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了隔壁的千手[综]》时氏子虞 ^第46章^ 最新更新:2019-02-15 18:57:4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6、46 ...

  •   第二天一早,千手扉间会族地交任务时才想起来,他居然被晴忽悠了一个晚上,想问的事情,她一个字都没透露!
      
      他瘫着一张脸全身散发着冷气,搞得一旁回来交任务的千手族人还以为他在生气,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拿了酬金立马跑了。
      
      今天在这里发任务的是千手柱间,他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家弟弟,他知道昨天夜里千手扉间肯定是去了吉原,不然就这个难度的任务,他的实力很快就能搞定。
      
      况且,这个任务点离吉原很近。
      
      按照千手扉间这一个月来去吉原的次数来看,要说昨晚没去,千手柱间绝对不信。
      
      虽然每次回来,千手扉间都是一副摊着脸让人摸不准他想法的模样,但是今天他却是少见的情绪外露,一路上彪冷气,搞得其他人族人都不敢上前说话。
      
      “扉间,怎么了,这幅样子?不会是被吉原里,你看上的那个姑娘甩了吧?”千手柱间将酬金递了过去,抬手摸了摸下巴猜测道。
      
      现在族里都知道千手扉间看上了个吉原的姑娘,不然也不会去的那么频繁了。
      
      他敢说,以他弟弟这张脸,喜欢的姑娘也不少,再加上前段时间,千手扉间每周都出去一次,还特意换了衣服去。
      
      所以千手柱间推测,估计他家这个弟弟跟那个吉原的姑娘是两情相悦的,但是闹过变扭,具体根据一个月前他跟水户一起去跟踪时的情况推测。
      
      所以这后面一个月,千手扉间之所以去的那么呢频繁,很大的原因是过去哄人家姑娘的,不过那个吉原里的姑娘还挺有傲气的。
      
      不然以他弟弟这张脸,还能哄一个月没哄好?可平时回来,千手扉间虽然瘫着一张脸可情绪还是平稳的,却在今天回来时浑身散着冷意。
      
      所以,只能说是他家弟弟没把人家姑娘哄回来不说,还被甩了……所以才这么生气。
      
      ——以上,都是千手柱间在脑子里的推测。
      
      实际上,千手扉间压根就没想搭理他这个脑子缺根筋的大哥。
      
      拿了酬金就想走,结果被千手柱间隔着桌子一把拉住胳膊。
      
      衣袖扯着衣服顺势往下拽了拽,千手柱间刚想用大哥的身份跟自家弟弟来一发心灵交谈,却眼尖的发现了千手扉间肩膀往上将近脖子处的牙印。
      
      “扉间啊....”千手柱间到嘴的话卡壳了。
      
      “闭嘴,兄长,我不想听。”千手扉间毫不留情的从自家大哥手中抽回了自己的胳膊,都活了这么多年了,他要是还不知道他家大哥这幅表情的意思,那真是白活了。
      
      与其让他说到最后,从探讨变成张口宇智波斑闭嘴宇智波斑,还不如一开始就让他别说话。
      
      更重要的是还要美曰其名的收心理咨询费什么的,他又不是傻子。
      
      千手扉间选择性的忘记了他曾经被千手柱间忽悠的事情。
      
      千手柱间没再挽留,而是收回手若有所思,他没看错的话,那牙印的大小,应该是个姑娘的吧?看样子是真的被甩了呢,不然怎么连他递过去的酬金里少了一些钱都没察觉。
      
      千手柱间摸了摸自己藏进怀里的一小部分酬金想道。
      
      回到自己房间的千手扉间刚推开房门就看到趴在他房间桌子上的猫,白色的耳朵似乎在听到他推门时动了动,衬着一身黑色的皮毛尤为显眼。
      
      虽然从这只猫身上感知不到查克拉,但是对方尾巴上卷着的手里剑跟脖子上绑着的小包裹让人一眼就看得出这是只忍猫。
      
      而且这只忍猫千手扉间还认识,似乎是叫小夜,晴的通灵兽。
      
      虽然晴在战斗中很少通灵忍兽出来,大部分都是用来传递消息跟探查,但是他也是偶尔见过几次的。
      
      如果非要说他为什么能一眼认出来的话,强大的记忆力只是缘由之一,而千手扉间自己则是对一些毛茸茸并且皮毛光滑柔顺的动物有着迷之好感。
      
      在之前见到晴通灵出小夜下达命令顺手摸了一把猫并且喂了两三条小鱼干时,千手扉间就有点想要摸一下。
      
      但是当时他们的立场还并没有这么和谐,也没有什么口头约定,所以就算有这种念头也会被强压下来。
      
      要是传出千手家的人惦记着宇智波家的通灵兽这种事,指不定要打一架。
      
      毕竟,通灵卷轴也算是一种家族底蕴的代表了。
      
      千手扉间反手关上门,以免有其他族人发现,忍猫这种通灵兽,基本上忍界的家族都知道是宇智波一族专属的通灵兽。
      
      如果让其他人看见一只宇智波家的忍猫出现在他的房间里,指不定会传出什么。
      
      小夜甩了甩尾巴,从桌子上轻盈的跳了下来,爪子在在包裹里掏了淘,一张折成长条状的纸条从包裹里掉了出来。
      
      它蹲坐在纸条面前,抬头仰望着前方的千手扉间说道:“这是晴大人让我送过来的信。”
      
      千手扉间几步走过来,弯腰捡起地上的纸条拆开,上面内容还挺多的,白纸黑字几乎要占满了整张纸条。
      
      看到里面的内容后,千手扉间这才逐渐跑去盘旋在心头被晴忽悠的不满。
      
      他想知道的,写封信上写的很清楚。
      
      虽然晴没有告诉他,她的下一步,可她留下的写封信中隐藏的内容足够让他猜到一些。
      
      千手扉间想了想最近族内的安排,发现在漩涡水户的鞭挞下,他家大哥‘不得已’揽了不少活,让他空出了一些时间。
      
      虽说看似是被迫的,但是千手柱间似乎也是乐在其中得样子,他就没多加干涉。
      
      反正能让他少操点心就是了。
      
      正好借这段空出来的时间,千手扉间打算去接个长期外出的任务,就当是放松一下好了。
      
      小夜完成了晴的嘱托后就打算闪人,结果被对方一句话说的顿时乖巧的坐下来甩尾巴。
      
      “要吃点东西吗?我的手艺不比晴差,刚出锅的小鱼干可要比凉掉的好吃多了。”
      
      小夜歪头想了想,当时出门的时候,晴只是交代它把信带到,并没有强制让它回去汇报结果。
      
      所以,它完全可以在完成任务之后直接解除通灵。因为有契约的缘故,一旦它取消通灵,晴就能知道它已经完成她的交代了。
      
      于是,小夜就心安理得的坐在这里打算蹭一顿小鱼干,最好是还有多的能让它带回去。
      
      千手扉间看到小夜收回踩出去的爪子就知道它的想法了,于是嘱咐它不要跑出这间屋子之后就去厨房里做小鱼干了。
      
      花了点时间,千手扉间端着一盘刚出锅还热乎到有些烫手的小鱼干飞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以免有一些鼻子比较灵的族人顺着香味摸过来。
      
      被一盘小鱼干就收买的小夜很快就出卖了自己身体,被千手扉间摸了一下又一下,并且抱在怀里梳毛按爪一套走起。
      
      被伺候舒服的小夜喵了几声,最后踩着浑身舒爽的步子,打包吃剩下的小鱼干之后,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撸了猫心满意足的千手扉间没再用食物挽留,任由小夜解除了通灵,直接消失在房间里。
      
      京都——
      
      莲姬在侍女的侍奉下穿衣洗漱,空气中弥漫着浅浅的香味,瞥了一眼桌子上点燃的香炉,就知道晴已经回来了,这是一个信号。
      
      小巧精致的香炉最初是作为装饰品摆在这里的,莲姬本身不太喜欢那些较为浓烈的熏香。侍候她的人也都知道她的喜好,所以基本上没人会去点。
      
      但是晴点的熏香似乎是特制的,浅淡的香味下夹杂着一丝药香,闻久了有种醒脑的作用。
      
      莲姬并不排斥这个味道,相处久了,就拿这个作为相互告知的信号了。
      
      不过,与此同时的是莲姬同样也收到了藤原七郎在寅时就已经回去的消息。这让她有些意外,她以为晴会干脆利落的解决掉藤原七郎,却没想到一夜过去,他竟还活的好好的。
      
      毕竟,晴做事一向干净利落,几乎从不拖延。
      
      莲姬不紧不慢的用过早饭之后,挥手遣退了侍女,独自起身走到桌子前用签子挑了挑香炉内的熏香,香味顿时浓郁的一瞬之后就又散去了。
      
      一瞬间的浓郁香味像是一个讯号,等莲姬放下手中的签子回过头来就看到了出现在她身后的不远处人。
      
      她似乎没有换衣服就过来了,一身艳丽的花魁装扮跟莲姬陈设规矩的房间对比起来有些格格不入。
      
      高盘起来的发髻有些松散,几屡头发垂了下来,半吊在肩头上,晴挽着袖子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整个人稳坐不动,仿佛从一开始她就是坐在那里的。
      
      “虽然已经看过很多次你神出鬼没的样子,我却总是不太习惯呢。”莲姬一甩振袖,姿态优雅的坐在团蒲上,伸手接过晴推过来的茶。
      
      实际上,莲姬更想知道,穿着这么繁琐的衣服是如何做到半点存在感全无的?
      
      不愧是...忍者吗?
      
      晴胳膊肘杵在桌面上,半倚着身子一副慵懒的模样,她昨天一夜没睡,抬手借着茶杯的遮挡打了个秀气的哈欠,蒸蒸而上的热气熏得干涩的眼睛不由得泛起水光,声调拉长:“说是这么说,可我看您的表情,可是十分镇定呢。”
      
      “要是这么轻易就让你看出来,我就困扰了。”莲姬半掩着脸,眉眼弯弯,紧接着话锋一转:“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七郎。”
      
      “我不直接杀了他,您不就有机会了吗。”晴喝了口热茶,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以为您会很高兴呢,能够有机会亲手报仇。”
      
      报仇....莲姬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的兄长,藤原佐辉,跟被利用的藤原英二。
      
      可殊不知,晴提起的‘报仇’是指最初的承诺,在吉原,给莲姬喂毒并且被卖进扇华屋的罪魁祸首。

  • 作者有话要说:  扉间:我是不是又被你忽悠了。
    晴:没有啊!你看我都把行踪报给你了。
    莲姬: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晴:莲姬是个好孩子呢,虽然我的良心并不会痛。
    ps:写了这么久,我发现,扉间一直都是被晴糊弄的哪一个emmmm,几次强硬一点,就被晴打回原形了。
    突然就有点想笑。
    说起来,我昨天写完番外之后,才发现。妈耶,我中间跳过的几年之中,居然有不少剧情吗。
    因为感觉番外后续 还有挺多没写完的感觉,那个开窍方式挺不靠谱的,晴肯定不会承认,多番试探了解一下。
    虽然最后倒霉的都是扉间就是了。
    感觉扉间是我至今写的,最惨男主了,被女主压得起不来的那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