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杯酒不曾消》浪荡四哥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12-03 19:04: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年少1 ...

  •   23年前寒冬腊月里的一天
      
      刚满6岁的沈星辰睁开眼睛,眼前是画着小兔子吃草的天花板。他眨着眼看了一会,头一偏,发现一个三十多岁面容清秀的女人,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小朋友,你醒了?”
      沈星辰撑着床坐起身来:“阿姨好,我这是……”
      “噢,这是我工作的地方,你爸妈出差去了,拜托我照顾你一阵子。”她的声音很温柔,笑容在她的脸上,显得空气格外的温暖。
      “可是,吴妈呢?”沈星辰迷茫的看着四周,“我饿了。”
      
      ……
      
      前一天夜里,一个半大的孩子抱着一个昏睡的幼童,敲开了福利院的门。院长惊慌地把他俩带进了自己的房间,把幼童放在床上之后,她看着站在身边的那个半大孩子。
      “周阿姨吗?”孩子轻声说。
      “你是沈家的……”
      “对,老爷遇到了麻烦,让我把少爷送到您这来,”孩子的眼神非常坚定,虽然无法遮掩全身上下的狼狈,但语气中丝毫没有慌张。
      “他们怎么了?”
      “家里进了坏人,我拼了命把少爷救了出来,老爷和夫人…..我不知道怎么样了。”孩子说到一半,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
      周婷把他抱进了怀里,摸着他的头,想要安慰一下这个孩子,可自己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他突然挣开了周婷的怀抱,昂起头说:“周阿姨,我没事,老爷吩咐了,请您一定要保护好少爷的安全。”
      说完,他转身就走出了门。周婷愣在原地,突然开门追了出去,可夜色中哪里还有半个孩子的影子,她甚至都没来得及问一声他的名字,没来得及问他这么个半大的孩子要找何处容身。
      周婷跟沈星辰的爸妈是发小,三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一直混迹在一处。沈煜夫妻年轻时就是一对公认的金童玉女,二十五岁的时候不负众望的走到了一起。于是暗恋沈煜多年的周婷也只能将这份感情深埋在心底。
      原本三人都在政府特殊部门工作,后来因为沈夫人学术能力太出众,被调去了一家秘密的化工科研所,一直负责一些国家机密的化学科研工作,而沈煜就负责带队保护妻子团队的人身安全。周婷之前也在沈煜的队里,但是每天看着日益恩爱的夫妻二人,周婷的心里越发无法承受,最终还是离开了。
      直到多年后,一直没有跟沈家联系的周婷突然接到了沈煜的电话,原来,这么多年这三个人虽然不曾打扰对方,却一直没有放弃互相关心与惦念。沈煜知道周婷当上了城郊一所福利院的院长,于是拜托她收留自己的儿子。
      周婷听着电话里沈煜焦急的声音,猜到可能是出了事。没等开口问,沈煜就丢下一句“如果哪天我们出事了,会有一个少年把我儿子送到你那去,拜托…一定要保住他的命”,紧接着电话就突然断线了。
      周婷从接到电话开始就一直心绪不宁,时刻担心着沈煜的安危。于是她四处找以前的好友帮忙定位到了沈煜的手机,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救他们,一队身穿黑衣制服的男人找到了她。他们拿出证件,说明了身份,告诉周婷现在沈煜一家正陷入极度危险的境地,组织上暂时无法找到他们。他知道周婷已经找到了他们的藏身处,希望她能据实告知,好去救人。
      周婷也怀疑过,但是当时关心则乱,来人的身份不似造假,于是就把沈煜的定位点告诉了他们。她没有细细斟酌为什么他们会找到她,为什么他们会知道自己定位的事情。在陷入感情与焦灼状态的女人的脑海中,可能原本只要转念一想就能揭穿的骗局,也仿佛变的精心设计毫无破绽。
      果然…….当天深夜,昏睡着的沈星辰就被送来了。
      
      ……
      
      “吴妈身体不好,从今以后,我会照顾你的。”周婷温柔的说着,一手摸着他的脸,“你饿了?那我给你做点吃的。”
      沈星辰突然有些疑惑——吴妈怎么会身体不好了呢?!
      片刻之后,周婷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小馄饨走了进来。沈星辰已经饿的不行了,也不要周婷喂他,端过碗来就呼呼的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饿了,那一刻他觉得那碗小馄饨是这个世上最好吃的东西了。
      “阿姨,”吃完之后,沈星辰才想起来什么,“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周婷一愣,眼前这个只有6岁的孩子,居然表现的像个有风度的绅士,礼貌、沉稳。不禁又让她想起了沈煜,她不自觉的笑了一下——简直跟沈煜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对人永远是一副风度翩翩的公子哥的样子。
      “我姓周,”周婷接过他手里的碗,“就叫我周阿姨吧。”
      “周阿姨,”沈星辰眨巴着眼睛,“我叫沈星辰。”
      “我知道,”周婷始终微笑着,“我还知道,你的生日是元旦,农历腊月十四。”
      原本沈星辰脑海里一直在思考这位从未谋面的阿姨说是爸妈的朋友是不是在忽悠他,毕竟,她都不知道吴妈是谁,但是听到她说自己的生日,应该没有骗他。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的。睡前最后的记忆是他问爸爸为什么还没过年外面就开始放炮了。爸爸说要跟他玩捉迷藏,让他躲在衣柜的暗格里,如果妈妈找不到他,就做红烧肉给他吃。他满心期待的在漆黑的暗格里不知道躲了多久,听着外面的鞭炮声和欢呼声。很久很久过去了,妈妈也没找到他——这下终于有红烧肉吃了——沈星辰开心的笑着,想着想着居然睡着了,一直也没有吃上红烧肉。
      再次醒来,就看到了小兔子在吃草…
      
      ……
      
      福利院里孩子不多,但是各个年龄段的都有。
      周婷发现沈星辰异常的好带,他从不像有些刚来的孩子那样哭着喊着找妈妈,也不像有些孩子挑食闹觉,他表现出来的修养和懂事一点也不像一个只有几岁的幼儿。别的孩子不上学的时候在院子里追逐打闹,这个哭完那个哭,沈星辰却时常溜到厨房去帮师傅们干活,时间一长,洗菜,择菜,配菜,他都干的很顺手。食堂几个大叔也非常喜欢他,经常给他东西吃,给他开小灶,他也很有礼貌,叔叔前叔叔后的把几个大叔哄的眉开眼笑。吃完之后,他就心满意足的走了。
      有小姑娘被气哭了,他会主动上前帮人家擦眼泪,还安慰人家。周婷发现,他特别喜欢安慰小姑娘——往怀里一搂,摸摸头,拍拍背,在耳边悄声说着什么,有时候把人家的手牵起来在手背上落下一个吻,过一会,小姑娘就破涕为笑了。每次看到这个场景,周婷就会心一笑——这小东西,长大了肯定不是个省油的灯。
      每天晚上,周婷回到房间,沈星辰都会来敲门让她教自己学习,学什么都可以,只要是他不会的。周婷开始想着打发小孩子太简单了,随便找些英文字母、汉语拼音就行了,然而事情却让她大跌眼镜。
      “周阿姨,这些我早就会了,”沈星辰真诚的望着她,“您能教我一些别的么?”
      周婷又找了些英文单词和唐诗三百首,结果,同样的话又传进了耳朵里。
      “你已经学了这么多了?”周婷很是诧异。
      “我已经学到小学六年级了,简单的英文对话,日文对话,数学计算,文言文,都会一点。”沈星辰手里还拿着笔,随时等着周婷传授他新的知识。
      “你……确定今年6岁?”
      “对啊,我从2岁开始认字背唐诗学音标。”沈星辰看着周婷。他有个好习惯,说话的时候会看着对方的鼻梁处,让人感到尊重而不会尴尬。
      周婷突然觉得有一道闪电劈在眼前,同样是喝奶长大的,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么?
      “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吴妈!”
      “你爸给你找了一个大学生当保姆?”
      “不,她不是保姆,是妈妈的助手,经常来照顾我而已,是个很漂亮的姐姐。”
      “……那你为什么要叫她吴妈?”周婷惊讶的问。
      “我要喊她姐姐,她不干,非要我这么叫她,时间久了,我也就叫习惯了。”
      周婷没忍住笑出声来,心想“果然…林静的人性子都比较奇葩。”
      “难怪我经常见你一个人在图书馆里看书,开始我还以为你在看小画书呢。”周婷欣慰的摸摸他的头。
      “我3岁就不看动画片那些东西了,太无聊了。”沈星辰一本正经的说着,像个小大人,有那么一瞬间,周婷觉得自己眼前的不是沈星辰,而是回到了小时候,坐在沈煜对面跟他聊着天。
      “星辰,”周婷若有所思地说,“你喜欢阿姨吗?”
      “喜欢啊,”沈星辰重重的点了点头,“周阿姨长的这么漂亮,这么温柔,人又这么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呢,等我长大了,我也要找你这样的做老婆。”
      周婷眼眶瞬间就湿润了,一下子把沈星辰紧紧的搂在怀里。
      沈星辰依然很淡定,他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拒绝了眼前这个什么都好的阿姨,选择了他妈妈;他也不知道,这个温柔似水的阿姨曾经在他爸爸的手下,一个人放倒了七八个小混混。
      
      人的童年真的是一段很奇妙的时光,那时候的经历与记忆可能会严重的影响之后一生的喜好与选择。
      
      “那…”周婷放开了沈星辰,“阿姨给你取个小名好么,只有最亲近的人才会唤的小名?”
      “好啊!”
      “你是腊月十四的生日,就叫十四吧。”周婷看着眼前的孩子,那张脸已经出落成心上人的模样,举手投足都带着他的影子。
      “嗯!”沈星辰微笑着,心想——吴妈说的果然对,聪明懂事的孩子就是讨人喜欢。
      从那天起,大院里天天都回荡着院长的呼唤声——“十四,过来。”“十四,别看书了,出来一下”……久而久之,院里的孩子都不记得沈星辰的名字,只知道他叫“沈十四”。
      周婷也丝毫不掩饰她对沈星辰的宠爱,她想以沈星辰为典范,让孩子都变成一个礼貌懂事又有修养的人,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孩子心理都很阳光的,逐渐就出现了好几个小群体,想着法儿的排解心里头的妒火。
      例如:
      在食堂“不小心”把沙子撒到沈星辰的饭里;
      在雨天“不小心”把泥水踢到沈星辰的裤腿;
      在操场“不小心”把鞋印踩在沈星辰的新球鞋上;
      等等……
      沈星辰从不生气,每次都微笑着说“没关系,我少吃点也可以”“没关系,我自己洗洗就可以了”。一边笑,一边盯着对方的脸,似乎要牢牢的记到脑子里。当天晚上,每个“不小心”的孩子都会毫无例外的被床垫里的针扎到屁股;上厕所的时候被锁在隔间里,头上浇下一盆冷水;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发现衣服没了,就连柜子上了锁的都能不翼而飞。没有人看到是谁干的,只有沈星辰每次听到类似消息的时候会微微一笑。
      几次下来,大家做事就不再那么“不小心”了。
      
      被周婷在大院里护了大半年,终于要出门了。九月,开学的日子到了,沈星辰要去上小学一年级了。
      他并不像大多数孩子那样对上学满怀期待,可以有一种全新的环境,可以有新的朋友一起玩。沈星辰既不喜欢新环境,也不喜欢认识新人,甚至连未来6年要学习的新知识也早已滚瓜烂熟牢记在心。周婷甚至一度认为,不善与人相处可能是沈星辰性格中唯一的短板了。
      但是不上学也不行啊,于是第一天,沈星辰别别扭扭的去了……
      
      开学第一课,班主任语文老师让大家进行自我介绍。她想着这些小孩子无非就是说下自己叫什么名字、几岁了、爸妈是干什么的。于是她悠闲的坐在讲台边,静静地听着。果然,每个孩子的套路都是一样的,全班二十几个孩子,估计要不了半个小时就能结束了。然而,她忽略了她的班里有一个特立独行的奇葩。
      沈星辰听着千篇一律的自我介绍,觉得这学上的简直是太无聊了,他实在不想跟这些幼稚的小鬼一样。于是,轮到他的时候,他站在讲台上,用英、日、法三种语言完成了长达两分半钟的自我介绍,说完之后也不管别人的反应,径自回到座位上坐的笔直。
      刹那间空气突然安静……他的同桌是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姑娘,转过头来惊恐的看着他,说:“沈…星辰?”那可能是她唯一听的懂的几个字了。
      “对。”
      “啊!你是中国人啊!”小姑娘长叹了一口气。
      沈星辰心想——“废话”,但碍于对方是个女孩,于是回以阳光暖男的微微一笑。
      讲台上的老师彻底蒙圈了,前几句英文她勉强能听的懂,后面的部分压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愣了半晌,她拍了拍自己的脸,喊道:“好,下一位同学。”于是,又开始“我叫xx,我6岁了,我爸爸是xxx”的循环模式。
      沈星辰在学校一站成名,很快全校师生都听说了一(1)班有个奇葩,时不时的就有人在他们班窗外朝里张望,还有时候指指点点。沈星辰依旧很淡定,除了经常对女孩子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之外,很少与人说话。因此,他那高冷的形象也深入人心了。
      周婷时常去开家长会,老师们开始都以为她是沈星辰的妈妈,每次她一去,就一窝蜂的涌上来。再后来,周婷一现身,老师们已经挤不进去了,最里面的三层被各种焦急的家长占领了。有问作息时间的,有要学习笔记的,有拿着小本子准备记下超神秘诀的,更有甚者,说自己家孩子成绩太差了,想要沈星辰的一张照片回家供起来每天拜一拜。
      周婷也不知道沈星辰的秘诀是什么,只能告诉他们,他回家从不写作业,就喜欢看电视剧,家长们听完,瞬间崩溃了……事实也确实如此,沈星辰在老师讲课的时候,一边用耳朵听着上课内容,一边在下面写作业,等到下课、放学了,作业也就写完了。
      某一天,他听班里的一个同学讲起去香港旅游的经历,沈星辰回到院里就找周婷要香港电视剧看。那个年代能去一趟香港,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可以算是比登天还难,沈星辰却觉得没有什么稀罕的,看电视不是也一样么。
      他专找粤语原声配中文字幕的片源,那个时候,TVB和亚视在香港已经很红火了,但是在内地的资源却并不多,周婷费尽心思给他找了几部时下比较火的电视剧,每天放学后,沈星辰就坐在房间里津津有味地看,大概就是从那时候起,他爱上追剧的吧。
      
      又因为一次契机,在沈星辰开学那天一站成名的三个多月后,他又一次火了……
      
      那是学校筹备新年联欢会,要各个班都出一个节目。沈星辰向来不喜欢掺和这些无聊的活动,要不是因为每个学生都强制要去,他肯定会很开心可以放半天假在房间里看电视。然而,沈星辰早已声名远扬,班主任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露脸的机会。撵着沈星辰哄了好几次,都被温柔的拒绝之后,班主任找到了周婷。周婷开始也不想让他去抛头露面,毕竟为了他的安全着想。但是后来年级主任都出面了,跟周婷说,哪怕上台朗诵一首外语小诗也是可以的。最后周婷被迫无奈,让年级主任答应,不能报他的名字,怕孩子太小,最后再骄傲了,对成长不好。年级主任见周婷松了口,什么条件都能一口答应。
      结果联欢会当天,底下坐满了老师、学生、家长们,沈星辰在台上没有朗诵,没有背唐诗,没有演算二元一次方程,而是…唱了一首粤语歌。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会的,连周婷都莫名其妙。少数听过那首歌的大人们认出那是一部很火的港剧的主题曲,而大多数的师生只知道,那是广东话…听不懂…关键是还跟原唱一样的好听。
      于是……一唱成名……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大家不知道这个神一样存在的别人家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一(1)班是个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如果不是校长一意阻拦,估计整个一年级只能并成一个班了。
      沈星辰的生活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还是跟原来一样的上学、放学,似乎对什么都没有兴趣——除了帮助女同学。他唯一的爱好就是每天放学之后在学校隔壁的小店买一个很小很小的炸鸡腿,当然…还是周婷给的零花钱。
      在那个年代,每天放学都能去买零食的,就算是露富了,只是沈星辰并没有这么复杂的想法,他只是觉得,那个鸡腿太好吃了,但是每天只能吃一点点,因为是油炸的,对身体不好。
      终于,某天,沈星辰不负众望的被堵在了一个小巷子里。
      “哟,这不是那个风靡全校的小神童嘛!”四个看上去十一二岁的虎背熊腰的男孩子拦住了沈星辰的去路,为首的那个胖子边说边走到沈星辰的面前,伸出手想挑他的下巴,“小美人,长的这么标致,你是公的还是母的啊?”
      沈星辰把头一偏,迅速后退了几步,躲开了他的手,闪到离他三米远的地方。
      “你们要干什么?”沈星辰冷冷地说,语气里没有一丝恐惧的气味。
      那几个男孩当下愣了一会,他们在这片儿也横行了不少时日了,每个被拦的孩子在这一刻都会吓得抱头大哭,或是干脆往地上一坐,清醒一点的也是调头就跑。而眼前这个看着只有六七岁的孩子却如此的冷静,,还带着一丝冷漠。
      “干什么?”为首那个胖子阴森森地笑着,“哥儿几个最近手头紧,想借几个钱花花,也没多少,你少吃一星期鸡腿就够了,也为了你身体着想。”
      “没了,”沈星辰把手放进了口袋,握住了口袋里的辣椒喷雾,打从上学那天,周婷就让他把辣椒喷雾装进口袋里,“刚买鸡腿花光了。”
      语气还是很冷漠,仿佛眼前这四个不是打劫的,而是想找他扶贫的弱势群体。
      “没了?”胖子并不罢休,“那就肉偿吧,看你生的这么美,陪哥几个爽爽,就当你给了钱了。”
      “哈——”沈星辰不屑的笑了一下,“你毛长齐了么?东西长结实了么?拿什么爽啊?”
      这句话好像突然惹怒了那几个,大概觉得沈星辰太弱鸡,对他们构不成威胁,胖子摆了摆手拦住了后面三个,自己朝沈星辰走了过去,带着一脸凶相,想在气势上压倒他。
      沈星辰的手在口袋里紧紧的攥着,只等那人靠近……
      那胖子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空气中都弥漫着紧张的气味…谁知,他刚走到一半,脚步突然一顿,“砰”的一声,直直的倒在了地上……连一句脏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沈星辰一愣,他眼神特别好,刚才那一瞬间,别人没察觉,他却隐约看见空气中飞过了一根极细的东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