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本功德簿》肥念 ^第43章^ 最新更新:2019-05-08 23:30:0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3、医院诡事 ...

  •   顾代交代了小苹果不要把看见和听见的事情告诉别人之后,才领着小丫头回到了病房里面。
      
      对面床上的贾亮玩累了游戏抱着被子睡着了,贾亮他妈闹腾了一天体力不支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病房里面终于恢复了安静。
      
      “阿代你累了一天早点休息吧”
      
      徐红敏见女儿和小苹果一起进来,招呼着顾代刷牙洗脸上床睡觉。
      
      顾代点了点头,洗漱完毕后躺在了床上,趁着徐红敏去刷牙的功夫,他拿出了剩下的那张符咒塞进了徐红敏的外套里头。
      
      “希望能起点作用吧…”
      
      顾代在心里头做好了打算,要是今天晚上那东西再次出现的话绝对不能让他进来,更不能正面撞上,要不然很可能会发生贾国富那样的惨案。
      
      从今天一整天获得的信息来看贾国富绝对不是那种因为儿子腿骨折了就会抑郁到要去跳楼自杀的男人,和昨晚上站在门口的那个东西脱不开关系。
      
      贾国富的事十有八九是那个东西造成的。
      
      顾代掐着表在被窝里面数着时间,一直等到将近凌晨2:00,可是走廊上迟迟没有动静,分针转了一圈又一圈,顾代忍不住打起了哈欠,窗外的天色从深黑转变为淡淡的浅蓝最后全部亮了起来,这一晚那个脚步声没有再出现,耀眼的阳光刺痛顾代的眼睛这才让她大大的松了口气。
      
      第二天天一亮小苹果的爷爷就帮小苹果办好了转院手续,小苹果依依不舍的站在病房门口跟顾代说了再见,一步三回头的被他爷爷带出了医院。
      
      “阿代啊,要不咱们也转院吧,也不一定非得在这个医院不是吗”
      
      见小苹果的爷爷带着小苹果转了医院,徐红敏也有些心动。
      
      “妈,医院没事了你先回学校吧,我看早上你接了好几个电话估计都是学校找你有事儿…”
      
      顾代软磨硬泡的央求着徐红敏,在医院里面恢复了正常的次序顾代的身体状况也非常稳定,再加上学校那儿催的紧徐红敏最后没办法答应了顾代等处理完学校的事情她立马回来给顾代办转院手续。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妈,你就别担心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顾代好不容易送走了徐红敏,她立马拄着拐杖下了床四处溜达了起来。
      
      徐红敏在医院陪着她的时候,顾代不方便一个人四处走动。
      
      昨天王丽娟调休在家今天才来上班,顾代一早的就等在王丽娟放东西的杂物间门口等了个正着。
      
      “哎哟我说小顾啊,怎么又是你”
      
      看见等在杂物间门口的顾代,王丽娟一个头两个大,他还真没见过比她还八卦的人。
      
      “王阿姨,我还有个事情不太明白…”
      
      “我说小顾你这是把研究八卦当成研究学问啦?要是把这劲头放在学习上指不定就考上清华北大了…”
      
      王丽娟打趣道。
      
      “王阿姨,上次你说25年前那个犯人临死还发誓来着?后来医院到底做了什么驱邪的法事才把他的鬼魂给镇压下来?”
      
      “我的祖宗哎这种话你在外面可千万别乱说”
      
      王丽娟吓得面色苍白那就孤单转身躲进了杂物间里面。
      
      “我的姑奶奶外面那么多人呢要是让别人给听见我这饭碗还要不要了,小顾啊你这好奇心也太强烈了,八卦听听就算了怎么能当真呢,我也是听张姐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也只有张姐那些20多年前在这里当值的人才知道具体情况…”
      
      “不是我说小顾你怎么就对这个事情那么感兴趣?”
      
      王利娟有些狐疑的盯着顾代的眼睛。
      
      “不好意思阿姨这是职业病,我在大学念的是新闻系出来之后干的又是报社记者,一听到怪力乱神的事情忍不住的就想打听个清清楚楚,说不定以后还能写出篇报道来之类的…”
      
      顾代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但是她这话也不是瞎话原身顾代还真是新闻系毕业。
      
      “你要是真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就去找张姐问个清楚明白,我算是拿你家孩子没辙了…”
      
      王丽娟说到最后只好拿出了她以前的领班张姐来做挡箭牌。
      
      “张姐不是退休了吗还能联系上她吗?!”
      
      顾代没想到竟然能从王丽娟这里问出一个意外惊喜来。
      
      如果能找到当年事情的亲历者打听打听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只是25年前在这里当值的医生护士亦或是工作人员大部分已经退休离职甚至生病过世。
      
      “张姐就是本地人,她家离这儿也不远,我想起来了我们医院退休职工还有理疗的福利,她的腿有关节炎,每个月会来医院来理疗一次,我估摸着再过几天月中张姐又该来理疗了,到时候我带你去见她…”
      
      “真的吗太好了,太感谢你了王阿姨!”
      
      顾代恨不得搂住王丽娟亲上两口。
      
      “行了行了,我得工作去了,你也别成天在医院里面瞎晃悠,昨天刚出了事儿谁知道还会不会有其他邪门的事情,注意安全”
      
      王丽娟打开门提着水桶扫把走了出去。
      
      顾代开心的拄着拐杖走出了杂物间顺便带上了门。
      
      门诊部的大楼外响起了嘹亮的警笛声,几辆警车呼啸而至停在了医院门口。
      
      担架医生护士一大堆人急匆匆的奔向了门口的警车,从警车上台下了一个血呼呼的人。
      
      门诊大厅里面围观的吃瓜群众被保安驱散到一旁,跟护士推着担架把那个从警车上抬下来的人飞快的推进了急救室里面。
      
      周围看病的病人围拢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
      
      顾代缓缓的拄着拐杖靠近了几步那些正在议论着的人。
      
      “听说没有,警车上拉下来的听说是个重案犯人…”
      
      “是吗是吗,我也听说了是不是前段时间警察一直在追捕的那个连环凶杀犯?”
      
      “对对对就是他,听说杀了好几个人特别吓人,还把人给肢解了…”
      
      “这次是怎么找到的?好像是监控摄像头还是什么给拍到了…”
      
      “这种犯人怎么能拉到医院里来呢,要是做了手术我逃跑医院里的病人岂不是要遭殃…”
      
      “说起这事儿你们听没听说过25年前这家医院也发生过重案犯人在医院被救治后试图逃跑少了很多人的那件事…”
      
      “哎呀还有这种事情啊太可怕了,算了这病我不看了我还是换家医院吧…”
      
      很多排队的吃瓜群众离开了医院准备去别的医院看病住院,剩下的那些人还想继续吃瓜,围拢在门诊大厅里不肯离开。
      
      要不是保安和警察在急诊室门口拦着,这些人怕是要冲进急诊室里头去瞧个究竟。
      
      “什么情况?怎么又来一个重案犯人…”
      
      顾代的心中涌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这一幕太相似了,和王丽娟跟他讲述了25年前发生的那一幕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同样的连环杀人犯,同样在追捕时受到了重伤,又同样的被送到了这家医院接受抢救,而且顾代可以肯定这个犯人也会像25年前的那个犯人一样会被抢救回来送进重症监护室里头监护。
      
      她甚至还想到了住进重症监护室的犯人也一定会试图从医院里面逃跑。
      
      刻骨的寒意瞬间包裹住了顾代的全身,哪怕站在炎炎的烈日下,顾代依然觉得手脚冻得冰凉。
      
      一瞬间有一个念头像闪电一般在脑海中划过。
      
      为什么那个犯人的灵魂会在25年后重新苏醒过来,难道说他是在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重生的机会?
      
      鬼魂的重生有若干种方式,除了转世为人之外,某些恶鬼甚至会尝试着夺舍人的身体,鸠占鹊巢,在另一个人的躯体以另一种身份活下去。
      
      但是夺舍并非那么容易,需要各种相性相合,更需要万无一失的契机。
      
      在一般情况下,夺舍是不会发生的。
      
      可当一个人重伤后处于濒死的边缘,那么他的灵魂和肉体就会处在及时分离的状态,快死不死的时候很容易让其他的灵魂趁虚而入。
      
      而倘若趁虚而弱的灵魂和这个灵魂属性相差无几,那么夺舍的灵魂甚至无需花费多少力气就能简简单单的占据这具身体。
      
      这个念头在顾代脑海中就像烟花一般炸响开来,顾代干净叫出了了功德簿,查看起夺舍相关的资料来。
      
      功德簿内记载的内容和顾代知道的差不了多少。
      
      “不得小半年的时间这个世界的鬼怪都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就在这两天那个东西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大概是因为适合他夺舍的身体马上就要来了…”
      
      这下难办了,重症犯人的鬼魂也就是那个恶灵本性邪恶执念又深,绝对不是顾代几句话就能劝说下来,用嘴炮可以感化的。
      
      顾代在功德簿上快速的翻看着除了嘴炮感化之外的其他办法。
      
      目光扫到了功德簿最后一页上的一行不太被人注意的楷体小字。
      
      顾代的眼眸收缩嘴巴张了张,她不动声色的把那一页翻了过去。
      
      “小顾啊你怎么还在这里呢,赶紧回病房呆着别到处乱走了!”
      
      孙芳正好提着东西回杂物间看见孤单傻愣愣的站在大厅里面和其他吃瓜群众围观着急诊室的方向。
      
      她连忙拉着顾代后退了好几步。
      
      “孙阿姨,我听人说有个重案犯人被送到我们医院来急救了是吗?”
      
      “别打听这些乱七八糟的,最近医院里乱的很,你也别在这围着了,来阿姨送你回病房,这里人多脚杂摔在地上被人踩了到时候又得送去治疗…”
      
      孙芳搀扶着顾代快速的走出了门诊大楼。
      
      顾代知道就算留在门诊大楼里也打听不出其他的情况,而且她也不能阻止人家抢救那个重案犯人。
      
      比起王丽娟来,孙芳为人保守谨慎也更可靠一些,想从孙芳嘴里探听到八卦可比上天还难。
      
      所以一路上顾代任由孙芳搀扶着她往住院大楼走,没再继续打听关于25年前的事以及急救室里面那个犯人的事情。
      
      回到病房,贾亮已经醒了过来,隔壁床的老奶奶也被自家亲人给接了出去,病房里面只剩下了顾代和贾亮,还有贾亮他妈。
      
      “亮亮,妈妈出去一趟,是关于你爸的事情,你在床上玩会儿手机待会儿姥姥姥爷来了想吃啥跟他们说想要啥也跟他们说,知道了吗?”
      
      贾亮他妈不放心自己儿子念叨了好几遍直到贾亮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她这才收住嘴离开了病房。
      
      顾代对这个目中无人的小子没什么好感,她掏出耳机塞进了耳朵里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起来。
      
      “嘿!嘿!对面的!”
      
      贾亮见自己老妈离开了病房只剩下他一人,终于放下了手上的手机,跟顾代打起招呼来。
      
      顾代虽然戴着耳机却还是能听到贾亮那聒噪的喂喂声,她看那混蛋不耐烦,假装没听见在床上转了一个身面朝着墙壁。
      
      “我说对面的!”
      
      贾亮有些恼怒抓起放在床头柜上的苹果对着顾代的床砸了过来。
      
      等一下苹果砸在了顾代的床头差点砸到顾代的脑袋。
      
      顾代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就冒了起来。
      
      她从床上爬了起来抓着贾亮扔过来的苹果几步就冲到了贾亮的病床前。
      
      啪一下顾代伸手就把苹果砸在了贾亮的脸面上。
      
      “哎哟我的脸,我的鼻子!”
      
      贾亮捂做了自己的鼻子,鼻血止不住的从手指缝里渗了出来。
      
      “你!你干嘛砸我!”
      
      贾亮愤怒的瞪圆了眼睛。
      
      “是你先来找我的茬,要不是你把苹果砸我床上我能拿你的苹果打你脸吗?!”
      
      顾代狠狠的剜了一眼贾亮转身就要走。
      
      “等等,你先别走我问你一件事儿!”
      
      贾亮的腿骨折了打的石膏掉在床上,他想下床却一动也动不了,只好大声的喊着顾代让她停下。
      
      “我知道那天晚上你醒着!”
      
      贾亮这话让正准备离开的顾代身形顿了顿,她停在了原地,等待着贾亮的下面一句话。
      
      “我告诉你我还看见了我爸进来前等在门口的那个东西”
      
      “怎么你也看见了?!”
      
      顾代惊了惊,立马转过了身子不可置信的上下打量着贾亮。
      
      “废话我当然看见了,你站在墙角的位置而我的床铺正好正对着病房门的方向,不管怎么样都是我这个位置视线更方便吧。”
      
      贾亮得意的抬了抬下巴,示意顾代给他拿几张餐巾纸来。
      
      顾代抓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纸巾丢给了贾亮,让他接着说下去。
      
      “那你看到站在门外的那个东西长什么样子了吗?”
      
      顾代走近了几步问贾亮。
      
      “看见了,当然看见了”
      
      贾亮抽出了纸巾擦了擦脸又擦了擦手最后掏出两张塞在了鼻孔里。
      
      顾代这一苹果砸的可够结实,贾亮脸部的正中心浮现出一大块紫青色。
      
      “你看见他的脸了?!他长什么样子你还记得吗?”
      
      顾代激动得几乎要冲上去抓着贾亮的肩膀来回疯狂摇晃,就像马景涛那样似的。
      
      “现在想知道了?嘿,我就不告诉你…”
      
      贾亮得意的抬高了脑袋用挑衅的目光看着顾代。
      
      “你丫有病吧!”
      
      顾代气得扬起手想再给他一巴掌。
      
      贾亮捂着脑袋躲进了被子里面。
      
      “除非,除非你带我出去我就告诉你!”
      
      贾亮用被子死死地抱着自己的脑袋,他躲在里面闷闷的说道。
      
      “啥?你要出医院跟你妈说不就得了,你们家人那么宝贝你还会不让你去医院吗?”
      
      顾代奇怪的反问道。
      
      贾亮这一家子看起来就是6个人围着家里的独子团团转的模式,哪怕是贾亮说要摘天上的星星月亮,他的姥姥姥爷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也会想尽办法爬到天上去把星星月亮给他摘下来。
      
      “要想知道就帮我找个轮椅来推我出去,要是不帮我就再也别想知道那天晚上我看见的那个东西长得什么样子!”
      
      贾亮躲在被窝里面打定了主意顾代会帮他。
      
      “你!你这人怎么这么有毛病啊!”
      
      顾代气的没话说。
      
      “我凭什么帮你凭什么相信你,鬼知道你是不是满口谎话就想骗我帮你从病房里面出去!”
      
      顾代平息了心中的怒气,没好声气的问死死躲在被子里面的贾亮。
      
      “我不仅知道站在外面的那个东西长什么样子,我还知道你在病房门口放了一张纸折的三角包!你看是不是这个东西!”
      
      贾亮从被窝里伸出了一只手臂,他摊开了手掌,掌心上躺着的正是顾代放在病床门框上的那张折起来的符纸。
      
      “你是什么时候拿下的符纸?!”
      
      “那天你刚放上去我就让我爸给拿下来了…”
      
      贾亮躲在被子里面热的满头满身都是汗,可他不敢伸出头去。
      
      “啥?!”
      
      “那天我刚放上去你就让你爸给拿下来了?!”
      
      “你们父子脑子里面想的到底是什么?!”
      
      “跟我有仇吗你们?!”
      
      顾代气的胸口疼,她再也忍不住了,随手操起挂在病床床尾的记录本使劲的在贾亮身上捶打。
      
      “哎呦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还不行么?我就是好奇,想看看你在上面到底放着什么,没别的意思!”
      
      躲在被子里的贾亮不住的求饶。
      
      他的腿绑着石膏,固定在床上无法动弹,顾代想砸多久就砸多久。
      
      顾代砸到手臂发酸才停下来喘气。
      
      前天晚上那个东西之所以如入无人之境,很可能是因为放在门上的符纸被贾亮他爸给拿下来的缘故。
      
      鬼知道贾亮他爸为什么儿子让他干嘛他就干嘛。
      
      要是有符纸挡一挡,那个东西说不定还能有所忌惮。
      
      “消气了吗?”
      
      贾亮见顾代终于停了下来,这才偷偷的掀开被子的一角,探出脑袋来。
      
      “说吧,你想出去干嘛?”
      
      顾代瞪了贾亮一眼。
      
      “我想去停尸房看看我爸”
      
      贾亮小声的说道。
      
      “哈?”
      
      顾代以为耳朵进水了,忍不住侧过脑袋拍了拍。
      
      “你说你想去哪里见你爸?”
      
      顾代重复了一遍。
      
      “我想去停尸房见见我爸,我妈说警局调查过以自杀结案了,我爸又被送回医院的停尸房了,我想去看看我爸”
      
      贾亮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低的跟蚊子似的嗡嗡嗡。
      
      看来这混蛋也不是混蛋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顾代一屁股坐在了隔壁病床上。
      
      “你要去看你爸,怎么不让你妈带你去看,干嘛让我带你去?”
      
      顾代有些又好气又好笑。
      
      “我妈他们绝对不会让我去停尸房那种地方的”
      
      贾亮憋着嘴,眼角有些亮亮的东西,他拼命的低下头,不让顾代发现他在偷偷的用被子角擦眼睛。
      
      “你先告诉我,到底在门外看见了什么,那个站在门外的东西长什么样子,我才带你下去”
      
      顾代还是不太相信贾亮这个人。
      
      “我对天发誓,真的看见了。”
      
      “我还画下来了,只要你推我下去,就把画给你!”
      
      贾亮比了个对天的手势。
      
      他非得让顾代先带她下去再告诉顾代他看到的东西,而顾代又想让他先把看到的东西说出来再答应带他下去,顾代觉得两人这么对峙下去也没个结果,无奈的点了点头。
      
      “你要是骗我,待会儿我会让你再去接一次腿骨”
      
      顾代扬了扬手。
      
      肌肉萎缩的症状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举个凳子不成问题。
      
      “我先去帮你借个轮椅来”
      
      顾代拄着拐杖走出了病房。
      
      在医院住的小半年里头,对于医院的各种道道她是门儿清。
      
      用拐杖之前的时间里,顾代只能靠轮椅出行,医院租借轮椅的管理员大爷跟她熟的很,顾代下去唠了几句嗑,就给借了一辆轮椅回来。
      
      “嘿,真行,我就知道你肯定借的到”
      
      贾亮兴奋的指挥着顾代帮他放下固定在床上的那条腿,又艰难的靠着顾代给扶到了轮椅上。
      
      “你妈呢?要是你妈回来看见你不在还不得报警到处找你?”
      
      顾代想了想贾亮他妈的样子,觉得她被一帮警察团团围住当做绑架贾亮的嫌疑犯很有可能发生。
      
      “放心吧,我把我妈给支出去了,没有一天的功夫她回不来”
      
      贾亮拍了拍胸脯,很自信的说道。
      
      “随便你吧,要是你妈闹起来我可不负责解释”
      
      顾代推着轮椅带着贾亮出了病房。
      
      两人下了电梯,顾代才想起来一个有点严重的问题。
      
      停尸房建造在重症病房的那栋楼的负一楼,也就住院部老楼的楼下。
      
      想到老楼,顾代的脚步随之变缓。
      
      “怎么不走了?”
      
      贾亮拍了拍轮椅的扶手,催促着顾代。
      
      “我觉得我们还是等你妈他们回来再带你去看你爸吧,再怎么说那也是你爸,怎么可能会不让你去看看呢?”
      
      顾代想要调转轮椅的方向,带贾亮回病房。
      
      她觉得去住院部老楼的一楼是个非常不明智的决定。
      
      趁着还没进楼,赶紧掉头回去。
      
      “不行,给我站住!”
      
      贾亮拉住了轮椅上的刹车,顾代的力气还没恢复到能拖拽一个一百多斤的大老爷们。
      
      “那你一个人坐在这儿吧,我先回去了”
      
      顾代转身就想走。
      
      “等等,等等,你给我站住”
      
      见顾代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贾亮急了,喊了起来:“你要是不带我去,我就把你在门框上放着奇奇怪怪东西的事情告诉警察,还有那天半夜你躲在...”
      
      顾代脑袋嗡的炸了,她伸手捂住了贾亮的嘴巴。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东西?那天晚上你不是睡得跟猪一样么?”
      
      顾代背上一层冷汗,她没想到她的一举一动竟然都在贾亮这个混蛋的眼皮子底下。
      
      要是警察知道了顾代做的事情,肯定会带顾代回去重新调查一番。
      
      她是不怕调查,反正没做什么亏心事。
      
      但是医院里的那个恶灵等不起,顾代被带走调查的时间,那个东西说不定就能夺舍了犯人的身体,开始新一轮的逃亡和追杀。
      
      这个节骨眼上,顾代绝对不想跟着警察进局子调查。
      
      “算你狠”
      
      要是眼光能杀人,贾亮已经被顾代的眼光给片成了鱼片。
      
      “这就对了么,早按着我说的做,哪儿来那么多糟心事”
      
      贾亮得意的哼起了小调。
      
      推着轮椅走到了老楼的大门前,还没走进大楼,顾代便感到了那种熟悉的刺骨凉意。
      
      天上的太阳热辣辣的,树丛里的知了乌拉乌拉叫的欢,一派夏日烈日炎炎的景象,却不能驱散一星半点笼罩在老楼楼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
      
      “我滴乖乖,这楼里冷气怎么开的这么足,不怕得老寒腿啊?”
      
      顾代推着轮椅走进了大楼,贾亮忍不住龇牙咧嘴起来。
      
      外面和里面的温差更大,仿佛直接从夏天走进了冬天。
      
      “待会儿进了停尸房更冷”
      
      顾代不屑的鄙视着贾亮。
      
      停尸房就在老楼的负一楼,门外有管理员看门。
      
      医院里过世的人都会推进挺尸房里头存放着,等待家属办理好手续后带走。
      
      进电梯下楼,从电梯间出来,俩人一眼看见了停尸房大门上那几个红色的大字。
      
      惨白的墙体上,那三个字触目惊心。
      
      顾代上下牙又打起架来。
      
      这回是被冻得。
      
      坐在停尸房门口的看门大爷倒是经验充足,穿了一件厚厚的袄子,三九伏天穿大冬天的袄子竟然没有任何的不适,甚至还让顾代和贾亮心中泛起丝丝的羡慕。
      
      “你们俩这是?”
      
      大爷站在门口拦住了顾代和贾亮。
      
      “我爸,我是来看我爸的...”
      
      顾代还没开口,贾亮先声夺人哭了起来。
      
      起先是呜呜呜,后来是嗷嗷嗷,哭的那叫一个闻者伤心听着落泪。
      
      大爷有些尴尬的放下了拦着的手,贾亮颤颤巍巍的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大爷接过去看了几眼,点了点头,给两人开了门。
      
      停尸房里头除了冰柜外,在空地中挺着好几排停尸床。
      
      一排排的尸体躺在停尸床上盖着白布单,气氛又特别的阴冷,莫名有一种拍恐怖片的氛围。
      
      “最里头靠墙那个”
      
      大爷用手指了指最里面黑乎乎的地方。
      
      “谢谢大爷”
      
      顾代松开了推着轮椅的手,想跟着大爷一起出去。
      
      “等等,你推我过去啊”
      
      贾亮死死地抓住了顾代的手臂。
      
      “你不是想见你爸么,留给你一点私人空间,我跟大爷出去等你”
      
      顾代使劲的想要把手臂给抽出来,谁知道贾亮力气不小,顾代试了好几次都没得逞。
      
      看门大爷用眼神打量着顾代和贾亮。
      
      顾代硬着头皮继续推着贾亮往里头走。
      
      两人最终停在了最里头那张停尸床的床前,盖着白布单的尸体从外观上看起来差不了多少。
      
      除了高矮胖瘦有些区别,除此之外认不出来谁是谁。
      
      除非掀开盖在尸体上面的白布单。
      
      “我想看看我爸的脸”
      
      贾亮指了指停尸床。
      
      “你想看自己去掀啊”
      
      顾代看了看贾亮,又看了看停尸床的方向。
      
      “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掀开吧?”
      
      她倒退了一步,坚决的摇摇头摆摆手。
      
      “求求你了,我这不是够不到么?”
      
      贾亮伸直了手臂,还差好大一截,确实有点儿勉强。
      
      顾代扶了扶脑门。
      
      她这是造的什么孽,要答应带他下来看他爸。
      
      贾国富是从老楼的天台上跳下来的,样子肯定不太好看。
      
      顾代想起了那天早上在楼前看见的红红黄黄的东西,还有围观群众的议论。
      
      “听说摔得稀巴烂,脑袋跟西瓜似的”
      
      “可吓人了,血糊糊的”
      
      “哎,太惨了”
      
      ...
      
      吃瓜群众的话一句句一字字清晰的回荡在顾代的脑海里,她伸出的手就那么停留在半空中,久久不能放下去。
      
      “快啊,咱们看了就出去,你还想在这里过夜啊?”
      
      贾亮催促着顾代。
      
      顾代心一狠牙一咬,拉住了白布单哗啦一下掀了开来。
      
      躺在停尸床上的贾国富脑袋稀烂,看不出来面目五官,也看不出来脑袋前后,乱糟糟的。
      
      顾代只觉得胸口有一股子东西翻涌着想要从喉咙里出来。
      
      她捂住了嘴巴,蹲在了地上。
      
      费了好大劲,才止住了偶呕吐的冲动。
      
      掀开白布单后,那股刺鼻的血腥味无处不在,一下子充斥在停尸房的每一个角落里。
      
      “爸...”
      
      贾亮挣扎着想要撑起身体,最后又无力的摔落在椅子上。
      
      “爸...”
      
      “爸...”
      
      “爸...”
      
      他声音沙哑,哭声憋在嗓子眼里头,听得顾代心里发闷。
      
      “你们好了没有,好出来了”
      
      就在顾代感觉快要不行的时候,管理员的大爷及时出现来赶人了。
      
      “我们马上走”
      
      顾代如获大赦,赶紧推着贾亮的轮椅往外跑,顾不得贾亮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从停尸房出来后,顾代一鼓作气推着贾亮跑出了老楼,直到毒辣的阳光重新笼罩在俩人的脑袋上,她才敢停下来喘口气。
      
      一路上贾亮像个鼓风机一般,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路上的行人无不回头侧目。
      
      “行了行了,擦擦眼泪”
      
      顾代从口袋里掏出了纸巾递给贾亮。
      
      他接过了纸巾,整包抽出来捂在脸上。
      
      “我不知道他会去跳楼...”
      
      “他不可能会去跳楼...”
      
      “平时我就是气他们...”
      
      贾亮把自己的脸埋在纸巾堆里头,好像那堆纸巾能给他安慰似的。
      
      顾代一句话也没说,顶着大太阳默默的站在贾亮的轮椅旁边。
      
      天上的太阳从垂直的角度转移到斜射。
      
      橘红色的夕阳在俩人身上镀上了一层金光。
      
      她这才感觉到晒了半天脸上有点疼。
      
      “谢谢你”
      
      贾亮终于抬起了头,那堆纸巾被揉成了纸屑,粘了他一头一脸。
      
      “赶紧走吧,待会儿你妈回来了,看你这幅样子非得吓晕过去不可”
      
      顾代推起轮椅,慢吞吞的往回走。
      
      “对了,现在你能告诉我那天晚上,你看见的东西了么?”
      
      顾代问贾亮。
      
      贾亮点点头:“那天我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站在门口”
      
      “白大褂?!”
      
      顾代停住了脚步,低下头盯着贾亮哭的肿起来的眼睛。
      
      “你确定看见门外的东西穿着白大褂?”
      
      “是白大褂,脸的话我形容不上来,因为背着光,五官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肯定能认出来!”
      
      贾亮拍了拍胸脯。
      
      “顾代,我爸的死是不是跟那个东西有关系?”
      
      “不知道,也许有关系,也许没关系”
      
      顾代脑子里乱的很,她没想到贾亮看见的竟然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
      
      这和她之前的预想完全不一样。
      
      按照她之前的猜测,站在门外的那个东西应该是二十五年前逃窜的重案犯犯人的鬼魂,而不是什么医生。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还是说整个的推理都是错的?
      
      “你会不会看错?”
      
      顾代只能从这个角度去再次确认。
      
      “不可能,我的床是正对着病房的房门的,跟你那个角度不一样。我知道你躲在墙角就是为了能在那个人进来的时候发现他,却不让他发现你”
      
      “但是你想过没有,只要站在门外的人不走近房门,从你那个角度你没办法看见站在门口的人!”
      
      顾代被贾亮的话一语惊醒,她确实没有办法质疑贾亮看见的东西,只要贾亮说的是真话。
      
      难道是王丽娟跟她讲的关于25年前的传说只是一个以讹传讹的笑话罢了?
      
      “再过几天到了每个月的月中张姐会照例来医院进行每个月一次的理疗…”
      
      顾代想起了王丽娟说的这句话。
      
      想要验证25年前发生的事情有很多种方式,在事件的亲历者张姐来医院之前,顾代觉得很有必要搜索一番这家医院之前发生过的那些事。
      
      只是25年这个跨度有些太长了,25年前很多新闻和事件都还未曾数字化,想要用网上数据库来检索很难找到那么多年前发生的事情,再加上当时事发后医院里采取了减小影响的做法,很多有影响力的报纸应该没有这件事的相关报道。
      
      顾代静下心来,细细的考虑起应对的办法来。
      
      “有没有什么事是我能做的,我知道你肯定在想着怎么对付门外的那个东西!”
      
      “那个东西一定是杀害我爸的凶手!”
      
      贾亮愤怒的捏紧了拳头,额头上青筋爆起。
      
      “先回病房吧,天马上要黑了”
      
      顾代皱起眉头看了一眼渐渐掉下地平线的太阳。
      
      顾代推着贾亮回到房间的时候,贾亮他妈还没有回来。
      
      “我觉得那个人还会再一次出现在我们的病房门口…”
      
      贾亮躺在床上,对着斜对床的顾代说道。
      
      “还会再回来?为什么?”
      
      顾代所有的推理线索被贾亮的那一句穿着白大褂给击得粉碎,她干脆低下头来认认真真听取贾亮的分析。
      
      “那个东西会在大半夜的时候出现在我们的病房门外,肯定不怀好意,他肯定想要达成什么目的或者取到什么东西,我觉得那个东西应该不在我爸身上,我爸只是运气不好恰好撞上了那个东西…”
      
      孤单没想到贾亮看起来一副吊儿郎当让人气的痒痒的小混混样子,真的用起脑子分析起事情来倒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那你觉得房门外的那个东西或者那个人是想从我们病房里面得到什么或者达成哪一种目的?”
      
      顾代顺着贾亮的思路往下缕。
      
      “如果说站在门外的是一个鬼,那我们就得站在鬼的思路来分析这个问题,至于鬼想取得什么我觉得你比我有发言权”
      
      贾亮从口袋里面掏出了顾代放在病房门框上的那张叠成三角形的符纸。
      
      “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代警惕的挑了挑眉毛。
      
      “虽然我看不懂纸上画的是什么东西,但是看起来和电视上那些收服妖怪的符纸倒是有些相像,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你应该懂一些相关方面的知识,甚至想用这种符纸来阻止门外的那个东西进来或者对那个东西造成一定的伤害…”
      
      贾亮的脸上流露出些许的感伤之色,他大概也想到了那天假如贾国富没有把这张符纸从门上拿掉的话,也许贾国富的命运会不一样。
      
      “那如果站在门外的那个东西不是鬼而是人呢?”
      
      顾代打断了贾亮的沉思,提出了另一种假设。
      
      “我觉得不太可能是人,那天晚上我爸几乎是同一时间推门而入,站在门口的东西突然就消失了,你觉得如果是人的话能做到瞬间移动吗?又不是穿了疾步靴…”
      
      贾亮摇了摇头。
      
      “这么肯定不是人…”
      
      顾代却没有贾亮那样肯定,在她的经验值里面入了魔的人能做到的事情和鬼可是相差无几。
      
      “我有理由相信那个东西还会再回来一次,他肯定没有在我爸身上拿到他想要的…”
      
      贾亮晃了晃手上的那张符纸接着说道:“还有没有其他更厉害的法宝拿出来遛遛,我看电视里头那些道士有什么桃木剑啊鸡血啊糯米,打的僵尸妖怪哇哇乱叫,要不我们也整些…”
      
      “小同学你的思路很发散…”
      
      顾代在功德簿上也见过相关的介绍,但是这些东西都需要相当长时间来炼制和准备,随便从菜市场上买来的鸡血啊糯米啊甚至随便冲桃木树上折下来的树枝起到的作用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有时候说不定还会产生反作用。
      
      这也是为什么功德簿上不建议顾代随便乱用这些电视上面看起来非常拉风的驱邪法术。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些去学法术里头有许许多多秘传的门道是外人无法知道的。
      
      不过在这个节骨眼上顾代倒是觉得贾亮的发散性思维颇有些可取之处。
      
      不等顾代答应,贾亮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他妈的电话。
      
      “喂,妈,你还在外边不?对对对,我想买些东西,你拿笔记一下,公鸡,对,没听错,公鸡,活的公鸡…还有糯米…还有桃木剑…还有……”
      
      电话那头贾亮的母亲虽然有些疑惑,不知道她儿子要这些劳什子做什么,可想到丈夫刚刚过世,只剩下了儿子陪在身边,儿子要啥就给他弄去,有些事情转移他的注意力也是好的,免得贾亮一个人在病房里头胡思乱想。
      
      “你让你妈准备这些东西,你妈就没什么意见吗?他不问问你为啥要买这些乱七八糟的?”
      
      顾代目瞪口呆的听着电话那头的贾亮他妈一应承了下来。
      
      “我爸我妈总觉得,给我钱我想要啥买啥就行,一年365天有366天他俩都不在家,这次要不是我摔断了腿,我爸我妈也不会从国外飞回来陪我…”
      
      贾亮说着又扭过了脑袋。
      
      对于贾亮之前的种种作为,顾代除了叹息之外也没其他想说的了。
      
      大概到了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贾亮他妈终于出现在了病房门口,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其中一只塑料袋里头露出了一只鸡脑袋,公鸡在塑料袋里扑腾的翅膀,贾亮他妈费了老大劲才把这么一大堆东西从楼下给搬上来。
      
      “儿子,你瞅瞅东西齐全没,要是还缺啥漏啥妈再给你去买”
      
      “不缺了,那你赶紧回家吧,东西放这儿就行”
      
      贾亮摆了摆手,又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想要赶他妈回家。
      
      “你这孩子,妈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总要有人留在这里陪夜我才放心”
      
      贾亮他妈不答应。
      
      “我让你走你就走,怎么那么多废话!”
      
      看赶不动他妈,贾亮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他又不想跟他妈说真话,要是让贾亮他妈知道今天晚上贾亮准备在这间房子里面捉鬼,他妈怎么可能会放心回家。
      
      “阿姨,放心晚上有值班医生和护士,我也会帮忙照看一下贾亮的,你看他这情绪也有些不太稳定,要不你回家歇着…”
      
      顾代赶紧打起圆场来。
      
      “可是我不放心…”
      
      贾亮他妈有些为难。
      
      “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我下床走!”
      
      贾亮作势要下床,被绑着石膏的腿发出咔嚓一声。
      
      “别动别动,妈这就回家还不成吗!”
      
      他妈捂着嘴拿起包冲了出去。
      
      “你明明是担心你妈在这里也遇到什么危险,干嘛非得用这种方式跟你妈回去…”
      
      顾代看了贾亮一眼。
      
      贾亮却傲娇的撇过了头不理顾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