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灵》薄荷鹤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2-13 1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奇怪的小女孩 ...

  •   沢田纲吉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了。从自己有印象和记忆以来,自己就没有擅长的事情,可以说连普通人可以做到的事,他也完成不了。别人一周就学会的乘除计算,自己一个学期也掌握不了,体育会什么的永远也没有他的位子,就连邻居家的小吉娃娃都可以在他面前称王称霸 。“废柴纲”这个称号一直伴随着他的成长。他以为自己的人生就是这样废下去了,不会有比现在的人生更加不幸的了。可伟大的心理学家爱德华·墨菲有过这样的忠告“不要乱立flag。”。
      自己的废柴人生随着一个号称世界第一杀手的家庭教师里包恩发展到了不可控的地步。“你是彭格列的下一任首领。”伴着这句话和里包恩黑洞洞的眼睛,自己莫名其妙地开始了鸡飞狗跳的生活。
      被里包恩折磨每天面临死亡的威胁,当街爆衣,向自己暗恋的人告白,叫做“变态”。沢田纲吉认为自己的人生不会更加倒霉下去了。可伟大的心理学家爱德华·墨菲已经说过了“不要乱立flag。”。
      突然转学过来的凶神恶煞银发外国生狱寺隼人,在经过一场莫名其妙的战斗后对自己有着至高的崇拜感,爽朗的同班同学山本武不顾自己的劝阻在里包恩的劝诱下加入了什么时候成立的彭格列十代家族。还惹上了脾气古怪的云雀前辈。加上在自己家每天吵吵闹闹的蓝波一行人。沢田纲吉认为神的玩笑就到此为止了。可伟大的心理学家爱德华·墨菲都说了还几次了“不要乱立flag。”。
      在并盛中学连续发生被袭事件,叛逃的逃犯六道骸,虽然心里胆怯但为了自己来之不易的伙伴他还是决然地面对,终于打倒了六道骸,将凤梨变成了凤梨罐头,虽然某位“库库”笑的凤梨头妖怪时不时来自己的梦境散步一下,但沢田纲吉坚信自己的人生不会在有什么波澜了,自己是个普通人。可伟大的心理学家爱德华·墨菲已经不想说了“不要乱立flag。”
      沢田纲吉认为自己已经面对过杀手,炸弹,刀剑,痴汉,变态,战斗狂,天然黑和凤梨妖怪,他的心已经波澜不惊不会有什么起伏了。但是一大早醒来,发现一个小女孩窝在自己的怀里而且穿的十分清凉,看起来只有内衣,嘴里不断地念着妈妈什么的,他还是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退到了房间的角落里。
      “里包恩!”沢田纲吉在经过一系列的事情轰炸后已经明白了凡是有什么坏事准是里包恩干得,如果不是,那里包恩也肯定参了一脚。
      “吵死了,蠢纲。”里包恩一脚踹开门,黑黢黢的豆子眼睛对上沢田纲吉的惊慌失措的棕色眼睛,顺着沢田纲吉的目光看到了床上的小女孩。她好像被刚才沢田纲吉的尖叫喊醒了,意识尚不清晰地直起了身子,揉了揉眼睛,猫一般的绿色眼睛里蓄满了眼泪。随即眼睛一亮,以人类无法匹及的速度扑向了角落里的沢田纲吉,在怀里任意的撒娇:“真好。我们一醒来就看见妈妈了。我们好幸福。”
      “慢点,慢点。妈妈?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沢田纲吉慌了手脚,突然成为母亲是什么操作,他还是个有个暗恋对象的青春少年呢,还有为什么是妈妈不应该是爸爸吗?
      “蠢纲。你是想培养彭格列十一代目吗。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破了身子啊。应该叫妈妈煮红豆饭庆祝啊。”黑色礼帽下,看不见里包恩大魔王的具体神情,只见嘴角勾起,但沢田纲吉以自己刚觉醒不久的超直感发誓,他绝对没有一丝高兴的意思。
      “我根本不知道她怎么来到我的床上的啊!还有我根本不认识她啊!”沢田纲吉崩溃地看着怀中的叫做杰克的小萝莉,尝试把她从自己的怀里放下来与她对话,但杰克牢牢地用双臂固住了沢田纲吉的腰部怎么也无法拿下来。“你是叫杰克对吧。我不是你的妈妈。你是怎么到我床上来的?”
      “妈妈不喜欢我们了吗?”杰克瘪起嘴,满脸委屈,“我们一醒来就看见妈妈了。是不是我们做了什么事让妈妈不高兴了?妈妈是不要我们了吗?”
      “不是,不是。我是男的,不是你的妈妈。”
      “可你就是我们的妈妈。”
      沢田纲吉满心焦虑的解释,但杰克好像就认定了他一样,固执地认为自己就是他的妈妈,以一种小猫被抛弃时的可怜的受伤神情看着自己,眼里满是对自己的依赖。心软的沢田纲吉看着杰克的眼神就说不出狠心的话来。
      “蠢纲,既然事情是你自己惹出来的,你负责解决。”里包恩看着眼前的这场闹剧拉了拉头上的黑色帽子,变色龙列恩爬到了他的手上,刚才主人突然好紧张可是一会却放松了下来,好奇怪啊。
      “里包恩!”沢田纲吉无助地向里包恩喊到,自己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与这个奇怪的小女孩相处。可是里包恩已经冷酷无情地下楼了。他只好叹了一口气,俯下身子对杰克说道:“我们先穿衣服然后下楼吃早饭好吗?”让这么个小女孩穿着那么暴露的内衣也不好,纲吉尴尬地瞄了一眼杰克清凉的过分的装扮,找出来了自己小时候的衣服给杰克套了上去。
      杰克沉默着点了点头,沢田纲吉拉起杰克的右手一步一步地往楼下走去。在沢田纲吉烦恼该如何向奈奈妈妈解释的时候,杰克悄悄地把左手藏着的匕首消失掉,那个小婴儿很奇怪,看自己的眼神让杰克非常不舒服。虽然妈妈现在不记得我们,但我们还是要保护好妈妈。
      “哎呀,阿纲,你起来了。”奈奈子妈妈对刚才楼上发生的争吵声并没有任何诧异,依旧对沢田纲吉露出了温暖的微笑。“今天有红豆饭哦。”
      妈妈,你就是我活下去的动力啊。可是为什么那么迟钝啊。轻易相信什么小婴儿的话啊。沢田纲吉心里泪流满面的想。
      “哎呀,这位小孩子是阿纲认识的人吗。好可爱啊。”奈奈子妈妈发现了牵着纲吉的手悄悄躲在身后的杰克,温柔地向杰克伸出了手。杰克倒是抗拒十分,往后退了好几步,更加紧贴纲吉,对奈奈子一脸警惕。
      “对啦。”奈奈子妈妈对杰克的拒绝不甚在意,反而记起来什么一拍手,返回了厨房,拿出了一碗上头铺满红豆的红豆饭,递给杰克。“你应该还没有吃早饭吧。和我们一起吃吧。红豆饭很好吃哦。”
      “妈妈……”杰克没有接,拽了拽纲吉的衣角,眼里布满疑问追求着纲吉的意见。
      “妈妈?”奈奈子不解地歪了歪头,“没有,没有。妈妈你听错了。”纲吉着急地解释,连忙接过了奈奈子手中的碗。“妈妈,你快去厨房吧。红豆饭我就拿到餐桌上了。”
      好不容易哄走了天然呆的妈妈,纲吉不易地呼出一口气,牵着杰克到了饭桌上。饭桌前也是一片混乱,叫着“蓝波不可以”的中国小女孩一平和“哈哈哈,废柴纲的鸡蛋是我的”的蓝波吵成一团。饭桌的另一边,碧洋琪满脸幸福的一口一口喂着里包恩红豆饭,还是风太乖巧,幸福地吃着红豆饭。“唉,杰克来这里。”纲吉把杰克抱到了比较高的椅子上,坐在了自己的旁边,把红豆饭放到她的面前为她拿来了筷子。
      “妈妈,我不需要吃饭。”杰克立马跳下椅子,仰起头看着纲吉,把纲吉的衣角紧紧攥在手里。“不行哦。不好好吃饭的小孩子要长不高的。”纲吉虽然不明白这个小女孩是怎么出现在自己床上的,有什么意图,但天生温柔的性子还是忍不住关怀着这个孩子。毕竟她只是个孩子罢了。
      几百岁的孩子·杀人鬼·解体高手·杰克看着纲吉:“只要我吃饭,妈妈就会跟我一直在一起吗?”
      “都说了我不是你的妈妈。”纲吉看着杰克无奈的说,但还是敌不过杰克失望的眼神,“你说是就是吧。”
      “哈哈哈,长不高,长不高。”真正的熊孩子蓝波看到有新的伙伴来了,臭屁地跳到杰克面前嘲笑着杰克。
      你个比她还矮的小屁孩骄傲个什么劲啊。纲吉无力吐槽,突然他起身向蓝波大叫,“那是我的鸡蛋。”
      “在蓝波手里就是蓝波大人的了。”蓝波一口把叉子上的鸡蛋吞进了肚子里,得意地看着意识体前屈的纲吉。“废柴纲就是废柴纲,是蓝波大人的手下败将。”
      “蓝波!”纲吉向蓝波扑去,蓝波灵巧地向上一跃反而踩在了纲吉的背上,又跳到了桌子上,忘形的向纲吉吐了吐舌头。
      “妈妈,要将他解体吗?”在一旁看着的杰克幽幽出声,“杰克!”纲吉诧异地看着杰克,被她话中的解体惊到。下一刻杰克就从椅子上消失不见,出现在了蓝波的背后,手上还拿着锋利的匕首,如同湖水绿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情感,直接向蓝波刺去。
      “杰克住手!”纲吉阻止不及,一旁的里包恩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只能大喊着希望杰克停下动作。幸而在匕首碰到蓝波的前一秒,杰克停止了动作。蓝波这时才意识到死神离自己是多么接近,忙哭着抱住了纲吉,鼻涕眼泪都抹在了纲吉的衣服上。“蓝波好害怕。这个凶女人。纲吉你快点打跑她。”
      “妈妈,为什么阻止我。你不是讨厌他吗?我做得不对吗?”停下手的杰克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做了什么,不解地看着纲吉,百分百的委屈状态。
      “杰克。”纲吉吞了吞口水,开始意识到杰克这位小女孩的与众不同之处,尽量用着平和的语气与她说话。“刚才蓝波只是和我在玩耍,我没有讨厌他。”
      “对不起,妈妈。我没有意识到。”杰克委屈地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向纲吉道歉。就算知道面前的萝莉绝对没有那么单纯,但纲吉还是无法责备她。摸了摸杰克柔顺的白发,她手里的匕首不知道去了哪里。纲吉牵起杰克的手,重新将她带回到餐桌面前,红豆饭还是好好的在桌子上,看样子杰克根本没有动几口。
      在纲吉温柔的目光下,杰克拿起了筷子,开始吃起了早饭。纲吉在一旁吃着自己的红豆饭还是不是地将目光扫过杰克,看她有没有乖乖吃饭。
      “蠢纲,你要怎么办?”在一旁冷眼旁观地里包恩开口了。他看着在纲吉注视下乖乖吃着红豆饭的杰克:“就这样养着她吗?被她叫着妈妈。”
      “当然不可能了。我还是设法找到她的家人吧。”纲吉烦恼地看着杰克,说是要找到她的家人,可是完全没有线索啊。
      “啊,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门铃突然被按响,奈奈子妈妈从厨房里探出身子,高兴地对纲吉说:“应该是阿纲你的朋友来了。”果然话音刚落,门口就出现了吵吵闹闹的争吵声。“我是来接十代目的,你个肩胛骨来凑什么热闹啊。”“别这样说嘛,我也想来见一下阿纲吗。”“什么,你果然窥视着十代目左右手的位子,我是不会让给你的!”“狱寺,你还真是有趣。啊,阿纲早上好。”“十代目早上好!”
      “山本,狱寺早上好。”纲吉抬起头,向门口的两人问好,急急忙忙地把早餐塞进口中,拿上书包出门了,还不忘对杰克说道:“杰克,你今天就待在我家里吧。我放学的时候再来帮你找家人。”。
      纲吉和狱寺山本去上学去了,随着纲吉声音的逐渐消失,杰克吃红豆饭的频率也慢了下来。
      “你可以跟去。”里包恩慢条斯理地喝着饭后咖啡看着盯着红豆饭的杰克,“可是妈妈会生气的。”杰克放在桌子下的手慢慢攥起,咬起了嘴唇,自己不能给妈妈添麻烦,妈妈讨厌麻烦。“学校里有很多人,蠢纲这个人的心性可是非常不坚定的,你不去,他肯定就忘了你的。”里包恩话音刚落,杰克就不见了踪影,桌子上的红豆饭倒是吃得干干净净的。
      “里包恩。”碧洋琪担心看着悠然自得的里包恩,“那个孩子没有问题吗?”
      “放心,别的我不清楚,不过有一点你也明白,她是绝对不会伤害蠢纲的。”里包恩垂下眼看着杯子里残余的咖啡渍,连他也看不清的运动轨迹,还有那达到杀戮过千百人的杀气,蠢纲又惹上了什么好事,看起来要和九代目好好报告一下了。毕竟那个也要到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