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却千雪 ^第22章^ 最新更新:2019-02-20 18:56: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眷属 ...

  •   东楚永威五年,顾容殊为自己的小女儿珑亦办满月酒。
      她在宴会中见到一位少侠,那人着一袭青灰色衣衫,虽衣着朴素,身上无一丝鲜艳锦绣,却一身皓气卓然。
      顾容殊认真打量他许久,她差点认不出人来,想着这时光真真一把刀,居然能把人修饰出这般皓气扬扬风骨凛凛。
      慕倾连注意着皇后的眼神,他心里不快道,“我的皇后,你夫君在身边,莫要这般明目张胆。”
      守在帝君皇后身边的侍女施香正抱着帝后的小公主听着两人悄悄话,听到帝君的话,她忍不住笑。
      顾容殊睨了一眼非要在众人面前跟自己吃酸的人,她道,“我看他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他的名字,这要让书泠知道了,想必又要失落。”
      慕倾连看着待在一个少年身边的侠士,侠士可不算是少侠了,“再说人家是武林盟主。”
      顾容殊道,“叫什么来着。”
      慕倾连道,“祈彦扬!”
      他说后也不由啧啧称奇起来,想到那场武林大会,他一人对韶芸婷和长夜宫的新任宫主,他的一举一动在当时可都表现得很明显,即使别人看不出来,可作为经历过那些儿女情长的人,他不会不知道当年的新盟主那么做是为了谁,他为了那个谢仟颜,让自己失去一座城池的谢仟颜。
      她可真是一个厉害的女子,世上恐怕再找不出这么厉害的女子,连带自己的皇后都能对她礼让三分。
      顾容殊道,“想起来了,他是……”
      慕倾连还是去抱来自己的小女儿散发一下父爱的慈善心得,他觉得久远的往事令人糟心,他更喜欢现在的时光,有调皮捣蛋的皇儿,还有刚出生的女儿,与其自己的皇后,多好。
      顾容殊拿了一块点心送给跑回来的皇儿,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为了这个孩子,她可恨了谢仟颜很久,而现在,再回想那时的感觉,什么都没有,云淡风轻的,突然间觉得满心的难以理解已经烟消云散。
      她想这岁月的刀,不仅能把人变得面目全非,还能把人割得遍体鳞伤,更能把人修饰出最华美的模样。
      她看着欢喜的皇儿跑去和前来祝贺的少年一块分享着点心,她想了想还是起身过去,打算和那位盟主说些话,就算得不到满意的答案,也算是自己有心了。
      毕竟她的书泠跟随在自己身边这么久,她从北齐背井离乡追随到东楚,她从北齐的公主侍女,到变成了位高身份显赫的东楚女官,她今时今日,有什么不好,她哪一处不值得令人钦佩?
      书泠坐在偏向的位置上,正和人说着话,见到皇后自作主张要去找一个人,她赶紧起身阻拦。
      顾容殊才走到半路,就被朝中的女官拦住,她道,“皇后,小公主呢?”她明知故问,她的眼睛很明亮,当然能看到小公主在皇上怀里,她非要找这么一句话来搪塞,就为了拦截。
      顾容殊站住了看着她问,“你知道本宫的意思对不对?”
      书泠跟着一国之后走到无人的地方,这场小公主的满月酒,是在贤安王府里举行,国后想念着最初在这里成亲的经历,便兴了在这儿置办的心思,如此很多人都可以随意出入,包括江湖的侠士,而其中一位就是自己带来,当然,也不是她一口能说得动,而是跟在他身边的两个徒弟,他们非要吃一吃满月酒,然后他不得已停下来陪同。
      顾容殊道,“你既然能把人留下,为什么张不开口?”
      书泠难为的不知要说什么,她道,“皇后,还请留下官半分薄面。”
      顾容殊就不明白了,“你孤身一人落寞的时候怎不想想这已经冷得让人心凉的薄面?”
      书泠无话可说,这么多年,她一个人坚持走来,都是心底里的固执一直在支撑,她想要就么做,就坚持这么做了,一顾就是很多年,时光匆匆的让她来不及感叹和悲哀。
      顾容殊道,“你知道,这一路我看着你走来,从最初的北齐的公主的侍女,到成为东楚皇后身边的掌事姑姑,再到东楚后宫的女官,甚至是东楚国的女官。我亲眼见证你从最低的位置走到很高的位置,这里边可以说是你为了求上进,但我更想说你是一心为忠心待我。”
      书泠不敢说话,是,她用了很多年才走到这个位置,而到这个位置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想要向父亲证明的想法了,她有的只是难以言说的心事。
      顾容殊道,“我是为你好,你不敢开口,我就替你开,你不用有顾虑。”她把这个曾经的侍女,如今已成为东楚女官的女子当成自己的人,她是她最好的伙伴,她想她有个好归处,所以,“书泠,你若想,我便让皇上帮你赐婚如何?”
      书泠猛摇头,“不,不可,皇后,您若真这样做了,我宁愿辞官归隐。”
      顾容殊看着下跪的人,她是真拿她没办法,她明明那么勇敢,却在这一步退缩了。
      她道,“皇后,不是所有人都能终成眷属。”
      顾容殊心里有些疼了,听到的这样的话,似乎不明白也该明白了。
      她扶起令自己心疼的侍女道,“若然,许了年轻有为的常大人?他……”
      书泠还是摇头,“皇后,这些是下官私事,您是一国之后,诸事繁忙,还请莫要为下官操心这些事。”
      两人谈了半天,未能说得顺心遂意,身后不知何时过来偷听的慕倾连,他抱着女儿道,“皇后,小公主要哭。”
      顾容殊:“……”她回头瞥一眼存心搅事的帝君,慕倾连无辜的抱着女儿走开,他直接走向了远处的祁盟主。
      说实在,他不待见他,虽然和这个人没有任何恩怨隔阂,但是他和谢仟颜有关联,他就需要记恨一下,不然对不起自己失去的那座城池,想想太记恨了,无法不记恨。
      祈彦扬坐在桌边喝酒,抬头见到一国之主走过来,他起身拱手当做礼拜,“唐突了。”
      慕倾连自自然然抱着孩子坐下旁边,他就不觉得自己这个一国之主抱着孩子有什么问题,他道,“祁盟主一直在江湖中孤身漂泊?”
      祈彦扬:“……”他好似能听懂这个人在说什么话,又好像听不懂对方为何有这么一问?而正在他身边只顾着吃的谢家少年,他吃得津津有味,小耳朵听着大人间的谈话,他冷不防开口帮忙回答,“我师父一直都是一个人,皇上,您这是要赐婚吗?”
      祈彦扬把喝进去的酒喷出来,毫无形象的不管不顾的也不怕被杀头的喷出来,他觉得今天出现在这里绝对是个错误,他回去一定好好抽这个大徒弟一顿,臭小子!!!
      谢昶恒无辜的吃着花生,他还偷偷喝酒了,要是他姑姑在,他必要被说了,幸好他姑姑不在。
      不过,身边的师父差不多是第二个姑姑,他太向着姑姑了,什么事都和她说,即使知道姑姑有姑丈。
      慕倾连看了一眼说话的孩子,他完全不在意喷酒的盟主,反正不是为了自己喷当无所谓,只道,“这孩子该是当年那个孩子了?”
      祈彦扬道,“是。”他转头叫了另一个弟子过来,那小孩和东楚的小皇子玩得不亦乐乎,转头看到师父招呼,他赶紧跑回来道,“师父,有事吗?”
      谢昶恒道,“小亭子,师父是不是多年孤身一人啊?”
      祈彦扬:“……”
      慕倾连:“……”
      这两小孩太欠揍了,祈彦扬就没觉得两徒弟这么欠揍过。
      他想问自己为什么答应来这里喝这杯酒,其实应该去国公府陪那程昱泽喝杯竹叶青,虽然两个可怜人互相嘲笑有点同病相怜的意思,但可以酣畅淋漓的喝痛快。
      谢昶恒看着师父一脸要扒了自己的皮的样子,他戳了戳表弟提醒,“师父生气了。”
      顾澜庭乖乖的吃着东西,这种装作懂事的行为,深得生母真传,他道,“师父,我吃饱了就走。”
      师徒三人整一排坐一起,像一字山,慕倾连不敢再多说,怕丢了朝中女官的面子。这些个后辈,个个聪明比敌他们的长辈有过无不及,尤其是跟自己皇儿玩得好的孩子,和他爹长得一个模样,那小孩走过道,“皇上姑父好。”
      慕倾连艰难的回了一句熊孩子,“好。”他抱女儿走了,回去和皇后找点安慰,他道,“都是成精的孩子,还有你不用亲自去问了。”
      顾容殊还想试,她的心意实打实,不是为了多管闲事,而是真关心书泠,她希望这个跟随自己多年忠心耿耿服侍自己多年的人有个好归处。
      但是慕倾连叹气了,他道,“男人的心,你们女子不懂。”
      顾容殊让他再说一遍,慕倾连把小公主交给侍女道,“祈彦扬心里住着人,皇后,君子不夺人所好。”
      顾容殊不相信,“这么年了,他居然没有放下吗,哪怕……”
      慕倾连看一眼那位盟主身边的两个徒弟,那两个孩子现在乖乖坐在他们师父的左右,还给长辈敬酒了,顾容殊看得错愕起来,她要过去阻止侄儿,好歹也是自己的侄儿,这般胡来,以后长大变成酒鬼如何是好。
      慕倾连哭笑不得,他拉住了自己的皇后劝,“他们身边的人都不管,我家皇后就更不该管了。”
      “慕倾连!”
      慕倾连就是坚持的抓着自己的皇后不放,“吾后,我心如磐石兮。”
      顾容殊:“……”
      帝后俩的皇儿回到父母身前,刚好听到了心如磐石的话,他顺口接一句,“不可转移。”
      顾容瑛刮刮被他父皇带坏的孩子,“皇儿也学坏。”
      慕龙煜道,“父皇教的。”
      慕倾连:“……”这是专门出卖生父的皇子啊,慕倾连将人抓过来问,“谁是生父?”
      慕龙煜看向母亲,“母后,父皇居然怀疑您。”
      慕倾连:“……”
      顾容殊看着准备要揍儿子的帝君,她赶紧救了孩子一命,让他去跟弟弟玩。回头和着脸黑的国主道,“让你平时教他一些不正经,知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
      慕倾连等着安慰,“其实感谢皇后为朕生了这么聪明的皇子,想想未来江山在他手中,必然能大放异彩。”
      顾容殊忽然反手握紧身边人的手,“皇上说那么长远的事做什么,是要臣妾同情你来是不是?”
      慕倾连和身边的皇后握紧了手。
      他与她共坐在主位上,并排而坐,就在最初一起礼拜天地相互对拜的的王府中,在这个贤安府里,他们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们一起走过了很的岁月,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儿女双全,他和她终成眷属。
      这就是他们的人生,美满成双。
      慕倾连道,“皇后知道朕心里委屈。”
      顾容殊看着真的厚着脸皮卖可怜的帝君,她蓦然挨到了他的怀里依偎着,也不管在座的群臣嘉宾,只道,“慕倾连,你最好。”
      慕倾连拥着自己的皇后就笑了,他对着底下的人,还对着故意表示看不过去的皇儿炫耀,他道,“所以青出于蓝胜于蓝又何妨,我拥有你,无人可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