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而不得》糖炒栗姊 ^第6章^ 最新更新:2018-08-29 16:41: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兄弟们,我后天的飞机,马上就要回国了,饭局走起来!”三剑客的微信群里,冀俊楚发送了一条消息。
      
      “草,你终于当够非洲人民的守护天使,来感受社会(和谐)主义的温暖啦!快来爸爸的怀抱里!”房子言回复到,附加一个“跪下叫爸爸”的表情包。
      
      “欢迎回来。小房子天天以泪洗面,以头抢地,化作望夫石,日日盼君归!”陆九隅发了一张“楼上是傻逼”的表情包。
      
      “陆九隅,你这个傻笔,有种出来决斗![微笑]”
      
      “我有没有种,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么说的。”一张“小人拍拍它左侧,快上(和谐)床”的表情包。
      
      “你这个死基佬!”一张“菊花上贴着出入平安”的表情包。
      
      “这次回来,不打算出去了?”陆九隅发了一张“痛哭流涕”的房子言表情包。
      
      “草,小九你这个叛徒,你什么时候有这张照片的!”一张“100米的大刀,我先让你99米”表情包出现在群里。
      
      “你媳妇的朋友圈。”一张两只鹦鹉“你挺不错啊,小老弟”的表情包。
      
      “我先去设置媳妇的朋友圈了,你们什么时间定一下和我说,先撤!”一张“在违法的边缘试探”的表情包。
      
      “你终于回来了,是打算回来继承家业了?”冀俊楚不答反问,“听说你的游戏公司做得风生水起,我在非洲也看到有人在玩。”
      
      冀俊楚的家庭比陆家要复杂许多,冀父是个风流种,冀母已经看透婚姻,两家因为利益纠缠不能轻易离婚,但冀父冀母已经分居多时。冀母自己经营着一家珠宝设计和二线服装品牌的公司,每天除了工作忙得不可开交,也很会享受生活,打扮得精致时尚。
      
      冀俊楚是冀家明面上的唯一继承人,冀父在私生活上很浪荡,但在继承人上非常传统,不过在外面的私生子到底有几个,估计连冀父自己也不太清楚了。
      
      冀俊楚的性格天生就善良,对金钱没有概念,做医生行医救人是最适合他的一个选择,把他投入商场犹如“羊入虎口”。但冀家的家产如果落入私生子的手中,冀母和冀母背后的吴家第一个不同意。
      
      所以就造成了之前的一个解不开的僵局,冀俊楚来到非洲做援助,也是为自己找一个逃避的借口。
      
      但现在,冀父好像非常喜欢其中一个私生子,甚至让私生子和他的母亲住到冀宅里。各方力量蠢蠢欲动,冀俊楚被冀母十万火急打电话招回国。他想逃出这个漩涡,却注定逃不开。
      
      “后天晚上8点,老厂基酒吧,叫上房子,我们再聊吧。”冀俊楚在群里最后说道。
      
      陆九隅放下手机,捏了下眉头。作为好兄弟,陆九隅自然希望冀俊楚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人生在世,有太多事都是事与愿违,特别是他们这样的家庭中。
      
      陆家已经非常开明,但即使再和谐的家庭也都会有摩擦。陆九隅不愿和哥哥陆齐衡争夺陆家的产业,干脆另起炉灶,创建了大荒,创业初期也经历了一些波折,幸好挺过了困难时期,发展成了今天的规模。
      
      “卜阿姨,我先走了。”陶已向老板娘告别,以最快的速度向教室冲去。希望等下偷偷进去的时候,不会被老师发现!陶已默默得祈祷着。
      
      气喘吁吁得站在教室门口,陶已才发现教室里并没有在上课,也没有书法老师,只有一群自习的学生零零散散得坐着,确认过教室后,陶已才确信今天教室里的确没有课。
      
      陶已孤零零一个人坐在教室门口,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小孩。他不知道该问谁,陶已掏出手机,想要问一下“陆九隅”,今天是不是真的不上课,但打开对话框,陶已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下课的铃声响起,第一个走出教室的戴眼镜的男生被盘腿坐在地上的陶已吓了一跳。
      
      “同学,晚上的书法课怎么没有了?昨晚晚上我们还在这里上的。”陶已站起来,叫住第一个同学。
      
      “你说,昨天晚上的书法课?”男生扶了扶眼镜,“哦,你说选修课啊!选修课一周一次啊!你下周那个时间来上就可以了。”同学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热心解答了疑惑。
      
      “谢谢!”陶已开心得道谢,转身向楼梯口走去。刚走到楼梯口,陶已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刚刚不小心按到了什么……
      
      战战兢兢得掏出手机,和陆九隅的聊天页面上赫然显示:
      
      老师你好,我是昨天上课你说让我当课代表的同学,我叫陶已。很抱歉打扰您了,我想问一下,bxjudbmkkid
      
      ?
      
      还没有编辑好,就被陶已不小心按到发送了出去。陶已连忙回复,
      
      谢谢老师,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我已经解决了。[笑脸]
      
      好
      
      虽然只交流了一个符号和一个字,但陶已却觉得书法老师一定是个非常温柔的人,不仅让他当课代表,还帮他安窗帘扣子,还愿意回答他的微信。
      
      今天晚上的安排被临时打乱,无处可去的陶已在教学楼里瞎逛,继续他的“蹭课”大业。
      
      “陶已?”正在三剑客群里聊天的陆九隅顺手回复了陶已的消息,不过即使知晓了陶已的名字,陆九隅还是没有修改他的微信备注。猫儿喵这个名字,倒是比较适合他。
      
      今天晚上8点,陶已就回到住的地方。两个女大学生正站在客厅捯饬一张桌子。
      
      “需要帮忙吗?”陶已走上前,帮她们把桌子搬进房间。
      
      “你……”两个女生走在陶已后头,一个女生正要开口说话,被另一个女生捅了一肘子。接过话茬,“你晚饭吃了吗?”
      
      陶已回答,“已经吃过了。”然后相顾无言,他们三人虽然住在一个屋檐下已经一周多,却还不是很熟。
      
      陶已把桌子放在女生指定的位置,准备离开,屋内的气氛有些尴尬,他并不擅长和女孩子交流。
      
      “谢谢你。”女生们热情得道谢,并把一个红彤彤的苹果塞给了陶已。拒绝无效后,他只得捧着大苹果出来。
      
      陶已走出房间,却发现女生对面的房间房门打开着,里面的摆设空着,那对30多岁的夫妻终于还是离开了,离开的时候悄无声息,大概只有同住的租户和他们的工友们,还记得他们曾经在陵城存在过的痕迹。有的人离开,自然也会有新人离开。
      
      “你看这座城市,他就是这般残忍。”玩地下乐团的六子经常说。
      
      两天后,那个房间里新搬进一个会拉二胡的老爷爷。陶已才知道,原来这对夫妻他们在家里念书的长子,检查出得了白血病,照顾两个孩子的奶奶在路上摔了一跤,一条腿打了石膏,一时间家中无人照顾孩子。
      
      他们本来想带他来北京治疗,但是高昂的医药费和生活成本让这对夫妻承受不起,他们不得不回到小县城里去,祈求最后的奇迹。
      
      陶已却想,“残忍的也许不是这座城市,而且我们的人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