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川等你》虞无非 ^第12章^ 最新更新:2018-09-01 18:10:1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美丽的虱子 ...

  •   “后来坐公交车的时候身旁没有那个人,总觉得哪里少了些什么。可是明明自己已经不记得他了。”
      
      后来回想起来顾野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挣脱出那个牵着自己的手,却一直记着那种被牵着的安定感。
      
      顾野故意挑了一个单坐,再次戴上耳机无视了那个坐在自己对面的他。那一路他们无话,却总是心照不宣地视线交集再慌忙错开。顾野不知道自己那时候为什么面对他总是那么胆怯、那么想躲避,明明在没有那个人的岁月里无比的想念。
      
      到站了,叶望川提早起身站到了顾野的旁边。顾野知道是他,所以垂着脑袋一副已然睡着的样子。
      
      “别装了啊!”叶望川没好气的揪了揪那女孩在发丝下的耳朵,“我又不是什么豺狼虎豹你躲我干什么,快要下车了。”
      
      顾野抬头瞪了他一眼,摸了摸自己变得血红的耳朵,不知是疼还是害羞。对啊!你的确不是豺狼虎豹,但是你比豺狼虎豹更能□□我的心。
      
      下了车,顾野慢慢悠悠的走在叶望川后面,保持着一臂距离两个人好像街上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叶望川不懂女孩的扭捏,总是回头看她到底有没有跟上来。
      
      “你别一副小媳妇的姿态,平时看惯了你作威作福耀武扬威,现在看着你这样特别扭。”叶望川终于在快到书店门口的时候憋不住了。
      顾野听了这话撇了撇嘴巴,快步向前跳起来搭住他的肩用力往下压了压,“成语不是你这样乱用的小伙!今天多做一张语文卷子!”说罢得意的看着他,一脸“我最大我说了算”的表情
      
      叶望川见她那么快就变了脸,心里倒是没那么紧张了,有时候生怕自己的亲近会逼得她远
      
      离。看着她走进书店的背影,蹦蹦跳跳的,心跳好像陡然的停了一拍。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了?他不知道。
      
      “不对啊!我为什么要被你罚,我是甲方好吧!”叶望川走到女孩身边弹了弹她的额头,“那你就多做一张物理卷子吧!”
      
      “你不能仗着你自己是甲方就可以乱定规则!”顾野拿着一本语文习题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扔进了他提的篮子里。
      
      叶望川也不甘示弱的拿了一套物理卷子,“反正我们谁都逃不掉!”
      
      就这样你一本历史我一本化学,两个人不断的往里扔着,习题越来越多。“诶,你知道吗。我一到书店一看到这些辅导书,我就想起一个我的初中同学。”顾野看着篮子里的书若有所思。
      
      “为什么?”
      
      “我以前和她一起逛书店的时候。她看着那些题海,不是抱怨而是说自己看到这些题就有很想把它们全部做完的冲动。”顾野没看叶望川的脸,还是随手翻着在自己面前的书,“她是个很认真的人,我原来以为她会考到全省最好的高中。”
      
      “可是她没有是吗?”叶望川看到她有点苦涩的脸,猜到了故事的发展。“对啊,她最后连S中都没去成。我当初以为她那么努力就算家世不好长相不好,上天也总会眷顾她的,可是我发现我想错了。”
      
      “不是你想错了,而是她想错了。”叶望川揉了揉头发,把女孩拉到了一旁供休息的椅子上坐下。
      
      “她总觉得自己比不过别人,一味的想要通过学习去抗争去证明自己,可是她从来没有仔仔细细的去看自己到底有什么。她觉得自己家世不好就是在变相嫌弃父母,她觉得自己长相不好就是在变相的嫌弃自己。如果一个人嫌弃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不懂得知足却想要去追求看似会让自己变得更加美好的东西,那不叫努力那叫做贪婪。她想要的不是成绩好,她想要的是自己成绩好以后能够享受别人或嫉妒或羡慕的目光。”
      
      “贪婪?那我们不贪婪吗?”顾野歪着脑袋听着他讲了那么多道理,脑子回想的都是以前那个女孩在桌前在楼梯口不停埋头背书的样子。顾野想着自己初中轻轻松松的日子却还能考到C中,总感觉自己好像抢了别人应得的东西。
      
      “我们不会嫌弃自己嫌弃自己的父母,不会嫌弃自己拥有的东西。我们容易满足也不会想要夺取什么去炫耀,我们的努力是为了父母为了自己的未来,不是为了让自己变得高高在上藐视一切。”叶望川不敢看她,因为他知道此刻的顾野的眼睛又不再明亮又蒙上了雾气毫无焦点。这样的顾野让他害怕,他不知道顾野究竟经历过什么而什么又是真实的她。“傻子,别想了。努力总会有回报的。”顾野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他的一番话,她想起了在初中毕业典礼上那个女孩丢给自己轻飘飘的一句话:“我们是同一类人,只不过你比我走运,知足吧!”
      
      顾野从不和别人提往事,也从来不表现自己的卑微。她不敢相信那样没有原由的一句话却把自己打趴下了,好像自己每天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那些血肉模糊的事实早就暴露,在空气里不断发臭引来无数的虫子去啃噬。
      
      叶望川是看着顾野慢慢合上眼睛,脸上闪过一丝痛苦和挣扎然后又若无其事的睁开了眼。然后又缓缓的开口:“我比任何人都贪婪。”苍白无力的声音陌生到好像是天边飘过来的,“还是做题吧!”
      
      两个人结了帐就在一边找了座。顾野一直沉着脸写着那张欠叶望川的物理试卷,叶望川心不在焉的写着古诗句默写还时不时瞟两眼坐在对面的顾野。他觉得自己可能说错了什么,可是却无法发觉,只好小心翼翼的,不敢轻举妄动。
      
      “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变脸?”、“那个女孩是你吗?”一连串的疑问在他的脑子里盘旋交织,搞得他心烦意乱却又无可奈何。眼前的女孩有时嬉笑打闹有时拒人于千里之外,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不敢问不敢想。伤口结了痂,就不能再被撕裂。
      
      两个人,相隔不过半米,各怀心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