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冬寒》零度火花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9-08 10:43:3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动情 ...

  •   自打傍晚夜西寒冷着脸离开,便把自己关到房间里,除了让小厮送了几坛子九酝春,不得任何人靠近,就连花慕也吃了闭门羹。
      “你不是什么都做得到,你不是什么都做得到,你不是什么都做得到……”脑子里盘旋着花慕的话,像一把利剑剜的心口流血: “是啊,眼睁睁看着你投入别人的怀抱,我却什么都做不到!就连长的几分像你的人,也不把我放在眼里!”然后奋力将桌上的酒坛拂下。
      哗啦一阵碎响,小厮赶忙推门进去查看,却迎来一个空酒坛子砸在脚下,吓了一身冷汗,“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夜西寒怒吼道,“等等!再给我拿两坛酒来!”
      小厮唯唯诺诺的点头答应着退了出来,见到花慕就如同见到了救星般,愁眉苦脸道:“公子,您看这,如何是好啊?”
      花慕轻轻皱眉,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就成了这样,明明两个人相处的越来越好了不是么?难道是因为自己戏弄的太过分了?
      夜已深,夜西寒依旧独自在房中自斟自饮,着实有些喝大了,只是因为心中苦闷: “为什么我喜欢的人总是要拒绝我!”一仰头,又是一杯。
      “走水啦!走水啦!”忽然听得前厅里有人大声呼喊。夜西寒站起身,摇摇晃晃的就出门查看。刚走了几步,就瞧见前厅大堂里隐隐跳动着火光,印在屋顶和墙壁一片红光和混乱的人影。夜西寒醉眼朦胧的看见这场景,瞬间与梦中可怕的景象连在了一起,慌乱的摸索到花慕的房间。此时的花慕也被吵醒,正欲出门就被冲进来的夜西寒撞个满怀。
      夜西寒脸颊微红,满目惊恐,抱住花慕口齿不清地嚷了几句便醉倒了: “火啊!火啊!到处都是火!快逃!快逃!”
      天不怕地不怕的你,如此怕火么?花慕望着怀中的人,那般无助惹人怜爱,此时的他才符合了那样稚嫩的容颜,平时总是一副高深老成的样子,让人哭笑不得。不过听闻楚门的人出师之时都已经二百岁有余,只是有童颜不老之心法的缘故让人看不出年龄。那么……花慕再次低头看了看怀中迷乱的人儿,身为楚门八长老的你,有多少岁了呢?
      此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花慕这才想起方才夜西寒嚷着是有火的,于是立刻抱起夜西寒欲出门。门外却传来了小厮的声音: “姑娘公子们且安心吧,火势已经控制,并无大碍了,请早些歇息。姑娘公子们且安心吧,火势已经控制,并无大碍了,请早些歇息……”
      声音已从房门口远去,花慕收回脚步,转身朝自己的卧榻走去,将怀中的一团“烂泥”轻轻的放在床上,正欲松开手去拉被子,却被一道猛力拽得跌倒在床上,然后就被人翻身压在了身下。
      夜西寒粗鲁而又迷乱的撕扯着身下人的衣衫,一边胡乱的亲吻着,一边口齿不清的呢喃: “为什么?为什么不喜欢我?为什么丢下我?”一句一句的重复,透出无尽的痛苦和凄楚。
      感受着滴落在脸颊的那颗微温渐凉的液体,花慕刚要挣脱的动作一滞,仿佛是石子投入平静湖水一般,在心中激起一阵阵涟漪。回想起这段时日来的接触,望着眼前放大的俊脸,花慕不禁抬手抚摸着。
      衣服一件一件的剥落,当两个人都坦诚相见时,花慕封闭的心,也渐渐开启,翻身拥住夜西寒纤瘦的腰身,温柔的亲吻着。从嘴唇到耳际,继续滑向脖颈。夜西寒只觉得那嘴唇所到之处都酥麻火热,如同窜起的火苗一直燃烧到小腹之处,原始的欲望驱使着他本能的再次翻身将花慕压在身下,膝盖挤进双腿将其顶开,腰身猛的向下一沉。
      花慕心中一惊,刚欲开口,却被突如其来的痛楚将到了嘴边的话变成了痛苦的□□:“啊!”
      酒精和欲望支配的夜西寒头脑已经麻痹,动作却并未受到任何影响,依旧激烈的撞击着,内心所有的恐惧和爱恋在此刻全部化作激情,他只想要释放,释放……
      起初的剧痛已经散去,交合之处渐渐传来酥麻的快感,花慕伸手揽住身上律动的男人,嘴角微微扬起,一颗晶莹的泪光从眼角悄然滑落,你竟成了我第一个男人……
      屋内一片旖旎,屋外皎洁的月色挂上羞赧,扯过一片轻纱遮住自己,也遮住了满天闪烁着窥探的星辰,窗前垂下的菟丝花害羞得合上花苞,掩在层层叶片背后,似有似无的发出一声轻叹,天啊,地啊,我神赛特啊,伟大的沙漠之子与楚门长老结合了!
      翌日,清醒后的夜西寒不可思议的望着床上那朵绽开的蔷薇花,眼中充满了不解。看着他好笑的样子,花慕忍俊不禁,揽过夜西寒,宠溺的将下巴抵在他头顶,淡淡的陈述道:“我最擅长的就是驭马,无论是马还是人都是我骑别人,被人骑……你是第一个。”
      夜西寒听得动容,抬头,微薄的粉唇压上他的,再次翻身上马,又是一番云雨……
      接连十日,两人一直腻在房中,第十一日花慕终于忍不住,将夜西寒赶出去透透气。夜西寒接连得到莫大的满足,也乐的听话,索性就出来逛逛,听听书,品品茶。坐在一品茗二楼的雅间里,听着说书先生声情并茂的讲述,心情也是大好,时而自顾自的咧咧嘴角傻笑,露出两颗俏皮的犬齿。
      同样是二楼,在夜西寒东北方向的雅间内,一个浓眉大眼线条刚毅的男子一直看向夜西寒的方向。只见这名男子一身黑色绣金线花纹的斜襟过膝长袍,墨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开来,滴滴当当坠了许多处发饰,下颚一缕长须束在一起,也坠了件半寸长、小拇指粗细的黄金饰物。“有什么线索?”声音干净圆润,并没有丝毫的沙哑粗犷,却也不失男子气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