遍整个巫九山,完不成就去跟某个他介绍的魔姬表白,这他能不完成吗?
      
      他禀报完就退出了殿外,迎面碰上哥哥唐烬,笑嘻嘻地拍他肩膀:“喂,要我说啊,阿阮姑娘挺好的,我要是你啊就懒洋洋晒三天太阳,然后堂而皇之去跟阿阮姑娘表白,多好!”
      
      唐隐白了他一眼,没好气说道:“女人影响我练剑。”
      
      殿内,苏墨美滋滋地看着姒音坐在老虎身上,在林间穿行,她宛若方外之人,仙气萦绕,清丽脱俗。无论什么时候看到她,都是宛若初恋之感啊,自家小仙女怎么能这么好看呢?
      
      啧,得找个机会娶了她。
      
      不过片刻他又清醒了过来:自己如今是魔尊,她是未来的上神,再无可能。
      
      姒音随着老虎精灵们去到洞里,只见这里位于深林里一处阴坡,阳光很难照进来,天然溶洞里四处滴水,滴滴答答湿漉漉的,洞底更是蜿蜒流过一条小溪,泉水冰凉冰凉的。
      
      怎么看,都不像一个适合正常人居住的地方。
      
      这咕噜兽也太寒碜了吧,住这种地方?好歹也是上古凶兽,就没个排面点的府邸?
      
      姒音暗戳戳地有点同情这咕噜兽。
      
      一苏醒就被神仙们追杀,和她当初做天煞孤星时候不是一样么?
      
      不过在看到满地血肉骨头后,姒音又坚定了内心的想法:害人的凶兽,必须铲除!
      
      小胖东跑跑西嗅嗅:“俺看,这洞里妖气也散得差不多了,依老夫看,这凶兽不简单。”
      
      “你这小胖猫才活了多少年?就自称老夫?精灵都还未修成,倒是学会了一套得道高人的派头。”姒音弹了弹它的耳朵。
      
      “俺可是灵猫!灵猫!”小胖不满地反驳:“老夫掐指一算,就知道它是十天前在这里。”
      
      “真的吗?”
      
      “真的!不骗你!”小胖信誓旦旦:“老夫拿胡子打赌,不准我三对胡须掉光!”
      
      “你胡须有什么用?”
      
      “这是俺的饭碗!懂吗?没了胡子,俺抓老鼠就不能测老鼠洞了,一不小心就会卡住的!”
      
      姒音小小地脑补了下猫脑袋卡在老鼠洞里,被一群老鼠挠头的画面,有些莫名的喜感。
      
      “反正!信我就对了,这咕噜兽肯定不在这洞里了,说不定已经离开巫九山了。”小胖断言道:“精灵们也说了,从妖气浓度判断,这是它最近住过的一个洞,所以它一定是出山了。”
      
      “那会去哪里呢?”姒音紧皱眉头。
      
      咕噜兽喜欢小孩,那么一定是去小孩子多的地方了,什么地方最近失踪的孩子多,铁定就在那。她思索着,忽见一只千纸鹤悠悠飞来,接过来拆开,上书:“阿音,速来上京,红缨留。”
      
      上京?红缨这么慌,难道是因为这畜生在上京出没吗?
      
      巫九山中法术失效原是这些老虎精灵为了保护这一方山水,布下结界所致,眼见姒音一行人追妖,精灵们便收了结界,她得以速速下山,御风飞行前往上京。看着渐渐被甩在身后云雾缭绕的巫九山,姒音不禁啧啧感叹,巫九山有让法术失效的结界,于那凶兽而言其实是个危险之地,可它却选择在最危险的地方苟且偷生,可见其狡猾。
      
      抵达上京之后,姒音果然察觉到了浓厚的妖气,比巫九山洞窟的还烈。
      
      “你来啦,林公子说他邻居家的小姑娘不见了,我竟也找不到她去了哪里。”红缨一见姒音急急切切的。
      
      “林公子的事,你这么上心吗?”姒音半开玩笑问道,理了理红缨鬓角的红绸带:“放心吧,他于我有恩,我不会坐视不理的。”姒音说完便开了天眼,寻那小女孩的踪迹,果然发现她的气味裹挟着咕噜兽的妖味,只是,在上京西市汹涌的人群中,渐渐消散了。
      
      咕噜兽真的很聪明。
      
      上京人烟阜盛,各种混杂的气味,足以掩盖它的妖气。
      
      姒音一行人漫步于街头,如今的小花妖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和姒音十四岁时候一样爱吃甜,她便也宠着她,甜果糖人儿随小白挑,喜得小白很是满足,蹦蹦跳跳的,像一头从山林里跃出来的小鹿。
      
      在上京西市转悠了一圈,愣是没有找到咕噜兽的踪迹。
      
      姒音肚子饿得咕咕叫,打算去下馆子,转身恍然发现小白不见了。
      
      “小白呢?”她陡然慌张。
      
      “许是去哪里自己玩了吧。”红缨淡然道:“她不是抱着小胖吗?无妨的。”
      
      “可是她不会不告而别的。”
      
      两人正商议着,只见小胖扭着胖墩墩的身躯沿着青石砖路跑了过来:“小白!俺找到你上次看中的花瓶啦!”
      
      “诶,小白呢?”
      
      小肥猫用爪子挠了挠头。
      
      这下是真的失踪了,姒音慌了神。明明几分钟前小白还跟着的呀,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
      
      两人一猫迅速搜寻起来。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长得我肩膀那么高,扎着红绸带抱着一堆糖的女孩?”姒音急急地拉着路人问,可行人大多茫然地摇摇头,只有糖葫芦摊的老板提供了线索:“我看她和一个长得挺俊的男娃说话呢,说着说着就跟他走啦。”
      
      “去哪里了?”
      
      “往南城门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