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因题材而坑掉了》长空皓月时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1-07 20:51: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章二 ...

  •   温妤又和焦贵人聊了一会儿,把她的手从她手中不留痕迹的抽出来,说,“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你要去哪里?”焦贵人忙问。
      温妤说,“我想出宫到外面看看。”
      “宫外有什么好看的。”焦贵人眉黛轻蹙,“还不如和我一起在这里吃吃茶聊聊天赏赏花……”
      温妤点点头,觉得焦贵人说的那些都很好很好,但是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不能留在这里消磨时光,“听说几日后苏家二小姐要在汀兰水榭举办宴会,我们不如就约在那天相见?”
      焦贵人思索了一会儿,终是点点头同意了,“那好吧。”
      但很快,她又逼问温妤,“除了我你是不是又约了别的女人?”
      “哈哈哈。”温妤干笑,“大家都是我的好姐妹啊,有快乐的事情当然要一起耍。”
      “哼。”焦贵人坐在椅子上生闷气,“行吧。”
      
      温妤乔装打扮一番,叫上几个大内侍卫,让他们随她出去,在暗中保护她。
      “这……毓宁郡主,您又要偷偷溜出宫吗?”被叫出来的大内侍卫面带苦笑,“这被大皇子发现……”
      “去去去。”温妤不在意的摆摆手,“少拿我哥哥来压我。我肯叫你们跟着我,你们应该感谢我才是。不然我偷偷跑出去出了事,你们都是死罪,还不快点谢谢我给你们一个保护我的任务!”
      “从不知情失察到协同共犯,属下不知道自己的待遇有没有提升,不过是从一个死罪到另一个死罪。”大内侍卫说。
      “你还顶嘴?!”温妤叉腰,质问那名大内侍卫。
      “属下不敢,属下这就跟随郡主,守护郡主。”大内侍卫对着温妤行了个礼。
      温妤满意了,“这还差不多,你们把身上那层皮给我扒了,太碍眼,跟在我附近会暴露我的。”
      “是的,属下遵命。”大内侍卫最终还是上了温妤的贼船。
      
      温妤叫大内侍卫保护自己,觉得安全很多,换上便装,和小黄门打了个声招呼,大摇大摆的从侧门出宫了。
      这位小黄门是新来的,看着温妤远去的身影,赶紧去找大内总管报信。
      小黄门弹下马蹄袖,作揖道,“徐总管,毓宁郡主偷偷出宫了,还带了几个大内侍卫随身。”
      一位头发白花花,戴着个黑帽子,面容阴柔的老者笑了笑,“小郡主总是这样想的周到。”
      小黄门不解,温妤就算带了侍卫,她这种行为也属于偷偷离宫,是不被允许的。
      “不碍事的,小郡主知道分寸,到时候会回宫的。”徐公公摆摆袖子,让小黄门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小黄门走了之后,徐公公的眼睛眯起,看上去越发像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只是有一股阴柔之气在他的身上挥之不去,“暴雨前夕,风起云涌。”
      
      宫外的世界总是要比宫里热闹的多,温妤一个人从街头逛到街尾,像是完全忘记了她出宫的目的,“糖人好玩,糖葫芦好吃,我在逛街,真棒!”
      温妤品味了一下她刚才说的话,举着糖葫芦觉得自己是一个才女,摇头晃脑,“嗯,好诗好诗。”
      “欸,你听说了吗?”路边穿着粗布衣的男人正在和别人聊天,“听说镇南侯的儿子……”
      镇南侯?温妤的耳朵竖起来,镇南侯的儿子不就是她要嫁的安梓羽吗?有情况!
      她不留痕迹的往他们那边靠了靠,偷听对话。
      
      “……安梓羽明年二十弱冠之年,要到京城接受皇帝的册封子承父业获得爵位。”粗布衣男子说,“而且他要趁着来京城的这个机会向毓宁郡主提亲!”
      “嚯!”穿着短布衣的男子砸了一下舌头,说,“毓宁郡主可是咱们皇帝陛下最宠爱的郡主了吧?听说人长的貌美如花又冰雪聪明,那位安世子真的是好福气啊!”
      粗布衣一拍大腿,“可不是吗!有些人就是不一样,天之骄子,生下来不仅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还有一个美娇娘等着他上门迎娶。听说这还是二十年前,世子郡主还在她们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定下的娃娃亲!”
      “是啊,我听我南方朋友捎来的口信说,安世子很重视明年的上京之旅,从现在开始就在为毓宁郡主筹备聘礼,各种珍奇异宝,什么翡翠啦夜明珠啦都是些小玩意儿……”
      
      温妤偷听着他们的谈话,觉得这件事不管如何,安梓羽态度还是蛮端正的,不过他可能不是冲着她本人来的,而是冲着最受皇帝宠爱的毓宁郡主这个身份来的。
      不过她也有些奇怪,安梓羽明年要来提亲的事情怎么传的到处都是了,连平民百姓都能对此品头论足了。
      出身皇家的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此事不简单,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然后她轻笑了一声,也许这件事就是安梓羽干的,他想要造势。
      “不过这也太早了吧。”温妤嘟囔着。假如真的是提前一年造势,这安梓羽的图谋也未免太大了一些吧?
      等温妤再走过一条街,她发现这件事是真的,这消息整个京城都传遍了,远在南边的镇南侯世子安梓羽明年将来京城带着丰厚的聘礼迎娶毓宁郡主。
      “难不成是哥哥干的?”温妤又想,“哥哥虽然是大皇子,但是太子之位还没有定夺,其他哥哥弟弟都有志太子之位,其中又以三哥七哥羽翼丰满最成气候能与大哥分庭抗礼,一争宝座。”
      温妤多少能猜到她与安梓羽联姻的目的,不过是大皇子为了拉拢镇南侯的助力,所以才极力推动这项政治联姻,。
      姻是手段,合作才是目的。如果镇南侯不想和大皇子合作,她就算是远嫁也是白搭。
      “所以才麻烦啊。”温妤嘟囔着,又听到别人口中谈论着安梓羽,不由得抱怨了一句,“怎么哪儿都有他啊!”
      
      “可能是你开始在意他,所以才觉得到处都是他。假如你不把他放在心上,就算外面人讨论的再多,你也是听不到关于他的消息。”一位锦衣弱冠面白无须的青年摊开纸扇,风雅的轻扇,声音韵致美好,不请自来。
      温妤有些奇怪的看向这位和她搭话的怪人,觉得这家伙好生没有礼貌,很唐突,但是她又觉得他说的话还是一点道理的,只是不过……
      “歪理呢。”她说。
      青年将纸扇收束,轻打左手手心,“确实是歪理呢。”
      温妤也不知怎么,,见他此时改了口径,又在心里觉得他这个人一点都不坚持,是个软骨头。
      总之就是看他很不顺眼。
      
      但温妤转念一想,她天生丽质难自弃,寻常小青年见到她神魂颠倒不要个脸很正常。不过她应该把京城大大小小能打过的都打过了,怎么这位不长眼的人看起来陌生的很呢?
      “你是从外地来的吗?”温妤问。
      “正是。”青年抱拳说道。
      “那你一路上一定听了不少见闻?”
      “没错。”青年笑了笑,“这位小姐,我看你对安世子很感兴趣,不如我们到茶馆里聊聊?”
      温妤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才抬起头,展颜一笑,“我觉得你说的挺有道理的。”
      她现在确实很在意她那个未婚夫,有个能获取消息的机会也是不错。假如这个人真的敢耍花招的话,她就让跟着她出来的那几位大内侍卫撕了他x
      
      青年,不,应该说安梓羽浅笑着,领着温妤到旁边的和韵茶坊落座。

  •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以为我是路过的,其实我是你未婚夫哒!
    ——
    明天要去拔牙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入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