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心之刃(银时bg)》王荣 ^第41章^ 最新更新:2019-01-19 21:16: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第 41 章 ...

  •   心之刃41
      
      经过吉原那一战,幕府成功回收了吉原,剩下的就是和春雨谈判。春雨在他们国家实在太猖狂了,稍微也该收拾一下了。
      
      但这些梓暂时不用管,和生命里如同小强的银时不同,梓结结实实地躺了几天,醒来之后,她发现躺在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里,“啊咧?这时哪?”
      
      她身上绑着绷带,伤口已经没那么疼了。她站以来,拉开门,外面是一个精致的庭院,一个侍女经过,梓叫住她,“这位小姐,不好意思,这里是……”
      
      对方看到她很高兴,“您终于醒了!我马上去禀报!”然后匆匆离开了。
      
      哎?!先告诉我这里是哪啊?
      
      梓没办法,只好站在原地努力回想,她记得自己在吉原和凤仙战斗,然后地下城吉原就被她炸了个粉碎,自己最后是想救日轮的……
      
      对了!日轮怎么样了?坂田君和其他人逃出去了吗?
      
      不行,头好疼……
      
      就在她感觉头大的时候,一个小老头带着几个侍女过来,侍女们手上捧着绫罗绸缎,胭脂水粉。“你们伺候她更衣。”
      
      梓一脸懵逼地被侍女们伺候着穿上厚重地和服,打扮好后,武藏打量着她,“还不错,这样子才有资格见将军大人啊。”
      
      啊咧?将军?这时梓重新环顾四周,我就说为什么这里这么熟悉,原来是将军府啊。她之前参加真选组的护卫任务的时候来过一次。
      
      她跟随着管家来到大厅,一位穿着高贵,气度不凡的英俊男子坐在中间。那种让人难以忽视的存在感,让梓基本是一瞬间就确认他是将军德川茂茂。
      
      “舞藏先生,中原小姐受伤了,就不要勉强她穿这样的衣服了。”茂茂说道,“刚才我的管家真的是失礼了,他对于礼节的事情都很固执,你不要见怪。”
      
      “君臣间的礼仪可是很重要的,我倒是很理解呢。”梓笑道,“我也不可能蓬头垢面地就面见将军大人的。”
      
      “这次的事情多亏了你,我们才收回了吉原。”将军表达了感谢。
      
      “和春雨的谈判没问题吗?”梓问道,吉原原本是卖给春雨的,春雨再封给凤仙的,契约上吉原这片土地还是春雨的所有物。
      
      “你问太多了,中原小姐。”舞藏看到对方不仅不谢恩,还问这些国家大事,认为是对将军的不敬,很是恼火。
      
      “舞藏先生,您先出去吧。”茂茂想来很尊重舞藏,这样拒绝他的旁听还是很少有的。舞藏犹豫了一下,说了一句臣下告退。
      
      “这么久不见,你也学会试探别人了,值得赞扬啊,掌权者就应该这样。”梓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所以将军大人把我带到这里,是想谈谈关于吉原的后续问题吧。”
      
      这次昏迷,梓想起了很多事情。之前松平的表现就说明他知道自己的存在,但并不知道自己失忆的事情,她没有杀自己,说明自己虽然在传闻中是只手遮天的逆臣,但事实上或许也没有这么糟糕。至少不是必须杀死的敌人。
      
      “嗯,这次的计划是你拟定好,再由真选组递交过来。后续处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只是个真选组的小队员而已,让我参与这些国家大事真的好吗?”梓问道。
      
      “我也不过是选贤举能罢了。”茂茂笑道。“那些□□我是让攘夷志士帮我安排的,按道理我是有通敌罪的,没问题吗?”梓又问。
      
      “我不认为他们是国家的敌人,只是这个时代不同人的不同分歧罢了。”茂茂回答道。
      
      梓看着她,看来她的直觉没有错,这个将军确确实实是个很善良的人。但是,所谓将军……霸业难成啊。
      
      梓内心叹息,但自己是没办法说出来的。“你们原定的计划是什么?”
      
      “如今吉原被毁,我打算把旁边的地区做成新的居民区,安置这些游女。强制卖身的制度会被废除,保留百华自卫队的存在,以及加派忍受维持治安以及游女们的抚恤金。详细的问题,已经派人去和吉原的代表,日轮小姐商量了。”
      
      梓点点头,很满意茂茂的安排。“剩下的问题就是那些身怀着国家机密的上等花魁了……”
      
      梓曾经利用过她们扰乱政局,引起了不小的恐慌。如今夜王这一屏障没有了,那些花魁大概会被那些政党盯上吧。
      
      梓想了想,突然问道:“将军大人,您如今还是单身吧?有结婚的打算吗?”
      
      茂茂差点把嘴里的茶喷出来,他以前和梓接触很深,他以为对方谜一般的脑回路他已经习惯了,没想到还是能吓他一跳,真的是很怀念吧。
      
      “不如你把那些上级花魁立作妾室吧。这样安置问题就解决了,如果是将军的女人,下面那些人也不敢出手,还能得到很多情报。这个主意不错吧。”
      
      “不,上级花魁我记得有接近三百人吧。”
      
      “那不是挺好的吗,将军就是世人的榜样啊,江户男儿的榜样啊。大家会把将军大人传送为世间的真男人的。”
      
      “那方面的真男人不是什么好榜样吧。”
      
      “在吉原的上级花魁中,有二十七位是世家出来的女人,本来就是家族派出去的间谍,也是我的情报网的核心人物。一定要保护好。”梓收起调笑的笑容,认真地道,“春雨上层很快就会来跟我们谈判,一定要准备好。”
      
      梓站起来,“我也差不多要离开了。需要的话随时叫我。”
      
      茂茂看着她,道,“早坂川,你其实还没有完全恢复记忆吧。”
      
      梓瞪大眼睛猛地回头。
      
      “嗯,我全部都知道,所以,不用担心。还有一件事,我不是你的敌人,对我不用这么警惕。”茂茂说,语气很温和,但最后一句话就有种命令的意味了。“还有就是,不要在想过去的事了。”
      
      梓沉默了许久,“……这算将军命令吗?”
      
      “嗯。”
      
      “那就没办法了呢。”梓无奈道,“上司的命令不得不从啊。”
      
      不过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看出自己没有恢复记忆的呢?
      
      梓思考了一下,不确认道,“小将?”
      
      茂茂笑了笑,“还是不对。”
      
      “那我以前是怎么称呼你的?”
      
      “那个不重要了,现在叫我小将也可以。”
      
      “真是个任性地将军啊。”梓叹气。
      
      她昏迷了三天,躺了五天,如今是第八天。茂茂之所以把她安置在将军府,一来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二来是为了试探她是否恢复了记忆。那么说,当初松平把她安置在真选组也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吧。
      
      梓吉原毁灭之后,红叶狩也没有联系过她,更没有来兑现情报。虽然奇怪,但也只能愿者上钩了。
      
      她离开将军府后,来到新的吉原。女人和工匠们正辛勤工作者,梓看到了坐在棚子里指挥的日轮,还有帮她推轮椅的晴太。
      
      “日轮小姐,晴太君。”梓走上前。
      
      “阿梓。”“梓姐!”两人见到她都很开心,晴太拉住她,“梓姐已经好了吗?”
      
      “早就好了,只是一直窝在床上偷懒而已。”梓摸摸他的头,“坂田君和月咏小姐怎么样了、”
      
      “他们两个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银桑已经回去了,月咏现在每天都在训练百华,希望重振自卫队。”
      
      “不可以哦,伤口刚好就到处乱跑。”
      
      “这句话应该和你自己说。”日轮看着梓身上大大小小的绷带和胶布,“幕府那边的赔偿已经谈妥了,你不用担心的。”
      
      “那就好,希望你们的日子以后能越来越好吧。后续问题我会负责的。”梓说,按理说如今吉原的主人应该是凤仙的继任者,第七师团的团长神威。也就是说幕府的谈判对象会是神威?这倒是不好说,那个夜兔的男孩子野心很大,且十分不按常理出牌,不好对付。
      
      另外,煽动吉原叛乱的是她和银时,春雨那边会不会派人来伤害银时也不无可能。想到这里,梓有点不心安,十分想要见一下银时,确认一下他的安危。
      
      日轮十分善解人意,她看着梓脸上阴晴不定,也猜出七八分了,“银桑的话不用担心哦,今晚吉原办庆功宴,就等你一个了。”
      
      晚上,万事屋一行人如约而至,日轮笑着招呼他们坐下,“你们总算是来了。”
      
      “坂田君好慢呀,我们先开喝了哦。”梓向他们招招手。“新八君、神乐酱这里有饮料。”
      
      “你已经没事了吗?”银时看着她。
      
      “早就没事了,那点出血量还不到我生理期的十分之一呢。”梓摆摆手。
      
      大人的话基本都是无酒不欢的夜猫子,神乐、晴太这些小孩子到半夜就撑不住了,新八主动送他们回家。那下半场就只剩下几位大人了。
      
      “月咏小姐好像没喝过酒呢,喝一点试试吧。”梓拿着酒瓶帮月咏斟酒,“稍微放松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
      
      “不,我其实不是很擅长喝酒。”月咏拒绝道。
      
      “没关系的,这酒度数很低,尝一下应该没事的。”梓开玩笑道,“我这位星河太夫都为您斟酒了,就赏一下脸呗。”
      
      月咏拿起杯子,一饮而尽,“这酒味道不错吧。”梓又为她斟了一杯,月咏也喝下去了。
      
      “斟酒,嗝……”月咏打了个酒嗝,“一次性喝太多不太好的……”还没等梓说完,她就被月咏一把推倒了,“我说了让你斟酒!”
      
      月咏压在她身上,调戏似的勾了勾她的下巴,“看上去还不错啊,不过再美的艺妓不会斟酒也是不行的。”
      
      梓冷汗直冒,什么情况?月咏小姐喝醉了会变成这样的吗?这是哪里来的恶劣嫖客?!
      
      “月咏小姐,你喝醉了,请冷静一下……”
      
      “叫我月月,宝贝,嗝!”月咏脸颊绯红,看上去很是可爱,但说出来的话简直就像是酒摊的大叔,伸手抓了抓梓的胸部,“还挺有料的。”
      
      “请不要这样子,月咏小姐,总之我先给你拿醒酒茶。”梓护着胸口,迅速后退打算逃离现场,被月咏一手握住脚腕,梓摔倒在地上,月咏一把压住她。
      
      “怎么?嫌和我喝酒很无聊吗?现在的花魁真是难伺候!”月咏骑在梓身上,拿起酒瓶咕噜噜地喝了一大半,一抹嘴,“那我们来玩个小游戏吧。”
      
      “输了的人要脱一件衣服的游戏。”说完就上手扯梓的和服。
      
      这还没玩呢,怎么就开始脱她的衣服了!
      
      “救救救救命啊!!”这样下去她和月咏的清白就没有了!
      
      “我才出去一会,你们怎么就吵成这个样子。”仿佛上天听到她的求救,门一下子就被打开了。银时拉开门,一脸死鱼眼地看到房间里两个女生衣衫不整地纠缠在一起的香艳画面。沉默了两秒,然后关上了门,“在你们亲热的时候打扰了,我什么都没看见!”
      
      “啊啊啊!不是那样的!坂田君你听我解释!”
      
      “喂,那边的天然卷也给我过来!三秒以内不来就杀了你!”月咏抬起头,醉醺醺地盯着银时的方向。
      
      最终他们两人都被月咏折腾得很惨,日轮为他们端来解酒茶,“我也不知道这孩子酒量这么差。”梓喂月咏喝下去,“作为百华的首领,果然还是压力太大了吧。这么久以来,为了吉原付出了这么多,太累了吧。”
      
      “吉原有今天,也有你的功劳啊。”日轮说道。
      
      “我倒不觉得做了什么有恩于你们的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梓看着天空,“我以前没有记忆,不知道如何前进,一直徘徊着。”
      
      “不过现在已经没关系了。重要的记忆已经找回来了。”
      
      虽然没有全部想起,但她已经记起来她和银时的回忆。就连银时也不知道,与他的相遇是怎样影响了她的生命。既然自己战斗的理由已经找到了,接下来就可以毫无畏惧地勇往直前了。
      
      “我已经决定要发起进攻了,接下来和小猿小姐、月咏小姐就是情场上的敌人了。”梓噗嗤地笑起来,天上的星辰映在她的黑眸里,闪动着希望与快乐的光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入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