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都奇谈之凤凰血》野堇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09-01 23:52: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啊——”房间里传来刘洋杀猪般的叫声,任帆被吓了一跳,回过头去看他,只见刘洋面色惨白,手指着那个女人的方向不住颤抖,身体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那个女人似乎也愣了一下,头一撇,向屋内投来询问的目光。
      
      刘洋的声音戛然而止,有点呆滞的跟那个女人对视,无意识的嘟囔了句,“有头啊。”
      
      众人被他这一惊一乍搞得心脏就跟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现下终于落回了原处,觉得刘洋真是大惊小怪,门外的女人也露出了莫名其妙的眼神。
      
      陈乐一看来人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暗自松了口气,又将人上下悄悄打量了一番,女人化着精致的妆,大概是防水,下着那么大的雨也没花掉,手里拿了一把红色的雨伞,穿着一件长及脚踝的红色风衣,衣摆淋了雨,正滴答滴答往下落水,跟他平日里见的那些□□很不一样,看得陈乐眼前一亮,连忙迎了过去,笑嘻嘻地趴着门,“小姐姐有事嘛?”
      
      任帆看他一副殷勤的嘴脸,自觉离开了门口,给他一个恶心别人的机会。
      
      女人站在门口,冲着陈乐甜甜一笑,“车子抛锚了,能借宿一宿吗?”
      
      ******
      
      陈乐热情的把女人请进了屋,屁颠屁颠的围着她打转。
      
      “小姐姐叫什么呀?”
      
      “季唯茜。”
      
      “哦,茜茜姐,哪儿的人呐?”
      
      “洛城。”
      
      “哦,来这儿上学?”
      
      季唯茜站定,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然后勾了勾唇角。 “离婚。”
      
      “哦,啊?”陈乐有点傻眼,不只陈乐傻眼,“离婚”二字一出,众人都将脑袋默默地转过去看她。
      
      “老公在外边吃野食,把人家肚子给搞大了,人家女孩儿都找到我工作的地方来了,我能怎么办?只能回来净了他的身再让他净身出户了。”季唯茜说得漫不经心,一旁的吃瓜群众却听得惊心,尤其是几个女生,一边低着头假装玩手机一边把耳朵支棱得老高。
      
      “看、看不出来啊。”陈乐脑子彻底当机,干巴巴接了一句,“姐姐你看着挺年轻的呀。”
      
      “可能不显老吧,我都三十好几了。”季唯茜撇了他一眼,“怎么,还有事儿吗?”
      
      “没,没了。”陈乐悻悻然的坐回到到桌子旁,有点失魂落魄,所以并没有看到季唯茜在他转身时勾起的唇角。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多了个外人,而且还是这种他们不知该如何相处的外人,多少让他们觉得有些不自在。
      
      就在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任帆说话了,“要给你收拾个房间吗?”他看了看季唯茜,“你不是说要借宿吗?”
      
      季唯茜点点头,“麻烦了。”
      
      说完任帆就带她往楼上走去。
      
      众人不觉松了口气,刘洋为了缓和气氛,再一次提出了玩游戏的建议,于是他们又重新开始玩起了“天黑请闭眼”。
      
      季唯茜跟着任帆走了几步,在路过客厅沙发的时候突然间停了下来,任帆感觉到了,转过身去问她,“怎么了?”
      
      季唯茜没理他,只是盯着沙发看,任帆顺着她的目光,看到沙发上放着一个洋娃娃,皱眉,心想这是谁的,总不会是纪小小她们带过来的。
      
      这时,季唯茜突然间开口说话,“能借用下洗手间洗个澡吗?”
      
      “可以。”任帆下意识点点头,然而季唯茜并没有在看他,依旧看着沙发,就这么过了几秒,她才笑了笑,说了声“谢谢。”
      
      然后转身跟任帆说,“走吧。”
      
      任帆心里有些不舒服,迟疑着带着她继续往前走,走上楼梯后下意识回头看了看那个洋娃娃。
      这个女人刚刚……是在跟他说话吗?
      
      任帆把季唯茜带到二楼,给她腾了一间房间,说实话这宅子里能睡人的房间也不多,只给她们三个女生准备了两间,男生们本来就打算通宵玩游戏的,所以倒是让季唯茜钻了空子。
      
      趁季唯茜在上面洗澡,任帆下楼后问了问纪小小她们洋娃娃的事儿,纪小小这才吞吞吐吐、犹犹豫豫的把之前发生的事儿告诉了他,任帆听得眉头紧锁,不自觉得摸了摸自己的佛坠,越发觉得这座宅子有些怪异。
      
      与季节不符的阴冷,暴雨,停电,小女孩,洋娃娃,还有这个奇怪的女人。
      
      她真的是来借宿的吗?
      
      ******
      
      任帆觉得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看了看自己这帮还在傻呵呵玩游戏的朋友,心里油然生出了一股举世皆醉我独醒的悲怆。
      
      等到季唯茜洗完澡出来,就看见任帆一脸戒备的站在洗手间门口不远处盯着她看,季唯茜觉得莫名其妙,问道:“怎么,想上厕所?”
      
      任帆摇摇头,抿着唇,不动声色的打量她,她卸了妆,看起来比之前还要年轻。
      
      “你说的那个故事,是真的吗?”任帆开口。
      
      “什么故事?”季唯茜故作天真。
      
      明知故问,任帆面无表情,“离婚。”
      
      “哦,那个呀。”季唯茜笑得意味深长,“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不像个好人。”任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真是看她哪儿哪儿不顺眼。
      
      “真是的。”季唯茜回翻了个白眼,“刚刚不还帮我铺床了吗?怎么转眼就看我不像个好人了呢。”
      “刚刚看走眼了。”任帆冷冷的说。
      
      啧,啧,啧,小屁孩,季唯茜心想,好心当做驴肝肺。
      
      季唯茜不大想搭理他,在二楼四处溜达着转悠,任帆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
      
      “你老跟着我做什么?”她停下看着任帆。
      
      “不干什么。”任帆见她停下,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季唯茜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举动,“你怕我?”
      
      任帆表示不想跟她说话,并向她翻了个白眼。
      
      于是季唯茜又向前迈了一步,边走边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儿吗?”
      
      任帆又后退一步。
      
      “因为我饿。”季唯茜盯着他,继续走。
      
      任帆吞了口唾沫,后退,借着月光,眼前的女人像是个鬼魅,红衣,长发,发梢还在滴水,眼睛里似乎有幽幽的绿光。
      
      “我好饿啊,我饿了好久好久。”她一步步的往前走,任帆一步步的往后退。
      
      “直到我闻到了你们的味道。”季唯茜笑得甜美,任帆感觉她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块美味的肉。
      
      她走的越来越快,任帆也退的越来越快,直至无路可退,任帆看着眼前不断靠近的女人,恐惧得像个即将遭受玷污的少女。
      
      她苍白的手向任帆胸膛探去,任帆觉得她下一秒就会将自己开膛破肚,他想跑,可是他的腿就好像在地上生了根一样,迈不动一步,然后他感到脖子一勒,猛地被人扯低了头,那个女人抓住了他的佛坠,正拿在手里仔细的端详。
      
      她盯着那块佛坠看了一会儿,抬头冲任帆笑,“可以送给我吗?”
      
      任帆当即大手一挥,拍掉季唯茜的爪子,冷冷地说:“不可以。”
      
      季唯茜略带略带惋惜的看了那佛坠一眼,“可惜了,东西是好东西,就是恐怕有的人守不住。”
      
      然后转身离开了,末了轻飘飘留下一句话,“与其煞费苦心的盯着我,你倒不如去盯着下面。”
      
      任帆听了她的话后一愣,下面?下面有什么?
      
      洋娃娃。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姐姐就是女主,至于名字嘛,帆帆现在还没有知道的资格。
    帆帆虽然总是在烦躁,但是内心是个正义善良的小天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