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灵》薄荷鹤 ^第46章^ 最新更新:2019-04-18 14:48: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6、祭祀 ...

  •   太宰治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度过这段时日的。浑浑噩噩,不知去何方。唯一能够给他安慰的就是那本在火场中不可思议地幸存下来的书——《安徒生童话》。
      书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坏,只是封面上粘上了些许灰尘还有些破损。太宰把书放在了自己的怀中,日夜不离。他不断思考着织田对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既然在哪边都一样就去成为帮助别人的那一方吧,帮助弱小或者救助孤儿。反正正义邪恶对你都没差不是吗?”
      差不多吗?
      “太宰大人!”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手下小心翼翼地在门口探头探脑。希望太宰先生这时候的心情好一点,自从织田和安德烈同归于尽后,太宰先生身上的杀气就越来越可怕,在办公室里什么也不干,就翻看着手中的那本书。连中原先生也不敢对着这样的太宰治说什么风凉话。
      “什么事。”
      还好,现在心情还不错。手下暗暗放下了心,但还是踌躇着说着:“你让我们监视的那个邪教有动静了。”
      太宰立刻踹翻面前的办公桌,将《安徒生童话》揣进自己怀中。
      “走。”
      手下赶忙跟上太宰治的步伐,一同无视着中原在后面的叫骂。对不起了,中原先生,主要是太宰先生实在是太可怕了。
      “在哪里。”
      太宰治一把跳上车,脸色阴沉地对着手下说。
      “在一个破旧的教堂里,他们好像准备再次祭祀,迎接自己的神灵,绑架了许多孩子和女性。我已经叫人在外面守着了。”
      手下抹了把汗,他也不是不知道邪教的诡异,一般港黑不去管这种事,可是这个邪教真的是过分了。孩童,是所有地下组织的底线,派出到这个底线,所有人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黄昏下,荒凉的荒原上,穿着黑袍的一行人对着中心的一块石头顶礼膜拜。以石头为中心,在四周竖起了十个绞刑架,可怜的失踪者就被捆绑在上面。这些绞刑架围成一圈,黑袍人就在其中齐声念着可怕,令人不解的颂词。
      “Ph'nglui mglw'nafh Cthulhu R'lyeh wgah'nagl fhtagn。”(注1)
      隐隐约约的手鼓声在四周响着,掺杂着疯狂的叫喊声,痛苦的惨叫声和令人胆寒的吟诵声。
      “万能的神灵呀,慈悲的神灵呀,请倾听我们的愿望,请降下你的神力。将这个世界的黑暗所吞尽,将世界所有的欲望都献于你身,为已然绝望的一切带来新的生机吧。”
      血色的符咒布满整个地面,惊恐的孩童们被束缚在符咒中央,不住地哭喊,一旁的女性已经因为放血而奄奄一息。
      “多么美妙的声音,杀生院大人一定很满意。”为首的黑袍人在兜帽下露出了笑容,双臂一展,血之祭祀即将开始。
      “不好意思,我也可不可以参加呢?”
      太宰治一下子就站了出来,身后是全副武装的港黑手下们。
      “你们居然亵渎神灵!神灵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不出意料手无缚鸡之力的黑袍人立刻被港黑所控制了。当然为首的人还没有放弃,不知地叫嚣着。
      “吵死了!”
      太宰治从手下夺来枪械,直接射向了黑袍人。黑袍人的胸口立刻冒出血花,倒下了。但是他的嘴中还是念念有词,鲜血染在了符咒图上。
      符咒图不知怎么开始发出红光而且光芒大作,足以将整个荒原照亮。
      “太宰先生快走!”
      手下拉着太宰的手想要赶忙逃离,这种玩意最好不要触碰,不然粘上了就一个死字。
      但是太宰一动不动,鸢紫色的眼睛里难得有了前亮光,好说歹说才硬把太宰脱远了一点,但就在此途中,太宰怀中的《安徒生童话》掉入了符阵之中。太宰来不及拿回,冲天的光亮让他闭上了眼睛。
      “三流Servant,安徒生。把我放在书架的角落里就行了。”
      光亮散去,出现在符阵中心的是一位矮个子的蓝发正太,他手中正拿着召唤物《安徒生童话》。
      “什么啊,我还以为不会再见到你这张蠢脸了。安徒生叹了一口气,他没有想到他居然还能再见到太宰治。
      当时他和杀生院同归于尽,确实已经碎成渣渣了,返回了英灵座。因为世界意识沟通问题,就被迫在世界间隙里留了一会,顺便看看那个傻丫头和废柴医生。
      没有想到杀生院那个牛女留下的信徒居然会那么棘手,竟然有召唤克苏鲁的咒语,居然还想再次召唤她。恰好和他直接有联系的《安徒生童话》掉入了召唤阵中,将他生拉硬扯出来,不然出现的绝对是如杀生院一样的危险人物什么诡异的章鱼画家。
      因为不是正规召唤的关系,安徒生的状态也就是如杀生院一样处于英灵和人类的之间。
      能够维持安徒生的形体的方法就是补魔,不过有着魔力EX的安徒生来说这只是小问题。
      当然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对付面前怎么看怎么都不对劲的太宰治了。
      “哦?这就是织田作说得你的不同吗?”
      太宰治挑了挑眉,好奇地戳了戳安徒生有点婴儿肥的脸。
      “别动手动脚的,你这个变态!”
      安徒生依旧不客气地拍开太宰治的手。
      “你说什么呢?”太宰笑着但绝对不是好心情地泄愤一样拉扯着安徒生的脸。
      “太宰先生。现在是?”
      手下实在看不过去自家队长欺负小孩子的画面了,赶忙上前解救安徒生。
      “把这里清理一下,包括尸体和活人。通知横滨的警察来处理后续。”太宰恢复了冰冷对外的模样,对着手下冷静且有计划的下达一道道命令。
      随即就拉着安徒生来到了港黑。走在港黑基地上,安徒生对着投射到他身上的目光感到不耐烦。
      奇怪了,平常能吓哭小孩子的太宰治怎么牵着一个小孩子回来了,该不会……
      部下的眼神都诡异起来,说起来太宰可是非常有桃花运的人啊。只要不了解他的性格,看他那张脸,还是会有许多狂蜂浪蝶不顾一切地扑上去的。
      切,明明都是黑手党,凭什么太宰就有着那么好的一张脸啊。
      “蛞蝓,我回来了!”
      太宰一脚把门踹开,中原的额头上瞬间多了个十字路口。
      “混蛋青花鱼!这已经是这个星期换的第三扇门了!”
      “抱歉,抱歉。”
      太宰虽说着抱歉但是脸上和口气完全抱歉的语气,甚至脸上仍还是笑嘻嘻的神色。
      “混蛋太宰治!混蛋青花鱼!”
      中原怒气飙升到了极点,刚换的办公桌又在断裂的边缘岌岌可危。
      “哎呀,不要生气嘛。我可是为你专门带来了你一定会有共同语言的同伴的。”
      太宰治不怀好意地把安徒生推了出来,不顾安徒生的抗议,还拍了拍他的脑袋。
      “难得看到比自己矮的人,中原你应该很高兴吧。不用太感谢我哦。一箱蟹肉罐头就可以了。”
      “我把你做出蟹肉罐头!”
      中原一看就知道太宰这个欠打的又在他的身高上做文章。
      “安徒生快救我!”
      太宰治装模作样地被中原打倒在地,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对着安徒生求助。但是安徒生看也不看,直接一脚踩下。无视着太宰治的惨叫。
      “安徒生还真是冷漠呢。”
      太宰治呼着自己红肿的手,控诉着安安稳稳坐在沙发上的安徒生。恪守一旁房间的两人都不想理他,自顾自地对话起来。
      “我叫中原中也。是那个混蛋的搭档。”
      “我是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你叫我安徒生就可以了。”安徒生抱胸,看着面前的中原,“姑且是那个自杀笨蛋的看护者。”
      “辛苦你了。”
      中原和安徒生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我就说你们两个有共同语言吧。”
      太宰治又跳了起来,作死地挑衅两人。两人不约而同地一个用书,一个用异能把太宰治再次打趴在地。
      “为什么在欺负我上面那么有默契。”太宰治爬起来,蹲在地上碎碎念。中原实在看不过去这就是港黑的精英吗?中原踢了踢太宰治,无奈地说:“boss还等你去找他。”
      “那个萝莉控又有什么麻烦事啊。”
      太宰一溜烟地爬了起来,嘟囔着,完全没有对于港黑boss森鸥外的敬意。
      中原忍着想再踹他一脚的心情,“要你去就去!”
      太宰治拉上安徒生,一脸不情愿地去了。
      幽暗的房间内,悦耳的女孩子的笑声不住地想起。太宰治和安徒生进来的时候,被森鸥外取名为爱丽丝的少女正抱着他的胳膊撒娇着。
      “我要听故事啦!”
      爱丽丝鼓起脸蛋,冲着森鸥外娇蛮地撒着娇,森鸥外没有一点不耐烦好声好气地劝着爱丽丝。
      “乖,等我处理完事情就给你讲。”
      “太宰,你来了。还有这样一位小先生。”
      森鸥外把目光移向安徒生,笑了笑。
      “你可不能向他出手。安徒生可是大叔,不是正宗的正太哦。”
      安徒生的脸立马沉了下来,虽然自己身体是自己选择的结果,但怎么还是非常不爽。
      “你叫安徒生吗?太宰就拜托你了。”
      森鸥外完全没有被太宰的话气到,反而修养很好地点了一下头。
      安徒生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是没有说话。
      “林太郎,爱丽丝想要听故事!”爱丽丝不依不饶地在一旁吵闹,森鸥外的脸上挂上抱歉的神容,转过头对着爱丽丝说着安抚的话语。
      “我来给她讲故事,你们谈吧。”安徒生听到爱丽丝这个名字想起了那个抱着书的童谣(爱丽丝),起了怀念之心。
      “跟我来。”爱丽丝立刻拉住安徒生的手,把他带到自己的玩具房,房门一关将森鸥外和太宰治隔绝在外。
      “你想听什么?”
      安徒生湛蓝的眼睛难得满是温和,他用颇为怀念的目光看着爱丽丝。
      “《小美人鱼》!”
      “太宰,你为我带来一位干将啊。”
      门外的森鸥外笑着对太宰说。
      

  • 作者有话要说:  注1:意为在拉莱耶他的宫殿里,沉睡的克苏鲁等待做梦。来自《克苏鲁童话》。本文关于祭祀的描写有参照其中的故事。
    克苏鲁神话还真是降san值利器,堪比爱伦·坡的了。至于为什么克苏鲁咒语能召唤出杀生院这个bug请大家无视吧。大家就当邪教们糊里糊涂地连接到杀生院这个频道上去好了。(这个是可以随便的吗!踢飞作者)
    感谢大家的提示,我把钥匙孔少女改为章鱼画家了。(鞠躬)因为都是《克苏鲁神话》里有写到的不小心混为一谈了。(再次鞠躬)
    (我真是个笨蛋〒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