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是无情却有情》风千里 ^第16章^ 最新更新:2008-11-18 13:12:2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十六章 师傅之死 ...

  •   等我再回到没药坊时,却遇到了另一个晴天霹雳,师傅,过世了!
      我和无情走到了药坊前,可是药坊门楣上竟然挂着白色的灯笼,我的心一沉,害怕的感觉向我袭来,令我驻足不前。
      “百草……”无情轻声的呼唤我,令我又有了一丝前进的勇气。我一咬牙,跑进了药坊。
      白色,整个药坊都是白色的。那个放着祖师爷灵位的神龛上,多了一个灵牌,我突然很讨厌为什么自己有这么好的视力,能清楚的看见那上面的字。而芷妍就跪在那里,一双眼睛哭得红肿。一见我进门,便扑到我怀里。
      “师姐……”芷妍还在哭泣。
      “……”不会的,不会的!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这一切都说明了,师傅,过世了!我没有伸手抱住芷妍,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种感觉,就像奶奶去世时一样。
      “百草……”我忘了,无情跟在我身后进来了。
      我轻轻推开芷妍,魂不守舍的走到师傅的灵前,跪了下来。“师傅……”
      师傅对我来说很特别,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师傅算是我第一个亲人,一个像父亲一样教导我的人。可是,师傅现在不在了!温热的泪水在脸颊上流淌,可是我却发不出声,也动不了。
      我跪了多久,我也不知道,等我想再站起来的时候,双腿却麻木了。
      “百草……”是无情,我倒下来的时候,是他接住了我,然后我的眼前一黑,没有了意识。
      ……
      “师姐她是伤心过度,休息下就好了!”我的意识慢慢恢复了,听到了芷妍的声音,微微眯起的眼睛,看到了周围的人,世叔、雪姨、无情他们都在。“大家先出去吧!”房间里很快就安静下来了,大概大家都出去了吧。
      伤心过度!还记得那时候师傅说我是个感情内敛的人,重要的事情、人全都放在心里,从不轻易提起,久了,就连自己都不知道了。是啊,原来师傅在我心里这么重要,可是我一直都没有发现。
      师傅,第一次见师傅,惊叹他的医术精湛,感叹他的仁心。是师傅,在这不算长的相处中,慢慢改变了我很多的东西。师傅……我没有睁开眼,可是我知道自己在哭。脑子里都是师傅的音容笑貌,微笑、生气、紧张……师傅没有儿女,他说过:“百草,你就是我的女儿!”
      师傅……你真的……走了吗?我竟然,连你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师姐,你醒了!”
      我微微张开了眼,“芷妍,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芷妍还在抽泣,用她那哭得嘶哑的声音缓缓道来:“我们在回京的路上,发现了师傅,那时候师傅已经……已经……”她没有说出那个字,我知道,她也很伤心的。“师傅手上拿着一株七仙女草,应该是为了采它,才从山崖上掉下来的!”
      “为什么,不等我回来?”我连师傅最后的样子都没有见到!
      “对不起……师姐……我们见到师傅时……他已经……腐……”
      我长长的吁了口气,是了,是腐烂了吧!师傅,对不起,对不起……
      师傅的葬礼办的很简单,可是却来了很多人,师傅是个宅心仁厚的大夫,救过许多人。我和芷妍有些忙不过来,多亏了雪姨他们帮手。
      三天后,没药坊正常营业,我想这应该也是师傅的意愿!
      七天了,虽然日子还和以前一样,但师傅的确不在了。有时候在药坊,我总是想起师傅坐在那里给人号脉、开药。更多时候,我都愿意出诊。
      今晚耽搁些时候,我从病人家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们家住在城外,要回去必须经过郊外。夜路走多了,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不一样,虽然今晚没有月光。我走到树林时,隐隐约约听到有笛声飘过,清脆、悠扬。我顺着声音走去,看见一盏灯笼,还有一袭白衣的无情。有些诧异,会在这里遇到他。我慢慢走进,笛声突然停了下来。
      “你怎么在这里?”我问他。
      “散步!”
      “散步?”天都黑成这样了,还出来散布,谁信呢!
      “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
      “你一个女儿家,都不知道早些回家吗?”他,在担心我?
      “出诊嘛,晚些也没关系。”
      “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无情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似乎真的很担心我。
      我微微一笑,“没关系,不会有事的!”因为我会功夫,普通的江湖中人,不是我的对手。
      “万一有呢?”无情显得有些急躁。
      “你……在这里等我啊!”
      “……我是来散步的,只是碰巧,遇到了!”无情急着辩解的样子,让我觉得有些可爱。
      “哦!”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很暖,很暖!
      “看你一个人,我送你回去吧!”真的是在等我?
      “好!”
      今晚云层很厚,挡住了银色的月光,多亏无情的灯笼,我们才能看清路。我们一路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药坊前。
      “没事了吗?”无情偏过头问我。
      “嗯,没事了!”我知道,他是在问师傅的事。
      “世叔和雪姨很担心你!”
      “嗯,明天我去神捕府。”这段时间,确实让他们担心了,我应该让他们放心了。“到了!”这么快,就到药坊了。“真的……谢谢你!”
      “不用客气!”无情说完又好像发现自己似乎说错了,还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没有开口。
      “我进去了!”
      “嗯!”
      第二天我去神捕府,见过世叔和雪姨,两人见我已经无恙,也就不再担心了。
      我从神捕府会药坊的途中,遇到了林伯。林伯住在城东,和铁大叔一样是铁匠。
      “沐姑娘!”
      “林伯!咦,林伯,你的手怎么了?”我才注意到林伯的手还绑着绷带。
      “哦,这个,哎,人老了就力不从心了,打个铁也会打到自己。不过,现在快好了,多亏了龙医师啊!”
      “师傅?”
      “是啊,我还记得是初三那天,龙医师亲自来给我包扎的,还说三天后来给我换药,没想到啊!哎……”
      “换药?”师傅是初四离开的,如果去了寿辰村,怎么可能三天就往返?难道是师傅临时决定的?可是师傅一向看重病人,不会不告诉我们要帮林伯换药的?一时间,关于师傅的行踪,我产生了诸多的疑惑。“林伯,我师傅没说过他打算去哪里吗?”
      “这……没有啊,没听说!不过,他好像说那几天病人有点多,自己要留在药坊看病。嗯,好像是这么说的。”
      林伯的话,越来越让我觉得师傅的行为有些诡异了!
      “谢谢你,林伯!”我想,也许我该做些事了!
      “诶,这小姑娘,怎么一阵风似的!”
      我回到药坊,去了师傅的房间,希望能找到点线索。师傅走后,我和芷妍没有动过师傅房间的东西,一切都维持着原来的样子。我打开师傅的衣柜,里面的衣服摆放的很整齐,这是师傅的习惯。
      “师姐,你在干嘛?”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进来的是芷妍。
      “没什么,有点想念师傅,所以……”我想先把事情查清楚再告诉她。
      “原来如此!我也是。最近一闭上眼,总是会想起师傅!”芷妍的目光扫过屋子,大概是陷入了沉思。
      “是啊!对了,芷妍,师傅出门前有没有交待你什么其它的事情?”
      “其他事情?”芷妍一脸的疑惑。
      “是啊!”
      “师傅只是说他要去寿辰村,其他什么也没说了!”
      师傅是个细心的人,不会忘记林伯的事情的,即使走得匆忙,也会交待一下的。
      “师姐,师姐,你怎么了?”芷妍的脸凑到我面前,打断了我的思路。
      “啊!”冷不丁的被芷妍惊了一下。“没什么!对了,外面晒的药材还没有收呢,我去收了吧!”我找了借口先离开,不想让芷妍觉得奇怪,毕竟这件事我也只是怀疑,一点线索都没有,还是不该说出来。
      “师姐……”我都出师傅的房间,没注意到身后的芷妍一脸怪异的表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