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而不得》糖炒栗姊 ^第7章^ 最新更新:2018-08-30 07: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

  •   上班之前,陶已把1000块钱转到一个银行卡号,并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刘阿姨你好,我是陶已。”
      
      “是猫儿啊。”
      
      “刘阿姨,我已经把钱转过去了,你记得查收一下。”
      
      “嗯,阿姨有空看一下。辛苦你了,猫儿,你现在过得好不好?”
      
      “我过得挺好的,嘿嘿,我最近还胖了两斤。现在我每个月有固定收入了,放心吧,我每个月底都会把这笔钱打到这个账号上的。”
      
      “那就好!那就好!”
      
      “刘阿姨……我妈她,最近还好吗?”
      
      “唉,还是老样子,不说话,也听不进别人的话。”刘阿姨语气轻缓了些说,“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看一下你妈吗?”
      
      “不了,我这边工作还挺忙的,不方便请假,再说来回一趟的火车费还挺贵的。”陶已笑着说。
      
      “母子之前哪有血海深仇啊,再说你妈都已经这样了,唉,真是作孽啊。”刘阿姨劝说道。
      
      “刘阿姨,我妈就麻烦你了,我这边要赶着去上班,如果我妈有事情记得打我这个电话啊。”“嗯,你放心在外面吧,你妈就交给我了。”陶已挂断了电话,往“百味集”里走去。
      
      陶已的母亲叫做陶念,陶已是跟着母亲的姓。
      
      陶家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农村家庭,而且十分重男轻女。陶念还有一个亲弟弟,三个堂哥,两个堂姐,一个表哥,她是陶家最小的一个女孩子,照理说应该会被宠得有些骄纵,但陶家是个重男轻女的家庭,这在陶妈妈身上表现得尤为严重。
      
      她生下第一个是女儿,因此被陶爸爸嫌弃,在家族里面有些抬不起头来,于是陶妈妈把所有的怨恨全都放在陶念身上。后来生了陶念的弟弟之后,终于变得扬眉吐气,但对陶念依旧非常刻薄,这导致陶念弟弟陶健也经常欺负她。
      
      在这样一个家庭长大,陶念的性格变得孤僻胆小和执拗。但幸好她的学习成绩还不错,终于考到了大城市里的学校,有机会逃开这个畸形的家庭环境。因为考到的学校还不错,陶家为了面子同意陶念去上大学,但是却只愿意付第一年的学费,之后的学费和生活费都需要陶念自己挣。然而这,却是陶念之后悲剧人生的开始……
      
      陶已的长相大部分遗传了陶念,所以可见陶念的长相其实相当漂亮。进入大学后,陶念第一次接触到各种各样新鲜事物,陶念的长相让大家在学习生活中对她常抱善意,陶念的性格也慢慢得开朗起来。而和她关系最好的是和她同一个寝室,一个叫做周灵之的女生,两人关系非常要好,越走越近,几乎形影不离,无话不说。
      
      后来周灵之对她告白,陶念才知道原来这世界上还可以女孩子喜欢女孩子,原来她最要好的朋友周灵之喜欢她。对于陶念来说,她生长的家庭环境让她对男人产生了极大的厌恶,她因为这场告白因此也觉醒了自己的性向,两人便决定在一起。
      
      大家都知道女孩子之间的爱情往往不易被人察觉,因为中国的女孩子之间关系本来就很亲密,大家也并不会觉得两个女孩子睡在一起会怎么样,更何况她们还是同一个寝室的室友。
      
      这段感情维持了大概一年,终于先被周灵之的家庭发现。家中还颇有势力的周家坚决不同意这份感情,两个小姑娘并不想直接对抗,本来想假装分手,之后再找机会在一起。却不料周家通知了陶念的家长,陶家来到学校里抓陶念回家。于是两个小姑娘决定私奔,却没想到最终私奔失败……
      
      周灵之被家里人申请去了国外,陶念则被抓着回到了陶家,腐朽陈旧的陶家并不能理解同性恋这件事,在他们的观念里,男女交(和谐)合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们一厢情愿得做了一件最令人令人发指的事——让人强(和谐)奸了陶念,那个人是村里的地痞流氓,陶家以为这样能扳回陶念的性向。强(和谐)奸事件之后,陶念便有些精神失常,神志不清的陶念在一次想去河边自杀的路上,再一次遭遇轮(和谐)奸,这次是那个地痞流氓自发召集了一群流氓朋友。
      
      从此,陶念的精神状态就一直不太好,两个月后陶家还做主,把她嫁给了镇上一个买小吃摊的独眼男人张长华。那时候寝室的其他同学感觉到不对劲,向学院申请要到了陶念家的地址,趁假期来到陶家看望陶念的情况。
      
      但等室友们再一次见到陶念,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漂亮温柔的陶念已经变得痴傻,那时候陶念已经住在张长华的家里,张长华在外出摊,陶念就被囚禁在破旧脏乱的家里,每天一动不动得呆坐着,隔壁的年姨会在饭点的时候过来喂饭。
      
      两个小姑娘想把陶念带走,却被张长华打出房间。后来两个小姑娘来报警,小县城的警察来干预,最后却不了了之。陶念已经是张长华的合法妻子,张长华认为妻子有精神病,所以绑在家中,又不缺她吃喝是合情合理的做法。
      
      那是快20年前的事情,新闻和媒体的力量还没有那么强大,甚至手机都还没有流行开来。在这种偏僻的乡下,毁掉一个人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再两个月后,张长华发现陶念已经怀孕,这让陶念的精神受到最后一击,变得更加严重,已经神志不清,无法进行生活自理。张长华当然不愿意这个孩子生下来,却没想到这个孩子的生命力竟如此顽强,一直安安稳稳得在陶念的肚子里挺到六个月后生下来。
      
      这段时间周灵之也一直希望联系到陶念,但是一来被周家人封锁了具体消息,二来知晓了陶念已经结婚,周灵之也只能暗暗储备力量,再做打算。
      
      陶已就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陶念在生陶已的时候伤了身子,不能再怀孕,所以张家不得不只有陶已一个孩子。生下陶已后,陶念似乎被激发了做母亲的本能,开始学着照顾小孩,陶已就在这样的磕磕碰碰中长大。
      
      虽然张长华喜欢陶念,但对陶已非常厌恶,每次喝完酒之后就会将身上的不满和怨恨发泄到陶已身上,他身上的一道道伤疤就被张长华用皮带抽出来的。
      
      这段往事,是周灵之告诉陶已的。
      
      “我对不起她,我真的对不起她。”这句“对不起”来得太迟了。
      
      那时陶已刚刚经历了一场“灭门的火灾”,陶爸陶妈以及陶健夫妇和他们的孩子,再加上张长华全都在新年的那场大火中丧命,警方调查是意外事故。唯一逃生的只有惊慌失措中从二楼上跳下来的陶念,以及走出房间,却不小心被柜子砸住脚的陶已,他的脚就是在那场火灾中受的伤。
      
      彼时的周灵之也已经嫁给了一个富商,似乎年少时的那场冲动的恋爱并没有给她留下太深的痕迹。但在大火之后,周灵之出面让陶念住进了疗养院,并提出继续资助陶已上学,被陶已拒绝了。
      
      12岁那年,陶已一个人拎着小包走进了孤儿院的大门。
      
      12岁的春节,有的孩子正在温暖明亮的房间里抱怨不能出去玩耍,有的孩子还会向父母祈求要多一点压岁钱,有的孩子因为惨不忍睹的考试成绩躲避父母的挨骂。
      
      也有的孩子,却不得不早早得长大。
      
      因为他知道,他人终有归处,自己回头,是空无一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