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冬寒》零度火花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09-03 09:31: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3 遇刺 ...

  •   夜西寒取过花慕手中的杯子,将剩余的水一饮而尽,脸上换了满不在乎的调笑,“是!又如何?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了,只要你不从了我,你的客人,来一个我杀一个!”
      花慕不愿与他纠缠此事,又问:“你是楚门什么人?”
      听到花慕如此问,夜西寒着实心惊了一下。“秦岭峰之巅,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牵猛兽,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这是多少年后,世人对曾经秦岭楚门的传说。而真正窥得楚门虚实之人凤毛麟角。
      想不到他小小一届魁首竟能察觉出自己是楚门之人,看来也不是简单的人物,有意思!反问道:“何出此言?”
      花慕自顾自坐下,为自己重新倒了一杯水,夜西寒下意识的指尖动了动,花慕感受到周围空气和指尖温度的变化,笑了笑,道:“楚门有一门武功为寒功,可凝水为冰,发功时寒气逼人。如今看来,凡是含有水的东西,你都可以冰冻了他。”
      夜西寒没有想到他竟如此了解楚门,心中充满了疑问,“不错,我就是楚门八长老,夜西寒!阁下也别遮遮掩掩了,自报家门吧!”
      花慕浅笑,淡淡的说道:“家门早已报过,在下京城第一花魁,花慕。不过刚好数年前机缘巧合识得枯荣,也算是一段美好的情缘。”说罢放下杯子,抬眼望着夜西寒。小子,搬出你掌门如何?
      夜西寒眉头一皱,似问似答道:“你是掌门的人?”随即直直的望着花慕,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破绽,试探地继续问道:“那你可知掌门如今在何处?”
      花慕垂下眼睑,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许久没有做声。夜西寒笑了,跳下床,来到花慕身边,将其杯子卸下,握住了花慕的手:“她上一次来找你是什么时候?嗯?别自欺欺人了,还妄想用掌门让我知难而退?据我所知,她的踪迹在江湖中已经多年未见,况且以他近百年来的艳名,你不过已是过往云烟罢了。只有我,如今对你才是真心喜爱!”说着,另一只手顺着花慕后背的线条滑向腰际。
      花慕后背一阵酥麻,心中轻轻抖了一下,不着痕迹的挣脱了夜西寒站起身,说道:“你不在乎这前尘过往也罢了,我的态度不会改变,你执意留在这里我也不拦你,不过你日后不得再伤人性命。”说完便不再理会夜西寒,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
      夜西寒还就真的这样赖在一世安大半个月,平日里喝喝酒,听听曲,逛逛街,没事骚扰骚扰花慕,倒是不再招了旁人过夜,至于这段时日以来花慕的恩客,倒是真的未再有性命之虞,却也是被折磨的惨不忍睹。后来竟传闻花慕身边来了一个夜叉,谁近了花慕的身就会遭到夜叉的报复,以至于后来便无人敢来招惹花慕,一世安的管事脸色越发的难看,敢怒不敢言,好在夜西寒出手倒也阔绰。直到花慕轮换到了燕飞天处,他也跟着转战到花慕隔壁的房间。
      一直被叨扰的花慕被夜西寒缠的不胜其烦,这日换了骑马装术,准备去郊外驯马场纵横一番。出了城门,行人渐少,察觉到异动的花慕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似花花公子的模样,怎的会对自己如此执着?心思一动,花慕调转马头,大力甩了一记马鞭,选了另一边僻静的小路狂奔而去。
      这边远远跟着的夜西寒见状,顾不得能否被发现,也快马加鞭的追赶过去。孰料这树林中的路根本可算是“无路”,七转八拐,深浅不一,不熟悉路况的夜西寒又一直躲避着“怪魔乱舞”的树丫枝杈,不消一会,便不见了花慕的踪影。
      “该死!”夜西寒重锤一下马背,不甘的咒骂了一句。而□□马儿因这一拳有些吃痛,扬起前蹄嘶鸣一番以表达自己的不满,险些将毫无防备的夜西寒掀翻,好不狼狈,内心更加气愤。
      话说已经到树林深处的花慕勒紧缰绳静静听了一会后,确认“跟屁虫”已经被甩掉,轻轻松了一口气,可却不由得觉得内心空了一块,苦笑着摇头,将这莫名的失落摇掉:花慕啊花慕,难道忘了当初的痛,还要重蹈覆辙吗?
      花慕骑着赤色高头大马向马场方向踱去,马蹄踩着先前落下的枯叶沙沙的响着,与树枝上随风翻动的叶片一同奏出独属于这片树林的孤独乐章。随手扯下一片叶子举到眼前,叶片的脉络在阳光的照射下清晰可见,从树叶的根部,向一张网一样延伸到叶子的每一处,直到叶片的边缘,就像……就像父亲一心一意编织的这张网,也许自己就是这其中一根被安排着只能向前延伸的脉络……
      一阵劲风卷过,抬起头通过树叶中间的虫洞望着天空洒下的点点阳光逐渐消失,挪开叶子,看到天空中飘来几片黑色的云朵:看来是要下雨了。心中也没了要去驯马的兴致,索性还是回去罢了。
      返身刚走了几步,马儿便停住不肯再走,立在原地颇有些焦躁的喷着气息,而此时身边的树木也剧烈的发出沙沙的响声,似乎在向自己警示危险的靠近。花慕连忙一边安抚马匹,以防受惊难以控制;一边全身做出戒备状态,准备迎接未知的危险。此刻心中才有些波动,刚才为了甩开夜西寒而刻意折绕,怕是将暗卫们也甩了个干净,但愿自己能应付得来。心中正暗自思付着,便见唰唰唰几道黑影出现在自己面前,快无影、来无踪,应该是个个身手不凡。花慕面上摆出慵懒而无害的笑容,柔柔的说道:“在下只是一届小小魁首,莫不是在这挡了各位的路?那么在下这就离开如何?”眼光不经意扫过众人,他们个个身着黑衣,面带黑纱,着实看不出是何身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